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0 Views

剛剛他就已經查探過這羣人的實力,最高的就是那個所謂的劉管事,也不過只是脫境五重天的地步而且,這種實力自然他不放在眼裏,劉家追殺了他這麼久,現在也是該收回點利息了..

Written by
banner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那劉管事微微一愣,隨即快速的反應過來,雖然他並沒有真正見過王澤,但他見過家族裏的搜查令,所以一眼就認了出來,森然道:“你小子終於敢出來了啊?”

“既然你小子送上門,大爺我就不客氣,把你小命收了!”

想起那豐厚的獎勵,劉管事心中就狠狠的跳動了一下,臉上浮現一抹殺機,身形如一頭蠻獸般帶着一股凶煞之氣,向前暴衝而去,掄起那碩大的拳頭帶着淡灰色的勁元,對着王澤的面門狠狠轟去。

見兇猛而來的攻擊,王澤臉色平靜,手掌一握,一個毫無花俏的拳頭對着劉管事的拳頭迎上而去。

“哼,找死!”

見王澤竟然選擇與自己硬碰,劉管事冷笑了一聲,他自然知道,對方不過是脫俗境三重天的實爲,而且在家主的手下早已身受重傷。

憑着他脫俗境五重天的修爲,他有着絕對的信心,將之拿下,見王澤選擇與自己硬碰,也是正中他的下懷,要不然王澤一味的逃避那也免不了一番麻煩,想到此處,他不禁得在再加大了力道,想要在一擊下,讓得王澤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然而,“砰!”的一聲,兩者相撞。


劉管事臉上的冷笑陡然凝固,臉上像是吃了死老鼠一般漲紅了起來,對方巨大的力道,讓他的手臂頓時發出嘎嘣嘎嘣的骨裂的聲音,連體內的五臟六腑都是出現一陣晃動。

“噗!”

劉管事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從嚨間噴出,身形也是在這巨大的力道下,像脫了弦的箭矢般向後猛的射去,嘭的一聲,撞擊在不遠處的岩石上才陡然停下,連岩石都是陡然間裂縫大開。

最強的劉管事,在王澤一拳之下猶如死狗一般落敗,讓得那些侍衛猛的倒吸一口涼氣,眼巴巴的目光彙集在王澤身上,臉色猶如塗了一層粉般的煞白。

“這怎麼可能…”

劉管事也是滿臉駭然的之色,躺在地上痛苦**着,不敢相信以他的實力在王澤手中竟然不是其一將之合。

衆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忍不住打了個寒噤,一股涼氣從腳趾頭直躥額頭,其中有個反應較快者,第一個從這震憾的一幕出反應過來,撥腿就跑,在王澤面前,他們感覺到了一股蜉蝣憾大樹一般的無力之感。

有了第一人帶頭,其他人打了個激靈,猶如喪家之犬的向後逃躥而去。


“逃得了嗎?”

王澤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快速的向前飛奔而去,他自然不會放任他們離去,這些蝦兵蟹將雖然實力不高,但回去通風報信,也是免不了一番麻煩。


“砰!”

這些人的速度自然不及王澤,不多時,王澤便是追上了最跑在最後方的一名侍衛,然後在後者慌恐的神色下,一拳轟上其天靈蓋,當場就是血花迸濺,命喪當場。

“噗!噗!”

王澤猶如一頭猛獅,進入羊圈一般,大殺四方如入無人之境,每一次的拳頭揮出,都有一名侍衛命喪當場,跟本沒有一人是他的一招之敵,片刻,所在的侍衛就被他全部解決,倒在血泊裏生機全無。

將些侍衛的全部丟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將現場清理一番后王澤才拍了拍手向回走去。

“你..你把他們全殺了?”

此時劉管事,早已被王澤一拳打的失去了行動能,見王澤再次回來,臉上不禁浮現一抹震怒之色喝問道。

沒有理會他的震怒,王澤拍了拍他的肩膀輕笑道:“問答我幾個問題,不然你的下場也會和他們一樣。” “小雜碎,劉家強者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斷!”

雖然對王澤這種做事斬草除根的手段,感覺到一絲凜然,但劉管事也是一個血性的漢子,咬了咬牙,道。

“咔嚓!”

“啊!”

話音剛落,王澤腳掌一擡,猶如一座山峯般向劉管事手臂上踹去,伴隨着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當場就將他另一條手臂廢去,無力的耷拉在地上。

“不說的話我不介意將你的四肢全部打斷。”王澤臉上的笑容陡然凝固,冷漠道。

“小雜種,你殺了我吧…”

劇烈的疼痛令得劉管事浮現出豆大冷汗,身體戰戰兢兢咬牙道。

“看不出來你倒是一條硬漢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多久。”王澤冷笑一聲,腳掌再次一擡,朝劉管事的膝蓋處猛的踏下。

“嘭!”的一聲,劉管事的膝蓋在這一腳下,猶如一根塑料管子遭到重擊般,頓時扭曲不堪了起來,他的這一條腿也是徹底的廢了。

對於劉家人,王澤自然沒有任何的同情心,對方一次次的追殺他,也是令得他對其抱着必殺之意。所以下起手來更是沒有絲毫的猶豫,如果不是想從他口中套出劉家的實力,早已將之擊斃在此。

“再問你最後一遍,說不說?”

眼中掠過一抹寒芒,王澤漸漸的失去了奈心,此地不宜久留,萬一劉家的強者再次趕來,定然又會枝外生枝。

“你..想知道什麼?”感覺到王澤的殺意,劉管事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驚恐之色,眼芒急速閃爍,沒想到王澤竟然這般殺伐果斷,下起手來猶如殺雞屠狗一般沒有絲毫的猶豫。

見劉管事終於鬆口,王澤也是不禁得緩緩了吐了口氣,居高臨下的問道:“你們劉家出動的強者都有哪些人?”

“此次圍殺你,由三長老帶隊。”

劉管事戰戰兢兢的答道。

“三長老?”王澤皺了皺眉問道:“實力幾何?”

“脫俗境八重天..”說到此處,劉管事聲音加高了不少,略帶傲氣道。

聞言,王澤眉頭不禁皺的更深了,脫俗境八重天比他整整高了四重天,這等境界的強者對於現在王澤來說還是比較棘手的存在。

“你…你可以放過我了吧?”

見王澤不再說話,劉管事心中掠過一抹慌意,聲音略帶顫抖,提醒道。

王澤微微一笑, 惡魔乖女友 ,透露出一抹森然之意,道:“可以。“

然而,話音一落,還不待劉管事慶幸,王澤下面的話更是令他如墜冰窖。

“這些天來你們將我圍困在清湖底,現在也讓你嚐嚐這種滋味。”

“小子,你出爾反爾一定不得好死。”此話一出,劉管事臉龐頓時扭曲了起來,他現在的他四肢全廢,在陰冷的清湖中一定會被活活淹死,這樣下場比殺了他還難受..

沒在理會劉管事,王澤一他抓住他的一條腿,猶如拎死狗一般的將他拎起,在空中轉了幾圈猛的鬆手,最後“咻”的一聲,將之在空中劃過一個優美的拋物線,“撲通”一聲落入清湖中央。

“小雜碎,我劉家強者,一定被逮到你將你剝皮..”

落入清湖的劉管事劇烈的掙扎,嘶聲吼道,當可惜由於手腳全廢話還沒說完,身體說被沉入了湖底,下場可想而知…

聽得劉管事不甘的怒吼,王澤拍了拍手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要放過他,如果說在生死戰鬥中,對方僅僅只是回答他幾個問題就其放過的話,那未免也太天真了一點…

夜幕初垂,在蠻獸山脈一處幽靜的山林間,數十道人影分別錯落在此,猶如一道道幽靈一般,圍在一片空地處,靜靜等待着什麼。


仔細觀看的話,便會發現,他們的胸口都是有着特殊的家族徽章,赫然寫着“劉”字,瞧得此處,衆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正是就是劉家追殺王澤出動的家族精英。

不過此時這裏的氣氛略顯壓抑,衆人都沒有說話,將略顯敬畏的目光,同時投向一處地方。

在衆人的目光彙集處,一名灰袍老者盤靜靜的腿坐在一處岩石上,老者一身灰袍,矮小的身子,似乎被風一吹就會吹倒一般,但卻有一種威壓在其中流轉,讓得衆人大氣都不敢出。

不多時,老者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渾濁的眸子中掠過一絲精光,率先打破了沉默,開口道:

“人都到齊了吧?”

“擅報三長老,此次出動的所有族人已經全部到齊。”其中一名黃臉大漢上前抱拳道,此大漢名爲劉山,脫俗境七重天的修爲,可以說此次出來圍殺王澤除三長老外,他是這是修爲最高的一人、

“剛剛收到消息,劉管事所帶領的那一支隊伍,失去了蹤跡。”

三長老點了點頭,略帶沙啞的的聲音,在山林間緩緩的傳遞而開,其中有着一種冷意在流轉,讓得不少人都是不由得打了激靈。

衆人面面相覷了一眼,劉山略微遲疑了一下,恭聲道;“他們會不會是受到了蠻獸的攻擊?”

“若是受到蠻獸攻擊,應該會留下一些痕跡,我派人前去搜察過,他們所負責的那片區域並沒有戰鬥痕跡,應該是受到了別人的襲擊,而那些消失的戰鬥痕跡,想必也是那人所爲。”三長老搖了搖頭,淡淡的道。

“難道是…王澤那小子?”劉山皺了皺眉,沉吟道:“以家族裏的信息來看,他不過才脫俗境三重天的實力,想到將脫俗境五重天的劉管事擊敗都是頗爲困難,能何況將他們全部擊殺。”

“他的真實實力絕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你可不要忘了,周家小兒周子牛也敗在了他的手中,不管是不是他,從明天開始你們所有人都加強搜索力度,沿着劉管事所負責的區域,向蠻獸山脈內部進行搜索,如果發現是發現真是那小子,第一時間發出信號彈,儘量拖住那小子便可。”

三老者沉聲道,天性謹慎的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小小的漏洞。

“是!”衆人邊忙應喝。 夜,明月當空,皎潔的月華傾灑而下,將整個蠻獸山脈都是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銀光中,遠方時不時傳來一聲聲悠長的獸吼,令得蠻獸山脈中添上一層詭異的色彩,在一處隱蔽的山林間,淡淡的篝火點綴其中,散發着明滅不定的光亮,緩緩的驅逐着山林之中的黑暗。

篝火的不遠處,一道少年的身影踩着奇異的步伐,在山林間一遍一遍的演練着。

“砰!”

一聲肉體與地面的對撞聲傳來,少年不禁摔了個臉朝地。

“呸,該死,又失敗了。”

王澤吐了口嘴上的泥土不甘道。

在白天從劉管事口中得知,此次來追殺他的是脫俗境八重天的強者時,他心中泛起一種迫切提升實力的感覺。想到在那潭中得到的“疾風步法”,於是便修煉了起來,在修煉了一個晚上,卻是始終不得要領,每次施展都是非常的生澀,體內的勁元在步法的轉換時,總是不能夠完美的達到一致。

“我就不信了,我學不好你。”

再次從地上爬起來,王澤惡狠狠的道。畢竟他剛剛開始此步法,難免會是有些生疏,除了多加練習之外別無他法。

隨即一邊生澀的踩着那奇異的步法,一邊控制着體內的勁元,向雙腳特定的經脈彙集而去。


被夜色籠罩着的羣山之間,時不時傳來一聲聲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響,和少年不甘的諢罵聲。

“唰!”

某一刻,在那篝火旁邊,突然間一道人影如一道狂風般,着尖銳的破風聲響急速掠過,最後浮現出一道少年的身影。

“我…我成功了..”

看着自己一瞬間出現在數十米之外,王澤眼中不禁劃過一抹詫異之色,驚喜不已,然後緩緩閉上眼眸,腦海中不斷回想剛剛那一幕的情景,使其深深的烙在腦海中。

不多時,王澤眼閉的眼眸乍然睜開,身形一動如一道狂風般閃掠而過,速度其快無比,如果被別人看到估計會瞠目結舌,見再次施展成功,王澤也是微微一喜,總算是將它學會了…

….

一片巍峨的羣山之間,天上的太陽猶如一顆火球般,將一道道熾熱的光束,投射在下方的山林之中。

在一片茂盛的樹叢中,一個通體赤紅色的巨狼,用那略微漆黑的鼻樑在地上來回嗅着,似乎是在搜索獵物的痕跡,那渾身的赤紅色的皮毛,在陽光的反射下,猶如火焰在燃燒一般,而這正是一階蠻獸——“炎狼!”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便會發現,在炎狼的不遠處一塊凸出的草坪下,有一雙清澈的眸子在緊緊注視着炎狼的一舉一動。

“崩拳!”

某一刻,那快凸出的草坪下,飛速的掠過一道身影,那泛着金光的拳頭,帶着兇猛的力道向炎狼的頭部狠狠轟去,雖然炎狼此時也是有所察覺,但是這道身影掠來的速度實在太快,以至於炎狼根本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便被這兇猛的力道結實的擊打在了頭部。

“砰!”的一聲,當下頭顱就是猶如那西瓜般爆裂而開,**、鮮血猶如被擊爆的水球般,向四周飛灑而去。

那道身影用手掌抹開被噴灑在臉上的血跡,露出一雙清秀的臉龐,王澤在這十天裏,一直在尋找一階蠻獸磨鍊自己,不得不說,荒無人煙的山林,的確是磨鍊人的好地方,經達這幾日的戰鬥,他那清秀的臉龐略現一抹剛毅的感受,清澈的眸子中也是添上了一層狠辣的色彩,給人一種猶如兇猛般極度危險之感。

“嗯?要突破了…”

剛剛準備在所動作,王澤突然感覺到周圍天地之氣的紊亂,微微一愣,原本就處在脫俗境四重天巔峯的他經過這幾日的戰鬥,終於迎來了突破的契機,隨即將心頭的那抹激動壓下,立刻盤腿而坐,迎接着突破的到來。

隨着王澤盤腿坐下,周圍的天地之氣猶如受到某種牽引般,瘋狂的向他身體內彙集而去,而他的氣息也是以一個緩慢的度,漸漸的提升着…

大概過了半了時辰,緊閉雙眼的王澤緩緩張開,眼中的金光一閃而逝,渾身散發的氣息,也是一瞬間的被他完美的收斂在了體內,雙拳緊握,感受到那體內突破到五重天而充盈的勁元,王澤立刻起身在原地揮動了幾拳,雖然並無章法,便卻也是虎虎生風,威力不俗。

運動了一番,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王澤從元戒之中取出一把匕首,滿懷期待的將那已經破碎不堪的炎狼頭顱,再度刨開,一陣騰翻之後,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驚喜之色,一顆泛着淡淡紅暈的蠻獸內丹,被他掏了出來。

“嘿嘿,加上這一顆已經第七顆一階蠻獸內丹,估計這裏面的能量夠我再次突破一重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