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167 Views

「也就是說剩下的路只有讓我自己走?」

Written by
banner

「主人,這浴血峰是除了女子之外,其他人都不能上去的,你知道的。」真的!身為一個鐵真真的漢子,他才不要上浴血峰好不好。

「恩,好吧。」鳳琴雪抽出匕首,匕首泛著冷光,鳳琴雪墨眸閃冽過一陣肅殺,因為鳳阡陌今天的首都有點事情,所以,鳳琴雪今天只能自己來,反手死命握住匕首,剛入森林,殺意肆起,四周瞬間沉入一片陰暗之中,獨留一些可見的陽光,零零碎碎的投了進來。

黑夜之中,鳳琴雪的目光如同獵豹一樣泛著淡綠色的殺意,四周的氣質如從地獄爬上來的修羅,明明未見鮮血,卻蘊含著一種鮮血的氣息,那種氣息是叫人不寒顫。

可怕至極的。

鳳琴雪當然也很懂的眯了眯墨眸,她不喜歡這種危機四伏的感覺,忽然,一陣獅子的叫囂聲傳來,鳳琴雪往下一撲,一隻獅子瞬間從她頭頂躍過,捲起萬丈狂烈,殺過一陣殺意。

泛著冷光的爪子在鳳琴雪眼前劃過,差一點就劃破鳳琴雪的眼,鳳琴雪眼疾手快,眼底瞬間閃過一陣殺意,用手肘一下頂開獅子,以身撲倒在了獅子的身上,舉起手,毫不猶豫的就插入了獅子的肚中。

獅子因為疼痛面部扭曲起來,用爪子狠狠的抓向鳳琴雪,鳳琴雪反手拉下匕首,在獅子的肚子上開了一個大而顯眼的口子,食指緊扣,猛地抽出,竟是抽出了一串的腸腸肚肚。

獅子看著鳳琴雪離開了自己的身上,失去了重力壓制的它一下起身,狠狠的朝著鳳琴雪咆哮了一聲,鳳琴雪墨眸閃過一陣嗜血的光芒,好久沒有殺東西了,尤其是這種看起來殺不死的對手。

想著,鳳琴雪嘴角輕揚,獅子猛地朝著她撲來,鳳琴雪右手實力,接著獅子衝擊的背部從它身上完美的旋轉,躍下,動作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嗷嗚!」獅子雙眼充上了鮮血,猩紅的看著鳳琴雪,它要殺了這個不知膽怯為何物,居然敢無視他威嚴的女人!

卑微的人類!

想著,獅子衝天狂嘯一聲,鳳琴雪嘴角輕揚,喲,不錯呢,還知道叫救兵。

鳳琴雪毫不留情,疾步上前,狠狠的用匕首戳入獅子的眼球,獅子疼痛的往前一咬,卻不想此時的鳳琴雪早已抽出了手,獅子這麼一咬也算是落了一個空。

「嗷嗚!」

「哼,居然還不死。」鳳琴雪腳下疾步,跑到獅子的身側,狠狠的在獅子的脊背上又給了一道,獅子總算是猛地倒在地上,而此時旁邊早已閃爍著幽綠色的墨眸。

鳳琴雪伸手在獅子的肚子裡面掏了一會,總算是掏出了一顆綠瑩瑩的珠子,這就是鳳阡陌所說的靈獸丹吧。

這浴血峰下的森林只有女子可以進入,而且,這浴血峰一帶,一旦進入,那就是會剝奪自己身上的全部的仙力和法力,這樣只能讓鳳琴雪剛才以身而搏,而這浴血峰下的魔獸生命力頑強,但是,每隻魔獸身上都有一顆靈獸丹,有點相當於三界其他地方的魔獸的內丹,但是靈獸丹卻是一個好東西。

鳳琴雪將靈獸丹收到了一個錦囊裡面,這浴血峰裡面的規矩多,多到她想哭,現在這才過了多久,她就苦逼的發現自己的移動空間也不能用了,幸虧她聰明,知道自己可能連空間都用不了。

只好備用了一個錦囊,以防自己錯過什麼好東西。

不過,看來她這次得準備是準備的對了的。

鳳琴雪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狼,要是她沒猜錯,只有狼才會這麼大幅度的聚集,她是不是該慶幸自己一來就遇到狼了嗎?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鬱悶了片刻,鳳琴雪還是抽出刀子,她不建議用匕首,繼續的殺狼。

但是,那些狼好像對鳳琴雪沒什麼興趣,而是對鳳琴雪身後的獅子肉很有興趣,忽然,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叢林中傳來,一隻白色長毛,眸子飛斜高傲不已,輕踏步子,優雅眯眸的白狼走了出來,一真鋪天蓋地的殺氣一下襲來。

竟是差點讓鳳琴雪也招架不住,這狼到底是什麼來頭?!

「嗷嗚!」輕哼一聲,白狼王目光裡面儘是不屑之意,卑微的人類,這次你幫我們打到了獵物,我們就饒你一命,還不快點走。

咦?對她不敢興趣嗎?但是,她對著白狼感興趣了怎麼辦呢?

「是嗎,但是我對你敢興趣了怎麼辦。」

白狼王金眸一下閃過一陣肅殺,該死的人類,居然敢打它的注意,憤怒的嚎叫一聲,一下沖著鳳琴雪疾步而過,所到之處無不被風刃給颳倒。

這風居然可以再空中凝結成刃?!

這狼居然是風系靈根?!

她忽然好想要了這隻狼,怎麼辦呢?想著,鳳琴雪反匕首以背為刃,狠狠的在狼背上給弄上一刀,挖起了一片白毛。

它的毛!

這卑微的人類!

白狼王優雅的退下,給旁邊的狼一個眼神,其他狼得到命令,紛紛踏步走向鳳琴雪,嗷嗚嗷嗚的狼叫絲毫沒有停止過。

如果說鳳琴雪沒聽錯的話,那這叫聲就是在呼叫同伴。

呵,這些狼是打不贏找救兵么?問題是她不吃這一套怎麼辦呢?

「去死吧。」

淺笑一聲,腳步踏著野狐獨有的步伐,北斗七星陣,步伐疾步而迅猛,一下殺到狼群之中,狼群還沒反應過來,嗷嗚一聲,一隻成年野狼一下被鳳琴雪給撂倒在地上。

鳳琴雪絲毫沒有宜遲,在其他狼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猛地提刀刺向其他的狼,其他的狼都警惕的嗷嗷大叫起來,對鳳琴雪以爪相待,鳳琴雪幾次都是從狼爪下剛好脫身。

嚇得她差點六神無主。

喂喂喂,有點職業節操好么?她這可不止以一對十,是以一對一群好不好!?

你們一對一的單挑好不好!

當然,鳳琴雪這些也只是想一想,這些狼他們有節操嗎?很明顯,他們明顯沒有好不好!

鳳琴雪反手,又是把一隻狼給解剝了,絲毫沒有遲疑的繼續解剖其他的狼。

一瞬間,地面一片血染。

這女的,還有點意思。

白狼眯了眯金眸,嗷嗚輕哼一聲,一瞬間,狼全部都退了下去,鳳琴雪因為之前的步履繚亂,墨發徹底被散開,凌亂的遮掩在墨眸之前,手中的匕首染上了無數狼的鮮血,好不滲人。

鳳琴雪看著眼前步步而來的白狼,嘴角詭異的揚起,「怎麼,還要打嗎?」

「女人,我們只要你身後的獅子,其他的我們不要,包括你的這條命。」隨著白狼的聲音,白狼身上瞬間綻開一道白光,隨即一個身著白衣,頸部裹著雪狼皮的少年優雅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狹長的眼眸斜飛,嘴角輕抿,銀髮垂落於腰際,優雅無比,如同銀絲隨風在天空飛舞。

美的優雅,美得高貴和莊重。

但,不是她鳳琴雪的菜。

鳳琴雪輕抬墨眸看著眼前的少年,眯了眯眼,嘴角輕翹,道,「人形?」

「我是白狼之王,莫少雲。」

莫少雲沒有多做解釋,只是靜靜的看著鳳琴雪,輕啟唇問道,「為何你要如此的為難我的族人。」

「我要你。」

「女人,你膽子未免太大了。」

「膽子大不大是由你說的。」

莫少雲反手擋住鳳琴雪的手,笑道,「看來你這隻小泥鰍還挺不乖的。」

小泥鰍?

卧槽!老娘好歹之前也是風雲一時的鳳琴雪好不好!

「你也想要獅子肉?」

「呸,誰要那玩意,我要你成為我的契約獸。」

「狼王的尊嚴是不允許我成為任何一個人的契約獸的。」莫少雲半眯金眸,肅殺之意和壓迫瞬間傳出,聲音也不由得冷了幾分,如同一把刀子插入鳳琴雪的心,疼痛的讓人感到害怕。


「呵,喲,小貓咪也不這麼乖啊。」鳳琴雪當然無視掉自己心上的威壓和疼痛,這個人太詭異了。

他得聲音,讓她很難有所動作,好像,這人就是在用聲音攻擊的。

鳳琴雪半垂墨眸,切,不就是一匹狼嗎?自己至於這麼動不動就打退堂鼓嗎?好歹……

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自己也不算是一條好漢。

「你當真不願意成為我的契約獸?」

「本王只想要你身後的獅子肉。」

年紀小小就要稱王?這也太囂張了吧!她鳳琴雪,幾百年……

忽然,鳳琴雪覺得自己狠狠的被鄙視了,莫少雲之後也沒有跟鳳琴雪有幾分糾纏,順便派狼把之前戰死的狼的屍體給拖了回去,當然也包括獅子肉。

莫少雲輕垂墨眸,對著鳳琴雪說道,「女人,你是第一個敢打我主意的人。」

話落,毫不留情的轉身離去,鳳琴雪才從剛才莫少雲的威壓中解脫出來。

「呸!老娘不就是到了森林裡面,仙力被封住了嗎?這人也太過分了!」

鳳琴雪忽然覺得,虎落平陽被犬欺是多麼的苦逼,自己好歹在仙界也是一個萬人敬仰的仙尊吧,算了,鳳琴雪整理整理了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剛才那一句無心的吐槽卻全部一字不漏的入了莫少雲的耳。

仙尊?這森林裡面到底有多少年沒有來一個女的仙尊的?

淺笑一聲,這女人果然有趣,難道不是么。

鳳琴雪整理好了之後,繼續走進森林,看著之前照耀森林的日光漸漸的沒了,鳳琴雪忽然敏銳的捕捉到一絲響動,不會吧?

又要掐架?

不過,鳳琴雪很快的就接受了這個殘忍的事實,想法剛剛完畢,一隻渾身白毛,耳朵豎長,跟鳳琴雪一樣高,長著尖牙利爪的東西一下子就出現在鳳琴雪面前。

鳳琴雪現在是飢腸轆轆,看著眼前這個和她差不多高的東西,就勉強的叫它兔子吧。

反正她現在是好餓好餓的說。

那兔子目露凶光,狠狠的盯著鳳琴雪,生怕鳳琴雪逃跑,鳳琴雪無奈,這麼大,不可能用匕首來打吧?

於是,鳳琴雪只好喚出了鳳驚尊,也只能說鳳阡陌之前有先見之明,知道她要遇難,不然的話,只有一把匕首你叫她怎麼拼得過啊?!

鳳琴雪手裡拿著鳳驚尊,墨眸中閃現出一陣殺意,她現在肚子正好餓了,只有拿這東西來填填肚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毒,反正她已經煉成了仙體,就算有毒也不怕了。

於是,鳳琴雪手中拿著鳳驚尊,就沖著那兔子跑了過去,兔子倒也沒有驚慌,雖然目光中帶著凶煞之意,但是卻沒有多餘的動作。

鳳琴雪以為自己搶佔先機,提劍就準備戳入兔子的雙眸,看老娘如何戳瞎你的兔眼!

誰知那兔子居然是伸出了一隻爪子,然後非常淡定的用兩隻爪子尖尖抓住了鳳驚尊,紅眸半眯,似乎是在鄙視鳳琴雪力氣太小。

鳳琴雪嘴角猛地一抽,為什麼她會有一種被一隻兔子狠狠的嘲諷的感覺。

卧槽,你他媽的有種別用爪子啊!

等等,鳳琴雪看著兔子抓住鳳驚尊詭異的招式,這他媽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一陽指吧!

這年頭連兔子都會用一陽指了!坑不坑爹啊!

鳳琴雪咬牙切齒,沖著那兔子就大呼一聲,「有種你就把你的爪子給老娘放開!」話音剛落,某隻兔子還是老老實實的放開了爪子,好像也不是在想著如何欺負鳳琴雪。

鳳琴雪看著自己如今沒了仙力,居然還要被一隻兔子欺負?!

這分明就是奇恥大辱好不好!

這麼悲劇的想著,鳳琴雪默默地仰望著天空,這他媽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我餓了,你能給我找吃的嗎?」


鳳琴雪嚴格懷疑這隻兔子有著無比的靈性,於是把自己此時肚子很餓很餓的消息傳達給某隻獃獃愣愣的兔子,於是這隻兔子還真的去給自己找吃的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