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1
20 Views

柳蔓蔓看著楚塵。

Written by
banner

這時,柳芊芊忍不住笑了下開口,「我倒是想知道,你心裡對這幅畫真正的評價是什麼。」

楚塵看了一眼,旋即抬起頭來,「鳳非鳳,凰非凰,與其說是鳳求凰,倒不如說是鳳囚凰,注意,第二個囚字,是囚禁的囚,這幅畫中鳳凰就宛如被囚禁一般,完全失去了神獸的靈性,更是沒有任何神韻,只能說是……塗鴉之作。」

鴉雀無聲!

一道道目光集中在楚塵的身上,不可置信地看著楚塵。

他們本下意識地以為,楚塵第二次評價鳳求凰,會想法子說一些讚美的話來,可沒想到,這幅鳳求凰直接被楚塵懟得一文不值。

「鳳非鳳,凰非凰。」柳蔓蔓嘴裡輕喃著楚塵的這六個字,眸子落在畫作之上,愈發地光亮起來。

楚塵並非是在胡編亂纂,反倒是直接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這幅畫的要害。

當然,以羅雲陽的水準,也不至於說是塗鴉之作。

「你算什麼東西?」羅雲龍剛要發作,卻被羅雲陽擺手攔截了,羅雲陽怒極反笑,盯著楚塵,「既然你以為這只是一幅塗鴉之作,那麼我想,你一定見過更好的鳳求凰吧。」

楚塵想了下,認真說道,「見過很多,你這幅確實是最差的。」

就連羅雲龍也氣笑了,「滿口胡言,連幾個狂草書法也卡不懂的人,竟然敢這麼大言不慚,我勸你還是早點滾蛋吧,少在這裡丟人現眼。」

「裝起來還有模有樣的。」

「他怎麼不說自己琴棋書畫還樣樣精通呢。」

「呵,楚塵真有這份本事,當場畫出一幅超越羅雲陽的鳳求凰的畫來,老子就把這幅鳳求凰吃掉。」

楚塵的目光鎖定了這個人,視線輕眯,「你是什麼人?」

這人愣了一下,倒也不懼,能夠出現在這個場合的人,非富即貴,他直接站前了一步,開口說道,「我叫黎樂京。」

「家裡賣古董的。」夏北低聲地開口。

「你剛才說,我如果畫出來的畫勝過這幅的話,你把這幅畫都吃掉?」楚塵問。

黎樂京一怔,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楚塵。

「京少你擔心什麼,他在嚇唬你呢。」羅雲龍直接說道,「算我一份,他能畫出更高水準的畫作來,我陪你一起吃了這幅畫。」

「哈哈哈!不如也算我一份吧。」羅雲陽也揶揄笑了起來,「畢竟這是我親手畫出來的。」

一旁,白慕忍俊不禁,「那……我也湊個熱鬧?」

在他們看來,羅雲陽的這幅鳳求凰水墨畫已經代表著年輕一代的最高水準,更何況,楚塵只是一個粗鄙的武夫,舞刀弄槍還行,提筆作畫,能有多大的本事?

還是要當場畫出一幅更高水準的水墨畫。

退一萬步,即便楚塵畫出來的水準不低,可憑什麼能被認定在羅雲陽的水準之上?

楚塵給自己挖了個大圈。

「你看,我們這麼多人都參與了,反過來呢?」羅雲陽面容含笑地說道,「如果你畫出來的,遠不如我的鳳求凰呢?」

楚塵毫不猶豫,「那小北就把兩幅畫一起吃掉。」

夏北眼珠子瞪大,幽幽地看著楚塵。

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來是在坑夏家少爺啊。」

「看來楚塵也不算真的傻。」

「嘖嘖,兩人可真是好兄弟!」

「那就開始吧。」羅雲陽一擺手,「我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你將桌椅搬到一旁去,畫好了再過來說一聲,但是,你可別說要畫到明年,我剛才畫這幅鳳求凰的時候用了一個小時,你的話……我給你兩個小時吧。」

話語一落,周圍的人讚歎。

「羅少大氣。」

「我感覺楚塵是因為這幾天名震羊城后,徹底飄了,這可是跟他的拳腳功夫完全不一樣的領域。」

「這將會是楚塵這輩子最難熬的兩個小時。」

楚塵看了一眼羅雲陽,轉而開口,「小北,磨墨。」

夏北咬咬牙,抱著對楚塵的信任,大步走上。

楚塵走過去,將宣紙打開,輕摸了一下,「不愧是豪門世家,用的都是頂級的宣紙。」

羅雲陽的眉頭一皺,「我跟你說了,將桌子搬到一邊去……」

「不會佔用太長時間。」楚塵嘴角一揚,「像我們這等粗鄙的武夫作畫,追求速度多點,十分鐘就夠了。」 這一大天下來,又警察又歌手,還兼職書法加編劇的,周南差點轉換不過角色來。

妥妥要精分的節奏吶。

這買賣不划算,以後輕易不能幹!

沒等周南把這口氣喘勻乎嘍,好幾天沒露面的褚佑寧忽然打來了電話,“老大,摸清那電詐窩點了,只等您一聲令下!”

周南默默瞅了眼剛躺下沒兩分鐘的牀,你說哥們兒這都是爲了啥?愛嘛?責任嘛?

嗐!瞎雞兒想!

一聲令下只是個說法,實際上不可能分分鐘出發,還有大量準備工作要進行。

於是等到達既定地點時,實際是第二天上午。

倒不是他們太過磨嘰,這電詐窩點的藏身位置,就挺離譜的。城東中心地帶,一棟三十幾層寫字樓中部位置的一家小公司。

是的,您沒聽錯,整個公司,打着理財幌子,看似全是白領每天正常上下班,實則全員專門從事詐騙業務。

也因此,警方只能在其全員都在的上班時間下手實施抓捕,才能把一公司人儘量安排的整整齊齊。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現在這套看來已經不太適用了,這不就被人給舉報了嗎?

所以說,廣大人民羣衆永遠是我們的力量源泉和勝利之本吶。

調配好警力後,這種現場實則完全用不到周南親自走一遭。

“再不更新,就要掉粉了…”

小趙一句話,成功讓周南改變了主意。

領導就是要一馬當先,身先士卒,以身作則,沒毛病!

現場,走着。

不是啥高危行動,抓捕一路暢通,難度僅在於勿有漏網之魚,以及控制和疏散圍觀吃瓜衆。

“警察!”

“手機放在桌面,不要亂動!”

“雙手抱頭!”

不堪一擊,大部隊很快控制住局面。

周南走進這家小公司時,還被其優越的辦公環境給震撼了下。

一員工一空間,雖不大但隔板隔開後相對獨立,隔音也較到位,不少人還佈置的蠻溫馨,比方說那邊那個馬尾小姐姐吧,嗯…馬尾?貌似有點眼熟?這特瑪不是昨兒銀行碰到的那個中獎繳稅的姐們麼!

她居然是從事電詐行業的,怪不得會說出“騙子那些話術騙不到我”這種話,原來人家是專業的!

笑哭!

沒記錯的話,這位小姐姐還說是他的粉絲來着?

所以這普法算是到位了還是沒到位?你說它沒到位吧,連犯罪分子都在看,你說到位了吧,人家卻還在犯罪。

任重道遠吶…

此刻小姐姐低頭雙手捂臉,正處於被警察突襲抓捕的不知所措中。

一名女警在旁詢問,“怎麼這麼多手機?一人五部?學習時間管理吶?”

嚯,德雲社出身的嗎?

小趙鏡頭馬上懟了上去。

女警動了動鼠標,電腦屏幕隨之亮起,一長排的聊天羣,閃的人眼花繚亂。

理財規劃師秀秀老師?

《小白七天速成》?

女警隨便點了一個羣進去,發現面前這位馬尾小姐姐秀秀老師名字不是瞎起的,她確實每天都在給羣裡的人上課,講理財知識。

“你學過金融理財?”

馬尾妹搖頭,“學服裝設計的。”

“……”。

粗略計算,眼前這些羣人數加起來少說上千,該誇一句姑娘好本事嗎?這跨界跨的就相當的秀,也不知道咋把這麼多人忽悠住的。

女警不由質問,“今年多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二十四。”

“大好年華吶,乾點什麼不好,”女警又翻起了桌上的筆記本,一篇篇帶着各種重點記號和筆記的“話術本”,昭示着主人學習的刻苦認真程度。

但凡上學時候有這一半用功,估計清北都能任選。

“沒得選!”馬尾小姐姐放下了捂臉的手,“在這個大都市裡,想找一份體面又合適的工作,太難了!要是有的選誰會來當騙子!”

正激動着,小姐姐一擡眼,“周警官?!”

小趙,“……”。

周南只能介紹了下,“……,‘刑警周南’的粉絲。”

小趙,“!”

就…不是很有成就感的樣子。

“是真沒得選嗎?”周南難得一本正經,“做人要有底線,既然選擇了,就要對自己的行爲負責。”

馬尾小姐姐沒繃住,失聲痛哭起來。

小姐姐並未因爲是“南粉”就得到優待,勘驗現場後,隨大部隊被一起帶回警隊。

嘖,粉絲成功-1。

深諳“蹭流量”心得的小趙,在後期剪輯時,絲毫沒要臉面的將這排字標註了上去。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