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1
15 Views

等小鬼頭準備得差不多后牛亮一看瞪着小鬼頭道「小鬼頭……你不識數嗎?你準備的這點食物夠誰吃啊!告訴你吧!山上有一二十個人還也加上我們,你沒數嗎?」。

Written by
banner

小鬼頭見牛亮這樣說話,鬼火一下冒起來道「牛哥……你沒有告訴我有幾個人吃啊!你沒有告訴我我怎麼準備啊!!」。

牛亮一聽,把俊俏公子的錢箱子往小鬼頭面前一放道「這箱錢給你,現在我告訴你我們有二十多個人吃,你去準備吧!」。

小鬼頭見牛亮真生氣了,立即道「牛哥!你怎麼啦?我只是想問個清楚,你拿錢幹嘛呢?我不要,小胖子快多拿些食物,準備二十多人吃的去」。

小鬼頭說完話走到自家員工面前道「你們也別愣子,快去準備啊?」。

唐婉芸和俊俏公子坐在桌子上喝茶,目光卻觀察著牛亮發脾氣兩個人呵呵笑着俊俏公子道「你看看牛這混蛋,吃人家的一點都不手軟,真是的,做他的朋友真夠倒霉的!」。

唐婉芸卻呵呵笑道「我倒不這樣認為,我倒是覺得這才是他的個性,直接豪爽,可以干大事情!」。

唐婉芸說着話突然想到什麼向牛亮招了一下手道「牛亮!你過來一下!」。

牛亮一聽唐婉芸叫自己,立即走到唐婉芸面前道「美女老闆有何指教啊!」。

唐婉芸目光閃動思索一下道「我覺得吧!你應該叫上我們家的師傅們一起去啊!你不叫上他們,難道他們對你不好嗎?我就在想這個問題啊!」。

牛亮一聽立即道「哎呀哎呀!我忘記了,還是美女老闆說得對,不過我叫的話,我想大家不會給我面子,要不這樣吧!你來叫,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吧!」。

唐婉芸一聽牛亮接受了自己的建議,還想得那麼周到自己叫才能叫得動呵呵笑道「牛亮!我還一起叫上我們家的服務員吧!大家一起熱鬧啊!」。

牛亮一聽唐婉芸的話立即揚起大拇指道「還是我們家婉芸想得周到,叫……都叫上!」。

。 紐約市,邁克爾的家中。

在吉姆帶著大批的死亡行者,想要對唐天進行滅口時,邁克爾心情十分的緊張,還有一絲的害怕,只不過看著唐天鎮定自若的樣子,他的情緒還是暫時恢復了一些。

面對二十把黑洞洞的槍口,唐天仍然沉著冷靜,這樣的無視與不屑,卻讓一邊的吉姆,殺意增加了好幾倍。

想了想,吉姆就直接按下了扳機,想要給唐天一個教訓,所以他瞄準了大腿,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扳機。

結果,子彈距離唐天不到三米的位置,就被一種詭異的力量定住了,沒有傷到他一絲的毫毛。

「開槍!」

望著如此詭異的一幕,吉姆心中一驚,顧不得猶豫什麼,就命令著身邊的手下,直接開槍攻擊。

剎那間,無數的子彈化為了金屬風暴,就朝著唐天的位置襲來,看起來,如果不做阻止的話,就絕對會被撕成碎片。

邁克爾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不敢看這些子彈,祈求著神明的到來,可以幫助他化解危機。

關鍵時刻,一道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唐天的眼前,只見,兩道寒光劃過,密密麻麻的子彈,就被直接彈開了。

定晴一看,一個穿著紅色緊身衣,背著兩把雙刀的男人,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渾身還有一種賤兮兮的感覺。

「死侍,你來遲了,讓你送個東西,你居然那麼慢。」

看著眼前的死侍,唐天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不忘開玩笑的說道。

「抱歉,老闆,康納斯博士拉住了我,多聊了一段時間,所以有些來遲了。」

死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有些不敢看唐天的眼睛。

不遠處,吉姆看著闖入的死侍,神情獃滯了起來,想到了那個經常活躍在暗處的雇傭兵,他們就一陣的心驚。

基本上,在吉姆的印象中,這個雇傭兵實力十分的強大,就算是依靠死亡行者的力量,估計也無法擺平這個傢伙。

「好了,既然來了,就把這些傢伙收拾掉吧!採集他們的血液,順便未來做研究吧!」

唐天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神情冷漠,有一種把他們全部抹殺的感覺。

「明白,老闆!」

死侍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嗜血的雙刀,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無比冰寒的氣息。

畢竟,敢來刺殺他的人,唐天可從來不會讓他們活著,把他們全數殺掉,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個選擇。

唐天就是想讓克萊文知道,自己並不是軟柿子想要拿捏,就可以拿捏的人。

「不好!」

這個時候,感覺到大事不妙的吉姆,再次舉起了手中的槍,想要憑藉著人數優勢幹掉死侍。

結果,又是一道寒光劃過,吉姆的手就直接飛出,落在了地上,讓吉姆感覺到鑽心的疼痛,還沒有反應過來,另外一刀就貫穿了他的心臟。

乾脆利落的收拾掉了吉姆后,死侍乘勝追擊,又是乾脆利落的收拾掉了另外幾個死亡行者,總算是完成了保護唐天的任務。

「呼!終於解決了,老闆,不要忘了我的獎金。」

死侍處理掉了這些死亡行者時,面帶笑容的說道,臉上仍然帶著賤兮兮的表情。

「沒問題,只不過我很好奇,你這把刀是什麼材質的?血族的傷口居然無法自愈。」

唐天點了點頭,凝視死侍手中銀白色的雙刀,稍微的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呵呵,我的刀是特殊材質,可以反自愈因子,所以哪怕是血族擁有比較強的自愈能力,都會被我的武器所克制。」

死侍得意的說道,專門製造出了這把刀,同樣也是為了對付金剛狼,所以死侍有理由得意。

「很好,死侍,你這次做的不錯。不過戰鬥還遠遠沒有結束呢?我們繼續等待就好,接下來應該就是狼人了。」

唐天打了一個響指,地面上的血族屍體就消失的一乾二淨,除了地面還沒有乾涸的血跡,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收集了這些死亡行者的屍體后,唐天的心情大好,這樣一來,在徹底的掌控的血族與狼人,他就可以大規模的培養出,自己的超級戰士軍團了。

另外一邊,血族莊園的沉睡之地中,瑟琳娜跪在了長老維克多沉睡的地方,做出的祈禱的手勢。

想到了血族內部矛盾不少,克萊文又是一個平庸之輩,再加上,狼人可能出現的陰謀,以及人類那邊的關注,都讓瑟琳娜感覺到稍微有些無法承受。

忽然,在瑟琳娜難受時,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就走了過來,看著默默祈禱的瑟琳娜,露出了莫名的情緒。

「哈哈,瑟琳娜,光是祈禱,是不能夠改變什麼的。你必須要做出實際行動。」

金髮碧眼的美女,凝視著瑟琳娜,意味深長地看著她,就像是給他出主意一般。

「艾麗卡,你有什麼辦法?克萊文這傢伙,我總是覺得他在瞞著我一些事情,有他在總是讓我感覺到無比的厭惡。」

瑟琳娜搖了搖頭,總是覺得克萊文這傢伙非常的討厭,並且自己說出了事情的結果,他的表情卻是格外的古怪。

這些,都讓瑟琳娜無比的難受,心情也有些不太好了起來,忍不住,把心裡話告訴了她的好友艾麗卡。

「那就是,成為克萊文的女人,這是唯一的辦法。這樣一來,你想要做什麼?克萊文都會同意的,畢竟你可是第二代的血族。」

艾麗卡勸說了起來,期望著瑟琳娜能夠同意她的要求。

「不,這個絕不可能,克萊文那傢伙是卑鄙小人。而我是戰士,這也是我不同意的原因。我們還是不要說這件事情了。」

瑟琳娜嚴肅的說道,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那好吧!都這樣說了,那麼我也不多說什麼了。」

艾麗卡無可奈何的回應道,覺得自己的姐妹實在是太固執,可能正是這一點才吸引了克萊文。

「相比較這個來說,地鐵站的那個男人,我才最為關注。他擁有超越血族和狼人的力量,我們不能夠小看他。」

瑟琳娜嚴肅的說道。

而艾麗卡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要知道,在她的心目中,人類最多也只能算是食物罷了,實力超越血族和狼人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梅林剛宣佈完分數,其他學員就向陳風投了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一上來就從評判標準特別嚴苛的梅林那裏拿到了滿分!

除了洛克茜外,陳風和其他學員拉開至少40分的分差!

這尼瑪還怎麼玩啊!

尤其是查理,原先還想着戲弄陳風一番,結果當眾吃癟不說,這會又眼睜睜地看着陳風在他面前大出風頭。

台詞被搶一事更是讓他耿耿於懷。

一直到梅林宣佈測試結束的時候,查理還在嘟囔着什麼U形管吸氧他早就想到了之類的話。

「艾格西,洛克茜,你們陪艾米莉亞去一趟醫務室。」

「其他人,打掃宿舍!十分鐘,你們必須把這裏恢復原樣!」

「有個壞消息你們應該也猜到了,今晚你們得蓋着濕被子度過一晚。」

「不過放心,再過上幾天,你們一定會懷念這個晚上的。」

「解散!」

說完,梅林走出了房門。

梅林走後,眾人都是面面相覷,彼此都有種劫後餘生之感。

實在太可怕了。

第一天上來就這麼猛,天知道接下去他們面臨的又會是怎樣的魔鬼考驗!

洛克茜倒是沒太大反應,側過身用手指戳了戳陳風。

「我還是很好奇,你是怎麼一眼就發現那是面雙面鏡的?」

「這個嘛……嘿嘿。」

陳風一本正經道:「你沒看見鏡子那頭有梅林腦門的反光嗎?」

「好啊,你又糊弄我!」洛克茜蹙眉罵道,

……

第二天正午。

金士曼總部,古老的城堡式建筑前,特工學院的一眾學員們列隊站好。

梅林換了一身黑色西裝,站在眾人面前,手裏拿着記錄簿,上面是各個學員截止目前的綜合成績。

鋥光瓦亮的光頭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經過昨晚你們應該明白了,在特工學院,團隊合作是最重要的。」

「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裏,你們要這裏磨鍊身手,挑戰極限!」

「今天,我要求你們每個人都必須領養一隻狗。」

「而且從現在開始,你們無論去哪兒都要帶着它。」梅林道。

來了,又開始搞事了。

陳風諱莫如深地一笑。

眼看着周圍其他喜笑顏開、心都快被眼前狗子融化的學員們,陳風是直呼乃義務。

如果讓這群傢伙知道,梅林現在讓他們養狗是未來讓他們殺狗,不知他們會是作何感想。

想到這裏,陳風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咽下一口口水。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