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134 Views

不過,唐春發現,法場之地的靈氣貌似特別的充足。而且,因為『大般若轉血功』的原因,唐春發現。有著血腥味兒再加上靈氣充足練起功來事半功倍。而且,可以吸收血腥中的另類的血元之力來充實『星元力』。

Written by
banner

突然,唐春一下子呆愣住了。心想,既然能通過吸收血腥味中的血氣來補充自己。

那大般若轉血功施展開來根本上就不用吸血了,而改用直接用掌勁來吸收鮮血中的營養來補充自己以達到換高品質鮮血的作用。

轟……

周天星辰訣好像顫抖了一下,唐春發現,那枚戒指好像閃了一下光斑。爾後,在唐春腦中冒出了周天星辰訣的層次說明來。層次由低到高分別為

星氣境、凝星境、星丹境三個境界。而星氣境之前還有個『種星』。其實就是得到周天星辰訣認可意思。

如果不能認可的話你再怎麼練功也是白練了,『種星』不算境界,就跟『種道』一樣的。就是一個準入門檻。這個門檻太重要了。得不到准入你就無法修鍊『周天星辰訣』的。

而這三個境界都分為初期中期後期以及大圓滿四個小階。而突破以開發出來的穴位丹田的數量為基準。

比如,得到『種星』認可后突破到星氣境初期的標誌就是開發出三個穴位丹田。星氣境中期就是開發出六個丹田,依次類推了。

唐春發現,已經在神秘的『手掌』之地因為當時形勢所迫,已經開闢出了六個穴位丹田。那這樣子參照周天星辰訣的標準的話現在的自己就應該是屬於星氣境中期了。

因為,唐春發現。在泥丸宮中居然出現了六個類似星星的亮點。而唐春更為震驚的就是,他發現此刻泥丸宮中居然出現了一條紅色帶子狀東東。

這東東好像就是自己在華夏那天觀賞天上巨大彗星殘片撞入地球時出現的火色的彗星群帶。自己也是給那東東撞了一下莫名其妙就重生到了浩月大陸這個唐春身上的。

現在這東東居然在自己泥丸宮中出現了,而唐春發現。這紅色帶狀物中閃著六顆小亮點,就是自己開闢出來的六個穴位丹田。

而且,唐春發現,這紅色帶狀物中好像有著許多的小黑點,密密麻麻的貌似天上的暗黑星星一般。

難道說自己突破后這些暗點就能亮起,如果全部都亮起的話豈不是可以組成神秘的銀河系一樣的星帶子了?

啪地一聲,唐春一掌拍去。頓時,一顆碗口粗樹給拍斷倒下了。驚起了旁邊一顆大樹上的鳥雀。

這星氣境中期居然跟鍊氣第三層以及武者的第五段位實力差不多,這說明周天星辰訣的品質要求很高。每突破一個小階難度都不小。


唐春決定,今後就以周天星辰訣為主修鍊了。而輔助的就是唐家的『大伏魔雲天功』用來練體以及『九天浩世訣』用來輔助修鍊真元力。

三者合一形成『星元力』,這一切貌似是一種偶然。但唐春猛然而驚。這一切看上去是偶然,但冥冥中好像也是某至高神有規劃的行為似的。

如果說這一切都是那隻神秘的可怕手掌規劃的結果,那這一切就太可怕了。這隻手掌居然能把自己從地球捋到大虞王朝的事都安排好了。

不過,唐春相信這應該是一個巧合而並不是某『至高神』的特意安排的結果。因為,那跨度也太大了。時間悄悄的來到了六月,天熱得很。

奇怪的是鄭壽這傢伙也沒來找自己麻煩,倒是令得唐春心裡暗生警惕。越是平靜就越是代表著後頭的報復越重。因為,唐春曉得,鄭壽是不可能不『出手』的。

晚上的時候接到通知,明天下午大虞王朝戶部有高官將到軍營。雖說戶部也管不了軍營,但是,人家有錢,你就得伺候著。就像是財政部下來的大員們都很牛逼似的。

第二天下午,大虞王朝戶部『度支司』主事柳大中柳大人一行人匆匆到了惡山軍營。

這戶部度支司就是專門管理錢財分配的,權力很大。你要錢可以,但得經過我立項批准才行。

而柳大中是『度支司』主事,品級跟呼延將軍這個正三品的將軍一樣的,柳主事也是正三品大員。但人家是財神爺,當然,身份地位比呼延將軍這個大老粗要強得多了。

所以,呼延將軍也不敢怠慢,再加上是財神爺到了嘛。因此,那是老早就帶著惡山軍營的將軍們在路口等著了。

而唐春帶著黑騎軍跟田剛帶領的親衛軍負責安保一塊的工作。路口兩旁戰旗飄揚,幾百號人排成隊伍守在兩旁還是挺拉風的。

鄭壽今天可是風光了,這傢伙一身軍裝騎在高頭大馬上得瑟得很。而且,時不時還拿眼輕瞄了唐春一眼,而且,臉上居然閃著玩味似的笑容。這傢伙難道想搞事?唐春在心裡打了個結。 果然,柳主事一到跟呼延將軍打了招呼后直呼要鄭壽陪同參觀軍營以及一些設施。

「柳主事,黑騎軍是我們惡山軍營的王牌之軍。咱們到那邊去看看怎麼樣?而且,最近呼延將軍還批了一千兩銀子給黑騎軍,也不曉得他們搞出了什麼訓練器械來?」鄭壽說道,還瞄了唐春一眼。

搞事來了,唐春在心裡冷笑了一聲。

柳主事點著頭一行人直奔唐春負責的黑騎軍駐地而去。

此刻操練場上那是人聲鼎沸好不激情,唐春的手下兒郎們一個個操練得熱火朝天。當然,這也是唐春交待的作秀表演,專門給上級官員看的嘛。

「唐副千總,這些訓練器材我怎麼都沒見過?」柳主事一看,指著一個鑽火圈的項目問道。

「這項訓練主要是訓練兵士們的快速反應以及在艱苦的環境下堅持的能力,柳主事,你想想。在大火之前誰還敢怠慢,慢則有可能燒死。兵士們行動迅速了,在戰場上的靈活機動能力就快了不少。「唐春一臉淡定的說道。

「這是你自已設計的嗎?」柳主事問道。

「那肯定是唐副千總自己設計的了,下官在軍營中也任職幾十年了,可是從來沒見過這種訓練器材以及方式。」鄭壽搭話道。

「嗯,我自己設計的。」唐春點了點頭。

「好,不錯,你這設計非常的獨特。正如唐副千總所講的那樣,兵士們反應快速了也提高了生存的能力。如果咱們帶著一隊懶懶散散的士兵還怎麼才能提高戰鬥效力?」想不到柳主事還當面誇獎了唐春。

「是啊,唐副千總別出心裁。不光是這鑽火圈行為,還有這叫單杠雙扛的訓練器材都能有力的訓練兵士們的臂力以及雙手的協調能力。

唐副千總的眼光獨到,這些訓練器材也是令人大開眼界。相信唐副千總帶出的兵都是鐵軍。

唐副千總堪稱我們惡山軍營第一……」鄭壽居然直誇唐春,倒是令得唐春心裡感覺這陰謀味兒是越來越重了。

「呵呵,唐副千總果然是少年英雄。我雪一行帶兵十六載也覺得新奇。過段時間少不得還得過來向唐副千總請教一番。」果然,正七品的外委把總雪一行首先發話了。這把總有分為外委去『外委』之稱,外委品級低。

「沒錯,這種訓練士兵的方式也是令得朱某我佩服。年輕就是好啊,腦瓜里能騰出很多東西來。」六品將軍朱林說道。

唐春能聽得出來,旁邊這些將軍把總們貌似在吃味兒,那投過來的很明顯的醋酸味兒眼光。鄭壽可是很成功的挑起了自己跟各位將軍們的『競爭意識』。

「看來,各位都誇唐副千總的能力出眾。這是眾望所歸啊。」柳主事摸了一下下巴的鬍子,看了看呼延將軍一眼,笑道,「呼將軍手下有如此得力的年輕幹將,真是可喜可賀啊。」

「哪裡哪裡,唐副千總的確年輕有為。」呼延將軍呵呵笑道。

「對了呼延將軍,最近戰事吃緊。咱們惡山軍營是國之精英。所發的軍餉比別的軍隊可是多了不少。現在財力虧空,而剛才我也向柳主事稟報了這方面的情況,希望戶部能再追加些糧餉。」鄭將軍說道。

「戶部也吃緊,這次戰事並不是光是你們惡山軍營一支軍隊在打,同時開戰的還有好幾支軍隊都在前線打仗。

所涉及到的軍士數量多達上百萬。就連虞皇自己都發下告令,要求每位官員都得捐俸一個月。

而宮中最近也也是提倡節儉。就連皇子公主們的燕窩羹都給取消了。只不過戰線太長,戶部也是捉襟見肘。

所以,戶部侍郎龔成中大人發下告令。要求各支正參戰的軍隊自己想辦法多方籌措糧草軍餉。

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一定要打勝這次的持久戰。」柳主事一臉嚴肅的說道。

「難道這次戶部就不追加軍費開支了?」呼延將軍一聽都皺緊了眉頭。

「是啊,沒錢這兵還怎麼帶。這仗還怎麼打下去,總不能叫我們餓著肚皮去打仗吧?戶部這樣子安排可是要將我們推向泥爛之局了。」右鎮營將軍雄霸皺緊了眉頭直接責問起來了。

雄霸是呼延將軍旗下四大鎮營將軍排名老二,從四品將軍。據說功力達到了八段位左右,在惡山軍營中也是實力派將軍。

「呵呵,雄將軍言重了。戶部掌管全國糧草用度。連我皇都節衣縮食,皇子公主們的燕窩湯都省了。


這是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大虞王朝的天下。我大虞王朝兵防十方,邊境線長達幾百萬千米。

鎮守邊關的將士多達上千萬。難道戶部有錢還不拔下來嗎?不是不拔,真是空了。

國庫空虛,要過一段時間下邊的稅收徵收上來才能填補這些空缺。所以,開源節流,自己想辦法籌措糧草軍餉也是各支軍隊必須要辦到的事。

而且,這是任務。關於此事戶部已經奏報朝庭,我皇已經報批下來了。雄將軍要不要看看旨令?」柳主事皮笑肉不笑的哼道,知道雄霸此人是個直性子,不過,那話講來可是不好聽。

「籌措錢糧,怎麼籌措,我雄霸倒是想聽聽柳主事的寶貴建議。總不能叫我們去搶去偷吧?那是我雄霸最不恥之的行為?我們是朝庭的精英之師,不是雞鳴狗盜之輩?」雄霸看著柳主事冷笑道。

「雄將軍,倒並不是說就沒辦法了。辦法還是有的,只不過需要人去行事才行。」這時,鄭壽說道。


「噢,說來聽聽?」雄霸從鼻腔里哼出了一聲來,對於鄭壽此獠,雄霸更沒必要客氣了。

「咱們的糧草軍餉就在寒勾子。」鄭壽說道。這話一出,唐春發現,在現場的眾將軍們都變色了。

「寒勾子,好像很可怕的樣子,怎麼回事田哥?」唐春不聲問站一邊的田剛道。

「寒勾子,光是聽這名你老弟就應該能聽出點什麼來了。寒勾子是個地方,其位置可是位於大元國三品將軍譚猛所率的鎮守軍隊的後方。

那地方是譚猛軍隊的糧草總駐地,不光是譚猛的軍隊的補給要靠它,就是附近駐軍都得從寒勾子去運糧草。

譚猛不但派得有重兵把守,而且,寒勾子本身就相當的可怕。」田剛說道。 「也是,這樣的地方地理位置特殊。鄭壽搞出這個來那豈不是叫我們去送死嗎?」唐春問道。

「沒錯,首先不要講你帶人去搶糧草,就是要穿過譚猛重兵把守的駐地就相當於送死。

而更可怕的不是這個,而是因為寒勾子那地兒也很可怕,有著古老的傳說。

為什麼叫寒勾子,就是因為那地方傳說曾經是一片屠殺之地。據說千多年前世間八大高手雲集寒勾子。

這八個人的外號叫『東南西北上天入地』。他們都帶得有百人的屬下弟子們。

那些弟子們可都是七八段位的強者,哪個拿出來在軍中都可以任個五六品將軍的。

至於他們自己本人,那更是達到飛花摘葉可傷人,幾千米之外取人腦袋如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據說個個都有著氣罡境大圓滿的境界。那一戰打得是暈天暗地日月無光。不過,也是屍橫遍野。從此後那地兒就是陰風陣陣,就是大白天一些膽小者也不敢去的。

而大元國就是利用了此傳說乾脆把糧草等補給駐地設在這裡。倒是安全得很,從沒出過事的。」田剛說道。

「東南西北上天入地代表著當年的八個高手,田哥知道他們的來歷嗎?」唐春來了興趣。

「不清楚。」田剛搖了搖頭,轉爾說道,「不過,此事雄霸將軍估計會知道,我也是從他哪兒聽來的。

幾年前雄霸將軍跟呼延將軍喝酒吐露的。一時傳開了,所以,你看,一聽這地兒大家臉色都不怎麼好看。我看這個鄭壽是有為而來啊,老弟,你可得注意著了。」田剛說道。

「鄭將軍,你難道不清楚寒勾子的可怕嗎?」雄霸冷哼道。


「可怕,那也僅僅是個傳說罷了。聽說這傳說還是從雄將軍你口中傳出來的。傳說這個東西未必就能信了。

而且,咱們如果能拿下寒勾子的話就等於斷了譚猛的後路。而咱們再趁勝追擊的話估計惡山戰事就可以結束了。

此事萬利很難有一弊的。而且,我看唐副千總帶兵有道。黑騎軍可是咱們呼延將軍麾下的精英。

再加上這別出心裁的訓練,更能彌補黑騎軍的原先的一些不足之處。既然唐副千總帶出如此精兵強將來,好鋼當然也得用在刀刃上,這寒勾子行動完全可以交給唐副千總負責去辦了。

黑騎軍是精英,不必去太多人。不要講能奪回多少糧草,只要搗毀了寒勾子糧草駐地,譚猛必將遭受史無前例的打擊。

當然,寒勾子地理位置特殊,如果唐副千總能完成此重任的話我相信朝庭也會給予重獎的。」鄭壽這傢伙還真是陰,馬上就把這爛事擱唐春頭上了。

聽他如此一建議,原本害怕這爛事落自己頭上的將軍把總們全都鬆了口氣,而且,落井下石的傢伙也出現了。

「嗯,唐副千總的確是少年英才。正好可以用寒勾子行動來檢驗黑騎軍近一段時間用了最新的訓練方法的效果了。」朱將軍說道。

「沒錯啊,這光是訓練可是無法出成績的。只有在血與火的戰鬥中才能檢驗軍隊的戰鬥力。如果光是耍一些花槍又有什麼用?看著新鮮,看著新奇,無實用也。」李將軍說道。

……

一時之間,多位將軍都發了言。自然,全一股腦的把這爛事硬要按在唐春頭上了,你想推都推不掉。

「唐副總一個外委副千總,如此大的行動是否過於輕率了。至少也得派一個五品將軍主持這次重大行動是不是?」雄霸此刻講話了。

「我看既然寒勾子行動如此的重大,而且是以奪取燒毀糧草為主的任務。而咱們惡山軍營負責糧草一塊的可是鄭將軍。所以,由鄭將軍負責此次行動,唐副千總配合最為妥當了。」王重將軍跟鄭壽從來不怎麼和拍,趁機下陰手了。


鄭壽一聽,那臉瞬間都變綠了,趕緊說道:「不成不成?」

「不成,怎麼又不成啦?」雄霸將軍從鼻腔里哼出了一聲。

「雄將軍,本人不但是武將,但也是戶部下屬文官。而且還是以戶部下屬文官為主。

本人到軍中只是暫時掛靠呼延將軍旗下。一旦戰事完成後本人就得回戶部報道了。

而且,我只是負責糧草一塊的文官罷了。而這次行動如此的重大,我看王將軍就可以擔當此任了。

王將軍當年一竿鐵槍可是連殺敵將三名,在我朝也是響噹噹的鐵手將軍之一。」鄭壽趕緊說道,居然吹捧起冤家對頭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