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1
15 Views

此刻海面上不僅僅只有銀空魚一個三階妖獸,周圍的那些三階妖獸在看到餘明延被餘明延攻擊的剎那,也立即向餘明延攻擊而去。

Written by
banner

同時也有三階妖獸出手替銀空魚抵擋那張岩漿符的攻擊。

金桂島附近的妖獸數量眾多,這些妖獸的實力參差不齊,並不能將所有妖獸的力量擰成一股。

餘明延修為晉陞到金丹八層后,實力有了不小的提升,加上身上符篆的力量,竟然擋住了那些妖獸的第一波聯合攻擊。

「妖獸的實力太過強橫,我這次能擋住他們的攻擊,也是實屬僥倖,下次我可能就抵擋不住了!」

餘明延回到洞府中后,立即開始總結之前和妖獸戰鬥時的得失,同時也開始恢復身上的傷勢。

五天過後,餘明延身上的傷勢恢復大半,這時他從洞府中走出,開始在金桂島上大肆搜颳起來。

金桂島附近的妖獸肯定會再次對金桂島發動進攻,以他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擋住那些妖獸的第二波攻擊,這金桂島還是要重新回到妖獸手中。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想將金桂島就這樣完整地還給妖獸。

金桂島上最珍貴的就是這滿島的金桂樹,這些金桂樹全部都是二階靈植,餘明延之前還在島上發現了兩株三階的金桂樹。

單棵的金桂樹價值並不算高,但是這島上所有的金桂樹加起來價值就非常高了。

因此餘明延在傷勢恢復過半,附近的妖獸沒有再次對金桂島發動攻擊時,就直接動手開始砍伐島上的金桂樹。

金桂樹木質極為堅硬,若是換做築基修士砍伐,這滿島的金桂樹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砍伐完畢。

但餘明延是金丹八層的修士,又領悟了鋒銳無比的劍道,砍伐這些二階的金桂樹就變得十分容易。

餘明延站在金桂樹林中,一道道鋒銳無比的劍氣從他身體中飛射而出,這些劍氣劃過那些金桂樹的樹榦后,粗壯的金桂樹就立即倒了下去。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就過去了兩天的時間。

這時島上的金桂樹已經被餘明延砍伐了大半,剩下的那些金桂樹餘明延雖然有心砍伐,但是身上卻已經沒有儲物靈器去儲存那些金桂樹了。

金桂樹所佔空間極大,餘明延身上雖然攜帶了不少儲存空間比較大的儲物靈器,但也裝不滿這一島的金桂樹。

「現在就從金桂島離開,這島上剩下的東西就交給那些妖獸吧!」

餘明延輕嘆了一口氣,並沒有放火燒了金桂島,因為他期待未來某一天人類修士可以重新將金桂島奪回來。

金桂島附近有妖獸一直在監視餘明延的動靜,餘明延離開金桂島的剎那,附近的妖獸就立即得到了消息。

不過它們並沒有阻止餘明延離開,因為餘明延的實力過於強橫,它們被餘明延打出的傷勢還沒有恢復。

若是再繼續和餘明延交手的話,那它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餘明延對於這麼順利地離開金桂島感覺到頗為詫異,他離開金桂島的時候就做好了和妖獸戰鬥的準備,可是竟然沒有一個妖獸攔截他。

「距離雲上水界開啟還剩下一段時間,我先去一趟靈風島,將身上的金桂樹等一些沒用的材料處理掉,再決定接下來做什麼。」 溫野睡了還沒有一個小時就起來了。

作為公眾人物,也就只有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可以摘掉口罩在無人的街頭肆意向「陽」生長。

冷風呼呼地吹過來,發梢的汗水砸到一旁的手機上。屏幕亮着,有幾條未讀短訊。

這年頭,除了商家推廣和三大運營商,很少有人會發短訊。

當然溫野不一樣,他比別人多了一項私生飯。

聽說黃牛販賣明星的手機號,一個只需要三十多塊。

溫野曾經一天有過兩千多個未接來電。

規範、發聲、譴責,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不過是從兩千七百五十個,變成兩千五百個未接來電,其餘的,轉化成兩百五十條未讀短訊。

後來不得已換了他人實名的手機號碼,棄用網絡購物。放棄一切次要且必須要實名的社交媒體,除了必要交際外,幾乎就是一個「山頂洞人」。

說來慚愧,好多同行,連掃碼支付都不會。

日常採購和網上購物皆由助理代替完成。

不少網友茶餘飯後的2G網絡衝浪,不接地氣,很多時候其實是無奈所迫。

光環下的少年,他將不再是少年。

溫野掃了一眼屏幕。

備註人的名字只有一個符號。

-溫野,你找女朋友了?也是個大明星是吧?聽說家裏挺有錢的。什麼時候帶我和你爸一起去人家家裏看看唄。

-溫野,我晚上和你爸出去散步撞見一個你小學時候的同學,他說你這女朋友,好像黑歷史比較多。不過我看了照片,樣貌倒是還行,帶得出去。總歸無論如何比那個女胖子好就成,咱家可沒那條件,費不起那麼多米。

溫野看着短訊里的內容笑了起來,露出一行白白的牙齒。他勾著唇,舔了舔上顎。

修長的手指快速地在手機輸入法界面上敲打。

-媽,咱家要不要去申請貧困戶補助?現在政策挺完善的,你去申請申請,沒準您能成為頭號扶貧對象,胸前佩戴大紅花上新聞頭條保管你光耀門楣的那種。

好笑。

他冷眼扯著嘴角切換到「守株待兔」的論壇APP上去。

半夜三更還有新的網友進貼加關注,留評說:蹲一個「謝謝,我們已經在一起了。」

他翻到很多年前的樓。

裏面記錄了很多家庭瑣事。

他的自我解剖式成長,鮮血如扶桑花開滿地。雪白的兔子是萬丈紅里唯一的救贖,每一處割裂的傷口才得以奇迹般完好無損。

那麼,現在呢。

自從他說帶人回家開始,帖子裏多了近千樓的辱罵。

甚至扒皮貼都多了好幾十個。

有的說,他是他們的鄰居,其貌不揚,是個宅男。

也有的說,那個「守株待兔的樵夫」是同校同學,成績墊底的差生,老是幻想和同校女生的齷齪勾當。

還有的說,那就是個釣魚帖。什麼專一深情,不過是為了騙/炮。帶回家的壓根不是原女主,幾千樓下來女主都不同一個人。

寫小說的,你們也信。

別爭了別爭了,樓主就是為了騙流量,打廣告。沒發現樓中樓老是提到樂*事嘛。【狗頭】。

溫野給加狗頭的老友回了個苦笑不得的表情。

-發個地址,明天給你寄兩箱。

發完之後,他重新編輯了主樓。

-最近狀態不太好(雖然在感情上也從來沒好過),總感覺自己在迷霧中央,怎麼都找不到方向。

因為工作原因,和一個女同事走得比較近(對,就像有些樓說的,在WSN和渣男的路上一去不復返【死亡微笑臉】),有種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復返的感覺。

在一個人的獨角戲里反覆死亡。

多年廢物經驗,人還是要好好學習的,不然容易犯致命性的錯誤。守株待兔原意是「用來比喻妄想不勞而活,心存僥倖,希望得到意外收穫。也比喻死守狹隘經驗,不知變通」。標準答案應該是:「人應主動努力,不要對任何僥倖的事情包郵幻想。」

以上來自現代漢語詞典和新華成語字典。

一開始就走錯路的人,是到達不了目的地的。

可惜我用了那麼多年才明白這個道理。

此貼暫時告一段落,將不再更新。

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的陪伴。

夜貓子比比皆是。

帖子下面很快就有人回復。

-樓主怎麼說得模稜兩可的。這是要放棄十多年的暗戀了嗎?還是打算主動出擊。還有那個女同事是怎麼回事?搞曖昧?不要啊,愛情里最忌諱這個。縱使你有一百張嘴都說不清。

-我還是接受樓主開始新的戀情的。可能千帆歷盡之後,會發現過往執拗的愛情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笑話。但是如果你不跨出那一步,就永遠不會開始新的生活。

-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會更好。樓主加油,新的不去,就得不來。

-喲,兄弟,還是你會玩。玩得還是千百年前城裏人玩剩下的。和別的女人搞曖昧,測真心,太老套了吧。不過老套歸老套,有用就行。

守株待兔的樵夫:統一回復。

沒有要和別人談戀愛的打算,現在專註事業。因為樓主事業比較特殊,女同事是公司安排的權宜之計。當然確實是有我的私心在。幾個小時前,已經從暗戀轉換成明戀了。有同事的妹妹和女方點明了我喜歡她這一點,但是被拒絕了。當時心灰意冷,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就接受了公司的安排。放心,事業需求,公司不允許員工之間談戀愛。

變心是這輩子都不可能變心的。

回復樓中樓里開始有人在猜樓主的事業。

有人說,我以前覺得應該就是青梅竹馬普通公司的職員,我現在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樓主說公司安排,有種樓主是卧底的感覺。但是一說到員工之間不能談戀愛,我就迷茫了。。。

-嚶嚶嚶,我不管是幹什麼的。今天怎麼那麼倒霉,關注了七八年的帖子樓主打算退網了。粉了好幾年的愛豆,今天被拍了。

-樓上是YMSZ嗎?

-我也是,可哭死我了。在外面一點都不敢表露出來,怕他們覺得我們粉絲沒素質。只好爭先恐後送祝福。可誰知道,我們到底有多難過啊哭哭。

-抱抱樓上姐妹。

從十幾樓的猜職業,演變成數百樓的YMSZ哭訴共鳴。

溫野躲在冰冷冷的莫得感情的屏幕後面,看着不斷壯大「嚶嚶嚶」集體失眠的粉絲團體,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他點開樓中樓,回復道。

-既然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要不照樓上,一人兩箱樂/事?

平時狂熱的粉絲在陌生的馬甲背後變得毫不留情面。

-樓主,你是想讓我們胖死嗎?二十包不同口味的薯片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不好意思樓主,本人i可口。

-哇得一聲哭出來。最近是水逆嗎?自家白菜被豬拱了也就算了,竟然還有人居心叵測想禍害我的體重。小野,有人想把你老婆喂成豬。你再不來我就跟飼料廠的老闆跑了。

守株待兔的樵夫:……

-算了,不為難樓主你。這麼多層樓你怕是要送破產。倒不如你幫我們一起祈禱一下,嫂子是個德行兼備的好嫂子吧。至少要對小野好。信女願散財999樓。

一時之間,樓中樓又變成了祈願樓。

整個一看,不知道的還以為進了什麼不該進的組織。

洒水車開始工作了,溫野趕緊在有人來之前帶好口罩往回跑。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