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9, 2021
190 Views

原本還在戒備狀態的易天,突然沒有任何徵兆地撲向灰狼。八九米的距離,超過半個呼吸的時間,灰狼足夠做出反應。

Written by
banner

灰狼沒有被易天的氣勢嚇住,齜著牙迅速地移動身體,半身低伏,做好了出擊的準備。而此時,易天已經殺到身前了鐵劍已經向灰狼削去。

灰狼驟然向旁邊撲出,在易天的鐵劍之下逃的性命,在落地之後又非常快的折返撲來,半米不到的距離,灰狼一個瞬間就能撲到,似乎下一刻,灰狼那齜牙的大嘴就在易天身上撕下一塊肉。不過,灰狼落地起撲的時間易天已經做出了反應,幾乎在灰狼撲起的同一瞬間,易天雙腿用力,身形一動,堪堪避開了灰狼。

而此同時,其他四隻灰狼已經撲到了。原本在易天左手邊的那隻甚至撲起有一米高,易天要的就是現在。狼獵食的時候正面對敵一般不會採用撲的方式,因為狼也知道身在半空無從借力時是非常危險的,而只有一些當狼認為可以一撲即殺的情況時就會撲過來,就像剛才,易天在閃避之前是背對這隻灰狼的,所以灰狼才敢有峙無恐地撲起。

可事實上,這隻灰狼錯了。易天的本意其實只是先攻擊一隻灰狼,打破被包圍的僵局,然後趁亂找到灰狼配合不當的地方,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幹掉其中一隻。

「殘劍式。」易天毫不留情地使用了自己最熟練的劍技,殘劍三式中的第一式,為的就是做到一擊必殺。鐵劍在易天手中詭異地一轉,如長眼睛般出現在灰狼面門前。灰狼到底已開靈智的二級妖獸,面對易天刁鑽又迅疾的鐵劍,即使在半空無從借力,還依舊扭轉了一下身軀,意圖避開鐵劍。可是,鐵劍哪是那麼好避開的。

「噗……「一聲輕微的,沉悶的聲音一閃而逝。那是鐵器入肉的聲音。


而後,灰狼向前撲的趨勢硬生生的止住了,無可奈何地墜地。易天還沒來得及看一下是否傷到灰狼的要害之處,腥風撲面而來,四條灰影已經近在眼前了。

易天長劍一掃,不為傷到灰狼,也不為逼退灰狼,只為自己多爭取一點的反應時間。同時身形迅速地向後退去,避開那四張發出腥臭,露著獠牙的大口。

易天暴退四五米,四隻灰狼緊隨而上。好在易天剛才長劍一掃,成功地使得四隻灰狼都停頓了一下,為易天施展下一式劍技留出了時間。

「截劍式。「殘劍三式第二式順手而出。四隻灰狼,易天此刻專攻中間兩隻,因為只要成功擊中或者逼退中間兩隻灰狼,易天就能藉機不退而進,並且趁機斬殺或重傷一兩隻灰狼,破解四狼齊頭並進之勢。

易天的想法是好的,可惜事與願違。

其中一隻灰狼不知道是悍不畏死還是躲閃不及,面對易天的鐵劍居然只是舉前爪相擋同時扭頭避開要害。易天顯然沒有料到這種情況,一個瞬間的遲疑就失去了斬殺這隻灰狼的機會。

長劍從灰狼的前腿上劃過,可另外幾隻灰狼的狼爪,也從易天身上劃過,倒不是灰狼忘記用嘴撕咬,而是易天在傷到灰狼的同時也做出了閃避動作,雖未能完全避開,可至少沒有被灰狼那大口撕咬上。

易天穩住身形,前面三隻灰狼沒有再次撲上來,依舊齜著牙,發出低沉的吼叫,死死地盯著易天。在三隻灰狼後面,那隻被易天傷了前腿的灰狼發出痛苦的斷續的吼叫,想要站起來,卻因為受傷的前腿不能受力,多次栽倒在地,之後,才戰戰巍巍地三足站起來,可戰鬥能力卻已經下降了好幾個檔次,對易天來說,已經不足為慮。而在它後面四五米的地方,最先傷在易天劍下的灰狼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躺在地上,發出細微的痛苦的呻吟,在它身下,已是一片殷紅。在染滿鮮血的腹部,可以見到一個裂開的傷口,依稀還能看到一些內臟在傷口處半出不入的腸子。三隻灰狼都扭頭向兩隻受傷的灰狼發出一陣一陣悲傷的吼叫,猶如戰士在為臨終的戰友唱響哀歌。

易天低頭看了看腰間破碎的衣服,在那裡,有幾道划痕還在泌著血珠,這是剛才躲閃不及被灰狼爪傷到的。傷口不是很深,卻幾乎橫貫腰部,痛覺極大程度的刺激了易天的神經。

易天凝重地看了看前面的三隻灰狼,完全沒有因為五去其一,還有一隻已不足為慮而輕視這三隻灰狼。

不過現在,易天選擇了主動出擊。

長劍一甩,雙腿猛然用力,身形如箭般向灰狼衝殺過去。

「秋風掃落葉。」這式劍技是易天暫時為止修習過的唯一一式大面積攻擊的劍技,雖然攻擊面積大,可並不代表殺傷力就弱。

易天的突然進攻,且以鐵劍開道,三隻灰狼都選擇了退讓。而易天,要的就是灰狼的退讓,退讓,意味著騰出空間,而騰出了空間,就方便易天攻其一只,慢慢的逐一攻破。

灰狼退讓,易天則瞄準時機,全力對付狼王。因為易天知道,殺了狼王,這個狼群也就廢了,雖然狼是記仇的妖獸,但至少短時間內對自己構不成威脅,至於以後,易天相信,更加構不成威脅。

「截劍式。」易天故技重施,就因為截劍式一定範圍殺傷力非常可觀,不像斷水和斬金,殺傷力不弱,卻存在能施不能收,不能中途換招的情況。而易天現在為的就重傷甚至斬殺狼王,自然留意狼王臨時的意外反撲。

狼王的速度不慢,只是原先是正對易天,這拖累了狼王,導致易天截劍式已到面門,狼王還在做無用的避讓。不過,狼王也非庸物,在千鈞一髮之際後退猛然一蹬,還是完成了閃躲,避開了要害,只是,落後的後腿已被易天無情地斬傷,可這並不能阻止狼王後退的身形。

易天正想乘勝追擊,可左右露著獠牙的狼口讓易天放棄了這種打算。易天身形後退,算是從狼口把自己的身體救了回來。

狼王後退受傷,落地之後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而後發出一聲狼嘯,半蹦半跳地向遠處跑去。剩下的兩隻灰狼在向易天發出一陣吼叫后也選擇了逃避,跟著狼王逃走了。而那隻前腿受傷的灰狼卻明顯比狼王傷得重了許多,在失血過多的情況,想跟著狼王一起逃走卻力不從心。

「呼……」易天伸手摸了一下腰間的傷口,呼出一口氣。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而後幾步上前,結束了還留在現場的灰狼的性命,取出獸核,擦拭過後收進懷裡,辨別了一下方向,抬步離去。


易天就近尋了一個樹洞,在簡單掩飾了洞口之後,盤膝坐在樹洞里,易天現在要做的,就是動用噬靈,將半枚蛇的獸核,一枚野牛的獸核兩枚小卻勝於無的灰狼獸核吞噬入體,化作靈力。且意圖藉此破二入三,成為真正的修行者,跨入靈士的第一步。

易天將兩枚細小的灰狼獸核與半枚蛇的獸核握在一起,另一隻手握著黑野牛的獸核,幾個深呼吸之後,將心情平靜下來,緩緩閉上眼睛,悄然運行噬靈決,吸納獸核中靈力。 獸核其實是天地靈氣的一種固態形式,經妖獸的吸納和凝聚成型。所以這也導致獸核和靈石一樣,蘊含的靈氣會隨時間的推移慢慢逸散,最終成為一撮沒有任何用途的石粉。

易天第一次使用凈靈決吸收獸核的獸核,其實並不算直接吸收了獸核,只是在凈靈決的作用下,獸核逸散家加劇,易天將逸散出來的靈氣全部吸收而已。而現在這次,是易天第三次使用噬靈,而吞噬的對象,就是手上的獸核。

易天暗運噬靈,靈力逐漸流動,最終在掌心形成一層光暈,緊緊地包裹住獸核。吞噬之力已然形成。

「轟……」易天只感覺腦袋傳來一聲聲響,聲音不大,卻發出突兀,倘若不是易天早已經經歷過,十有八九這聲響可以把易天從修鍊狀態踢回去。

「嘶……」這是蛇的嘶鳴聲,「嗚……」這是狼的長嘯聲,「哞……」這是牛的吼叫聲。三種妖獸三種聲音,聲聲撕心裂肺,聲聲奪人心魂,交織在一起,迴響在易天腦海。並且,在易天的意識里,自己正處在一片血的世界里,四周圍滿了殘缺的,臨死的,渾身是血的妖獸,都朝著易天發出痛苦的哀嚎。

易天潛意識地倒吸一口氣,上次吞噬活妖獸的靈力都還只是筋脈欲爆欲裂,肉體上的折磨遠高於精神上的折磨。可是現在,易天只感覺到自己心裡有些瘮的慌,特別是看著那鋪天蓋地的血,那些只剩半邊身體的妖獸,聽著那些臨死的痛苦的哀嚎。

「嗡……」突如其來的一聲嗡響,易天不由自主地大了一個哆嗦,眼睛暮然睜開,而後作了一個深呼吸。

易天完全清醒了過來,回想剛才的情景心裡后怕不已。到現在為止。易天終於相信師傅說過的,使用獸核修鍊,無異於飲鴆止渴,狂暴的靈氣會損害筋脈,摻雜在靈氣里的嗜血好戰等一些負面的東西會衝擊腦海,一個不小心就造就了一個白痴或者殺人狂魔。凈靈決是有凈靈的效果,凈的也不全只是靈氣,連同那些負面的東西也能凈化,只是效果有限。像前面幾次使用噬靈,對腦海的衝擊不大,導致易天小瞧了這種傷害,自大地以為凈靈決是萬能的,於是不知輕重的想一次吞噬多枚獸核,而結果,易天後怕不已,暗自發誓再也不敢這麼幹了。

狀態逐漸調整好,這時易天才感覺全身筋脈都有一種破裂的疼痛,這是一次吞噬過多的獸核,導致將過多的狂暴靈氣納入的體內的後果。而雙手掌心,還依舊握著一撮白色的石粉。

「還好獸核不多,否則,只是。」易天自言自語的說道。后怕的同時又暗自僥倖,僥倖之餘,又充滿遺憾。如果易天擁有更多的獸核,又不知輕重的一起吞噬,易天絲毫不敢保證自己能堅守住本心不懼腦海衝擊,甚至,腦海衝擊挺住了,也不敢保證自己的筋脈會不會因為納入太多的狂暴靈氣而寸斷。而遺憾在於,吞噬了四五枚獸核,利用率卻明顯不行,靈力增加了一些,卻終究未能破入三階。

多想無益,易天緩緩運行凈靈決,逐漸修復脹痛的筋脈。至到兩個時辰后,易天才完成療傷,走出了樹洞。

此時,已經是日過中午了。易天取出已經備好的獸肉,生火簡單處理了,墊進了肚子后,辨別了方向後繼續尋找春季狩獵的隊伍。

日漸西斜,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易天開始找合適過夜的地方了,春季潮濕,可不能隨便席地而睡。

不久后,易天在一面背風的石壁下找到了一個容身的地方,一個洞口大到沒有洞口的深不過兩米的淺山洞,不過,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容身之所了,至少比睡草地好多了。簡單清理過後,生起一堆火,便著手處理下午順手獵的野兔,截了一個樹枝將野兔串起來架在火堆上烤,片刻之後,肉香四溢。

而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落在了山的那邊,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易天看著跳動的火苗,心不在焉地滾動著野兔,心裡有種無去無從的落寞感。

「喂,前面的各位兄弟,能否一起搭個伙?」突然一個粗狂的聲音傳入易天的耳朵里。易天起身,幾步走到洞口,借著背後的火光,可以看到二十米外站著五個人,朦朧間還能辨別出五人中還有一個女子。

「請問幾位好漢是?」易天斟酌了一下,朗聲問道。因為易天已經分辨出五人都是傭兵,而且極有可能是春季狩獵的傭兵,不過,未證實之前易天保持必須的警惕。

「哈哈,原來是個小兄弟啊。」還是那個粗狂的聲音打了個哈哈說道,「我們是參與春季狩獵的自主傭兵隊,正好在附近狩獵,看見你這有火光,尋思著過來搭把伙,交個朋友。」

「幾位上來吧。」易天開口說完,轉身進洞,在原來的位置坐了回去。所謂自主傭兵隊,其實就是臨時成立的傭兵隊伍,而春季狩獵和秋季獸潮是成立這種傭兵隊最多的,為的就是在為人族出一份力的同時更大限度的保護自己。

幾個呼吸后,五人上來了,為首的是一個體型魁梧,面相帶點和善長著虯髯鬍須的豪爽中年人,剛進洞就把自己身上背的一些東西扔在地上,手上唯一沒有扔的,就是那把厚重的長度不下一米二的開山刀。傭兵視榮譽,情義和武器為生命是有道理的。

中年男子提著刀很自然地坐在易天旁邊,邊笑著說:「想不到小兄弟還是藝高膽大啊,獨自一人前來狩獵,這份豪氣,佩服。我叫白熊,不過傭兵們都叫我黑熊。」依男子的膚色來看,還真的是叫黑熊貼切一點。

「我叫易天。」對與男子帶點欽佩的中不無調侃的語氣,易天也只是笑笑,可易天的這份笑在男子看來,那卻青澀男孩靦腆的笑,這讓易天在男子心中頓時好感倍增。

另外四人陸續進來,將獵得的食物架在火堆上烤。只有五個人中唯一的那個女子,進來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易天後又出去,站在洞口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女子面容姣好,頗有一番大家閨秀的風範,看起來像殷實人家的小姐,穿的是面料不錯的灰色衣服,也沒有生命首飾,再加上手裡一把看似價值不菲的寶劍,讓這女子無形中透出一種幹練的味道。

「來,我介紹一下,這三人分別是寧城,笑鬼,寧武。」黑熊依次介紹說道。這三個傭兵,第一個是長相俊俏的青年,然後是看起來賊精賊精的,好像一直樂呵的男子,最後一個是面相毫不出眾的男子。「而這位敢一個人狩獵的少俠叫易天。「

寧城笑著看著易天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笑鬼擺弄著烤肉,不知道是沒有聽到還是無視一天,而寧武則抬頭看了易天一眼,又若無其事地收回目光。

「而那位美女,別看她長得柔弱,實力可一點不弱。「黑熊繼續用他那大嗓門介紹說道,」哦叫什麼來著,女人的名字我老是記不住。「黑熊毫不尷尬的問道。

「洛芙。「寧城帶著微笑說道。

「洛芙……「易天聽到這兩個字心臟不由自主的漏跳了一個節拍。洛芙,如果不是同名的話,她就是迷失小鎮外那個老人的孫女。對於那次屠殺易天記憶深刻,那個老人對易天可是救命之恩,現在遇到他的孫女,易天怎能不震驚。

易天雖然心裡翻起駭浪,可卻沒有表現出來,可是,寧城還是從易天不經意的眼神中察覺到了易天的不正常反應,頓時眼中寒光一閃,隨即又變回了那個俊俏的公子形象。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 寧城起身,走至洞口,與洛芙並排站立,

「師妹,順其自然吧,我想老爺子活著也不想看見你這樣。「寧城輕聲安慰說道。

「可我爺爺死了。「洛芙面無表情地說道,」死不瞑目。我一定要為爺爺報仇雪恨,否則愧為爺爺最疼愛的孫女。「

說完不理會寧城,轉身入洞,自顧自地坐在火堆旁。那個位置,恰好在易天對面,這讓易天更加清楚地看出洛芙眉間那股久聚不散的憂愁,和內斂眼中的仇恨。

「柴火不多了,現在夜色還不是很重,我再去尋些柴火吧。「易天不想和洛芙相對,便找了個尋柴火的借口要離開山洞。

「夜間出動的妖獸也挺多的,我和你一起去。「黑熊似乎在擔心易天的實力,起身開口說道,一副說走就走的架勢。

「不用,附近應該沒有強大的妖獸,小的妖獸我還能應付下來。「易天笑著說道,笑容中帶著點十五六歲的少年特有的靦腆。

「那小心點,有事呼喊。「黑熊又一屁股坐會原來的地方,絲毫沒有虛情假意的客套。

易天拿著鐵劍向洞外走去,在經過洛芙旁邊時,不自覺地斜眼瞟了洛芙一眼。出洞的易天和入洞的寧城擦肩而過,可是,易天嘴角還沒有散去的微笑在寧城看來,卻有一種陰謀的味道。


尋柴火其實山洞附近就有,不過易天徑直走出幾百米外,這才借著微弱的光線隨便找了幾根木材,之後就在一棵大樹根部坐了下來,倚在樹上,絲毫沒有立刻回去的跡象。

「老人不是我殺的,卻是因為我而死。「易天在迷失小鎮外逃得性命細想了就知道了,那些不露面目的黑衣人真正的目標是自己,而雲龍商會的採購隊伍只是被自己連累的。至於黑衣人的身份,易天有八成把握確定是與血光團有關,不過,這並不是靠猜測就行的,易天缺乏直接的證據,否則可以直接讓傭兵聯盟介入。


「現在我遇到了他的孫女,該不該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訴她?「易天暗自想到。其實易天已經知道了,除了自己和伊洛芙外,似乎外界都不知道那次慘案還自己這麼一個倖存者加見證者。以伊洛芙的小女孩心性,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透露出來,那麼,自己不說,洛芙就可能永遠不知道那天發生的事。

「告訴了洛芙,她又會不會記恨我,畢竟他的爺爺因我而死。可不告訴她,我又是不是太自私了,因為擔心記恨自己就隱瞞人家的親人的死亡真相,讓人家不能找出蛛絲馬跡追查真兇。「易天陷入思索中。沒有遇到洛芙時可以不用考慮和顧慮這麼多,為老人報仇就是自己唯一需要想的。可是現在,老人最疼愛的孫女因為老人的死亡來到了迷失森林附近,雖然是以春季狩獵的傭兵的身份出現,但易天又怎麼能想不到那是帶著報仇的態度來到的。

「呼……「易天呼出一口氣,心裡做出了決定,」還是順其自然吧,以後找個機會再和洛芙說。「

易天這時才發現已經出來好久了,易天抱起地上的幾根枯柴便往回走。

夜色已經好重了,易天艱難地辨別地上會絆腳的東西然後繞開或者跨過。走出幾百米后,已經可以看見石壁下的火光,易天不由加快了速度。

「易公子,我們找你好久了。「寧城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語氣平靜地說道。

「寧公子。「易天非常意外居然會是寧城這個時候在外面尋找自己,而不是粗狂豪爽的黑熊,腦海中幾個念頭飛過,立刻又排除了寧城對自己下黑手的可能,便開口回聲道。

「這附近沒有柴火可拾嗎,讓易公子去了那麼久,還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看到公子無恙,那我也就放心了。「寧城邊走近邊說道,語氣中似乎能聽到一絲的笑意。


「多謝挂念。「先不論寧城是不是真的擔心自己,可既然人家開口說了,易天也就客套起來了,」我只是一個人單獨呆了會,倒使得你們擔心了,抱歉。「

「獨自出門在外,況且我們也算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了,擔心是自然的。「寧城越走越近,且笑意越來越明顯。夜色朦朧,易天依稀看到寧城背後也跟著一個人,待走進才發現,那是五個傭兵中的寧武。

「柴火我也找了一些,就回去吧。」易天雖然料定寧城不會對自己出手,不過在這種情況,對方還是兩個人,易天也不想再多磨嘰了。

「嗯。」寧城不置可否地說道,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嚴肅,「你認識洛芙?」

面對寧城的突然發問,易天眼皮不安地條了一下,猜測寧城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過易天念頭一轉,自己並沒有做什麼虧心事,也沒有要加害誰,心裡有何可怕。便平靜地說道:「以前不認識,今天是第一次見過。怎麼,寧公子有事要說?」

「易公子在聽到洛芙兩個字后,神態是有輕微變化的,還有,易公子在經過洛芙旁邊時,隱晦的看了洛芙一眼,也被我注意到了,你不覺得向我解釋一下更好。」寧城平靜的語氣中摻雜著一絲陰冷。

「不知寧公子和洛芙小姐的關係是?」易天反問說道。如果兩人沒什麼關係,易天犯不著向寧城解釋什麼,沒必要。

「我們兩家是世交,我們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怎麼,我不夠資格問嗎?「寧城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當然不是。「易天也差不多知道了,寧城,其實也是洛芙的追求者,便沉痛地解釋說道:「不久前在迷失小鎮里我認識一個和善的老人家,他向我說起過他的孫女,只是老人所在的隊伍在離開迷失小鎮不遠就被神秘人殺了,老人也遇難了。」易天決定撒謊,就胡謅是在迷失小鎮與老人相識的。

「老人的孫女就叫做洛芙?」寧城聽易天這麼說就已經確定那個老人就是洛芙的爺爺了,卻還是意有所指的問道。

「是的。沒事我就先上去了。」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否則。」寧城語氣陰冷地說道。易天沒有再搭理,徑直離去。

寧城也沒有阻攔,易天便抱著柴火朝著火光走去。直到易天進入山洞,寧城身後的寧武才跨前一步低聲問道:「公子,他說的可信嗎?需不需要?」寧武欲言又止。

寧城思索了一下說道:「他年紀不過十六七歲,實力也不到三階,排除他是策劃者和實施者,唯一的可能他是知情者,騙我們的可能性不大。聯繫我們商會的人,讓他們查一下老爺子在迷失小鎮有沒有認識這小子,如果沒有。」寧城瞟了寧武一眼,沒有說下去,然後也朝著火光走去。

「明白。」寧武緊跟寧城後面。 次日,易天早早地起來了,因為沒有帶水囊,就近找了處水源簡單梳洗了一番。待易天回到山洞時,黑熊他們也用隨身帶的水完成了梳洗,並且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就等易天回去就吃了。

旭日初升,明媚的陽光照射在瀰漫著薄霧的山林,一切顯得生機勃勃,讓人心曠神怡。

「小兄弟,你孤單一人不如和我們一起,有個伴。」分別之時黑熊對易天說道。

「對啊。」笑鬼攙和說道,經過一晚上的交往,兩人相處的還不錯,笑鬼也愉快的接受了易天這個小朋友,「附近妖獸都還不難對付,可架不住數量多啊,我們一起大家相互照應也是好的。」

「歡迎加入。」寧城見易天還在遲疑,多少知道遲疑的原因是顧忌自己。昨天對易天說出的威脅的話語已經讓易天感覺到寧城的不友善,不過寧城也不認為易天會對自己等人造成威脅,最多也就是一個拖油瓶,一個已經半隻腳踏入三階的已經有自保能力的拖油瓶,為此,寧城也就大方地讓易天加入。

洛芙輕輕地瞟了易天一眼,走了,未置可否。

「嗯,我加入。」洛芙的心態使得她不想在這方面發表意見,而寧武以寧城的意見為主,那麼,也就是說傭兵隊的五個成員四個同意,一個棄權,易天合理入隊,「以後承蒙各位關照。」

其實易天也有自己的打算,雖然寧城對自己有些不喜,但也不至於加害自己,而且加入成員全是三階的傭兵隊在狩獵的時候自己也安全許多,再者,易天還指望他們帶路找到狩獵隊伍呢。

「哈哈,好。」黑熊豪爽地大笑,拍著易天的肩膀說道,「以後你就是我們小隊第六名成員,跟著我黑熊,不會讓你吃虧的。」看得出來,黑熊還是比較喜歡易天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