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3 Views

見團長被雷電劈成焦炭,血河狩獵團的人,神情驚恐的叫道:「團長死了!」

Written by
banner

「他那頭獨角雷獸,難道是九階怪獸?」

「九階巔峰的李無血,都被一下劈死了,怎麼可能?」

「就算是九階極限的獨角雷獸,也不可能秒殺九階巔峰的李無血!」

周圍的武者、異能者、強化者目瞪口呆的一動不動,心中充滿難以置信。

「把你們身上的東西,全部交出來,否則管殺不管埋!」陳宇喝道。

「殺了他給團長報仇!」血河狩獵團副團長周楊,咬牙切齒的喝道。

「劈死他們!」陳宇又道。

獨角雷獸不斷釋放雷電,將衝過來的周楊等人,一一劈死當場。

「隊長,該打掃戰場了。」陳宇笑道。

「兄弟們,不要愣著。」王猛回過神來,招呼李強他們摸屍。

把地上的屍體收颳了一遍,猛虎狩獵隊的人,在眾人驚懼的眼神中漸行漸遠。

「陳兄弟,你這頭獨角雷獸太厲害了。」李強匪夷所思的說道。

「陳兄弟,你的運氣太好了。」胡天羨慕不已的說道,有一頭可以秒殺九階強者的獨角雷獸當坐騎,足以讓任何人嫉妒。


「陳兄弟,等你的獨角雷獸,什麼時候有後代了,記得給我一隻。」李強說道。

「還有我!」劉雄連忙說道。

「不要把我搞忘了。」王猛說道。

「只要它下了崽,我就送給大家。」陳宇隨口說道。


回到海城聚集地,眾人迫不及待的各回各家。

每人都得到幾顆異能果,他們只想儘快回去,把異能果拿給家人吃掉。

懷璧其罪的道理,王猛等人異常明白。

異能果有價無市,任何一個都價值連城。

留在手裡,難免遭人覬覦,還有可能引來殺生之禍。

與其留著招災,還不如儘早讓家人成為異能者。

回到別墅,陳宇讓獨角雷獸自由活動,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隨後他騎著獨角雷獸,來到聚集地外面的河邊,悠閑自在的釣著魚。

一條條普通的魚,被他釣了上來,收進隨身宇宙之中。

一條條一階、二階、三階的魚,也被他生拉硬扯的拽了上來。

「再在猛虎狩獵隊待幾個月,我就與他們分別,收刮遺迹世界特有之物。」

之後的幾個月時間,陳宇與王猛等人,轉戰一個個遺迹。

「運氣不錯,這趟至少賺了三億兌換點。」

「還可以,每人都能分兩千多萬兌換點。」

「太倒霉了,這趟只有三千多萬兌換點。」

這天下午,眾人回到海城聚集地,陳宇說道:「各位兄弟……就此別過。」

「陳兄弟,你要走了?」王猛若有所思的問道。

「嗯,我打算去海邊轉一下。」陳宇說道。

「陳兄弟,你還回來嗎?」李強問道。

「我也不知道還回不回來。」陳宇模凌兩可的說道。

「陳兄弟,一路順風。」王猛說道。

「陳兄弟,你多保重。」劉雄說道。

「我那別墅,就送給你們了。」陳宇笑著說道。

「陳兄弟,歡迎你隨時回來。」胡天說道。

「兄弟們,你們保重,有緣再見!」陳宇話音一落,騎著獨角雷獸疾馳而去。

「這下不好賺錢了。」張風感嘆道。

「但願陳兄弟一路平安。」劉雄說道。

「陳兄弟精通遁術,獨角雷獸的實力異常強大,誰能傷他分毫?」王猛說道。 印月湖中心處,被月光包圍的艾米璐身周的光芒越來越強烈,一陣又一陣的能量光圈以照射在地上的月光為中心擴散而出。

夜曦和喪的目光同時看向了艾米璐,這是傳承將要結束的徵兆,兩人互相對視一眼,「喪」毫不猶豫地沖向了半空中飄浮的艾米璐。

見到對方竟然做出這樣的舉動,夜曦冷笑一聲,單手一揮一道水柱從印月湖中噴涌而出,擋在了喪的面前。

一個閃身輕鬆從水柱旁邊略過,但夜曦卻突然從水柱中沖了出來,藍色的劍身斬擊在喪的身上,只聽一聲鋼鐵的碰撞,喪垂直下落,轟鳴聲中深埋入大地。

站立在噴涌的水柱之上,雙目冷視著飛揚的塵埃,「忽」破風聲從下方傳來,兩條鐵尾從塵埃中延伸而來,迅猛地襲向夜曦,寒夜劍斜至身側,雙目緊縮著來襲的鐵尾。

「鏘、鏘」劍影一閃,連續兩聲碰撞傳出,兩條尾巴被輕鬆擋開,但就在寒夜劍劈開鐵尾的同時,一層黑色的魔力浮現在了劍的表面,「暗魔法?」

夜曦心中暗叫不好,在下一刻寒夜劍竟變得無比沉重,立馬改用雙手握住劍柄,但是寒夜劍的重量還在持續增加,最終,夜曦竟被沉重的寒夜劍拖入了水柱,直直地向下沉去。

雖然身體不斷下沉,但他的目光可不敢離開那兩條一直不肯縮回的鐵尾,沒有了夜曦的阻擋,兩條鐵尾直直衝向背後的艾米璐,「可惡!」體內魔力急速凝聚在雙手,傳遞到寒夜劍上,劍上黑色的魔力終於被成功驅散。

與此同時,夜曦已經鎖定了兩條鐵尾,下沉的身體瞬間停止,猛地轉過身來,右手順勢將寒夜甩了過去,「錚」破風聲傳來,一道藍色流光穿梭而過,與兩條鐵尾碰撞在一起,成功將他們彈開。

雖然鐵尾成功被阻攔,但是寒夜劍卻沒有回來,而是朝著森林的另一邊飛去,見到這一幕,夜曦皺起了眉頭,但現在保護艾米璐才是大前提,劍只能回頭再找了。

「唰」天空中鐵尾停滯了片刻,突然轉換了目標,襲向了手無寸兵的夜曦;夜曦反應也不慢,見鐵尾調頭沖回來立刻衝出了水柱,凝聚著身周的水元素融合成跳板用作變換位置。

在兩條鐵尾的追逐下,夜曦奮力跳竄,但畢竟是在天上,速度有所不及,沒多久就被追上了;感受著背後襲來的攻擊,夜曦立刻調轉身形,在空中側身躲過了第一條鐵尾的刺殺。

纏滿黑色魔力尾端在夜曦身側呼嘯而過,他身上的衣服竟然被腐蝕了一截,「這是什麼情況?」難以置信地看著第二條尾巴刺來,這次已經沒法躲開了。

儘可能將魔力凝聚在雙掌之上,想試著空手擋住第二條尾巴的攻擊,千鈞一髮之際,襲來的鐵尾在臨近夜曦的時候似是碰到了什麼屏障,被一下彈開;還沒等夜曦反應過來發生什麼情況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失控,在一股無形力量的拉扯下迅速朝著印月湖落去,「嘭」直接在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


「好痛、痛!」夜曦不敢停留,摸著腦袋從冰坑中爬起來,雖然身上的痛楚不至於要命,但還是難以忍受。

「極北雪精所製造出來的武器,上面還附帶了暗魔法的黑暗魔力,一般武器觸碰都會被腐蝕,更別說赤手空拳了,我的守護者大人!」

陌生少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令夜曦詫異地轉過了頭,一襲深藍色的法袍,背後紫色的長發隨風飄舞,一雙淡藍的眼瞳笑吟吟地看著夜曦,眼前站立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一直在接受月神傳承的月之女祭司。

看到夜曦吃驚的表情,月之女祭司完顏一笑,「謝謝你一直保護我和我的族人,守護者大人,我叫艾米璐,艾米璐•尼莫。」

「艾米璐•尼莫?我知道,但是你下手能不能輕點,剛醒就拿我開刀,有這麼大仇嗎?」夜曦摸著腦袋指了指地上的冰坑,有中欲哭無淚的感覺。

「抱歉,心急了。」艾米璐珊珊笑了笑,轉向了身後的暗夜精靈,「族人們,謝謝你們一直守護在我的身邊,現在,該是艾米璐回報你們的時候了!」

不虧是女神的傳人,一席話讓所有暗夜精靈再度看到了光明,印月湖畔重新回蕩起了暗夜精靈的歡呼聲。

夜曦看了眼歡呼的暗夜精靈,有看了眼艾米璐,撇了撇嘴,「你真的有這樣的能力嗎?據我所知你的實力也就靈階一段,依我看,既然傳承已經結束,我們就先撤離黯月森林,我會儘力為你們拖延,撤退的時間肯定足夠了。」

「我一個人當然辦不到,但有守護者大人在,就用怕了!」艾米璐的臉上顯露出一絲擔憂,「我也有想過撤離這一辦法,但是你身上的氣息已經越來越弱,是不可能撐住太久的,到時候又要承擔那個後果……」

「沒事。」夜曦擺擺手打斷她的話,「我還能維持多久,這種狀態?」

「二十分鐘,二十分鐘之後你身上的氣息就會消失,所要承擔的後果也會慢慢出現。」


聽到這一結果,夜曦沉默了,看著不遠處慢慢從塵埃中走出來的黑影,嘆了口氣,「只能聽天由命了,希望能在二十分鐘內成功擊殺他,不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月之女神根本沒有提及後果的信息。」

「放心,守護者大人。」注意到夜曦臉上的擔憂,艾米璐淺淺地笑了笑,「今天是月之夜,雖然我的攻擊依舊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但是藉助月光的力量,想控制住對方一會兒還是可以辦到的!」

「多久?」

「最多五秒!」

「五秒?你確定?」

聽到夜曦連續的質疑,艾米璐的臉上顯出一絲不開心,「我好歹也是神的傳人誒,你就不能稍微相信我一下嗎?」

「好吧,只能拼一拼了!」說著,夜曦的目光轉向了暗夜精靈中間的冷小雯,那雙擔憂的眼神讓他心頭一陣酸楚,「艾米璐,戰鬥結束后,把那個小女孩安全地送出黯月森林,拜託了!」

順著夜曦的目光看去,冷小雯嬌小的身影進入了她的眼界,「很可愛的女孩,肯定也非常討人喜歡,但是我更希望守護者大人能親自送他出去。」

「希望吧!」夜曦猛地回頭想看塵埃中的喪,那個黑影正在緩緩上浮,再度飄浮在了空中,「錚」清脆的劍鳴從森林的另一邊傳來,藍色的流光從遠處划來飛向喪。

「鏘」飛來的寒夜劍被鐵尾抵擋彈至了高空,夜曦看了眼身旁正笑盈盈看著自己的艾米璐,恍然大悟,沖著對方點點頭,身體一閃沖了上去。

眨眼便出現在了寒夜劍的旁邊,單手握住寒夜,朝著下方的喪劈斬而去,藍色的光芒從劍身迸發而出,光澤的表面變得波光粼粼,藍光斜落,在臨近喪的時候卻一劃而過,攻擊落空,喪已經飄浮到了不遠處的天空中。

「靈魂傀儡師,擁有遠距離操縱傀儡的能力,因為被操縱的傀儡能夠自由使用傀儡師的魔力,而且擁有堅硬的身體,類似於靈魂附身,所以想真正打敗一個靈魂傀儡師非常棘手,特別是像這種實力強大的存在。」

「但是傀儡永遠都是傀儡,只要將它與傀儡師的聯繫切斷,靈魂能量無法進入傀儡中,那它就是一塊稍微硬一點的石頭而已。」艾米璐微微笑了笑,「我們唯一應該慶幸的就是這具傀儡的主人不在黯月森林。」

「你是怎麼知道的?消息來源可信嗎?」

「在剛剛傳承的時候,月之女神告訴我的……」

夜曦點點頭,「那你有什麼辦法嗎?把傀儡與傀儡師聯繫切斷的方法?」

「有!但是時間不會太久!」艾米璐堅定地點點頭,「我有一招『紫月落幕』的結界,可以將傀儡隔離,任何能量都無法進入,但你必須在隔離時間之內將傀儡摧毀,否則就會失敗,而且隔離時間有可能就只有一瞬間。」

「又是結界?那你準備用多久時間布置?」兩人自顧自談話商量對策,完全將天上的喪遺忘到了腦後。

「不用怕,,今夜是月之力最強之夜,你只要拖他幾分鐘就可以了。」

「雖然我不知道我還有幾個幾分鐘。」夜曦點點頭,注意到另一邊的喪有了動作,兩條鐵尾開始延長朝著艾米璐直襲而去。

目光一寒,藍色流光一閃就出現在了艾米璐身前,長劍揮舞,無數劍影擴散在身周,屢次將兩條尾巴格擋回去,「但是我會拚命!因為這裡有我想要保護的人!」

聽了夜曦的話,艾米璐也是微微愣了一下,再度洋溢起溫柔的笑容,「謝謝。」

「開始吧!」兩人對視一眼,夜曦閃身沖向了喪,與此同時,紫色的光芒籠罩在他的身周,包圍在他的體外。

「鏘」寒夜劍直直地劈向喪的頭頂,對方竟然不閃不避,任由夜曦攻擊,傳出一聲鐵器的撞擊,攻擊果然沒有奏效。

「天才的小鬼,傳承的小丫頭,真是有意思的組合,老夫倒想看看,你們真的能擋住老夫的攻擊嗎!」喪低垂的腦袋緩緩抬起,空洞地眼神看向夜曦,纏滿黑色魔力的右手呼嘯著朝他攻來。 騎著獨角雷獸,陳宇離開海城聚集地。

之後的幾個月,他時而找個地方釣魚,時而闖蕩一個個遺迹,時而收刮各種奇花異草、瓜果蔬菜,時而洗劫一些修鍊資源。

在陸地上轉了三個多月,他又去海底溜達了幾個月。

把獨角雷獸丟進隨身宇宙,取出箱式房間,躺在又大又軟的床上,充上一些睡意,待他睜開眼睛之時,離旅遊結束僅剩一個多小時。

收好箱式房間,閑庭信步的轉了轉,沒過多久,他就消失無蹤。

「三次旅遊加起來,這邊才過去幾個小時,再去異世界旅遊一次。」

花錢恢復容貌、身高、心態,一念之間,陳宇又從房間里消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