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1
22 Views

而其他大陸,或者說歷史文化體系中的神話人物還沒有出現。

Written by
banner

謝霖從空間格子中拿出八咫鏡:「日本那邊神話也比較簡單,不像中國還有好幾個選擇。估計就是八百萬神了。」

不過日本說是八百萬神,真正有名有姓的神也沒有真的數夠八百萬個。把日本神話里的神全算上,最多再加一個歷史上出現過的女王卑彌呼,也就二三十個人吧,其中還有不少是很弱小的神明。

謝霖拍拍八咫鏡:「而且,異能是可以搶的。」

或許像斯潘塞這樣的天選之子的異能沒辦法搶,但異能道具是可以搶的。像簡青林那樣的末尾小人物也是可以搶的。

蝙蝠俠搖搖頭:「未必沒辦法。現在幹掉斯潘塞……要等一陣子虛擬屏才會再選另一個神子。」他捂住心口。

謝霖馬上問:「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反應?」

蝙蝠俠說:「剛才心臟好像被刺了一下一樣。」他放下手,「看來信徒要背叛斯潘塞是會受一定懲罰的。」

謝霖:「你的禱詞不是避免了這種情況嗎?」

蝙蝠俠:「這並不是來自斯潘塞的攻擊,也不是來自他的信徒。更像是我的『愧疚之心』。」

原來如此。

這就是「終生受到折磨」的意思。

蝙蝠俠說:「我本來也猜得到。信徒背叛主人,肯定不會毫無懲罰。」

謝霖:「你小心,可能會是信奉的時間越久,懲罰越深。」

蝙蝠俠點點頭:「我知道,我們繼續。」

謝霖說了一下她剛才想的,「既然異能是可以搶的,我決定去多搶幾個。」

她頓了一下,「我還會告訴宋長江他們,關於我的推測。讓他們也去搶。」

既然已經發現了未來可能會發生陣營戰,那從現在起就開始削弱對手絕對是有必要的。

別的不說,異能道具可以多搶一些,要是能把異能道具都搶到手,那就可以有效的削弱對方的勢力了。

這也是她剛才猶豫的地方。既然是陣營戰,那就天然替大家劃分了好了陣營。那她與蝙蝠俠他們顯然不是一邊的了。

可她隨即想到,她並不是天選之子!

在未來的陣營戰中,她不承擔任何角色。對她來說,不是天然跟她一個神話體系的才是隊友,其他全是對手。

而是除了站在她這邊的之外的人,全都是對手。

比如戰長沙,比如簡青林,比如張東海。

而跟她站在一邊的蝙蝠俠他們才是最可信的。

還有斯潘塞。

※※※※※※※※※※※※※※※※※※※※

晚安感謝在2020-03-1002:34:03~2020-03-1200:02:3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打呼嚕的喵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zumii、傾平貂、FANYG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打呼嚕的喵20瓶;雨辰、Christina、kukalay10瓶;薄荷白喲、莫先生、神奇蛋餃、夜魔王、?5瓶;覺得自己萌萌噠2瓶;心有餘悸、maobinggan、小喇叭愛吃小籠包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那具掛着的男屍沈國飛,再次看到他我們心情微妙,走進一看才發現,他的雙手居然奇迹般地放下來了。

這具屍體居然改變了姿勢!

雖然這種奇怪的事情我也沒說遇到過,但這種情況下看到我還是有點膽戰心驚。

這次我們沒人過去研究他,全都選擇了無視,繼續向霧的盡頭走去。

這次不過用了區區十幾分鐘就成功離開了霧區,看到霧氣消散,斷崖對面的光景也浮現在眼前時,我心中百感交集。

我們停下步伐,蠟燭正好燃燒到頭。

這一天天的也太累了,我在空地上拉着孫潔坐下,從包里拿出了幾塊壓縮餅乾。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在空地上坐下開始休息。

「等到休息的差不多了再過弔橋吧,現在過去不太保險,狀態不好。」

卞夢家眼下掛着烏青說道,看的出來這兩天他休息的也不是很好,尤其現在還是晚上。

沒有人有異議,我也覺得有些困,身體十分疲憊,但是靠着背包看着深藍色的天空又睡不着,大概是因為太冷了。

孫潔小小地打了個哈欠,靠在我身邊也和我一塊兒看天空。

這時我才把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

「你說崔伯到底是什麼人?他最後給的解釋,你信嗎?」

我遲疑了一下,咬了一口餅乾。

孫潔搖了搖頭,模樣還是一如既往地平靜。

「不信,也許他沒有說謊,但絕對沒有說完整,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恐怕永遠不會知道了。」

她嘆息了一聲,此刻我枕着胳膊輕聲說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語。

「如果說崔伯不是人,而是山魈精呢?是不是一些地方就能說得通了?」

孫潔聽了撐著胳膊爬起來詫異地看着我,過了半晌后才抿著紅唇遲疑說道。

「你這麼說,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我們兩個分析了一波,但真實的情況,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孫潔淡淡地嘆了口氣,似乎有些惋惜,不過嘴上卻說着。

「不知道也好,知道的太多反而是一種麻煩。」

我贊同地點點頭,又和其餘人說起了另一件事。

「你可真是大手筆。」

我對卞夢家說道,語氣中滿是揶揄。

「龍脈地圖,別人出天價都買不到,結果直接被你扔到了這地方,怕是在也沒人能找得到了。」

卞夢家聽了嗤笑了一聲,用一把造型奇特的扇子給自己搖了三搖,語氣散漫。

「那又怎麼樣,地圖的內容我早就記在這兒了,他就算拿到了地圖,因為不可能跑去龍脈。」

他說着用扇子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似笑非笑地看了巫十三一眼。

「說起來還是你最輕鬆,什麼都沒捨得出啊。」

雖然這話帶了諷刺的意味,巫十三還是無動於衷,淡淡地說道。

「好問題,不是我不捨得出,而是我只能出的起蟲子,他可不一定要啊。」

我聽了一時語塞,只能豎起大拇指,嘆一聲妙啊。

卞夢家冷笑一聲,這時還不忘懟人家。

「希望下次你的蠱蟲能送的出去。」

扯完皮之後,我們都休息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天也要差不多亮起,我們準備離開這裏,去過弔橋了。

弔橋下面仍舊是一片漆黑,叫人看了就心生敬畏膽顫。

不過好在還是有驚無險,我們所有人全都平安渡過了弔橋。

踩到邪上村的土地上時,一瞬間我居然產生了不真實的感覺。

到底哪邊才是真實的?還是說我經歷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我帶着疑惑回頭看了一眼弔橋對面,仍舊還是一片濃霧,但已經遠的快要看不清了。

以及斷崖下方黑色的長河,從一開始我就有點在意一件事情。

這黑河到底是什麼河?

天在這時也隱隱亮了起來,黑河馬上就要消失了,在太陽光線的照射下,我似乎隱約看到了河裏翻滾的白骨變成了浪花……

我突然一個悚然,身體打了個寒顫。

孫潔回頭髮現了我呆愣住了,喊道。

「姜哥,你在看什麼呢?」

我回過神來,發現河除了顏色之外還是普通的河。

難道是我的錯覺?我心中覺得古怪,但也不再耽誤時間,晃了晃腦袋趕緊跟上他們。

捧著骨灰盒重新回到邪上村的時候,我整個人還是恍惚了。

杏兒是第一個發現我們的,她站在門口,看到我們幾個之後驚喜地跳了起來,一路小跑到我面前來,小臉上閃爍著驚喜。

「你們回來啦!我還打算晚上就去接你們呢,沒想到你們動作這麼快,真是太讓我驚訝了,姜哥哥,不愧是你!」

我咳嗽了一聲,其實也不只是我一個人……

不過顯然杏兒眼裏也看不到別人,她嘴角揚著一抹笑意,親昵地挽着我的胳膊往院子裏走。

「你們一定累了吧,快好好休息,等睡醒就有熱騰騰的飯菜吃了。」

在這個時候熱騰騰的飯菜無疑是吸引人的,我們幾個簡單說了幾句之後就各回各房間里去了。

躺在熟悉的木板床上,我居然前所未有的感到了安心。

我苦笑了一下,不過短短兩天時間,我卻覺得過去了很久一般的

孫潔也有同樣的感覺,感慨完之後躺在床上翻了個身,早就說困了,可一直睜著大眼睛看我。

我的困意都被她盯沒了,頗有些無奈地問道。

「怎麼了,看什麼呢?」

孫潔翻了個身,喃喃說道。

「我只是在想花花那個小丫頭,不論他們到底是幻象還是還是什麼,我總覺得那樣的小女孩很是可憐。」

我什麼都沒說,伸手把孫潔攬入了懷中。

和母親相依為命又獨立堅強的花花讓孫潔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也是正常的,我也注意到了,孫潔對這類小女孩獨有的關愛。

這也不是壞事,也許能彌補自己的童年。

我安慰了幾句孫潔,她本來就困了,很快就閉上眼入睡了。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