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1
16 Views

「關係可大了去了,要知道我們園咲企業,可是風都有名的慈善企業,你這樣,可是會給我們的公司帶去不好的影響的。」園咲冴子眼皮也不抬一下,輕輕地聲音,讓園咲若菜頓時就臉色難看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園咲若菜咬牙道:「你想怎麼樣?」

「我說,你也別當什麼藝人了,來接手家裡的工作吧,父親大人,我說的對吧?」園咲冴子露齣戲謔地笑容,看得園咲若菜牙關緊咬。

「這和你沒有關係!」園咲若菜猛地一拍桌子,拿出了黏土人偶記憶體。

立刻,園咲冴子也騰地站起身,手上已經拿出了Taboo。

而須藤霧彥,以及園咲琉兵衛,都是穩坐著,好像是習慣這樣的場面了。

門矢將雖然表面上也是不動神色,但內心已經懵了。

「卧槽,園咲家的家庭生活都是這樣的嗎?一言不合就要開打?」門矢將面色毫無波瀾,內心瘋狂吐槽。

「好了,若菜,冴子,今天可是將的接風洗塵的晚宴,打一次還不夠嗎?」園咲琉兵衛很是嚴厲地道。

頓時,兩個女兒就乖乖的把記憶體收好,坐了下來。

這一幕門矢將看在眼裡,心中也是暗自咋舌,看來園咲琉兵衛這老傢伙對自己家人,也很是嚴厲啊。

「不過呢,若菜啊。」園咲琉兵衛嚴肅的表情一松,換上一副和藹的神態,對若菜開口了。

若菜心裡頓時覺得不好,下一刻園咲琉兵衛的話語,更是讓她的內心跌入深淵。

「但是,冴子的話其實也是對的,若菜,我也覺得你是時候該接觸家族生意了。」園咲琉兵衛和藹的說出這句話,卻讓園咲若菜滿是絕望,因為她知道,自己父親從來不會說假話的。

她不想失去自由,但更不敢違逆園咲琉兵衛的話,園咲琉兵衛,在這個家裡就是恐懼的化身。

園咲若菜咬著嘴唇,但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就在她想認命的時候,一個人開口了。

「抱歉,園咲大人,雖然這是你們的家事,但我還是想說幾句……」門矢將突然開口,出乎了除園咲琉兵衛以外,所有人的預料。

就連園咲若菜,都沒想過這個戰鬥狂會幫自己說話,畢竟門矢將說過,喊一聲大小姐,二小姐,只是給她們身份的尊重。

「我覺得二小姐其實當一個藝人,對於園咲家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身為藝人的二小姐,會接觸更多的達官顯貴,能給園咲家擴充人脈,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幫二小姐樹立一個十分正面的形象。」

「到時候,我們組織正式浮出水面時,群眾會對我們更容易接受,到時候,蓋亞記憶體的力量可沒人能抵擋。」門矢將這次可以說是鋌而走險了,這樣子可能會給他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作為一個騎士,他做不到眼睜睜看著一個少女,被逼著接管犯罪組織,然後從一個嚮往自由,懷有藝人夢的人,走上犯罪的道路。

雖然園咲若菜表現的性格比較高傲惡劣,但實際上,她很少用記憶體動手的,除非是真正想要傷害她的人。

如果可以,肖龍還是想要幫一把園咲若菜,讓她可以安心當藝人,而不是去接手博物館,然後成為下一個內心扭曲,騎士陣營的大敵。

而且來之前,菲利普也曾私底下拜託過肖龍,混進博物館后,多少幫一下二姐,整個園咲家,只有二姐還比較正常,大姐和父親都已經墮落了。

講真,光是恐懼摻雜體,還不足為慮,主要是之前他還參加了大戰,開闊了眼界,而且最重要的是地球的記憶,已經有了逢魔的一部分數據記錄。

萬一園咲若菜成功變成地球巫女,到時候製造出什麼有逢魔數據的東西,哪怕只是個偽貨,那就真的難頂了。

這也是肖龍決定潛入博物館內部,當卧底的原因,就是為了防止博物館真的製造出和逢魔有關的道具。

然後自己這邊又毫無所察,直接打團的時候,被一波團滅,連求救信號都發不出去。

只能說這些前輩騎士,真的太信任他了,這信任程度,讓肖龍有些壓力山大。

肖龍:(〒﹏〒;)我太難了。

園咲琉兵衛聽了后,笑著開始鼓掌:「不愧是你,將,你有很強的實力,我就已經對你十分欣賞了,現在你又表露出這麼好的謀略能力,嗯,我會變得更強,讓你永遠為我所用。」

門矢將對此無所謂地笑了笑:「我肯定會超越你的。」

「咳,若菜,既然將為你求了情,也給了很好的理由,那我就暫且,繼續讓冴子繼續掌管組織好了。」園咲琉兵衛話才說到這,園咲若菜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但是,前提你要解決這次事件,明白嗎?」園咲琉兵衛用著不容置疑的態度,說出這句話。

園咲若菜呆了一瞬,然後堅定道:「我會解決的!」

說完,飯也不準備吃了,直接就離開餐桌,踩著高跟鞋噠噠噠地走出去。

門矢將想了想,還是朝著園咲琉兵衛告罪一聲,追了上去。

「二小姐。」門矢將喊了一聲,快跑幾步跟了上去。

園咲若菜詫異地對門矢將道:「你怎麼來了?」

「我?我只是好奇二小姐,你打算怎麼做?」門矢將乾咳一聲道。

「我還以為你只會對戰鬥感興趣呢。」園咲若菜說道。

「戰鬥必不可少,但生活中的樂趣,可也不能少。」門矢將快走幾步,走在了園咲若菜面前,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

園咲若菜不自覺地也快走了幾步,和門矢將并行。

「我打算去找,嗯,我弟弟,他肯定能幫我找到真兇的。」園咲若菜很認真地道,門矢將暗道果然。

他跟出來就是為了防止園咲若菜,去找菲利普他們。

畢竟以菲利普的心思,在看見自己的二姐居然沒有那麼壞,只是性格有些高傲,還誠懇地找自己幫忙,不用說,肯定會答應的。

而在這個過程中,很容易就能拉近感情,那麼兩姐弟關係就好起來了。

到時候,雙方來往密集后,哪天亞樹子或者翔太郎前輩那個半吊子,一個不小心把他卧底的事情說出來……

亦或者,園咲若菜憑藉著肖龍和門矢將,兩個人同時只會出現一個,藉此發現兩人是一個人……

這種事情多了是,為了以防萬一,跟緊點好。

畢竟全劇中園咲若菜是園咲家唯一一個,和菲利普親近的人,就連園咲文音都比不上,因為她很清楚這不是她真正的兒子。

——————————————

PS:差點忘記更新了。

PS2:joker快去更新!!今天有點事,請假一天,懂的都懂。

《旅途從斗羅開始》請假一天 “虞侯的意思是, ”祁銘詫異道,“如果無名氏是漱石,那麼漱石昨晚就在順安閣?”

謝容與道:“眼下尚不能確定。”

畫《山雨四景圖》的無名氏究竟是不是漱石, 還要等張遠岫驗過二人的畫作再說。

謝容與問:“章祿之呢?”

章祿之近日十分鬱悶。想他月前在上溪, 跟着虞侯破迷障鬥智鬥勇十分過癮, 而今到了東安, 虞侯竟不讓他跟在身邊了, 一忽兒讓他去打聽漱石的身份,一忽兒又讓他去查尹家。

那漱石只幾年前出現過一回,在順安閣留下幾幅畫便飄然無蹤, 莫要說鄭掌櫃了,連樓裡的夥計都對他全無印象, 章祿之用盡千方百計, 輾轉得知當年爲漱石送畫的, 好像是一名小書童。

尹家就更沒什麼可查的了,清清白白一戶商家, 想要知道什麼,去州府一問便知。

章祿之把這些林林總總的差事辦完,近日都在歸寧莊待命,他不敢打擾謝容與,閒來無事只好去跟朝天切磋武藝, 幾日下來, 武藝竟精進不少。

不一會兒, 章祿之就被傳來了, 謝容與問:“尹家的根底都查清楚了?”

“回虞侯, 查清楚了。”章祿之早把尹家的老底背得滾瓜爛熟,當即道, “尹家祖上是做綢緞生意發的家,咸和年間蕭條過一時,到了昭化年,可能因爲日子好了,買賣也做得順風順水。這尹家老爺是個正經商販,自小跟父輩學管賬,長大後繼承家業,娶了東安紡織大戶的獨女林氏爲妻,後來又納了兩個妾,都是良妾。這一妻二妾這些年爲尹老爺生了三位少爺四個姑娘。大少爺是嫡出,早早就娶了妻,他跟尹老爺一樣,自小是個生意經,尹老爺盼着他以後接手家中的買賣,已經把城東的鋪面交給他打理了。三少爺還小,是個玩泥巴的娃娃。至於二少爺,就是虞侯見過的尹弛,他和他大哥哥一樣,都是林氏生的,因他自小念書過目不忘,家中三位少爺中,尹老爺最看重的就是他,希望他以後能考取功名,爲尹家爭光。故而到了尹二少爺進學的年紀,尹老爺不惜請了一位舉人老爺來爲他開蒙。”

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商人不缺錢財,可惜地位不高,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無不盼望着族中能出一個士人的。徐途、蔣萬謙皆是如此,尹家這樣的巨賈,自然不能免俗。

章祿之咂咂嘴,“像屬下這樣的粗人都知道,教一個小娃娃開蒙,用得了多大學問?請個秀才頂天了,尹老爺當年請來舉人,固然是望子成材,沒想到正是請這個舉人,請出了事。”

衆人一聽這話,不由目露疑色。

請個舉人先生能出什麼事?難不成一個秀才都能教的小娃娃,一個舉人卻教不了?

“倒不是什麼大事。”章祿之道,“就是這個尹二少爺,自幼是個畫癡。兩三歲還不認字,就喜歡拿竹枝在地上畫,見魚畫魚,見貓畫貓,小娃娃畫畫是好事,顯機靈不是麼,是故尹老爺就沒攔着。不過丹青到底是閒情雅趣,太沉迷影響考功名,是故到了開蒙的年紀,尹老爺就叮囑尹二少爺,讓他收起他的愛畫之心,先把書念好。尹二少爺本來答應得好好的,千算萬算沒算到父親爲他請的這個先生,居然也是丹青癡。”

那年間,一個舉人在陵川有多金貴呢?

打個比方,及至昭化十三年,朝廷從各地遴選的洗襟臺登臺士子中,大多是進士,只有零星幾個舉人,而在陵川,進士只有三人,舉人幾乎佔了半數,餘下都是秀才。

陵川本來就窮,咸和年間匪亂四起,能識字的百里未必挑得出一,考秀才的自然便少,鄉試更是好幾年辦不了一回。這種情況到了昭化年間雖然有改善,可士人稀缺是沉痾,想要祛瘀生新,少則花上數十載。

尹弛六歲開蒙時,昭化帝才登極幾年,正值陵川舉人最金貴的時候,是故尹老爺自請來這位舉人先生,對他萬般信任,把尹弛學業盡皆交給他,自己便當起甩手掌櫃,自此不聞不問了。

“舉人先生癡迷丹青,尹弛也癡迷丹青,兩人一拍即合,從此以後,舉人先生每每授完課,便指點尹弛畫藝,更將自己平生所習得的技法悉數教給他。”

小娃娃喜歡什麼,那就跟野地裡一簇小火苗似的,倘是沒人理會,可能一場雨,一陣風,倏地就滅了,正是這位舉人先生,把尹弛引入丹青世界的大門,自此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就這麼過了四五年吧,有一回,舉人先生領着尹弛去白水邊畫……畫什麼來着,屬下忘了……總之,那日他們去白水邊畫畫,尹四姑娘也跟在一旁,後來一個沒留神,尹四姑娘落了水,雖然舉人先生很快就把四姑娘救了起來,當時正值深秋,把人送回尹家,到底還是病了一場。

“尹家於是對舉人起了疑,想着他沒事帶兩個娃娃去水邊做什麼?再者,他們家這個尹四姑娘,自小身子不好,膽子也小,唯一的喜好就是看她二哥哥畫畫。她若跟着尹二,必是尹二又去畫畫了。尹老爺於是另招了一位先生,請他來考尹二學問,結果果然大失所望,尹二非但沒有像他希望的那般竿頭日上,幾年下來,天資聰穎的尹弛在學問上只是平平,大半工夫都用在丹青上了。

“尹老爺痛心疾首,很快遣走舉人,另請了教書先生,而林氏擔心有尹四跟着,尹二心思不在念書上,等到尹四大了些,就把她送來歸寧莊單獨住了,說是要等到尹二考中舉人才把她接回去哩。”

青唯聽到這裡,隨即瞭然。她說尹婉一個姑娘,怎麼會僻居莊上,原來前頭有這樣的故事,上回尹老爺來莊上,父女二人顯見得生疏了。

可惜尹老爺看着是個善人,對待兒女,多少偏心了些。

章祿之道:“虞侯讓屬下查尹家,吩咐過多查書畫文墨相關的。尹家跟書畫相關的就這麼多,後來的事虞侯都知道了,尹老爺雖然給尹二換了教書先生,無奈尹二已然愛畫成癡,考中秀才全靠先生的戒尺,眼下尹老爺心灰意冷,已經不太想管他了。”

謝容與聽到這裡,“嗯”一聲,“就查到這些?”

章祿之道:“就這些,這尹家明明白白一家子,底子乾淨得很,他們的事去州府一問就知道。”

這時,衛玦道:“虞侯,屬下懷疑畫《山雨四景圖》的無名氏,正是尹弛。”

謝容與淡淡道:“何以見得?”

“依照虞侯所說,昨晚無名氏就在順安閣,而鄭掌櫃是在徵得無名氏同意後,才同意撤回買賣的,那麼鄭掌櫃彼時無暇分|身,這個無名氏,只能是在爭執途中,上前勸說他的人。昨晚勸說鄭掌櫃的人很多,但是顯而易見,鄭掌櫃是在聽完尹弛勸說後,才決定退還銀子。

“既然能夠讓鄭掌櫃改主意的人,只能是無名氏,那麼《山雨四景圖》的畫師,極可能是尹弛。”

衛玦頓了頓,“本來屬下還在想,憑尹弛年紀輕輕,究竟有無可能畫出《山雨四景圖》這樣的畫作,聽了祿之所言,眼下已有七八分確定。”

祁銘道:“衛掌使這麼一說,屬下也想起來了,鄭掌櫃退還銀票時,還放話說,如果無名氏想拿回三千兩,儘可以來討,就算順安閣虧給他的。當時屬下還覺得這話多餘,買賣的事麼,到底不好擺在明面上來提,眼下看來,他是故意說給尹二公子聽的。”

這時,屋外忽然傳來叩門聲,一名玄鷹衛在外道:“虞侯,張大人那邊回話了。”

章祿之是個急性子,聞言立刻把門推開,“怎麼說。”

玄鷹衛躬身呈上數副畫作,“張大人稱,雖然畫藝精進之快令人難以置信,但是幾年前的漱石,與今日《山雨四景圖》無名氏,確係同一個人不假。”

換言之,如果無名氏就是尹弛,那麼無論是幾年岑雪明所購的漱石之畫,還是今日曲茂以五千兩拍得的《四景圖》,皆出自尹弛一人之手。 兩人回了絳榕居,相擁而眠。

這一夜,南宮偃月都睡的格外安穩。

清晨,初陽微黃的光落入房間,照到南宮偃月宛如皎潔月色般的面容上,喚醒了這個睡夢中的人兒。

她眉毛微微顫動著,像蝴蝶緩慢煽動翅膀。

一雙明亮的鳳眸緩緩露出,瞅著身旁的顧白,笑了。

南宮偃月朝著顧白的方向挪了挪,將頭枕在他的胸前,感受著那一片溫熱。

那是安心。

有他在,便覺得安心。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