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3, 2021
16 Views

一旁,宗擎已經又喝完了一壺酒,此時聽段牧天說到這兒,便接話道:「這一點倒是真的,能上榜之人,根本沒有弱者,特別是前十!」

Written by
banner

「前十……」

白鶴早已被段牧天教訓懵了,此時重複了一遍后,腦中機械般地閃過一個個見過或沒見過的名字。

「嗯,前十的差距極小!比如我和牧天,我若與他一戰,他雖排第4,我第10,但你可以問問他,有把握完勝我嗎?」宗擎笑道。

「自然沒有。」不用白鶴去問,段牧天先回答了。

「再說,當年天晴之海上,牧天與牧初璇一戰,二人明明是平手,甚至可以說牧初璇稍佔上風,但牧天的排名卻比她高上一位,為什麼?」

宗擎比了一根手指,侃侃而談道:「這除了百年來牧天有所進步外,功法的剋制,也是很大一個原因!牧初璇若對其他人,恐怕反而打不出那個戰果來!」

「剛才說過的古行舟和紅袖,二人雖都不在榜上,可若要爭,會是什麼樣的結果?紅袖雖然可能稍弱,但古大哥,隨隨便便進前五!」

「你再看榜上,萬花谷那花魁雖排16,但近幾十年她也就打過一場,現在什麼水平,大家都不知道。」

「孟津排24,但以他的資質,進前十是遲早的事情。」

「莫道,排30,可我敢說,他的實力,應該與我等伯仲之間。」

「蕭護是27,夠靠後吧?但是若他拚命,說不定連我都可以一起幹掉!媽的,說到這個我就來氣,那天……」

「好了宗兄,夠了。」

段牧天笑着將其打斷,隨後看向面露沉思的白鶴,教導道:「你雖為帝妖門的智囊,但年歲太小,所經之事也太少……任何事,不是單靠數據和情報,就能做到面面俱全的。」

「方才我觀察發現,你對仙絕榜的排名,各個天才的實力比對,太過在意了。」

「恕我直言,若仙域所有的隱藏強者全部出世,仙絕榜上可能會大洗牌,到時候,你又如何計算?如何謀划?」

話音落下,白鶴已經徹底不說話了。

若他現在還不懂二人的意思,那麼他這個所謂的帝妖門智囊,簡直就太名不副實了。

見對方陷入沉思,段牧天微微點頭,道:「跟你說這些,並不是要教訓你,只是見你陷入誤區,故此提醒罷了。」

「多謝道子點撥!」

白鶴一拜,雖然還在消化重新樹立的價值觀,但已不像先前那般迷茫。

「不必言謝,畢竟這一次,我們一方的很多計劃都是你來制定的,若出了差錯,到時候可是萬劫不復。」

段牧天附后的手微微緊握,目光帶着嚴肅,沉聲道:「而曉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有着影響大局的能力,你在思考策略時,必須要慎重!再慎重!」

聞言,白鶴心中凜然,感覺肩上的擔子重了不少。

許久后,他才緩過一口氣,腦中回憶起那幾個從來沒聽過的名字,弱聲問道:「三位大人,為何曉組織的成員那麼強?現在想來,百年前的仙絕榜上,豈不是一半都是這個組織的人?」

而這一次,回答他的不再是段牧天,而是隔壁那個聲音。

「究其原因,不是因為曉強,而是因為我們這一代,太強了!」 保安都已經退開了,馬婷婷仍然十分的囂張。

「風九蕪,你趕緊放開我?」

「要不然我就告蓄意傷害!」

風九蕪真是非常疑惑,馬婷婷究竟哪裡來的資本這麼狂傲?

風九蕪冷笑,「馬婷婷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像什麼?」

馬婷婷愣了一下,並沒有直接回答,風九蕪也不在意,緩緩地說道。

「就像一隻拚命往上爬,卻還是慢得可憐的蝸牛!」

「你以為你現在放聲犬吠,就能夠掩飾你身為狗的本質?」

風九蕪嘴角的嘲諷更甚,「無論我身在何處是什麼樣的地位,你永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囂張。」

「因為收拾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馬婷婷聽到這話之後,忍不住大笑。

「風九蕪,你別搞笑了。」

「你現在不過是落了毛的鳳凰,連雞都不如!」

風九蕪不可置否,「說的不錯!」

「不過鳳凰始終都是鳳凰,而野雞永遠都是雞。」

風九蕪冷笑著用力甩開了馬婷婷。

馬婷婷被這麼一甩,直接摔在了地上,手心都被擦破了一大片。

風九蕪居高臨下的冷眼看著馬婷婷,「我這一次來是想告訴你!」

「你借我的200萬是時候還了!」

馬婷婷一聽,頓時杏眼瞪圓,「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

「自己給我的,你還想讓我還,做夢!」

同時她的心中也十分的欣喜,看來風九蕪真的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風九蕪早就猜到了,既然馬婷婷能夠做得這麼絕,那200萬她肯定也不會承認。

所以淡定的開口,「你不承認沒用,我有轉賬記錄!」

說話間便,蹲到了馬婷婷的面前,溫聲細語道,「如果馬總不介意這件事情鬧到法庭上,眾人皆知,那我也無所謂。」

「反正錢拿不拿得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馬婷婷借錢不還,到時候不知道誰還有那麼大膽子跟你合作?」

馬婷婷臉上閃過一絲掙扎,如果這件事情鬧到法庭上,的確是對公司影響極大!

但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風九蕪真的有證據嗎?

她覺得風九蕪肯定是在詐她!

馬婷婷站起來冷哼一聲,「風九蕪你以為我會相信你?」

「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就算你有轉賬記錄,那又如何,憑什麼證明這錢就是你借我的?」

「說不定是你還給我的呢?」

馬婷婷冷笑一聲,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

尤其是看到風九蕪沒有說話,他更加篤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滿臉得意。

「風九蕪看來這麼久了,你還是沒學聰明?」

「還是蠢得要死,趕緊滾吧,要不然待會兒想走都走不掉!」

「要是留了案底,你就算去餐廳里洗盤子的,也不會有人要你。」

「哈哈哈哈…………」

風九蕪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馬婷婷,我還真得感謝你!」

「雖然我有轉賬記錄,但我還真沒有辦法確定這錢是我借給你的。」

「但是我把剛才的話錄了下來,這不就有證據了?」

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既然馬婷婷不念舊情,那風九蕪也不是吃素的,如今的她可不是以前的她了。

本來這200萬能不能拿回來,其實都不重要,可是看到馬婷婷的態度之後,他她更是下定了決心必須得拿回來。

馬婷婷在聽到這話之後,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憤恨的瞪著面前的風九蕪。

「風九蕪,你真無恥!」

風九蕪淡淡勾唇,「比起你我還差了點!」

論無恥誰能夠比得過她?

借錢不還也就算了,對曾經的恩人還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支票還是現金,現在給吧!」

風九蕪直接攤開了手。

馬婷婷氣憤不已,可是一想到這件事情鬧大了,不僅對公司影響大,而且還會造成名譽損失。

為了區區200萬確實不值得!

因此只能咬牙開了一張200萬的支票,丟給了風九蕪。

「風九蕪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

這口氣他說什麼也咽得下去,總有一天他會讓風九蕪百倍奉還。

他說什麼風九蕪並不在意,拿著手中的支票,嘴角勾起若有是我的微笑。

「忘了告訴你,我根本沒錄音!」

丟下這麼一句,風九蕪搖放著手中的支票,大步離去。

馬婷婷直接裂開了!

意識到自己又被耍了又氣又恨,只能站著原體對這風九蕪的背影謾罵出氣。

風九蕪看到手中的支票,心裡頓時百味成雜。

但總算是解決了當下的燃眉之急,他趕緊去,銀行將這筆錢取了出來。

通過中介,租下了一套公寓,在購買了一些生活用品,日子也終於穩定了下來!

看著這屋子光線和採光都很好,裡面的傢具用品一一俱全,馬素蘭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最近又滿臉驚慌地抓住了風九蕪。

「九兒你哪來的錢?」

風九蕪從那裡離開的時候,身無分文,穿著又很單薄,怎麼可能會有錢住下這樣的公寓!

該不會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

「九兒咱們苦點也沒關係,你可千萬不要做不該做的事!」

「我和你爸,現在只想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聽到馬素蘭的擔心,忍不住好笑。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