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8, 2021
18 Views

「哦,這個啊,我問過閱卷老師了,說你們這個答案和標準答案一樣,但是步驟不同,就扣了三分。」

Written by
banner

「就因為步驟不同,就扣了我三分。」蘇雅聽完這個理由有些好笑,甚至有了一個想法,到底要不要繼續在這裡念書。

「是這樣的。」

「那麻煩嚴老師看看上次考的卷子吧。」

蘇雅把另一張卷子放在桌子上,嚴素拿了起來,從頭到尾看到,前面一模一樣,連字跡都一樣,要不是知道這是手寫的,還以為這是複印的呢。只是到了最後一道大題最後一小題,雖然兩張卷子的答案一模一樣的,不過一張卷子是我你分,一張卷子只有9分

「嚴老師,我需要一個合理解釋?」

「蘇同學,這個我找一下校長,等解決了立馬通知你。」

「好。」

說完這一句蘇雅轉頭就走了。

不知道為什麼嚴素看的她這個學生的背影認為她很不簡單。隱隱約約有一種不認輸的傲骨在身。

嚴素趕緊拿著卷子到了校長辦公室,說明了情況。

「校長你看。」

王校長撥了一個電話對裡面的人說道。

「林助理,你去把判卷老師找來。」

很快,判卷的幾個老師都來了。

「王校長,您找我們有何要要吩咐。」

「是這樣的,這件事情,還是由嚴老師來說。」

於是嚴素就說了兩張卷子最後一道大題判分的問題。

剛說完,就聽到有個老師說道。

「嚴老師,我覺得我們判卷還是以標準答案來。要不這卷子還怎麼判。」

嚴素聽后當仁不讓:「如果標準答案有錯,也要按照他來嗎?」

「笑話,嚴老師,標準答案怎麼會有錯。」

「萬一呢。」

「我敢打保票,標準答案是不會錯的。」

「那如果這次就錯了呢。」

「不會錯的。」

鈴鈴,一陣急促的手機鈴響到。

「稍等,我接個電話。」

「你請,」

嚴素走到辦公室外面,剛接起電話,就聽到裡面老池大喘氣的聲音,好像做了什麼劇烈動動一樣。

「老嚴,你在哪了?我剛學校。」

「校長辦公室。」

「在哪做什麼?蘇雅同學的事情解決了嗎?」

「還沒有。你要不來一趟。」

「好,我馬上到。」

說完嚴素就掛了電話,回到辦公室裡面。

緊接著說道。「王校長,池老師是負責上次判卷的,他有話要說。」

「池老回來了?」

「剛才給我打電話了,剛進學校大門。」

「那邊的事都辦完了,不是讓他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回來嗎?」

「應該家裡有事吧。」

其實嚴素知道池木之所以這麼快回來,是怕他已經看好的好苗子被學校趕走了。

很快,池老就來到校長辦公室。

「王校長。」

「池老,快請坐,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那邊的事都辦好了?」

「辦好了,我怕我再不回來,我看好的數學好苗子就被你們趕走了。」

池老想要收蘇雅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的事情,不知道是誰傳的,全校幾乎都知道了。好多人勸他放棄。可是他不願意。

他有預感,那個蘇雅同學將會明年奧林匹克數學競賽關鍵。

「池老,你看下這兩份卷子。」

嚴素把蘇雅考的兩張卷子遞給了池老。

「等下,王校長,看卷子之前,麻煩幫我把高二班的各班主任請過來,」

王校長沒問什麼原因就給林助理打了電話。很快各班班主任就來了。

池老拿起來兩張卷子,看到有張卷子上才打了97分,不應該啊,然後快速的瀏覽卷子才發現,最後一道題只給了9分。

然後,池木臉上的表情頓時很難看。

「這份卷子誰判的?」

判卷的那個老師站了出來。

「池老,這張卷子是我判的。」

池木看了一眼,不熟,對面的老師年齡二十七八歲,應該剛畢業一兩年,估計來了是沒多久的新老師。

實在是怪不得池老,能讓池老記住的,都是來學校有七八年的老人了,比如王校長,比如嚴素。

「這最後一道題你只給了9分?」

「是的池老。」

「說說你的理由吧。」

池老的身上有種不怒而威的氣勢,那個判卷老師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我這個是參考標準答案給出的分數。這個同學的這道題答案是對的,但是步驟卻和標準答案不一樣。比標準答案還少了兩步。」

「所以,你就認為是錯的,只給了9分。」

「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判卷老師不知道為什麼池老會問他哪個學校畢業,於是心裡有些忐忑不安,可是還是不敢不回答。

「海大。」

「師從哪個老師啊。」

「江老師。」

「江岩?」

「對?」

然後就看到池老拿出手機。要裡面翻找著什麼。

判卷老師一看就更緊張了,能來京都一中任職的老師,都是華國四大名校畢業的,其他大學畢業的老師,京都一中壓根不會考慮。

「池老您這是要做什麼?」

「我問問江岩,到底是怎麼誤人子弟的?數學這種思維廣泛的科目,什麼時候只有一種答案了。」

一隻這話,嚇得判卷老師在暖氣的房間里,頭上卻冒出一滴滴冷汗。

他這時也想起了,他的老師也就海大的江老,不止一次說道,學無止境,數學是一種拓展性思維,他的答案永遠不止一種答案,你們不要總局限在他的標準答案里,這樣會束縛你們的思維能力。不要總覺得找到某種答案,就決得這個一定是正確的,要不放棄探索,形成新的數學思維,不光數學,任何事物都一樣,他們的正確答案不止一個,不要因為你不熟悉,不知道,不了解,在沒有經過辯證,就認為別人的答案是錯的。

「池老,我錯了。」

「那你錯在那裡。」

「不應該以主觀去判斷對錯。」

「還算有救。」

「知道為什麼這道題我給的12分嗎?」 仙魔宮。

此時白露已經突破元神。

渾身的氣息深邃幽暗,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機。

她本以為自己會遇到瓶頸,沒想到自然而然便晉陞了,沒有任何感覺。

此前之所以感應不到元神的感覺,純粹是因為本身積累還沒有達到某個地步。

在將幾乎九玲塔中的所有靈石都填入體內之後,她終於達到了元神境界。

而且沒有劫火降臨。

上次在崑崙玉中晉陞元嬰也沒有遇到心魔劫,不知是不是仙魔宮崑崙玉這樣的門派根基法寶都有規避災劫的功能?

剛剛晉陞元神,眼看九玲塔中的靈石已經消耗殆盡,白露急忙取出仙魔宮的靈石穩定境界。

時光結界中時光飛逝,白露很快穩固了元神初期的境界。

看了一眼仙魔宮外依舊陶醉般吞雲吐霧的黑色癩蛤蟆,她又重新閉上眼開始默默提升修為。

崑山宗。

太聞峰天降金花,地涌金蓮,結嬰的異象讓一眾弟子驚嘆連連。

整個崑山福地都仙樂陣陣,金華亂墜,一派仙苑奇景。

「秦師兄太厲害了,剛開始結嬰異象就已經鋪滿整個宗門。」

一眾金丹修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太聞峰的方向,眼中異彩連連。

仙魔宮時光結界。

白露突破到了元神中期,開始穩定境界。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