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1
16 Views

「砰——」

Written by
banner

隨著厚重的大門閉合聲,屋內,再一次陷入了徹底的黑暗。

漆黑如同深淵的空間中,此刻,寂靜無聲。

高俅看著這今天發生的一切,默然不語地坐在那裡,半天過去了,他只是大聲笑了笑。

突然,他停了下來。

然而,很快,一絲寒光已經從他臉上掠過。

「董雙,等收拾了蔡京,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說到這裡,高俅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就連他的聲音,也越發低沉了起來。

「呵呵,可別忘了,你那個心上人,李師師可還在我的手裡,這就是你的致命弱點,如今,你早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到了那一天,我能讓你輕而易舉的灰飛煙滅啊!」

冷笑聲回蕩在空曠的屋子內,著實有幾分瘮人,高俅靜靜地站起了身,卻好似毫無反應一般。

看著這片黑暗,他的瞳孔劇烈地閃爍了起來,在那裡面,可以看到無數的事物。

似乎,是在回憶著什麼。

而此時,獨自一個人進去后,董雙在密室內,卻是見識到了那個讓他感到震驚的人。

「是你?」

眉頭幾乎皺成了一團,董雙沉聲說道:「你便是「流影雲」蔡許坤,看樣子,你今天找我,是來談前幾天安先生遇刺殺一事的?」

「不錯,齊王殿下,看樣子,您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聰明絕頂。」蔡許坤說著,看董雙也已經入座了,他才壓低了聲音說:「我今天要說的,便是那一戰所有的可疑之處!」

「那個,蔡兄弟。」

董雙微微擺了擺手,保持著微笑說:「你能挺身而出,以命相搏救湯隆兄弟,別的先不說,我已經很感激了,只是,我現在有一個,最大的疑點,想要現在就請教你。」

「齊王殿下折煞小人了!」蔡許坤連連擺手,一邊說道:「你說,小人洗耳恭聽。」

「你是怎麼能,從雲天彪,和顏樹德的聯手之下把人救走的?」

董雙說著,便死死地盯著蔡許坤的雙眼,試圖能從他的瞳孔中,找出哪怕一丁點蛛絲馬跡,或者破綻來。

然而,事實還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蔡許坤毫不在意,只是微微地笑了笑:「或許,我是潛力激增了,或者說,是神鵰弩的威力太大了吧?」

董雙心中清楚,這番話明顯是虛詞。

神鵰弩可能對別人來說是神一般的存在,而在影天面前,可以說毛都算不上。

他們的精銳,每個人都配備了隕鐵鎧甲,除非像上次那樣用巨量的炸藥來硬碰硬地爆破,否則,任何普通人的攻擊,都別想和他們一較高低。

不,哪怕是破防,都根本做不到。

然而,董雙一直盯著蔡許坤的雙眼,在他眼裡看到的,卻是一絲淡定從容至極的神情。

不管怎麼看,他還是那副悠閑的模樣。

沒有,半分不自然。

終於,董雙選擇了暫且跳過這個話題。

這並不是說,董雙就相信他能從影天精銳手中救人了。

只是,他畢竟幫了自己,還立了這麼大的功,再怎麼樣,自己總不能逼著他在這個問題上,不停地糾結吧?

所以,董雙選擇了繞過去,直接和他探討今天的核心問題。

「我這次來見您,是要告訴殿下您一件天大的事。」

這麼說著,蔡許坤的眼神也沉了下來,語氣變得冰冷:「這一次的暗殺事件,和兩個人脫不了關係。」

董雙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您應該會覺得好奇,為什麼他們能潛伏進這麼戒備森嚴的地方吧?」蔡許坤頓了頓,又道:「即使是再厲害的精銳,我們的防備力量和燕青石秀兄弟的暗衛,可不是吃乾飯的啊,怎麼可能從始至終都在夢遊,沒看到他們出來救人?」

「你是說,有內鬼?」董雙仍然是眯著眼睛微笑,語氣淡然自若地說著話。

「不錯。」

蔡許坤站起了身,在室內背著手繞了一圈,才語氣低沉地開口道:「首先,那個慕容復,他上一次與我結仇后逃離梁山,又走之前亂無章法地在山上的工廠里破壞了一陣,以我看來,這個人很有可能,為影天提供了我們的內部資料!」

董雙微微點了點頭,右手托著腦袋思考著,確實,慕容復此人的一切行動都有些蹊蹺,董雙甚至覺得,他比這個蔡許坤還神秘。

「那麼,另一個人是……」

董雙說著,他便將目光投到了蔡許坤的臉上,皺著眉頭,語氣淡然地說道:「怎麼樣,你可有了眉目?」

「這件事,有可能會讓您非常震驚。」蔡許坤深呼吸了一口氣,還是語氣沉重地開口了:「但是,我敢保證我的信息可靠,畢竟,這些都是我從那幫影天的人身上,親耳聽到的。」

董雙看著蔡許坤的渾身傷口,甚至還在流血的地方,一時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董雙總覺得這個蔡許坤,和剛來梁山的時候,有什麼不一樣了,整個人的性格和氣質,完全變了。

是我的錯覺嗎,董雙心中暗自思索著,這個蔡許坤,他肯定不正常,燕青之前也說過了。

但是,我為什麼,完全看不透這個人呢?

還有,他一直有事沒事地提到慕容復這個人,他試圖是想要……掩蓋什麼?

然而,董雙沒心思考慮這些了。

他得全心全意關注,另一個貨真價實的內鬼,到底是誰。

慕容復最多也只是提供一些內部資料,畢竟他也沒出過梁山,更不用說來齊州了解。

那麼,這一次如果有內鬼,那個內鬼,一定就在自己的手下中。

而且,那個人八成還沒走。

就留在這裡,甚至現在還在,這座城池的,內部!

「另一個人,就是您最得力的親信,當今高唐太守,飛龍將——劉贇!」

「砰——」

猛地站了起來,董雙甚至把身下的椅子都給撞翻了。

然而,他沒有在意這些。

蔡許坤拿出了一份密信,丟在面前的桌案上。

那封面上面,是寫著劉贇給高俅的。

而且,有高唐太守的……兵馬印璽!

剎那間,連密室外傳進來的那一陣高亢聲音,董雙也完全沒有聽到。

董雙的心中,已經完全被茫然,和複雜的難以言說的情緒,所佔據了。

腦海中,一團混亂。

此刻,他什麼也聽不到。

他只知道,看著眼前的那份密信,發獃。

外面那陣聲音越來越近,就算沒有人想聽,它也已經,鑽進了這間密室。

很快,這道驚人的消息,已經打破了密室內的平靜。

說是冰面上丟下了一個炸彈,一點也不過分。

「報,齊王殿下,最新情報,曹州兵馬有異動,花榮的曹州兵,吳用的三州禁軍,關勝和呼延灼的宣州軍已經在趕往曹州城彙集,正在準備足夠堅持半年以上的糧草!」 南風瑾還是比較清楚的,其實昊天學院裏正常情況之下都是比較安全的。除非是出了華修賦這種的內賊。

但是華修賦畢竟是特殊情況,如果南風瑾預料的沒錯的話,應該是被歷練空間的噬心蛇影響了心智。

只是不知道這妖物竟然有影響人心智的能力,看得出來應該是有幾分道行的,就連南風瑾也險些疏忽了,讓小玖玖險些有危險。

「我知道,這要是在外面我哪敢暴露自己身上的寶物啊,財不外露嘛。」

顧如玖又不是真的十歲小孩子,這點道理還是懂得的。

好在這是昊天學院,就算是有不少人想要覬覦顧如玖身上的這些寶物,也不敢輕易的觸怒昊天學院的規定啊,誰不知道昊天學院的管理向來嚴格。

就算是顧玉琪和華西灃這種自認為身後有家族勢力保護的人,也不敢輕易的跟昊天學院做對。

「小玖玖你呀,知道就好。」

其實南風瑾也知道顧如玖是肯定知道的,小丫頭年紀不大,實則特別的精明,但是關心則亂,總是忍不住囑咐。

南風瑾自從確認了自己的心意以後,心中就像是多了一份牽絆,時時刻刻記掛着這個小丫頭,真的想要現在就讓小丫頭在自己身邊,將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無憂無慮。

但是南風瑾知道,這不是小玖玖想要的,她不是嬌弱的雛鳥,是可以跟他並肩而行的雄鷹。

「好啦好啦,放心吧,我知道輕重,更何況等我真正離開昊天學院那一天,就算不如你一般實力強大,做到自保也是完全沒問題的。」

顧如玖這點信心還是有的。

顧如玖這邊暖意融融,華修賦此刻躺在陰暗的山谷內,渾身冰冷,此刻盤桓在他的身邊的,是一條巨大的粗壯的噬心蛇。

如果是南風瑾在的話,一定會忍不住驚訝,因為如此之大的噬心蛇,簡直太稀少了,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了。

因為噬心蛇喜歡吃心臟,自然條件就限制它們的體型很少有長得這麼粗壯巨大,而且去過歷練空間的都知道,哪裏宛若一個被遺落的另一個世界。

環境十分的惡劣和殘酷,噬心蛇能長到這麼大,簡直是不可思議。

仔細看的話,這條巨大噬心蛇,雙眸陰冷還帶着隱隱的高傲,盤踞在華修賦的身邊。

華修賦自己則是雙眸獃獃的看向它,帶着痴迷和愛戀,反正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正常人。

與此同時,四周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想起,原來在夜色的掩護之下,竟然在大蛇的周圍還有不少數量的小蛇!

而這條大蛇就像是一隻得勝的母親,正在欣賞自己這些勝利品,也就是孩子。

原來不僅僅是來了一條噬心蛇!竟然是來了這麼多條,甚至還有一條女王蛇,這可好,這是舉家搬遷了么?

「放心,我一定會幫助你的,我會讓你得償所願的。」

華修賦喃喃自語。

巨大的噬心蛇,似乎聽到了華修賦的話,身體縮小,又變成了一個手臂粗細,盤在華修賦的胸前。 漢子面色慘白,猶豫許久,終於還是拿起了紙筆。

林漠滿意點頭,目光掃過其他人:「你們呢?」

「想不想嘗試一下?」

眾人倉惶拿起紙筆,也開始寫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