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7, 2021
117 Views

“什麼?卡?”傅成立哈哈大笑起來,楊天翔聽着他都笑的喘不上氣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你可真是個書呆子!你也不想想,荒郊野外的,到什麼地方刷卡?”傅成立邊笑邊問。

“這……”楊天翔一時語塞,這還真是沒想到!

“你在哪?到我這來一趟,咱們商量商量。”傅成立的口氣變得嚴肅起來。

“我在外面,我去哪找你?” 楊天翔問他。

“我在店裏。”接着他告訴了楊天翔他店的方位。

楊天翔看了一下自己所處的位置,然後告訴他:“我現在離你那裏不遠,我一會就到”。

拐過兩個街口,楊天翔很快就找到了他的金店,傅成立除了這家店之外,還有一間手飾加工廠。

傅成立已經在店門口等着了,他一看見楊天翔,就打趣道:“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在外面瞎逛什麼?”

他好象看見了楊天翔似的!

楊天翔笑了一下,沒說話,隨他進了店裏,穿過櫃檯,拐進了一間狹小、簡單的辦公室。

儘管已經是晚上了,傅成立的店裏,仍然是人頭攢動,不少的顧客還在挑選着金貨。

楊天翔面對傅成立,坐在了他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傅成立遞給他一瓶水,也坐了下來。

“那錢怎麼帶呢?” 楊天翔問他。

傅成立看着他,忍不住又想笑:“你準備帶多少?”

“二十萬。” 楊天翔答道。

“二十萬夠幹啥?”傅成立樂了。

“可我現在能支配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楊天翔認真地說道。

“也行,第一次嗎,小心點也好”。看來傅成立是誤會了。

楊天翔也沒做解釋。

“全部帶現金,你這樣,找個大點的纖維袋子,最好是兩個套在一起,結實,把錢和吃的、穿的裝在一塊,越不顯眼越好”。傅成立叮囑道。

“你帶多少?” 楊天翔問他。說完這話,他後悔了,這應該不問的。

傅成立看出來了,笑了笑:“沒關係,咱們都不是外人,我帶二百萬。”

“這摞起來,可不少啊,你怎麼帶?” 楊天翔關心地問他。

“和你一樣,只是袋子多幾個唄,我再帶個保鏢兼幫手。”傅成立呵呵又笑了。

“你可要做好吃苦的準備啊!那裏很艱苦的”。傅成立又補充了一句。

“那沒問題,我可以的。” 楊天翔信心滿滿地答覆他。

“你以前去過可可西里嗎?” 楊天翔問傅成立。

“沒有,我也是頭一次去”。傅成立把身子往後一仰、翹起了二郎腿,慢悠悠地答道。

“那你怎麼知道去了就能收到沙金呢?” 楊天翔把這幾天的疑惑說了出來。

“這我可保證不了啊!”傅成立狡黠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那我們有必要冒這個險嗎?” 楊天翔突然有一種好象上了當似的感覺。

傅成立有些不高興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不是,我……” 楊天翔正要做解釋。

傅成立擺手打斷了他:“我知道你的意思,小楊,你也是做過大生意的人了,做生意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要有六、七成的把握就可以做了,是不是?”

楊天翔點有稱是。

他又繼續說道:“是這樣,我認識一個當地的金把頭,是個少數民族,哎,是個什麼民族來着?一下想不起來了,反正人數很少,人很實在,也打過好幾年的交道了,是他動員我去的,我感覺應該去試一試,你說呢?”

原來是這樣,楊天翔明白了,應該試一試,如果收不到沙金,權當是探險旅遊了,去那種地方的機會可是不多的,只是擔心帶那麼多現金,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傅成立看穿了楊天翔的心思,呵呵一笑:“我帶的可比你帶的多的多啊,我都不擔心,你緊張什麼?”

這倒也是,他既然敢帶,說明他還是有把握的!

“想明白了?”傅成立歪着頭問道。

楊天翔點點頭:“想明白了!”

“那好吧,回去準備吧,後天開拔。”傅成立一揮手,接着又囑咐了一句:“記住了,越普通、越不顯眼,越好。”

他們按照約定,如期出發了,一路向西!

他們先是坐飛機,來到了西海省的省會寧西市,這裏是進入可可西里的第一站,稍作休息,又換乘火車去格爾木,那裏是靠近可可西里最近的城市,也是進入可可西里的必經之路!

火車開出了寧西市,奔馳在青藏鐵路上,一路向西!

望着車窗外飛弛而過的景色,這裏和內地沒有什麼大的區別,滿眼都是種滿莊稼的農田和蔥綠的樹木、堆滿房屋的村莊……


楊天翔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這裏的農舍的屋頂是平的、還有都六月份了,田裏的小麥還沒有收割……

“哎,老傅。” 楊天翔一扭頭,坐在他對面的傅成立不見了,再一看,這位老兄已經躺在鋪上呼呼大睡了。

他帶的那位保鏢兼幫手,正在專心致志地研究着地圖,看上去歲數不大,個頭不高,但長的很是壯實,拎着傅成立的兩個大纖維袋子,看上去毫不費勁,據傅成立介紹,這小夥子姓雷,在全省的散打比賽中,還拿過名次!

看到小雷手裏的地圖,楊天翔恍然大悟了,原來這裏海拔高,又是內陸,氣溫低、乾燥。所以,小麥的成熟期也晚,屋頂也就不怕雨水了。

怪不得,一到寧西,就感覺非常涼爽,比內地舒服多了!

時間不長,伴隨着火車的一聲怒吼,火車鑽進了崇山峻嶺之中,隧道連着橋樑、橋樑連着隧道,山谷裏的河水不大,但很清澈,連綿起伏的羣山,高大挺拔,滿是蒼翠,景色宜人……


又過了不長的時間,伴隨着氣笛聲,火車鑽出了最後一個隧道,眼前一下子豁然開朗了,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彷彿突然來到了另外一世界!遠處有羊羣和牛羣在悠閒地吃着草,白色的羊羣、黑色的犛牛羣,在碧綠的草原的襯托下,好似一個童話世界……

火車繼續向西前行着,天邊漸漸出現了一條藍藍的線,那一定是西海湖了!

慢慢的,那條藍線變成了藍帶子,拐過了一片山丘,眼前一片蔚藍,煙波浩渺、水天一色……

這那裏是湖,簡直就是大海!

碧波盪漾的海面,在陽光的照射下,很有層次,最近的海水是深藍色的、中間的是藍色、上面一層則是綠色的,順着海的東岸向遠方眺望,泛着綠光的藍的海面、黃的油菜花海、墨綠的草山、天邊還有巍峨的雪山……

這就是被譽爲中國最美的湖泊、“上帝的一滴眼淚”——西海湖了!

火車沿着湖的北岸疾駛,湖水時隱時現,整整跑了一個下午,還能看得見湖,天色也逐漸暗了,直到完全黑了……

這個時候,車停了,廣播說是到海晏站了,這不是王洛賓描繪的那個“遙遠的地方”嗎!還有中國第一個***、**的製造基地嗎!

楊天翔不由得感慨起來,任何時候都得靠實力說話,國家尚且如此,難道人不也是這樣嗎!

可惜外面黑黢黢的,什麼也看不見。

楊天翔連忙走下車廂,想着感受感受她的土地!外面好冷!

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了,楊天翔急忙起來,坐到了車窗邊上,外面一片荒涼!

沒有一點綠色,地勢很平坦,一望無際,地面覆蓋着看上去應該是硬硬的沙石殼,稀稀拉拉地長着一簇簇枯草似的駱駝刺,天邊有山,不是很高,但也是光禿禿的,這大概就是荒漠了吧!

這時候火車已經改向南行了,地勢也更加平坦了,地表也發生了變化,好象是剛剛犁過的田地,依然是一眼望不到邊,更是寸草不生,連個飛鳥都沒有!

廣播開始介紹起了“萬丈鹽橋”來了,原來這下面就是察爾汗鹽湖了,火車已經行駛在了厚厚的鹽殼上了!

楊天翔粗略計算了一下,火車在湖上跑了足足有兩個小時!

很快,火車就駛進了格爾木站,終於又看到綠了,那都是城市裏人工栽種的樹木、花草,這個地方最早以前,也應該是一片荒涼!

他們拎着大包、小包走出了出站口,已經有人來接站了。

來人是位乾瘦的中年男人,戴着一頂小白帽、鬍子拉茬的、穿着一件皺皺巴巴的茄克衫,他自我介紹說:“我姓馬,我們馬老闆已經進山了,他走前都吩咐好了,你們休整幾天,適應一下,就可以進山了”。

傅成立連連點頭:“電話裏馬老闆都說了,我們就聽你的安排了。”

“你們稍等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小白帽客氣地說道。

不一會,一輛灰白色的“路虎”停在了他們面前,傅成立悄聲對楊天翔說:“這人可真不能貌像啊!”

小白帽熱情地幫他們把東西搬上了車,突然之間,楊天翔發現了小白帽的一個奇怪的動作,他在提包的時候,還用手掂了掂包,分明是在估計包的重量,這是什麼意思? 車子駛進了市區,這裏一樣的熙熙攘攘、車水馬龍,非常繁華,人們的衣着打扮和內地沒什麼區別,只是少數民族的打扮多了一些,有些個異域風情……

楊天翔發現這裏的高檔越野車似乎特別的多,路虎、寶馬、奔馳、還有悍馬……

“老馬,這裏有錢人不少啊!”他問小白帽。

“是啊,大部分都是開礦的,崑崙玉礦,這些人都是這些年做玉發了的”。小白帽回答道。

“對了,崑崙玉就出產在格爾木。” 楊天翔想起來了。

“你們這麼遠來了,走的時候給你們的夫人們買個鐲子、掛件什麼的唄”。小白帽建議道。

“是不是很貴啊?”小雷插嘴問道。

“市面上品相好的當然貴了,不過,我帶你們去,不會很貴”。小白帽非常熱情。

“那真的太謝謝你了!”傅成立坐在副駕駛坐上扭頭客氣地對小白帽點點頭。

小白帽笑了笑:“你們太客氣了,應該的”。

很快就到了賓館,楊天翔注意到,在從車上往下搬行李的時候,小白帽又在掂包了。

安頓好房間後,小白帽體貼地說道:“已經中午了,你們先洗漱一下,一會我叫你們去吃飯”。說完轉身走了。

“傅總,你注意到了沒有?” 楊天翔想告訴傅成立自己的發現。

傅成立嚴肅地點點頭:“我也看到了”。

“會有什麼事?” 楊天翔有些個不安地問他。

“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也說明不了什麼,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爲好,從現在開始,我們三個,輪流值班,不能讓包離開我們的視線”。傅成立囑咐道。

“好的”。楊天翔贊同地點點頭。

“沒什麼大不了的”。小雷挽挽袖子,揮了一下拳頭。

楊天翔和傅成立看他這樣,都樂了!

“一會吃飯,你們倆去,我在這看着,回來給我帶點吃的就行了。”小雷接着主動說道。

“好吧,辛苦你了!”傅成立拍拍小雷的肩頭,看着他倆繼續說:“下午,咱們替換着休息休息,這裏天黑的晚,吃過晚飯後,我和小楊到附近轉轉,買個防身工具什麼的,以防萬一!”


不一會,小白帽來叫他們去吃飯,還提着一大袋子水果:“這裏很乾燥,多吃點水果、多喝水。”

他很熱情、也很周到,楊天翔他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了!

小白帽帶他們到了賓館旁邊的一家清真餐廳,非常熱情地介紹到:“嚐嚐我們這裏的羊肉,沒有羶味,很不錯的!”

小白帽對他們輪流吃飯的做法,倒也十分贊同:“小心沒大錯!”

“進山的車,我們自己租吧?”傅成立問小白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