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0, 2021
15 Views

巧千嵐:「我和學弟都要去日本走一趟了,你有什麼日本分部的信息嗎。」

Written by
banner

芬格爾:「卧槽?」

芬格爾:「這個地方盛產瘋子和怪物,而且非常排外和高傲,對於S級的師弟沒什麼關係,過去之後就是嘎嘎亂殺,但大姐頭你說你瞎湊什麼熱鬧呢?待在學校里不香嗎。」

「學弟,芬狗這個傢伙居然暗示我不行!」

巧千嵐咬牙切齒的樣子讓蘇安無奈一笑,來到學姐身邊坐下,看著學姐的手機屏幕:「讓他這貨正經點,麻利的把情況說一下。」

巧千嵐點了點頭然後對芬格爾回復道:「我和學弟一起執行任務呢,現在學弟就在我旁邊,他讓你麻利一點把情況說一下!」

「師弟在你旁邊?!你們一起執行任務?!」芬格爾大驚:「卧槽,你們隊伍還缺苦力嗎,有學分的話大家一起賺啊!」

「正經點!」

「咳咳咳。」芬格爾正經起來然後說道:「師弟可是傳說中的S級,到了日本這個地方,最好第一時間展現壓倒性的實力,要不然各種找茬和挑釁大概少不了了。」

對於這個蘇安也很是認可,之前校長也是暗示了自己可以放手去做。

芬格爾:「聽說校長曾經去過日本,還在日本取得了十番打的名號,如果師弟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試一試。」

芬格爾:「然後說說我知道的情報,首先說明一下,日本那邊有他們自己的獨立的網路防火牆系統,我能了解的信息也很少。」

「先來說說明面上日本的最強者,蛇岐八家源家家主,明面上日本分部的最強者,說實話只要師弟你砍爆他,基本就能在整個日本橫著走。」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信息。」

巧千嵐點了點頭,但對於這個所謂的日本分部最強,其實蘇安沒什麼感觸。

……

蘇安去找芬格爾這貨了解詳細的情況了,而巧千嵐則是整理了一下廚房,洗完碗,然後換好衣服然後就去上課了。

但顯然,巧千嵐的學習狀態不怎麼樣,屬於標準的學弱,這讓煉金機械動力學費朗教授頭疼的看著端坐在後排座位上的巧千嵐。

她看上去非常認真的在聽講,但實際上,一節課都沒看過課本,更別說做筆記了!

「今天我們學習了煉金機械的共振原理,搭配某些特定的言靈可以讓機械發生質的飛躍,那麼如果使用陰流作為基礎的話,會發生什麼結果,巧千嵐,你來回答一下。」

「咳咳,抱歉教授,我不知道。」

巧千嵐撓了撓頭,而教授則是敲著黑板。

「誠實是好事,我知道你上個月剛從喜馬拉雅山執行的任務出現了差錯,回來后出現了心理層次的後遺症。」

教授嘆息的說道:「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可以去申請請假,但你既然是課堂上了,就要認真聽課,我扣你這門科目的學分應該沒有意見吧?」

「……我沒有意見。」

教授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自己懷錶。

「下課了,休息一下,但我還是想提醒某些自認為賺夠學分的同學注意一點自己的行為舉止,不要以為出了一次任務拿到了學分就能夠安穩度過期末考試。」

教授話裡有話,這讓巧千嵐不禁撓了撓頭,在上一次喜馬拉雅山的特派任務中,執行部出現了一點差錯,但還好巧千嵐在最後力挽狂瀾,天時地利人和具在,用特殊的煉金龍骨子彈打爆了那隻半死不活三代種的腦袋。

任務完成,那可真是一筆饞死絕大多數人的學分啊……巧千嵐嘆息。

而隔壁雙馬尾捲髮的少女整理完筆記之後,就有些疑惑的問道:

「千嵐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最近感覺你總是精神恍惚,每天好像起的很早但看上去又很累,原本還不會遲到,現在有的時候還會遲到了!」

「咳咳咳,可能是最近突然天冷了吧,鬼天氣一天熱一天冷的。」巧千嵐咳嗽一聲:「這總能讓我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

「那次任務很糟糕吧。」少女湊到巧千嵐的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髮,而巧千嵐只好點了點頭,但最近累死累活的可不是因為這件事情!

每天做飯就已經夠費勁心思,還要來上課……巧千嵐嘆息,這誰頂得住啊!

「唉,不過,你賺的學分應該差不多了,只是可能今天這門科目要重修……」雙馬尾少女嘆息:「我其實也想去執行任務,因為我的文化成績可能不怎麼理想,最近遊戲玩的太多了,期末考試的時候,成績估計會涼涼。」

「彼此彼此,最近也只能靠執行部的任務來過期末考試……」

少女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實話實說,最近執行部那邊很缺人用,一次外勤算是一門專業課的學分,這實在是太香了。」

「學分難掙啊,要是在城市裡面,混戰下執行任務小命說沒就沒!一定要考慮清楚,至少要有十足把握才能去執行啊!」

巧千嵐大吐苦水,而少女也是點了點頭:「你的近距離實戰測試我記得是C……不過打狙倒是A+級別,算是特殊人才,要好好保護自己,確實不能和別人近身戰鬥。」

褐發女孩看著巧千嵐妖嬈的身軀,然後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貧瘠的胸口……

「而且你的身材太好了,雖然說身上有些小肉肉……千嵐你確實不適合做武鬥派……那東西跑步的時候晃的很疼吧,要不然我幫你揉一揉呢?」

「喂喂,我性取向可是非常正常的啊!」巧千嵐頓時抱胸然後警惕了起來。

「我們學校一項以自由著稱,要知道男生裡面還有關於s級學弟的後援會呢!據說他們發覺到了人類最真誠的愛。」

巧千嵐勉強一笑,心中不禁暗暗感慨,要是讓蘇安學弟聽見了這個好消息……那他一定會吃不下飯的……

「總之還是要認真聽課哦,要不然你就要用被拉去做苦力了。」少女嘆息一聲,但巧千嵐則是一臉尷尬。

雖然說期末成績估計涼涼,但去做苦力倒是不至於,要是告訴你我有S級學弟代打的話,你這檸檬精估計會活活生吞了我……

嗯,一定會。

巧千嵐和她嬉笑打鬧就一會,教授就再次走入了教室。

「哦,教授來了,要上課了。」

所有人連忙回到座位上,巧千嵐打起精神準備上課,教授看見巧千嵐終於認真過來的樣子,連點了三下頭然後才開始講課。

巧千嵐做著筆記開始融入到課堂的氛圍,但就在這個時候,精緻的大門被猛的瞬間推開,一眾穿著肅穆的黑色風衣的執行部幹員帶著喧囂和肅殺的氣勢進入了充滿學術氛圍的教室之中。

費朗教授保持著自己的冷靜,執行部的梟鷹們提著寬大的手提箱,站姿彷彿即將出征的士兵,為首的一個人上前和教授低聲交談幾聲之後,眼神就瞬間鎖定了遠處一臉茫然的巧千嵐。

「我明白了。」教授的目光也是鎖定遠處一面茫然的巧千嵐:「特別行動幹員,巧千嵐,出現緊急特派任務,事發突然,你所在的小隊必須即刻前往完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說的,無論是宇主又或者是洪主等,皆知曉,當兩小稱帝后,就是他們殺入天坑時。

這仇與恨無解,唯一的解決方式只有一方死絕。

「天坑中,有帝皇。」

宇主輕聲開口,提醒道:「且、不止一尊。」

林凡沉默片刻。

他早就有了這種明悟。

若對方沒有帝皇這個級數的人物,豈敢這般血腥出手?

哪怕是帝君,都不敢這般肆意妄為。

「帝皇又如何?給我五十年,殺之如屠狗。」小武陰森森,帶着獰笑:「那日慘我血軀的那兩名帝者,我會一戟戟的剔了他們的骨頭。」

「韻兒,一起去嗎?」此時,小諾回頭,看向縮在宇主身旁的小公主。

「當然。」小公主開口,且她抬起一柄大劍抗在肩頭上。

這柄劍讓小諾挑了挑眉,林凡沒見過,但能夠感知到這柄大劍的恐怖,看向宇主:「謝了。」

宇主道:「都是一家人,沒必要說這些。」

天坑中。

「是不是很感覺很恐怖與惶恐?」

李廣在笑,他被裝在一個烏黑的木桶中,漂浮着諸多兇殘的甲殼生物,他軀體上,那些坑坑窪窪都是被這些小生物咬出。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讓李廣再次被抽飛了幾顆牙齒,但他依舊在笑:「馬德、們死定了,老子兩個大侄子已經稱帝,今日就是們的死期。」

「閉嘴,不覺得羞恥嗎?」

無劍在呵斥,他也很凄慘,但止不住眉眼間的笑意,當然,他在呵斥李廣:「不覺得我們很無用嗎?那兩個小子,以前還需要我庇護呢,但現在,他們已經稱帝,太羞愧。」

李廣真的如林凡說的一般,在哇哇叫,在這裏賭咒連天,狂言直接脫困后,一定會在三五日內破鏡稱帝等。

此時,林凡等已經走入天坑中。

步入其中的剎那,林凡就在皺眉,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縈繞。

他在思索,片刻后,他想出來了,在殞神山巔,神獸戰場后,那自稱為『天』的未知生物,就是這種氣息。

這讓他毛骨悚然!

莫非,此地亦有敢自稱為天的生物嗎?

他在思索關於天坑的種種傳說,最終越發覺得心難安。

窮極目力望去,已經可以看見黑壓壓那斷崖。

「都小心些,困獸猶鬥,他們知曉活命無望,會爆發出更恐怖與強絕的威力。」林凡警告,讓小諾等都要小心,千萬不要粗心大意。

「放心吧,父親。」小諾開口。

林凡點頭,他將準備好的諸多佈陣所用的珍寶等,分發給小諾與小武及小公主,讓他們極力掩飾自己的氣機,先將困殺大陣佈置妥當。

三人分頭而行,不斷的埋下一處處的陣腳,道紋緩緩而顯。

「我來了。」

林凡開口,他擰重戟攀岩而上。

「桀桀……」

獰笑起,這是一尊老帝君,很蒼老了,頭髮花白,就連牙齒都掉了很多:「只有一人嗎?」

林凡瞥了他一眼,繼續向前。

「鏗!」

陡然,有一道厲芒從林凡腳下逆斬而上,欲將林凡分屍,但被林凡輕易的抹掉:「祖帝,滾出來吧,何必在隱藏?」

祖帝本隱藏在空間陰影中,一直以為自己藏得足夠深,不可能被林凡窺見點滴。

他需要的是在最關鍵時刻殺出去,以真容橫擊林凡,要看看林凡錯愕與震撼的表情。

結果,直接就被林凡叫破名姓。

「哼!」

一聲冷哼,祖帝出現,帶着冷冽的寒芒,眼眸中跳動着惡毒的光線。

「在荒宅時,我就感知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氣機,但當時沒有深究,現在看來,我錯得太離譜,若當日肯查探一番,就不會有今日災厄。」林凡低語,在自責:「謝謝,又給我上了一課,以後這類的事不可能在發生。」

「沒有以後。」祖帝獰笑:「知曉我們都沒有活路了,所以總要拉着幾人陪葬。」

全都出現了,皆是荒主麾下的帝境人物。

陣容真的很恐怖,帝皇兩尊,帝君三尊,帝者四尊,這都足夠主導一場規模浩大的征戰了,可此時,只是為了送林凡上路。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