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1
17 Views

霎時,沒料到這個時候她還能反抗的中島花子,只感覺一陣劇痛后!

Written by
banner

「啊——」

一聲慘叫,她原本捏着她的那兩根手指,全部被她咬了個正著。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咬我!」中島花子立刻炸了,她揚起另外一隻手就一掌朝着底下的溫栩栩扇了過去。

「啪!!」

溫栩栩的臉,被扇到了一邊,連血都從嘴裏淌了出來。

「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麼?還不快給我剝?把她的頭皮都給我剝下來!!」

她猙獰的叫着,整個密室都是嗡嗡作響的。

那個整容醫生聽到了,哪裏還敢再耽擱,當下,她提着藥箱就過來了,準備就地拿手術刀給床上的溫栩栩動手割臉。

「砰——」

卻不料,就在這個時候,密室的門,突然被人踹開了。

醫生一聽,驚得手中剛拿出來的手術刀,立刻又直直的掉了下去。

中島花子也嚇了一跳,馬上轉過頭,她破口大罵:「誰?不想活了嗎?敢跑到這裏來打擾老娘的好事!」

她以為是園子裏哪個傭人。

可惜,不是。

這個突然喘進來的人,雖然他穿着的黑色西裝,臉上也戴了一副墨鏡,但是,他身上的那股氣息,一眼就看出來,不是這園子裏的人。

「你是誰?」

「太太!!」

他出聲了,沒有理這個日本女人,而是盯着床上被打得連神智都有些不清了的溫栩栩,如遭雷擊般的大喊了一句。

溫栩栩動了動。

「太太」這兩個字,她已經太久沒有聽到了。

而且,這個聲音,她在耳朵嗡嗡作響中,感覺也好似有些熟悉。

「冷……冷緒……」

她果然叫出了他的名字,斷斷續續的,還帶着氣若遊絲般的虛弱。

但是,她就是把他的名字給叫出來了。

冷緒頓時瞳孔重重一縮!

他終於明白,總裁讓他連夜趕到這裏來搜這個園子是幹什麼的了?!!

這些畜生!!

「我殺了你們!」

一聲雷霆震怒般的嘶吼,這個徹底紅了眼睛的男人,從門口像猛獸一樣狠狠的撲來后,一刀就朝這個日本女人脖子割了過去。

霎時,站在那裏的中島花子根本就還沒有反應過是怎麼一回事。

「嗞——」

脖子上突然一涼!

那鮮血,就像是噴泉一樣,已經從她的喉管里飈了出來。

講真,特種兵出身的冷緒,這樣的女人,在他面前,真的就跟他切一隻瓜樣!

「啊——!」

旁邊的整容醫生看到了,頓時抱着自己的腦袋大聲尖叫起來。

可是,那聲音,也不過持續了秒余,之後,隨着這個恐怖的男人手中那把帶血的匕首又捅進她的身體里,她便也像中島花子一樣,再發不出聲音了。

「咚……」

中島花子倒下去的時候,人還沒有死,她睜大了雙眼,一雙手則是捂著自己血如泉涌的脖子,死死盯着這個一下就幹掉了她的男人。

「怎麼?想不通自己怎麼這麼快就被殺掉?」

冷緒見了,拔出了那把血淋漓的匕首,又來到了她身邊。

中島花子頓時眼中又是一陣恐懼。

然而,已經太晚了,因為這個時候,冷緒已經把手中的匕首,發了瘋死的朝她的身體捅了下來,就像是捅西瓜一樣。

特別是她那張臉!

他真的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就剛才,他簡直都無法想像,如果他再晚來了一步,他家太太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第一百六十七章北山君

在藺九鳳那龐大的神識掃過,看到的都是涇渭分明的道士。

全真教,大羅道,五米道教,龍虎山這四大道門傳統勢力,匯聚在這裏。

他們之間的氣氛緊張的很,互相冷著臉,正如大春說的,內亂很嚴重。

這幾大道門都是一個祖師爺下來的,現在卻徹底冷臉了。

藺九鳳看的出來,這幾個大道門的人很克制,似乎在等待什麼,沒有大打出手。

「你是怎麼看到這些道人的?」藺九鳳問小白貓。

「我的眼睛,可以看透虛妄,窺見真實。」小白貓說道。

「我怎麼不知道?」藺九鳳驚訝的抱起小白貓。

「最近才出現的,準確的說是那天晚上你和大春喝酒,我才領悟的,你當然不知道。」小白貓嘀咕道。

藺九鳳這才放下它,看着那些道門中人。

「這四大道門的人,把北山古城給包圍了,他們到底想幹什麼?」藺九鳳不是很明白。

「是不是北山古城裏有什麼好寶貝?」小白貓猜測道。

「什麼樣的寶貝,需要傳承已久的四大道門撕破臉破,冷眼相對,恨不得立馬出手擊殺對方才能罷休?」藺九鳳咂嘴。

「這些道門中人要真的打起來,會翻江倒海吧?」小白貓忽然道。

藺九鳳臉色一變,他看向了那北山古城。

古城很大,整個北山就是一座城,古城裏有幾百萬人。

這要是道門的人打起來,肯定會傷及無辜,如果像前幾天那兩個道士一樣,肆無忌憚,這北山古城就陪葬了。

「不能去別的地方嗎?」藺九鳳皺眉。

難道這四大道門想要的東西,在北山古城裏?

「管嗎?」小白貓看向了藺九鳳。

「去北山古城,他們反正不認識我,我倒要看看,讓這四大道門惦記的寶物,到底是什麼?」藺九鳳想了想,說道。

這次四大道門的人有點多,無量境界一家都有兩三位,不可小覷,一旦打鬥起來,藺九鳳還真的沒有一擊就把他們全部滅殺的準備。

這要是給他們還手的機會,那北山古城也就倒霉了。

所以解鈴還需系鈴人,藺九鳳直接去北山古城,找一找這四大道門等待的寶物。

他大搖大擺的駕駛着馬車,坐在車門處,雖然氣質出挑,吸引了一些暗中注視的目光,但他把修為隱藏起來,這些道門中人也只當他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公子。

哪裏想得到,駕車的藺九鳳就是人們口中那個羽化神朝幕後神秘守護人。

藺九鳳駕駛着馬車,卻暗中聽到了有道人在議論。

「這祖師爺的遺跡里到底有什麼寶物啊?」

「師父,道門如今是徹底翻臉了,撕破臉皮只為了祖師爺遺跡,到底裏面藏着什麼寶物?」

「師父,您就告訴我們吧。」

幾個年紀小的弟子,在拖着師父哀求。

「祖師爺遺跡里據說有道門最初版本的道典,也被稱之為大道之典,是我們道門的起源,非常珍貴,而且不僅僅是這個,祖師爺的遺跡里,還藏着成仙的奧秘。」

「面對這些,別說撕破臉,就是打死人,也不能讓了啊,成仙的奧秘無論是誰,都捨不得放棄。」

師父低聲解釋,告訴幾個徒弟。

卻也被藺九鳳聽進去了。

「道門祖師爺的遺跡,有大道之典,有成仙的奧秘,這的確會讓道門的人發狂。」藺九鳳內心嘀咕。

四大道門都是祖師爺一脈傳下來,他們都認為自己有這個資格。

其中道門發展最好的全真教,他們就想大包大攬,一下子得罪了其他三家。

你發展的好,你出過仙人,你是大道門庭。

但那都是上個時代的事情。

這個時代,真正的絕頂高手都沒有出現,你全真教的仙人也不見蹤影,靈氣復甦都沒有達到巔峰,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馬,你憑什麼大包大攬?

憑你那張大臉?

幾大道門的反擊,讓全真教臉面掛不住了,他們一直很自豪自己宗門出了仙人,是大道門庭,以道門領袖自居,現在被幾個小老弟這樣羞辱,全真教動怒了。

這一怒的結果,就是四大道門徹底大打出手,死了好多人,真的怒火被打出來。

一直到現在,四大道門實打實的撕破臉皮。

恨不得把對方給全滅了。

這也就是祖師爺遺跡還沒有出現,四大道門十分克制,誰也不敢先動手,不然必定會被群起而攻之。

他們四大道門互相牽制,誰也別想進入北山古城,就在古城的四周,默默的盯着,等待時機到來。

這樣的牽制他們認為是最好的,誰也別想去佔得先機。

但是他們想不到的是,便宜了藺九鳳。

藺九鳳大搖大擺的進入北山古城,然後停下馬車,看着擁擠的人群。

熱鬧非凡,百姓們沒有任何的察覺,一如以往,過着日子,開開心心。

孩子們也在嬉戲玩耍,歡聲笑語,傳入耳里。

老人們坐在門前,滿臉笑意的看着孩子們玩耍。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