banner
11 月 14, 2021
19 Views

不多時天上的陰雲飄走,炙熱的陽光再次灑下,劉毅和高梅拎着兩袋鮮榨的果汁回來。

Written by
banner

單純開石頭的工費其實不貴,但楠姐怎麼說也是給打了六折。所以倆人給包括楠姐在內店裏打工小工全都帶了一杯果汁。

東西同樣不貴,算是回饋一下別人的友善。

研究手裏原石的女孩看到果汁顯然有些意動,帶着些害羞的趴到男孩耳邊小聲說了兩句什麼。

男孩順着店門向外瞅了瞅,沒見到買果汁的攤子,打量了下分發果汁的高梅和劉毅,起身走向劉毅,客氣的問:「Excuseme,Didyoubuythe,en……juice!wherebuythejuice(打擾一下,請問你這果汁是從哪買的?)」

「Gooutandturnleft,About300metersforward,Rightsideofroad(出門左轉,往前走大概三百米,路右側。)」劉毅跟對方講了下果汁攤的位置。

「Oh…en…left,Threehundredmeters,and……right」男孩確定了一邊關鍵詞,見劉毅點頭,轉身沖女孩招了下手。

女孩則抱這幾塊石頭樂呵呵的跟男孩出門找果汁攤子。

楠姐深深的看了眼二人結伴出門的背影,隨後收回注意力繼續跟王強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獵犬接過果汁的時候沖劉毅和高梅使了下眼色,口中說:「哎,櫃枱里有塊兒快而石頭我瞅著不錯,如果咱這些不出貨,我打算搞下來給我老娘打副鐲子。你倆幫我參謀參謀。」

劉毅和高梅跟着獵犬走向店裏面擺着寄售貨的櫃枱,路上獵犬語速既低又快的說了句:「那倆兒味道不對。」

劉毅和高梅會意,隨意討論了兩句獵犬隨便指的一塊翡翠料后回到前堂。

「有看中的?」王強問。

「有一塊我瞅著還行。」獵犬回了一句,問楠姐:「娜姐,標著WY06的那塊翡翠多錢啊?」

「WY?王源的貨?」王強插了一句。

行上有個叫王源的,王強勉強算是熟。畢竟倆人同姓,硬論的話也算是個本家。如果獵犬真看上了,他能幫忙要個實價錢兒。

「不是王源,是王玉,南街116檔的那個小姑娘。」楠姐回了一句,隨後問獵犬:「準備打鐲子?」

「嗯,回去送我母親。我看大小和厚度,應該夠打一對兒的吧。」獵犬回話。

楠姐合計了一下,說:「厚度夠了,可那塊兒料就是邊好,要打的只能打貴妃鐲。貴妃鐲的話送女孩還行,送長輩…有點小家子氣。」

「貴妃鐲?有什麼講究?」別看獵犬自詡為見多識廣的京城大少,可首飾方面卻沒多少知識儲備。

楠姐笑了,看了眼同樣不明所以的劉毅幾個,招呼幾人坐下,邊飲茶邊給幾個人將一些寶石首飾方面的基礎知識。

包括高梅聽了一陣,才知道,只一個鐲子的說法就多了去了。除了貴妃鐲外,還有福鐲平安鐲美人鐲,北方鐲麻花鐲工鐲等等等等一堆說法。

被科普到最後,幾人意識到了一個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不論什麼款式,都需要知道佩戴者的手腕的粗細,好知道買多大內徑的鐲子。

於是幾個人全都掏出手機打電話,問老媽的問老媽,問姐妹的問姐妹。

別人都是打一兩個電話問答幾句就掛了,唯獨高梅那邊兒電話一接通就掛不掉了,因為電話另一邊的是高玥。

電話里高小玥同學像是對幾個人外出「旅遊」不帶她表示了搶了的抗議以及各種羨慕嫉妒恨,然後又跟自己的親姐姐和准姐夫各種獅子大開口。

獅子大開口也就算了,偏偏還說不出什麼具象化的要求,畢竟現在的年輕姑娘對珠寶類首飾關注的很少,提要求時自然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了。

還好楠姐比較大方,讓看櫃枱的小服務員上樓把她的首飾盒抱了下來。一個寶石行業的從業者,還是個頗具風情和審美的女人,收藏自然非常豐富。

高梅拍了幾張照片彩信給高玥,高玥又鬧鬧着照片看不出什麼來,要視頻。

楠姐又貢獻出了自己店裏聯繫業務和轉賬用的的筆記本電腦,高梅下了個QQ后和讓高玥通過視頻聊天挑選喜歡的款式。

一切發生的都很自然,刁蠻的妹妹,溺愛的姐姐,還有敢怒不敢言的姐夫,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角色了。

而且,三人完全是本色出演。

沒錯,發生的一切都是演的。

高梅怎麼說也是個女人,就算首飾方面的知識趕不上楠姐,貴妃鐲之類的肯定也是懂的。

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楠姐講解相關知識時,她面上認真的聽着,還時不時的問一些不懂的地方,但早就把注意打到了櫃枱里的筆記本電腦。

右手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已經盲發出了一條短訊出去,不多時手機微微震動,偷眼看了下高玥回的內容后,這才把話題轉到鐲子的圈口上。

驚蟄小組的幾個人默契度自然不用多說,「圈口」的話題說了兩句,才一群直男的模樣恍然大悟,然後急吼吼的打電話詢問。

高梅也順勢把電話打給了高玥,姐倆帶着劉毅半真半假的磨了一陣牙,最後借到筆記本開視頻選款式。

選款式的同時,在高梅和劉毅有意無意的調整下,一旁喝着果汁的年輕情侶被多次框進了畫面里。

另一面,高玥在挑選自己喜歡的款式的同時快速截圖。

雖然筆記本電腦集成度攝像頭像素不高,但多張圖片疊層處理后,很快便得到了那倆「年輕人」面部特徵的清晰照片……

。 「第一輪大賽,比賽項目是國畫鑒定。所有參賽者一同參與,半個小時之內,在上萬張國畫之中,挑選出自己認為最真,最好的一幅國畫。」

「最後由我們的三位專業評審鑒定,評估出選手所選出的國畫價值。價值越高,排名越高。本輪比賽,將淘汰一半選手。」

台上裁判宣佈規則的同時,台下準備去的選手們,已經是躍躍欲試了。

王野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也在準備之中的蘇婉卿。

今天的蘇婉卿,沒怎麼打扮,只是化著淡妝。和剛才驚艷萬人的方霏霏比起來,顯得有些普通。

不過在場的其他女人比起來,就顯得非常出眾了。

「師弟,你看什麼呢?」陳黎見王野看着那個方向發獃,便問道。

王野回過神來,趕緊掩飾道:「沒看什麼,就是隨便看看。」

「隨便看看?」陳黎並不相信王野這話,她順着王野目光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了蘇婉卿。

「原來是她啊!師弟,她就是昨天一直看你的那個女孩。」

「我知道。」

昨天陳黎說的時候,王野就知道是蘇婉卿了。

「你知道?那你們兩個人這是心有靈犀啊!昨天她看你,今天你看她。」

「巧合而已。」

「巧合?絕對不是。不過師弟啊,你可是有婚約的人,不要花心,知道嗎?」陳黎說着,戳了戳王野的頭。

婚約?

陳黎還不知道,王野看的那個女孩,就是婚約的女主角。

「該上台比賽了。」

王野說着,起身去了台上。

此刻,舞台之上,擺滿幾十個架子。每個架子上,都有上百張國畫。

有的畫一看就知道現在偽造的仿製品,只要有些知識的人,都可以排除。

但是更多的,是難以辨別的畫。

通常來說,半個小時,只夠鑒定一幅畫。

所以要在半個小時之內,從上萬幅畫裏邊挑選出一幅最真最貴的,很難。

不過好在這是淘汰賽,只要比別人排名高就行了。

「都準備好了嗎?」裁判拿着麥克風問了一句。

「準備好了。」近百位選手同時回答。

「三,二,一,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近百位選手立刻就在國畫的海洋之中穿行起來。

這次比賽,不僅僅比眼光,還要比速度。畢竟是先到先得,要是同時看上一幅好畫,那就得看誰的手快了。

王野在裏邊只走了一圈,然後就拿起了一幅畫,走向了評審席。

鑒寶這件事情,其實很耗費精力的。所以王野並不打算在第一輪就浪費精力,畢竟今天是要參加三輪比賽的。

「好,我們已經有一位選手選定自己的畫了!這速度,太快了吧,還不到一分鐘。」台上主持人高聲說道。

眾人目光,立刻就落在了王野的身上。

「這小子,是不是要放棄了啊!一分鐘不到,怎麼可能就鑒定好了?」

「不一定,我看這小子就是想蒙一把,憑運氣。」

「也是,上萬幅畫,碰碰運氣也是有機會的。」

台下眾人議論的時候,王野已經把畫交給了評審。

不過裁判卻對王野說道:「這位選手,剛才發下去的比賽細則,你看清楚了嗎?本次比賽,是不能靠運氣的。你這麼快就選好了畫,那就是在賭運氣。按照規則,你可能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的。」

王野聞言,卻淡淡一笑,說道:「裁判先生,我這不是靠運氣。我已經鑒定好了,這幅畫是明朝時期的真跡。雖然作者並不出名,但是勝在年代和畫作的質量,所以這幅畫價值應該不低。」

「真的?」裁判並不是很相信。

「是真是假,評審鑒定以後就知道了。」王野淡定的說道。

裁判點了點頭,將畫交給了評審。

三位評審一起,看了幾分鐘之後。

很一致的點頭。

「這幅畫,的確是明朝畫家的真跡。品相不錯,繪畫技藝高超。價值,不低。」

裁判聽了評審的話之後,只好對王野說道:「那好,你可以先去休息了。這幅畫的價值,暫時不會公平,等所有人都挑選完了之後,會進行排名的。」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裁判知道,王野這一輪已經晉級了。

因為上萬幅畫之中,只有不到一百幅真跡。所以只要是選到真畫,基本上就能夠晉級。

在王野之後,第二個選好的人,是蘇婉卿。

王野看了一下,發現蘇婉卿選到的,是一幅清朝的真跡。而且,還是詹子亮畫的樓台。那畫,絕對比自己選的那幅價值要高上幾倍,甚至幾十倍。

而且,蘇婉卿選擇的時間,也不過是五分鐘不到。

看來,她的實力也不簡單。

「師弟,不錯啊!表現很好。」陳黎看到王野走到台下,便上前說道。

王野微微一笑,並不驕傲。

「不過你一直在看的那個女孩,表現好像也很好。」陳黎接着說道。

「沒錯,她實力應該也很強。」

兩人正說着,方霏霏走了過來。

陳黎看到方霏霏,不由得愣了一下。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