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98 Views

剛想說些什麼,葉封就是突然察覺到腦中似乎多了些什麼。閉上眼睛,細細的體味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腦海中多出了一些信息,從中,葉封得知,老者原來是一道寄託在戒指中的靈體,此後戒指轉過多人之手,流落到了墨臺的手中。據他所說,此生有悔!

至於這個戒指,第一任主人卻不是他,就是他也是不知。


而讓葉封眼睛一亮的是,“這戒指中竟然有着自遠古流傳下來的東西?”葉封突然自語道。 天空中灰濛濛的一片,有些沉悶。

將葉封扶住, 豪門盛寵:早安A夫人 ,她也是搞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她只能扶着葉封,陪在葉封的身邊。小獅子則是趴在葉封的身邊,一動不動的懶懶的樣子。

此時,司鴻身體表面的火焰狀氣力也是變得減弱了不少,想來不要多久就能將烈炎花草的藥力全部煉化了。

一顆六級的烈炎花草若是煉丹,足以煉製出不下於三顆的六級玄丹,司鴻這般卻是大爲浪費了,但是相對的,能夠煉製六級玄丹的,別說楓城,就是泉州尊城也沒有幾個。

隨着烈炎花草的藥力漸漸減弱,司鴻的心口處也是有着一些黑色匯聚而出,然後慢慢的被體表的烈焰所融化消散在了空中。

而司鴻的修爲也是在那些黑色變得越來越少的時候,開始有了些波動,似乎是要突破的樣子。

畢竟,一顆五級烈炎草就足以解決他身體的隱患了,更何況這次不僅是六級的烈炎花草,之前還服用了青風雕鳥蛋之類的靈物呢。

依舊是那一片空間中,葉封此時在接受了老者那一指的所有信息後,也是有些唏噓。

老者應該是上古末期時候的人,從哪些模糊的景象中,葉封看到一個男子和一羣看不清面貌的人不停的廝殺着,並且隨着廝殺,更是漸漸的升到了空中,而男子的懷中,卻是抱着一位面色蒼白的女子,一滴滴血跡沾染在女子潔白的衣裙上,觸目驚心。

最後,畫面突然變得十分模糊起來,似乎有着一種看不見摸不着的力量突然出現,將這些畫面給遮蓋了起來。只能聽到一聲憤怒的吼叫聲,良久後,男子一聲哀叫聲傳出來。

畫面變得清晰起來,男子一個人居在高空中,懷中的女子已經不知去了哪兒。男子痛苦的抱着自己的頭,仰頭吼叫着。

噗!

一口鮮血從男子的嘴中吐出,男子的頭髮也是瞬間的蒼白了一些,憤怒的揮拳隔空打去,葉封驚訝的看到,這一拳隔空打去之後,那一片天空竟然都是破碎了開來,天空就如一片鏡子般碎了開來。痕跡遍佈。

就在這時,空中傳來一道冷哼聲,男子如遭雷擊,之前還威勢如山如海的人,竟然瞬間就是全身乾枯起來,迅速的墜落了下去。而隨着降落,男子的容貌也是急速的變化,等到落到地面的時候,竟然變成了一個老者模樣,赫然是之前葉封在這片空間中遇到的老者。

老者落到地上,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眼中有着濃濃的後悔之色,但是身體一陣顫抖,卻是沒有再做出什麼舉動來。

許久之後,老者突然擡起手掌,手指上正是墨臺交給葉封的那個戒指,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老者聲音低緩的道:“從我得到你的時候,到現在,數次都是靠着你才逃過一命。今天,我後悔,但我不明白,不明白爲什麼,老夥計,我就借你的能力,今天將我之魂魄寄託在你之身,以求尋得答案。”

說完,老者突然一拍身體,轟的一聲,竟然身體寸寸碎裂了開來,顯得十分之可怖。可是對此老者卻是一點都不在意,隨後,葉封竟然看到從老者的身體中出現一道很是模糊的身影,赫然是之前男子的樣子。

這道身影剛一出現在天空中,突然一陣莫名的力量傳來,男子模樣的身影竟然瞬間就是變成老者,而且也很是有些模糊起來。

老者仰頭看着天空,似乎是想衝上前去,但是又是猶疑了一陣,轉頭唰的一下,竟然進入了戒指中。而戒指也是光芒一閃,瞬間消失而去。

皺着眉頭想着之前看不到的畫面,葉封也是好奇無比,究竟是發生了什麼,讓之前還如此威勢的男子瞬間變成這般的樣子,而且男子之前保護的那個女人又是去了哪兒?

疑惑見,葉封眼前突然一變,之前的老者竟然是出現在了這兒,但是似乎只是一道意識,更加的虛幻無比。

“葉封拜見前輩。”葉封也不敢大意,雖然老者看起來失去了力量,但是畫面中那種空間破碎的震撼依舊存在,這種人物,就是再落魄,但是要解決自己,只怕也就是一揮手的事情。

“不用如此,我在這個戒指中,見過了數十人,有的人堅持不住戒指的考驗,暈了過去,有的人成功通過考驗,得到了戒指。但是像你這般大的,卻是第一個。”老者看着葉封,有些感激的道。這種情感令人聽來着實奇怪無比。

“只是僥倖而已,讓前輩見笑了。”葉封拱手說道,只是語氣中卻並沒有真的那般謙虛。因爲葉封覺得這是他自己鍛煉出來的意志力,無需去假惺惺的謙虛,事實就是如此。這般說,也只是因爲葉封也不喜歡那麼高傲的揚言罷了。

看着葉封,老者笑了笑,以他的見識,當然能夠看得出葉封的情緒,也不點破,感慨的道:“在你之前的幾人,倒是你師父的年齡最爲靠前,約在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也算不錯了。只是,卻是你師父最終的成就最低了。”

聽到老者談起墨臺,葉封的神色也是一邊,真正的躬身說道:“還請前輩告知,我師父爲何會落得這般下場,我不相信以我師父的資質,會度不過那晉升天境的劫!”說到後面,葉封的神色也是冷了下來。

猶疑了一下,老者卻是搖了搖頭,此事既然你師父不願意告訴你,那就是還沒到你應該知道的時候,不過,你師父在戒指中留下了一些東西,或許等你以後實力到了,倒是可以去看一看。

聽到老者這般說,葉封也是明白多說無益,知道墨臺給自己留了些東西,只怕很有可能與之有關,葉封也是一陣急切。不過很快就是明白此事急不來,既然老者說了等待以後他實力足夠,那自然是說明以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去取得墨臺爲其留的東西。


想到這裏,葉封也是好奇的問道:“請問前輩,當日你升到空中,發生了什麼?畫面爲何突然模糊了去?”

老者突然身體一震,盯着葉封,顫聲問道:“你說畫面模糊看不清?”

“是的。”葉封回答道。

老者沉默了一會兒,突然仰頭大笑道:“果然是你,也只有你能夠自遠古一直活到現在,而且還可以操控這片我借戒指虛幻而出的界域。”

看到葉封疑惑的神情,老者突然說道:“此事還得多謝你。若不是你,只怕我會一直想不通,或者,不敢想吧。思想的束縛啊。”

說完,也不待葉封多問,老者就是突然散了去。

“這個戒指之奇特,就是我當年也未曾摸透,你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戒指的奇妙你暫時還實力不夠,無法使用,但是前幾任持有戒指的人莫不是一方霸者,所留之物甚多,這些年來,我也是將其保存了下來。就當謝禮了。等你實力提升後,不妨前去。”老者的聲音傳來。

葉封有種感覺,老者這次,只怕是真正的徹底消散在這片天地中了。只是關於那些模糊的畫面,老者卻是沒提。而那最後什麼“果然是你’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也是令得葉封汗毛豎起,竟然有人能夠活得這麼久?

突然眼前一片眩暈,灰濛濛的氣息散去。就在葉封以爲自己會出去的時候,沒想到突然眼前一亮。

一段恢弘的大地出現,只是大地平整無比,卻半顆的樹木花草也是沒有。看到這方圓數十丈的大地,葉封突然感覺到一種蒼涼。似乎這片腳下的泥土,時間久遠的可怕。

似乎是遠古的氣息撲面而來,看着這片很是陌生的地上,葉封的身體突然莫名的一顫,似乎這片大地,他很是熟悉一般。搖搖頭將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甩去,葉封審視起這片空間來。

向前幾步後,眼前突然一道光芒閃過,一個圓臺出現,上面躺着一杆青色槍尖,金色槍桿的長槍,一件紫色的衣甲,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是奇特的圓盤模樣的東西,和一些瓶瓶罐罐之類的東西。


伸手摸了一下光幕,入手堅固無比,葉封就明白,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肯定是沒有打開的能力,看來這就是老者所說的戒指前幾任主人所留下的東西了。

但是不知爲什麼,看了看周圍的空間後,葉封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前幾任主人,也只是掌控了這麼一點地方罷了。因爲他總覺得,在這片大地的邊緣,還連着些什麼東西。這種感覺來的很突然,卻是怎麼也甩不去。

在這片空間中走了一圈,突然眼前再次一亮,一道光幕出現,一陣迎面撲來的熟悉氣息,讓葉封明白,這應該就是墨臺所留的東西了。

而這些,應該是自己實力到了後就會自動出現,現在不過是自己主動觸發罷了。

看了看腳下的大地,葉封突然邁步向着大地邊緣走去。 走到大地邊緣,那種熟悉的感覺竟然再次的涌上心頭,葉封突然覺得自己的心痛了一下。

下一刻,葉封就是眼前一黑,從戒指中消失而去。而在葉封消失的時候,大地邊緣那虛幻的空間中,似乎也是有着些什麼東西有了一些反應,但是很快也就沉寂了下來。

葉封睜開眼睛,就看到雲凝扶着自己,爲自己擦着汗,緊張的看着自己。心裏一暖,伸出手將雲凝散落下來的頭髮向後整理了一下。

突然看到葉封的動作,雲凝也是顧不得這些,驚喜的一把抱住葉封,帶着哭腔的道:“你終於醒來了,嚇死我了!”

感受着因爲角度問題,雲凝那傲人的身材某些部位對自己臉部的擠壓,葉封難得的沒有取笑雲凝,靜靜的看着。他能夠真切的感受到雲凝對他的關心,因爲自己之前突然暈過去的擔心和害怕。

葉封信心暗暗發誓,以後一定不要再讓身邊的人爲他擔心,但是隨後就是想到自己這些日子來的艱難突破,幾乎每次都要鬧出很大的動靜,也是不由得苦笑了一聲。

轟!

就在雲凝和葉封抱在一起的時候,突然不遠處轟的一聲,雲凝和葉封急忙站起身來,雲凝沒敢向着這邊看過來,躲在葉封的身後。

而葉封則是緊張的看着司鴻,此時司鴻身上的火焰也是消散不見,而司鴻此時身上的氣力波動也是十分強烈,竟然是要突破到師境的趨勢。

察覺到這一點,葉封也很是驚喜,司鴻能夠突破到師境,那就很好的說明司鴻之前因爲打斷突破而造成的隱患已經是消散而去。這怎能不讓葉封十分欣喜。

也就是半炷香左右的時間,司鴻身上再次激起一層波浪,氣力涌動間,終於邁入了師境。

緩緩的睜開眼來,司鴻眼中的驚喜是不加掩飾的,直接跳了起來,看到葉封看着自己,司鴻也是激動的點了點頭。

隨後發現雲凝躲在葉封的身後,司鴻疑惑的道:“瘋子,雲凝怎麼了?幹嘛躲在你的身後?”

躲在葉封身後的雲凝聞言,臉色一紅,沒有敢出聲。

葉封呵呵笑了一聲,連忙說道:“沒什麼,沒什麼,司大哥,要不你就過來吧。雲凝在這邊逗弄小獅子呢。”葉封嘴角的笑意卻是越發的盛了起來。

身後的雲凝惱怒之下,伸手就是在葉封的眼瞼掐了一下,讓葉封瞬間就是呲牙咧嘴起來。

“嗚嗚……”突然,雲凝感覺到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碰觸她,回頭一看,竟然是小獅子。此時,小獅子擡着頭,向着雲凝一陣嗚嗚聲,疑惑的看了看小獅子,雲凝也是大爲不解。

看到雲凝聽不懂自己的意思,小獅子卻是突然垂下頭,似乎是被雲凝的笨打敗了的樣子,害的雲凝差點就是忍不住伸手揍它了。

小獅子向着葉封看了看,又蹭了蹭雲凝的腿。疑惑的挪開腳,雲凝還是沒有看明白小獅子這是要幹什麼。

見到雲凝移開腳,小獅子卻是十分的高興,向着雲凝嗚嗚了幾聲,突然捲起身子,砰的一下,就是撞在了葉封是身上。

這次力量卻是出奇的大,就是葉封都是身體一晃。

疑惑的轉過頭來,葉封向下看去。而這身體一彎,自然是將雲凝露了出來,想也不想,雲凝就是急忙轉過身,避開了向着司鴻的方向。

這下反而是一邊的司鴻十分的迷糊起來,這是怎麼了。怎麼自己只是吃個烈炎花草,就這麼不想看到自己?當下大是鬱悶起來。

而葉封腳下的小獅子,此時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是露出了一絲不宜察覺的狡猾。

葉封這邊剛剛生氣的抱起小獅子,就見到雲凝轉過身去,立即明白過來,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是自己的大哥。

當下轉過身,向着司鴻撇了撇嘴,故意說道:“司大哥,想來不穿衣服一定很涼快吧,這種天氣。”

“嗯?”司鴻被葉封這突然的問題問的一愣,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向着自己的身體看去,瞬間,一聲驚呆聲從嘴中傳出,饒是以司鴻沉穩的性子,此時也是大爲吃不消。怒吼一聲:“瘋子,你竟然敢戲耍我,你給我等着你。”然後就是迅速的跑到包袱那兒。


只是隨後臉色就是一變,因爲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衣服因爲打鬥而破損,此時竟然已經一件也是沒有了。而包袱中卻是還有着幾件衣服,不過卻都是雲凝的,他總不能穿雲凝的衣服吧。可是,更加不能不穿吧?

看着司鴻在那糾結,葉封也是向着包袱看了一下,當即就是笑出聲來,搞怪的看着司鴻。

回頭瞪了一眼葉封,司鴻無奈之下,只好在包袱中找了一件看起來還算是正常的衣服,雲凝的一件風衣。

看着司鴻穿雲凝的衣服,葉封也是再也忍不住。雖然風衣是白色,男人穿倒也還好,可是這件風衣在司鴻這五大三粗的男子身上,卻是十分的怪異了。當即就是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說道:“雲凝,你快看啊,你看司大哥帥不帥,瀟灑不瀟灑?”

雲凝聞言好奇的轉過頭來,當看到司鴻的樣子時,先是一愣,然後也是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此時的司鴻真實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好啦,司大哥,等日後找頭兇獸,你和我穿一樣的好了。”葉封走上前去,拍了拍司鴻的肩膀,安慰道。只是那副神情,卻是一點也沒有安慰的意思。

幾人折騰了一會,看了看已經升到頭頂的太陽,由葉封抱着小獅子都是向着靈藥叢趕了過去,這些靈藥,他們幾人可都是還念念不忘着呢。

只有似乎明白葉封幾人的意圖的小獅子,不滿的在葉封懷裏嗚嗚了幾聲,可是似乎又真的是十分迷戀葉封的懷抱,也是沒有什麼舉動。

衝了進來,葉封他們卻是直奔中間,因爲知道幾人沒辦法帶走太多的靈藥,此時自然是要選擇更好的了。而且對於靈藥中間到底有着何種級別的靈藥,幾人也是好奇的緊。

“你們說,裏面會有七級,甚至更高級別的靈藥嗎?”葉封激動的道。

想了想,雲凝蹙眉說道:“應該不會有吧,六級靈藥就已經是罕見至極了。七級靈藥已經是可以滿足天境實力之人的修煉,就算有,只怕也只有兩三顆吧。”

聞言葉封也是沒有什麼失望的神情,依舊邁步向前走去。只有懷裏的小獅子,似乎能夠聽懂雲凝的話,鄙視的皺了皺眉頭,可愛的小鼻子一動一動的,似乎對於雲凝這番話並不同意。只是可惜,葉封幾人忙着趕路,卻是都沒注意到小獅子的表情。

很快,葉封幾人就是到達了靈藥中央,可是幾人都是很失望的搜尋着四周,因爲據云凝所說,這片地方衆多的靈藥中竟然沒有一顆七級靈藥,雖然早有準備,幾人也是有些失望。

不過,很快的,幾人又都興奮起來,因爲就是這般數量的六級靈藥,那也是不可估量的價值了。想到自己幾人之前還不滿意的樣子,幾人都是相視尷尬的一笑。

但是靈藥中間卻是空出一片地方,長着四顆樹木。有些像柳樹,但細看,卻又不是,就是雲凝對植物有着大量的知識儲備,對此也是分辨不出來。

看着面前的三顆小樹,一顆大樹,葉封眼中卻是一陣狐疑,這片地方几乎佈滿了靈藥,怎麼可能會在最中心處,六級靈藥遍地的地方生長着四顆完全沒有什麼價值的樹木呢?

頭腦急速的轉動着,葉封突然上前來,就欲伸手扯下一根樹枝看看。這般舉動卻是將懷裏的小獅子一驚,急忙伸出小爪子向着葉封揮了揮,似乎是在阻止葉封。


見狀,葉封也是停了下來,他覺得小獅子十分的奇特,和這裏的兇獸都是大爲不同,而且似乎靈性驚人,十分的惹人喜愛。憑着直覺,他還是選擇了相信小獅子,縮回了手。

也就是葉封縮回手的同時,葉封突然眼前一亮,那三顆在之前還很是平凡的小樹竟然散發出陣陣的光芒來。光芒呈現綠色,十分晶瑩,看起來很是誘人。如同玉石般翠綠。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中間的那顆大樹也是晃動了一下樹枝,不過卻是沒有什麼光芒流露而出。很是平凡的樣子。

驚異的看着眼前這一幕,葉封暗自慶幸之前在小獅子的阻止下,沒有動手。否則只怕後果十分可怕。

因爲中間的那顆大樹雖然沒有什麼光芒閃現,但是當它晃動的時候,葉封幾人卻都感覺似乎自己渾身上下都是被探查了一遍,令得幾人神色都是一變,雖然不敢相信這等靈木會有靈智這種駭人的東西,但還是內心一陣搖顫。

而小獅子此時卻是從葉封的懷中跳了出來,噌的滾到了中間那顆樹的根處,伸出小爪子扒拉着樹身。顯得很是興奮的樣子。

就跟……見到了家人一般! 靈藥叢中一片寂靜,一種很是玄妙的氣息在藥叢中流轉,只有小獅子的嗚嗚聲在耳邊迴盪。

在葉封幾人驚呆的目光中,那顆最大的樹突然一根樹枝輕動,將小獅子勾到了自己的樹枝上。對此,葉封幾人都已經是無話可說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