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6, 2021
14 Views

「如何?這可都是本皇子挑的最好看,體力最好的小倌哦!皇嫂可不要說我沒有盡心儘力安排呢!」軒轅皓陰陽怪氣的說完,將簡音雲一把扔到了粉色帷帳的床上,一股脂粉香撲鼻而來。

Written by
banner

「好好伺候,務必讓她欲仙欲死,難忘今宵!」軒轅皓掃視着跪了一排的人:「本皇子就在這裏看着!若是我的好皇嫂玩得不盡興,你們死罪難逃!」

「是!」

其中幾名小倌站起身來,妖嬈的走向床榻。

還有兩個仍舊跪在地上沒有起身。

「怎麼?還要本皇子扶你們起來不成?」軒轅皓怒視並未動作的兩人。

剩下這兩人估計是新來的,尚不太了解該如何服侍貴人,其中一人顫顫巍巍站了起來,慢吞吞走向已被之前的幾人圍得看不到影子的簡音雲。

簡音雲腦子都要炸了,前世的自己可是連男朋友都沒交過,沒必要穿越后的初次就來這麼刺激的吧?

她用盡全身力氣抬起右手:「都給我退下!」

小倌們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情況,畢竟自進入紅歡樓以來,遇到的客人都是積極主動的,如此被動的,還是頭一回見着。

「愣著幹嘛?還不開始?」軒轅皓一見這情形,氣不打一出來,一腳揣在一個小倌身上,那年輕男子啊的一身,撲到了簡音雲身上。

他回頭看了一眼軒轅皓,一咬牙便順勢壓在了簡音雲身上!

簡音雲看着其他幾人開始朝她圍攏過來,那幾人身上衣衫本就薄如蟬翼,走動起來衣衫裏面的情形就更加明顯了。

她眼一閉,猛咬舌尖,頓時滿口血腥味,疼痛使人清醒不少,她迅速抬起手,在眼前的全息影像中一頓操作猛如虎:「框選!修補!都給我滾開!」

床邊幾名年輕男子瞬間被彈開,躺在地上不能動彈,幾人俱驚駭的望着突然由砧板上的肉轉瞬變成食肉的虎豹的女子。

簡音雲驀地坐起來,再次將指尖對準軒轅皓:「你!噁心至極!」

啊——

軒轅皓還未及反應,便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左胳膊咕嚕嚕滾在地上,震驚過後殺意湧現。

他左手拔出腰間軟劍,直刺向坐在床上的簡音雲。

此時的簡音雲舌尖疼痛過後只有麻木,藥性再次上涌,她看着踉蹌而來的劍尖,心中估算著躲開的幾率。

當她正準備一個翻滾下床時,卻見一直跪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倌猛的抬起頭,飛身一腳踹在軒轅皓手腕上,而後再一腳踢飛了軒轅皓!

軒轅皓搖晃兩下,徑直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簡音雲玩味的看着這個小倌,如此身手,竟在這煙花柳巷中以色侍人?

「你可知他是誰?」她放鬆下來,半靠在床欄上。

「九皇子。」小倌垂眸答道。

「不錯,不怕引火上身?」簡音雲半眯起眼睛。

「已是卑賤如泥土,還有何可懼。」

「叫你們老鴇來。」

「哎喲,我的祖宗啊!殺人啦!」老鴇一進門,就嚇得腿腳發軟,差點魂飛魄散。

「將這人與我,一起送去寧南王府,保你這破樓無恙。」簡音雲強忍着體內還未消散的藥性:「還有,你這兒可有合歡散的解藥?」

「這合歡散的解藥……可不就在眼前嗎?」老鴇哆哆嗦嗦瞟了一眼站在簡音雲身旁的小倌。

簡音雲苦水只能往肚裏咽,她一個黃花大閨女中了這種葯,總不能真的隨便找個人就睡了吧?

只能回去咬咬牙,泡泡冷水澡了。

「這個小倌,我要了!找寧南王府拿錢就是。」一想到這個人身手不凡而且是唯一一個沒有迫於軒轅皓的淫威輕薄她的人,就覺得真是撿到了一個善良真正的護身符。

老鴇拋給她一個「我懂」的眼神,轉身安排馬車去了。 走出御書房時,鳳白泠眼眸沉了沉,垂眸看向手中的嫁衣。

獨孤夫人和永業帝之間,必定有什麼瓜葛。

都說伴君如伴虎,此言不虛,那道密旨,必定藏了什麼秘密。

萬一對獨孤鶩不利……雖然和獨孤鶩只是合作關係。

他是獨孤小錦的父親,愛屋及烏,鳳白泠也不想坑了獨孤鶩,看樣子,只能是那道密旨后再做打算了。

鳳白泠路過御花園時,忽的摸了摸耳垂。

「不好,我的耳環丟了。那是太后賞給我的耳環,一定是丟在沿途了,勞煩公公找一找。」

陪同的小太監一聽,忙折回原路去找。

鳳白泠快走了幾步,到了早前種著情蘭的那一片花圃旁。

那些情蘭好好長在花圃了。

鳳白泠眯起了眼,看了幾眼,看樣子,想要憑藉著木之聖印還不足以養出雙色蘭。

隱匿在宮中的那一位,遲遲不動手,也是因為種不出雙色蘭的緣故,既然如此,就讓她助攻一下。

想到了永業帝那一世對公主府的所作所為,鳳白泠從急救箱里拿出了一瓶靈泉,倒在了情蘭上。

「你不仁,別怪我不義。」

鳳白泠冷笑道。

做完這一切,鳳白泠才不急不忙拿出一個耳環,丟在了一旁的草地里。

等到小太監回來后,鳳白泠假裝剛找到耳環的模樣,這才出了宮。

夜晚,御花園內,那一道詭異的身影再度出現了。

和往常一樣,他(她)看了眼花圃。

看到花圃里的情蘭還是只開出了一朵朵白花,對方眼底閃過一抹失望。

可就在他(她)準備離開時,一股花香飄來。

和白色情蘭的香氣不同,這股香氣更加濃郁,帶著一股腐肉般的讓人反胃的香味。

對方心中大喜,撲到了花圃前。

在一片白色的花中,他(她)看到了一朵剛結出花苞的情蘭。

它纖細的枝幹上,綴著一個黑色的花苞。

那香氣就是從黑色花苞上散發出來的。

「雙色情蘭,我終於種出來了。」

對方喜極而泣,跪在地上,視若珍寶,雙手顫抖,捧著那一朵情蘭。

「情蠱,我終於能煉出情蠱了。」

對方的目光灼灼,發出了近乎狂熱的光……

成親當日,雞鳴剛過,東方蓮華和蘇母就急忙張羅了起來。

鳳白泠卻是老神定定敷了張美白補水的面膜,春柳進門時,還被鳳白泠嚇了一跳。

「小姐,你臉上是什麼玩意?蘇媽媽催了,說一定要搶在對面鳳府出門前出門。」

春柳穿了一身喜慶,又是緊張又是高興,她還想早點幫小姐化妝,趕到鳳香雪等人前出門。

「你別忙,我自己化妝,先敷個臉,更好上妝。」

鳳白泠擺擺手,拉著春柳一起坐下,給她也敷了張補水面膜。

她見識過大楚的化妝技術,新娘臉上,塗得血盆大口,脂粉厚的快趕上刷牆了。

更別提她家春柳的技術,實在是不怎麼的。

「小姐,門房遞了個盒子過來,說是有人讓帶給你的。」

春柳說著,摸出了一個盒子。

盒子表面平平無奇,鳳白泠睨了一眼,打開了盒子。

她一愣,盒子里是一個精緻的金鐲子。

鐲子的造型很是雅緻,不是常見的龍鳳鐲,而是一條金環蛇。

蛇尾和蛇頭兩頭纏繞,蛇頭上,鑲嵌著兩顆名貴的紅寶石,戴在手上,大小剛好合適。

鳳白泠再看看盒子,盒子的最下面有一行字。

「依依不蛇,宮竺敬上。」

竟是宮竺送給自己的新婚賀禮。

既是禮都送過來了,他應該沒事。

鳳白泠心頭一暖,第七識籠罩在手鐲上。

很快,她就發現,這個手鐲有些不簡單。

它表面是黃金打造而成,可實則上是雙層構造,外面是黃金,裡面另有一種材料,鐲子的中心位置,又是空心的。

鳳白泠踱到了院子里,她選中了一塊假山石,她用手按了按蛇頭上的兩顆寶石,寶石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就聽到嗤的一聲,蛇口出,射出了一根針,只聽得嗤一聲,針刺穿了石頭。

轟的一聲,那足有幾百斤重的假山石一下子斷開了。

鳳白泠一驚。

她撿起了那枚針,查看了起來。

「這不是普通的鐵。」

鳳白泠眼眸一亮。

一陣腳步聲傳來,鳳白泠剛要收起針,針剛一靠近蛇頭,針就瞬時被吸入了蛇頭中。

再看那個蛇鐲,和尋常手鐲沒什麼兩樣。

宮竺還真是送了一份大禮。

「白泠,大消息,你聽說了沒。采天石被人給偷了。」

歐陽沉沉快步跑了過來,一聲的胖肉有節奏的抖動著。

作為鳳白泠的閨蜜,歐陽沉沉今日起得比雞還早。

「慢慢說,天色還早。」

鳳白泠笑著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