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3, 2021
135 Views

「不是喜歡腿嗎?老子今天就讓你嘗嘗腿是什麼滋味!」笑盯著半蹲的柳青,葉凡眼中滌盪起冰冷的殺機,他沖對方冷冷一笑,而後就在對方起身之際,膝蓋彎曲,一腿發力,向著對方的胸膛憤怒的鞭撻過去,那種陡然之勢,根本沒給柳青任何反應的機會。

Written by
banner

砰!

幾乎是瞬間,葉凡的那一腿就狠狠的鞭撻在柳青的胸膛上,那蘊含著憤怒與殺機的力量,在這一刻全部傾瀉到柳青的身上,將其身形猛的擊飛了出去,猶如斷翅之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柳郎,你怎麼樣?」提醒不及時的白芸,眼睜睜望著柳青摔在地上,臉上升起一抹擔憂,她狠狠的盯了葉凡兩眼,便快速跑到了柳青的身邊,關心的詢問起來。

柳青搖了搖頭,伸手擦掉嘴角的鮮血,然後緩緩站了起來,鼠目望向葉凡,其中閃動起極致的冷芒。

望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柳青,葉凡臉上笑容逐漸冷了起來,龍有逆鱗,觸之即死,眼下這柳青已經碰觸到了他的逆鱗,挑戰到了他的底線,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殺掉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

不過,在殺柳青之前,他要安撫好身心都受到傷害的葉輕靈,他側眸望向身旁的葉輕靈,伸手將自己衣袍解開,披在了對方的身上,然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株在出洞路上收服的兩葉魂靈草,交給對方,溫和道:「安心把自己調養好,剩下的事情,我替你解決。」

感受到寬大衣袍上傳來的溫暖,葉輕靈原本冰涼的心,竟多了一抹溫度,她盯著那張溫和的臉龐,月眸濕潤,聞言她點點螓首,臉頰劃過道道淚痕。

一次,兩次,三次……在她最絕望的時候,這個少年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她的面前,然後遞給她一雙溫暖的手,讓她不再是那麼的冰涼,眼前的少年……

感受到葉輕靈身體的顫抖,葉凡心中的自責又弄了一分,如果當初他沒讓葉輕靈一人留在這裡,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事情,已經答應了爺爺要將葉輕靈安全帶回去,卻差點讓葉輕靈出事,他責怪自己,更憤怒眼前這個傢伙!

安頓好葉輕靈,葉凡便將目光落向了遠處的兩人身上,眼眸中迸發出冰冷的殺機,此刻,他想殺人,也只有殺人,才能讓他徹底泄憤!

「柳青,你該死!你們這對狗男女,都該死!」

被濃郁的殺機刺激,葉凡咬牙吐出一句,而後身上猛然爆發起一股駭人氣勢,腳下幾個跨越,身形急衝上前,脊髓顫動,一道濃郁的靈力伴隨著氣勁,從指尖迸發,射穿空氣,直接向柳青的胸膛暴射過去。

修鍊至大成的鏡月指,在此刻,毫無保留的攻向了柳青,殺人,是他心中唯一的念頭。

「哼,想殺我,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面對暴射來的凌厲氣勁,柳青卻是一聲冷笑,手掌抬起,鼠目微凝,旋即便見到其掌心中逐漸浮現出一枚青芒圓球,圓球內交織涌動,爆破聲震耳欲聾,幾乎是瞬間,那青芒圓球就膨脹到雙肩之寬,那噼啪之聲,更是無比駭人,他沖襲來的葉凡冷冷一笑,抬起手掌便將那圓球甩了過去!

「烈陽爆!」

伴隨著一聲重喝,那青芒圓球飛掠而出,而攜帶凌厲氣勁衝來的葉凡,望見這熟悉的一招,嘴角卻泛起了冷冽的笑意,如今的他,已經開闢丹田,生長出靈力之芽,不再是一個月前的八重境小子,而柳青,卻仍舊在淬體九重境徘徊,同樣的招式,換個身份,便有了不一樣的結果。

往昔令他無比忌憚的烈陽爆,如今卻無法帶給他足夠的威脅,他沖柳青冷冷一笑,蘊含著氣勁的手指不閃不避,直接向那青芒圓球戳了過去。


ps:群號:422917758

進群的兄弟那麼多,廢話就不說了,趕緊碼字去鳥,下一章很快就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戰鬥圈外,全速煉化魂靈草的葉輕靈,月眸望著衝出去的葉凡,俏臉上有著濃濃的擔憂,儘管心中憤恨柳青,但她必須要承認柳青實力的強橫,眼下葉凡想要戰勝對方,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葉輕靈的對面,白芸同樣在關注著戰局,但與前者的擔憂不同,白芸神情看上去倒很輕鬆,她嘲諷的盯著沖向青芒靈力球的葉凡,譏笑道:「真是異想天開,柳家上等武學烈陽爆,豈是你這種不起眼的手段能夠對付的!」

就在那譏諷話語剛剛脫口的時候,白芸卻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望向眼眸不由得微微一凝,她詫異的發現,向青芒靈力球衝來的葉凡,指尖氣勁突然凝聚,五指彙集於一點,暴射出點點寒芒!

「老子倒要看看,這烈陽爆有什麼威力!」盯著那逐漸靠近的青芒靈力球,葉凡不由得低聲冷笑起來。

一個月前,柳陽曾用這一招將他重創,那時他與對方有整整一重的差距,而一個月後的現在,他境界已經追上了柳陽,甚至還要勝過對方一絲,再面對同樣的招式,他自信能夠滅掉對方!

「點點寒芒刺指穿!」望著那撲面而來的青芒靈力球,葉凡眉頭驟然一挑,手中所有氣勁匯聚於食指之上,而後身形向前猛衝,指尖直接向那青芒靈力球戳了上去

全力催動青芒靈力球的柳青,見葉凡的舉動,鴨梨臉上不由泛起了同情的笑容,青陽爆爆炸威力巨大,尋常武者碰上躲避都還來不及,可這個小子竟然主動送上來,這便是自尋死路!他冷冷一笑,旋即掌心猛的一握,口中冷聲道:「爆!」

隨著柳青口中一個爆字出口,那青芒靈力球猛然收縮,其中的狂暴靈力不斷躥動,噼啪作響就要爆炸開來,可就在靈力球即將爆炸的時候,葉凡嘴角冷冷一翹,指尖的寒芒氣勁暴射而出,宛如一道鋒利的箭矢,還沒等旁人反應過來,便將那靈力球徹底貫穿!

嗤!

被前後貫穿的青芒靈力球,此刻就像是被扎破的氣球,其中濃郁的靈力對著宣洩口瘋狂外泄,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原本處在爆炸邊緣的靈力球,就完全失去了氣勢,徹底萎靡下來。而控制著青芒靈力球的柳青,此刻也遭到了靈力創擊,口中湧出了一股鮮血。

「怎麼可能?!!」

突然發生的變故,讓柳青睜大了眼睛,他望著前方那靈力消散的青芒圓球,鴨梨臉上的神色詫異到了極點,曾經與葉凡交過手的他,很自信這一招就能見對方滅掉,可是眼下的結果卻給了他狠狠的一個大嘴巴子,一個不好的想法,在他腦海不由自主的浮現了出來。

「淬體九重境!你居然達到淬體九重境了!」

盯著前方那面帶微笑的少年,柳青臉上悄然瀰漫上一股駭然之色,他下意識地後退一步,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此刻他才發現自己發了一個錯誤,他低估了這個葉家小子的成長速度!

儘管只是中等武學,但因為體內濃郁靈力的支持,葉凡還是輕鬆破掉了對方的靈力球,一擊敗敵,但他並沒有收手的準備,欺侮葉輕靈這筆賬,他還要與柳青好好算算。

當下,他二話不說,只是沖那柳青冷冽一笑,旋即身形就再度衝上前去,中途他身形如波浪般一陣輕抖,三個跨步后他掌心氣勁猛然爆發,手臂抬起,向著柳青便驟然拍去,此掌一出四周空氣都承受不住逃竄開來,那股駭人氣息比之前還要強橫數倍。

「柳郎,我們合力對付他!」望見柳青一招退敗,悠閑觀戰的白芸臉色微沉,此刻葉凡起勢,她尖銳的喝出一聲,雙腳快速點地,疾步衝來,一雙玉手握起,如流星錘般拳拳打向空氣,壓迫這狂暴的氣流,向葉凡肩頭襲來。

「葉凡,就算你實力再強,今天也要交代在這裡!」發覺白芸從一側攻向葉凡,柳青從駭然中清醒了過來,眼下兩人出手,他有十足把握拿下葉凡,到那個時候,什麼天才,都註定會被扼殺在搖籃中!

鼠目冷芒閃動,柳青掌心靈力圓球再次凝練,其中靈力比先前還要濃郁幾分,他攜帶著靈力球,腳下發力,身形向葉凡正面就沖了過去,與那白芸形成了包夾之勢。

面對二人的合力包夾,葉凡臉色微微凝重,但並未驚慌,察覺到身側攻來的氣勢稍弱,他眼中精光一閃,嘴角翹起一抹笑意,身形沒有躲避,任憑白芸向自己攻來,而他則將融合武技的氣勢發揮到極致,手掌直接向柳青拍了過去。

見到葉凡撲來,柳青臉色不由一喜,儘管白芸只有淬體七重的境界,但是她所使用的這招虹光拳乃是白家上等武學,威力非常的強大,眼下葉凡目標只鎖定住他,無法分心估顧及白芸的攻擊,那便是絕佳的機會。


一側的白芸,見到柳青對她眼神示意,當下點了點頭,唇角一勾,轟向空氣的拳影力道更盛,宛如墜落的流星,帶著強勢氣流快速向葉凡籠罩而去,那隱約間的破風聲,將虹光拳氣勢暴露無遺。


「葉凡,小心!」

不遠處的葉輕靈,望著眼前的一幕,一時間心急如焚,但此刻她體力還沒恢復,根本無法幫助葉凡分擔壓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葉凡被那白芸攻擊,卻無能為力。

聽到葉輕靈的提醒,葉凡仍舊沒有在意白芸,徑直向柳青攻了過去,而就在白芸的虹光拳即將擊中他肩頭的時候,葉凡嘴角不由得一翹,前沖的身形一個側擺,蘊含著暴力氣勁的手掌猛的偏轉,在柳青錯愕的目光下,直接對轟在白芸的手掌上。

「你使詐!」拳勢被阻,白芸眉頭一皺,尖銳喊道。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葉凡的目標是自己,之前假裝不在意她只攻擊柳青,那只是在迷惑白芸,為的就是讓她放鬆警惕,攻她一個出其不意!

「這叫兵不厭詐!」望著眼前的白芸,葉凡冷冷一笑,身子如波浪曲動,脊椎劇烈聳動,旋即催動其一股氣勁,從掌心湧出,向著白芸細皮嫩肉的胳膊瘋狂傾瀉過去。

嘭嘭嘭嘭嘭!噗!

白芸拚命抵擋,但奈何兩人實力懸殊,伴隨五道連續的響聲,那股狂暴的氣勁瘋狂沖向了白芸體內,讓其腹中熱血上涌,狂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如斷翅之鳥,身形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失去了戰鬥能力。

雙方的交手,看似緩慢,但一切只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葉凡見到白芸被重創后,嘴角狡黠的一笑,身體側轉,目光落向了衝來的柳青,後者見到葉凡攻擊白芸,出現了片刻的錯愕,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控制著青元靈力球,向葉凡身上打了過去。

「接下來,就該你了!」轉過身來的葉凡,嘴角一翹,對那柳青冷冽一笑,回縮的手掌猛的抬起,連起勢過程都沒有,徑直拍向了那青芒靈力球,那瞬間起掌還有的氣勢,讓的身後鬆了一口氣的葉輕靈都十分詫異,葉凡對於這套武技的運用,當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發覺自己又被葉凡陰了一把,柳青神情無比的氣憤,他拚命壓榨著丹田內的靈力種子,以此來向那青芒靈力球瘋狂的輸送靈力,這一次,他絕不能再讓葉凡繼續得意下去!

嘭!嘭!

在之前那五道聲音響起后,場上又響起了兩道更加劇烈的聲音,只見一臉冷笑的葉凡,雙掌狠狠的轟擊在青芒靈力球上,而那狂暴至極的靈力球,還沒有收縮,便徹底爆裂開來,濃郁靈力從中奔逃而出,瞬間就隱沒進四周空氣,再也難以尋覓。

就在靈力球破碎的那一刻,柳青身體劇烈一陣,胸口噗的噴出一道血花,上身的青袍都被震碎大半,他失神的望著消散在四周的靈力,難以置信的喊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遠處的葉輕靈,俏臉十分震驚,盯向葉凡的美眸閃爍起異樣的神采,眼前這個霸氣的少年,不知不覺間有了讓她仰望的高度。

「老子今天告訴你一句話,一切皆有可能!」

葉凡沖失神的柳青冷冷一笑,旋即身形前沖,幾個跨步就來到了柳青身前,他眼眸微凝,脊椎中最後一股氣勁猛然上涌,他五指並齊,對著柳青的丹田就戳了上去,那尖銳的破風聲,十分的駭人。

察覺到襲向丹田的駭人氣勢,柳青臉上浮出一抹慌張之色,受到創傷的他匆忙伸手,下意識的去抵擋。

可葉凡殺心濃郁,怎會給柳青機會,他冷冽一笑,指尖氣勁驟然凝聚,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接沖了上去。

只聽見噗的一聲,那暴射出去的氣勁,竟從柳青手掌徑直刺穿過去,而後準確無誤的轟擊在了柳青的丹田上。

啊!嗤……

柳青身體猛的倒地,雙手捂住小腹,蜷縮成一團不住的慘叫,而慘叫的同時,卻能聽見一股如皮球泄氣的聲音,聽見這道聲音,葉凡眼中冷笑更濃,眼下這柳青,算是徹底廢了!

不過,只廢武功可不算真正的廢!

盯著躺在地上的柳青,葉凡心中生出了一股邪惡的想法。

「柳郎!」此刻,重傷倒地的白芸,望見柳青被廢,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掙扎著站起身來,憤怒喊道:「葉凡,你好狠啊,廢了柳青,柳家是絕不會放過你的!」

「那不見得,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呢,是不是啊,咱們冰清玉潔的白芸美女。」葉凡目光落向白芸,冷冷戲謔道。

「除非你殺了我,不然我一定會說!」憤怒的白芸,此刻腦子就好像短了路,說出了一番能夠招致殺身之禍的話語,但話語一出口她就後悔了,萬一葉凡真要殺他們,那該怎麼辦?

「殺人滅口么?的確是個好主意。」聞言,葉凡眼眸微眯,目光打量著身材成熟的白芸,笑著走了過去,道:「不過對於美女,我卻下不了手啊。」

聽的此話,白芸不僅沒有欣喜,反而是眼神恐懼,她望著如餓狼般走來的葉凡,腳下艱難的倒退。

嗤啦!

只聽一聲清脆的響聲,白芸身上的衣袍便被撕扯去大半,露出了那誘人犯罪的……

ps:矯情一次,今天更新了4章,共13000多字,我以前根本不敢想象自己一天能寫這麼多字,這一切功勞都是來自兄弟們的支持,是你們的熱情讓我動力十足!

再來一次慣例,qq群號:422917758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白芸包含忌憚的目光下,葉凡嘴角噙起戲謔笑意,眸子火熱的掃蕩著白芸誘人的軀體,步步逼近過去。

「你想做什麼?」察覺到葉凡目光里的不善,白芸蹙起眉頭,低聲問道。

「我想做什麼,你還不知道嗎?」聞言,葉凡嘴角冷笑更濃,之前葉輕靈被柳青欺負成那樣,如今他也要從這個女人身上欺負回來。

他踱步走到白芸身前,微熱的目光打量著對方的身軀,沖對方冷冷一笑,旋即一手飛速探出,還沒等白芸反應過來,便抓住了對方的白色衣衫,然後猛力一扯!

嗤啦!


只聽一道利落的布匹撕裂聲響起,白芸腰部以下的半側身軀,覆蓋的白色衣紗竟然全部撕扯下來,裙下春光一時乍泄,那白皙的玉.腿,閃爍著光滑的弧度,微露的黑色褻褲,更凸出著引人犯罪的弧度。

饒是心存報復的葉凡,這一刻也忍不住狂吞了一道口水,以前他曾見過這個女人不著寸縷的模樣,但那時他過於關注代表愛情的動作,並沒太留意對方的身體,而如今這般半遮半掩的姿態,卻似是欲拒還休,令人慾罷不能。

「你不要碰我!」半邊衣服被突然撕扯掉,白芸身軀不住顫抖起來,她蹙著眉頭,對葉凡低聲罵道。

葉凡卻不吃這一套,雙手再次探出,握住對方的雙袖猛的一拉,直接將兩條衣袖給徹底撕扯下來,露出了兩條雪白的玉臂以及壯觀冰山的一角。他將兩條衣袖向後一拋,腦袋湊上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戲謔道:「都不知被柳青上了多少次,別他媽在這裡給老子裝純!之前你們戲弄輕靈,現在也應該嘗嘗被老子戲弄的滋味。」

噗通!

白芸身體本來就非常虛弱,眼下被葉凡這般步步緊逼,頓時腳下一軟,整個人噗通仰倒在地上,但她兩手反撐住地面,露的大片風光的長腿分叉開來,眸子微微濕潤,幽怨的望向了葉凡。

「葉凡,如果你保證能放了我們,那我可以任你為所欲為。」白芸掃了一眼旁邊痛苦蜷縮成一團的柳青,貝齒緊咬紅唇,幽怨的說道。

望著白芸那副等待男人提槍上陣的模樣,葉凡臉色不由一陣錯愕,他只是想整整對方,並沒有要挾對方的意思,眼下對方擺出這種陣勢,那完全就是缺愛的表現,一個柳青還滿足不了你,竟然還想找別的男人,找就找吧,還有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真是賤人一枚。

咳咳……

就在葉凡失神的時候,不遠處卻傳來一陣佯裝的清脆咳嗽聲,葉凡轉頭望去,發現葉輕靈蹙著柳眉,月眸冷清的盯了過來,其中大有威脅的意味。

見此,葉凡心中很是無奈,對於白芸的怒氣也就更加旺盛了,這浪騷貨竟然當眾勾引他,還真以為男人都與那柳青一般賤,是女的就上?

「抱歉,老子對你這種女人沒興趣,如果非要解決問題,老子寧願去青樓,你懂嗎?」葉凡目光冷冽的望向白芸,嘴上毫不留情的說道。

「你!無恥!」聞言,白芸眼中升騰起一股濃濃的怨恨,她夾起雙腿,指著葉凡怒罵起來,那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倒像是恨不得把葉凡給掐死。

「對,老子就是無恥,有本事你咬我啊,就算你願意咬,老子還嫌你嘴巴臟!」葉凡不屑的望著此時的白芸,語氣嫌棄的鄙視道。說完,他轉過身去,將目光落向了繾綣在地,痛苦嚎叫的柳青,眼中涌動起邪惡的殺機。

葉凡幾步走到柳青旁邊,冷冷掃了對方一眼,旋即腳下用力,向著對方流血的腹部狠狠的踢了上去。

「嗷……,葉凡……我們柳家……不會放過你的!」繾綣在地的柳青,整張臉憋得通紅,他雙手捂住腹部,兩眼死死瞪著葉凡,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哈哈哈,柳家,真是好大的名頭,當初你們對葉家人趕盡殺絕的時候,就應該知道,遲早都會有今天!」葉凡又向柳青狠踢了一腳,冷著臉怒斥道,他望著柳青那恨到極點的眼神,心中暢快十足,轉而笑道:「不過呢,老子比較仁慈,在殺你之前,我會讓你最後享受一下人生的快樂!」

「你要對我做什麼?」發覺葉凡眼神里的邪惡神采,承受著丹田破碎之苦的柳青,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做什麼?你待會兒就知道了!」

葉凡沖柳青邪惡的一笑,旋即一手探出,抓住柳青的肩膀,如同老鷹捉小雞般將其徹底提了起來,而後兩步躍到白芸面前,用同樣地手法將後者提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