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101 Views

而此時的羅成已經衝出了別墅,儘管如此,卻依舊衝到了能量波的衝擊。

Written by
banner

落在地上趔趄一下,接了一個前滾翻,這才勉強止住了身體。

再次爆射而去,迅速離開了爆炸點。

回頭看去,別墅已經成爲了一片火海。

一個蘑菇雲慢慢出現在倍數的上空,**的威力已經恐怖如斯。

而此時早已跑的很遠的曲筱雅三女也被爆炸的聲音嚇了一跳。

回頭看去,眼神中紛紛露出了後怕的光芒。

下一刻,曲筱雅神色一緊,焦急呼喊:“羅成呢!”

慕詩涵和白煞紛紛愣神。

威力如此恐怖的**,就算是羅成實力通天,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還的餘地。

二女心中複雜,可曲筱雅的淚水一瞬間便衝了出來。

再次看了一眼爆炸的位置,毫不猶豫的擡腿衝向了別墅。

慕詩涵慌張,連忙拉扯住了她的手臂,焦急呼喊:“筱雅!你這樣回去是在找死!你冷靜點!”

曲筱雅沙啞着嗓音呼喊:“我沒辦法冷靜!”

說完之後,手上用力直接扯開了慕詩涵的束縛,再次向着別墅的位置衝去。

還沒等跑出幾步,白煞攔在了她的身前,凝重開口:“他之所以讓咱們出來就是爲了保咱們的性命,你現在回去送死,你對得起他麼?”

一句話,曲筱雅愣神。

可心卻完全控制不住的顫抖。

再次擡頭,眼神中滿是堅定:“他死,我就陪他死。” 聲音平淡,卻無比堅定。

慕詩涵愣住了,白煞也茫然了,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駁。

曲筱雅卻完全沒有理會,直接繞過二人的身體,迅速向着別墅的位置奔跑了過去。

爆炸還在持續,耳膜都在震動。

陣陣熱量撲面而來,還沒等靠近,曲筱雅臉上便已經多出了不少的汗珠,頭髮迎風飄動。

白煞終於反應了過來。

轉過身去,再次一聲呼喊:“不行,我的任務是護你周全。”

說完之後,剛要向着曲筱雅的位置衝去。

卻發現曲筱雅忽然停了下來。

白煞眼神中露出一絲茫然,擡頭看去,這才發現羅成已經在別墅的位置慢慢走了過來。

步履從容,面無表情。

白煞鬆了口氣,慕詩涵也狠狠的鬆了口氣。

曲筱雅的視線也緊緊的鎖定在羅成的身上,額頭上汗珠瘋狂滾落。

一滴晶瑩的淚珠跟汗珠一起滑下,曲筱雅的身體也開始顫抖。

羅成聽到了剛纔的話,也看到了曲筱雅的堅定。

他很滿意。

曲筱雅嬌軀瘋狂顫抖,淚水也徹底決堤。

沉吟了片刻,直接向着羅成的位置衝了過去。

羅成輕笑,上前幾步之後輕輕張開了雙手。

曲筱雅毫不猶豫,直接撲進了羅成的懷抱之中。

二人緊緊相擁,曲筱雅眼淚瘋狂流出 ,緊緊的貼着羅成的胸膛。

感受着曲筱雅身體的顫抖,羅成嘴角也難得露出了笑容。

這一刻,他的心裏面很是溫暖。

白煞和慕詩涵靜靜的看着這一幕,二女紛紛鬆了口氣,卻又被羅成和曲筱雅的柔情所感染。

良久,曲筱雅才慢慢在羅成懷中掙脫。

低頭偷偷的擦拭掉眼角的淚水,由於激動,俏臉上面一片羞紅。

羅成輕笑,靜靜的看着曲筱雅。

莫名的感覺二人之間的那層膈膜似乎在慢慢消失一般。


輕輕拍打了一下曲筱雅的肩膀,輕聲呢喃:“我們走吧。”

曲筱雅輕輕點了點頭,可目光卻根本不敢看羅成一眼。

羅成也不着急,帶着曲筱雅慢慢向着慕詩涵的位置走去。

慕詩涵和白煞對視了一眼, 心中無奈。

沉吟了半天,誰也沒有多說什麼。

面對慕詩涵和白煞,曲筱雅也有些尷尬,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咳咳!”

慕詩涵輕咳一聲,打破了這份沉默:“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平日裏冰冷的她,也裝出了笑意。

羅成點了點頭,帶着衆人慢慢向前走去。

並不是酒店,不是餐廳,而是巡捕房。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巡捕房自然不會不管。


等着他們到來,倒不如羅成主動過去,反正現在沒有什麼事情做。

巡捕房大部分人已經下班了,不過知道了羅成的事情,林博還是快速趕來。

知曉了事情之後,直接派人過去處理。

最後結論,殺手入侵,**引爆,羅成帶人逃脫,殺手意外被炸死。

不過事情卻直接被隱匿了下來,這麼大的事情,可是會引起市民惶恐的。

半夜,羅成帶人離開,在格林酒店住下。

羅成自己一個房間,曲筱雅慕詩涵和白煞一個房間。

一切處理完之後,夜色已經黑了下來。

回到房間之中,羅成輕輕靠在牀頭,心思卻異常複雜。

然而羅成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時,一道全身包裹在黑色紗衣中的身影卻出現在別墅的門口。

此時的別墅,已經化作一對木炭,冒着狼煙。

院子外面的草叢公路都已經毀於一旦。

月光下,黑紗男人緩緩擡頭。

目光死死的盯着莫九死去的位置,眼神中閃爍着陣陣寒芒。

嘴巴微張,如同地獄一般的聲音響起:“羅成,你到底是何來路。”

話音落下,腳下輕點,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

深夜,羅成在睡夢中驚醒。

看着外面朦朧的月色,心中多出一縷茫然。

事情已經越來越複雜了。

父親的事情還沒有弄清楚思緒,蛛絲馬跡也還沒有摸出後面的大人物。

卻莫名的扯進了殺手的事情之中。

雖然表面上是爲了慕詩涵的性命,可是現在的殺手的目標明顯已經換了。

或許,慕詩涵只是一個藉口。

今天在莫九的口中,羅成也已經印證了這件事情。

作爲曾經的國之重器,羅成對於邊境的事情大概還是有一些瞭解。

僱傭軍雖然是陰暗勢力,但這件事情國家沒有能力徹底解決。

畢竟僱傭軍遍佈世界各地,來歷也各有迥異。

全部滅殺是不可能的事情。

各個國家對這件事情也都心照不宣。

殺手入境國家自然會有所察覺,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要不危害到國家的利益,都不會被阻止。

畢竟恩怨情仇根本無法泯滅。

莫非是……

羅成心中若有所思。

殺手如此費勁心思,有很大的可能是跟國家有關。

想到這裏,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自己剛剛退位,那些藏在暗中的人就穩不住了麼?

想到這裏,羅成慢慢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睡夢之中。

當天夜裏,三名神祕人物離開了擎天總部。


……

第二天一大早,羅成清醒之後,走出房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