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153 Views

雖然自己是不死之身,但每一次被擊殺,重獲新生之後實力都會下降許多。

Written by
banner

被殺的次數多了,終究會隕落。

連上古仙神都會隕落,哪裏又有真正的不死之身?

另外,他們帶着上神交代的任務而來,若是被自己擊殺,上神那裏也無法交代。

這沙魔看起來智慧不高,但實際上奸猾無比,很快便換上了另一幅面孔來。


那沙化的、粗糙的面孔上,洋溢出來熱情的笑容,哈哈大笑着道:“開玩笑,之前跟你們開了一個玩笑,不要介意,來來來,我帶你們去尋找石老怪,他就在裏面。”

“開玩笑?吞噬了老子幾個手下的血肉來開玩笑嗎?將自己打成重傷來開玩笑嗎?”

杜老三翻了翻白眼,心底恨得牙癢癢,臉上卻沒有再多言。

場子暫時找回來就可以了,賬可以以後慢慢算。

當然,最關鍵的是,他在剛剛那一擊之中,受傷頗重,幾乎沒有再戰之力了。

魔氣修復身體雖然強悍無比,但畢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 “這兩隻惡魔,一隻是沙魔,一隻是石魔,那一片沙魔,便是沙魔的化身,只要沙漠不消失,這沙魔就永遠不會滅亡。石魔亦是如此……”

娑族長所瞭解的也不多,只是一個大概,至於對方所會的手段,他一概不知。

他的實力太低微了,當年被抓住時,連一絲反抗都沒有。

若非是如此,也不會輕而易舉的就被那兩隻魔物,將大量的內容灌注進他的腦海之中。

“沙魔、石魔。”

楚一刀若有所思。

而宋子陽和李少白,從未聽聞過這沙魔和石魔,根據娑族長所說的這有限的信息,根本無法推測出這兩隻魔物,實力究竟如何。

青州所處偏僻,雖隸屬於以陰陽門爲主的玉衡王朝,但是修爲普遍低下,見識淺薄。

陰符門算得上是青州最頂尖豪門世家了,但是李少白身爲陰符門李家少主,對於魔物,幾乎沒有任何瞭解。

不比宋子陽強上多少。

兩人都扭頭看向了楚一刀。

“魔物種類繁多,不計其數。但他們不會憑空而生,這沙魔和石魔,當初不知道因何被孕育而出,但是這樣真正的魔種,實力提升都是很慢的,需要漫長的歲月,才能夠變強,除非是有足夠的血食。”

楚一刀也沒有藏着掖着,根據自己所知,說道,“對於魔種來說,血食就是進化的關鍵。尤其是修士血肉,更是大補之物。吞噬的多了,他們實力的增長就會變快。傳說在百萬、千萬年前,大陸廣袤無垠,人類不過是魔神豢養的血食而已。”

她說的很快,但是最後的話,卻讓宋子陽和李少白一陣不舒服。

但他們也曾聽過這樣的傳說,比上古時期更久遠的時代,整座廣袤無垠的大陸,事實上就是妖魔的樂園,人類不過就是他們豢養的食物——連奴隸都算不上!

後來,在先古的人類前輩,忍辱負重默默修煉積蓄力量,開始了無盡的反抗之旅。

經過百萬、千萬年的奮戰抗爭,戰火與殺戮蔓延整個東土大陸,人類終於是將妖魔趕出最富饒的地方,爭得一息繁衍生存之地。

六大奇門之所以形成系統的修煉方式,便是無數的先賢大能經歷無數的時間積累的結果。

沒有無數奇門修士的前赴後繼,與妖魔抗爭,就沒有人類如今的盛世。

但是妖、魔從未停止對人類的侵襲。

諸多域外天魔、上古魔神,都無時無刻不引誘着人類墮落,修煉魔道,成爲他們的僕從,從而爲他們獻祭更多的血食生魂。

“所以,我根據娑族長所說推測,這兩隻沙魔、石魔的實力,不會太強大。儘管他們吞食和獻祭了不少的部落,但他們若是死過幾次的話,實力就基本不會超過第三境。”

楚一刀想了想,又道,“因爲對於純種魔種來講,雖然擁有着僞不死之身,但事實上每一次死亡重生回來,實力都會有一個斷崖式的下降。”

“第三境?”

李少白嚇了一跳,“第三境的實力,太恐怖了,我們根本難以抗拒。”

說完,他又補充道:“我爹就是第三境的修士,很強,基本上再多的二境修士,都無法威脅到他。而他若是出手,面對任何二境的修士,都是碾壓。再強大的二境修士也不行,因爲三境就可以飛了。攻擊再恐怖,打不到人也沒用。”

說着,他還瞥了一眼楚一刀。

顯然,楚一刀是他見過的最強大的二境修士,一刀之下,諸神辟易。

但是,面對第三境的修士,刀法再強,都沒有效果,因爲陰陽術士本身對於危險,就十分敏銳,察覺到你攻擊太盛、危及生命的時候,就會直接飛起來,以靈符、陰陽祕術遠程攻擊。

這樣以來,實力再強也不過只是活靶子而已。

“不,第三境而已,未嘗沒有一戰!”

楚一刀斜斜的瞥了他一眼,淡然道。

李少白震驚的看了她一眼,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ωωω ⊕тTk an ⊕CO

知道楚一刀天生狂傲好戰,可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是如此狂妄,連第三境的修士都不怕!

在他的認知之中,第三境的修士,對於第二境來講,那基本是無法戰勝的存在。


宋子陽自然對於楚一刀是堅信不疑的,她說第三境的修爲可以一戰,那便是可以一戰。

事實上,隨着修爲的再度增長,他覺得自己正面硬撼搬山巔峯的修士,勝算非常大,若是出其不意之下,幾乎可以形成碾壓之勢。

所以,對於第三境修士的真正實力,他也比較好奇,想要嘗試一番。

李少白看着宋子陽眼中那昂揚的戰意,以及臉上不但沒有畏懼反而是一副興奮的神色,不由得一陣無語。

這兩個好戰分子……

在娑族長的帶領下,四人用了兩天的時間,才堪堪來到了神山腳下。


說是一座山,還不如說是一座土丘。

這所謂的神山,低矮粗壯,宋子陽目測了一下,大致只有一二百丈高,上面光禿禿的,沒有任何植物生長,只看到黃色的泥土,覆蓋了表層,也瞧不見半分山岩峭壁的模樣。

這和他想象中鬱鬱蔥蔥的神山,大相徑庭。

若非是一路行來,他早已通過尋龍探穴六字祕法,探查過這裏就是無數龍脈支脈匯聚之地,是那天然所形成的法陣陣眼之處,定然會認爲娑族長故意騙他們。

難不成,這土包子裏面,別有洞天?

他禁不住如此想道。

“這就是所謂的神山?”

楚一刀和李少白也俱都是一臉失望。

娑看着三人臉上的表情,神祕一笑,道:“你所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實的。眼睛,有時候會騙自己。”

他用拗口的語言,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那蛤蟆圖騰,也似是活了過來一般,綻放出來無盡的光彩。

在他的身後,現出來一隻巨大的吞天蛤的虛影,張開大口,仰天無聲的咆哮,周身無數的疙瘩,看起來威武雄壯。

幽幽的光芒,映照了十幾丈方圓的距離。

隨後,娑揚起手中的法杖,口中唸唸有詞。

這時候說的就不是東土大陸語言了,而是宋子陽三人完全聽不懂的蠻語。


隨着那一個個奇特的音節自他的口中吐出,法杖的頂端,亮起了耀眼的青色光芒。

光芒所照之處,空間一片水波盪漾。

隨後,那一片水波盪漾處似是化作了一面鏡子。

鏡子裏是一座高聳入雲、直刺蒼穹的萬仞山峯。 娑帶領着三人走入了水波盪漾的空間之中。

整個天地,驟然變了副模樣。

天瓦藍瓦藍的,無比的高遠空曠,朵朵白雲點綴其上,像是一羣在草原上無憂無慮閒逛的綿羊。

四周依舊是那低矮的叢林,地上生長着旺盛的野草,一路蔓延至山腳下。

然後,就凸顯出來了這一座山峯。

它太高了,極目望去,山峯頂端被雲層所遮擋,看不到盡頭。

整座山,似是都被無盡的靈氣所纏繞,儘管還沒有登上去,宋子陽三人都已經感受到了那靈氣充盈,幾乎可以用浩瀚來形容。

宋子陽和李少白兩人還好一些,他們均是陰陽術士,平日裏修煉,乃是以竊取天地之力爲主,所以對於天地元氣、天地靈氣都不夠敏感。

而楚一刀就不同了,兵門修士,吸納天地靈氣入體,淬鍊肉身,打磨身軀,以求武破虛空,成就無上至尊。

所以,她對於天地靈氣,極爲敏感,在這一刻,體內無盡血氣被莫名引動,透出體外,在她的周身無聲無息的燃燒起來,形成一道火焰之牆。狂暴的血氣,沖霄而起,頓時便有恐怖的氣勢綻放出來。

同時,無邊無際的毀滅氣息,也融入其中。

那是吞服天煞靈果將煞氣充盈全身所帶來的。

她在這火焰與血氣的襯托之下,如同戰神降臨!

鋒芒畢露!

那凌厲與強悍的威勢,直壓迫的九黎族族長娑,向着一旁退出去十幾丈遠,才堪堪站立,身體顫慄不已,額頭滿是汗水。

這只是楚一刀無意識的釋放出強悍的氣勢,他已經無法承受。

莫要說是他,就算是李少白,站在楚一刀的身旁,心底也莫名的生出一種恐懼感。

不自覺的想要臣服。

幾乎快生不出與之抗爭的念頭。

他心下駭然。

感覺楚一刀比第一次相見之時,又變強了不少。

在這一刻,他覺得此時的她,未嘗沒有與第三境初期的修士一戰的能力。

即便從父親身上,他都沒有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威壓。

只有宋子陽,依舊是若無其事的站在她的身旁。

“楚爺,你注意一下,尤其是到了第三境萬人敵的時候,僅憑威壓,你就能將普通凡人給活生生嚇死。”

他臉上現出無奈的情緒,提醒楚一刀。

楚一刀眯着眼睛,感受着眼前這萬仞山峯充沛的靈氣,幾乎是要陶醉了,完全沒有注意自己的威壓,已經無盡釋放。

她回過神來,看到被逼迫至十幾丈外的娑,再看看那臉色不太好看的李少白,不由得乾笑兩聲,將氣勢收起來,然後一臉若無其事的表情,道:“這山,是真高啊!”

“確實,這纔是神山應有的模樣!”

宋子陽沒有在意她那生硬的轉折,目光也落在了這萬仞山峯之上,由衷的驚歎道。

整個小世界天地靈氣在此匯聚,大地龍脈在此凝結,自然應該是如此鍾靈毓秀的模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