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5 Views

徐飛開着魂力車,芮恩坐在副駕駛席上百無聊賴地看着周遭。醫院她都已經待煩了,隨時有警察盤問,還有護士問這問那的,讓芮恩現在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Written by
banner

“菲利,爲什麼那些護士和醫生怎麼就那麼嘮叨?”芮恩坐在車上和徐飛搭嘴。

“芮恩,你別忘了,你以後也會成爲一個醫生。”徐飛不忘提醒芮恩,她現在的身份是醫學院的學生。

“人類真是無聊,一點小毛小病就緊張成這個樣子。”芮恩嘆了一口氣,隨即將頭轉向了外面。

順着芮恩視線所觸及的反光鏡,一輛鮮明的跑車從後面急速地跟了上來。跑車在準備超越徐飛的魂力車的時候,突然降低了速度,轉而跟在了魂力車的後面。

“菲利,菲利。”芮恩用手臂拍了拍徐飛的胳膊。

徐飛此時正裝模作樣地握着方向盤,專注地看着前方,根本沒注意屁股後面有車一直緊跟着。

“怎麼了,芮恩?”徐飛還專心致志地開着車。

“菲利,後面有輛車緊跟着我們。”芮恩指了指中間的反光鏡。

徐飛伺機瞄了一眼,後面確實有一輛很抓眼的紅色跑車跟在後面,車上坐着得是一個比徐飛他們稍大一點的女子,帶着一副墨鏡,脖子上掛滿了項鍊,看起來很富態的樣子。

雖然徐飛覺得芮恩多少是小題大做了一點,但是他還是出於謹慎地將車道讓了出來,讓後面速度明顯比他快的跑車可以超過去。

徐飛這個動作一作,後面的車就知道已經沒有辦法繼續跟車了,不得已,他只能把車開了上來,漸漸地,來車和徐飛的車變成了並排。

“菲利,我不喜歡這個女人,以爲開個跑車就很吊嘛?長那麼肥,也不照照鏡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暴發戶一樣的富婆。”芮恩對於自己不喜歡的對象口舌總是很惡毒。

相持的時間並沒有多久,紅色跑車就飈了過去,在徐飛前面的一個拐彎處,深入了一個大廈的地下車庫中。

徐飛也不以爲意,在臨海市,各色各樣的人都有,出一兩個極品本就不足爲奇。當車子經過剛纔紅色跑車路過的大廈之時,車上的女子此時卻已經從車裏走了出來,她摘掉了墨鏡,看着徐飛的車子奔馳而去。坐在車上看不出,但是下了車,才能看出女子足有將近180公分高,他用極具深意的眼神看着徐飛和芮恩揚長而去,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麼。

==========分割線,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原本以爲事情真得文森預想的那樣會變得緊張起來,但是事實卻於預想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徐飛的生活出人意料的平靜了起來,徐飛甚至覺得生活又回到了之前的節奏中。


時間就在這種感覺中慢慢地流轉着,一個月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這個月裏,惡魔們各自幹着各自的事,警察們各自幹着各自的事,獵人們也各自幹着各自的事情,似乎這些事情就真沒有干係了似的。

這段時間裏,文森把劉興接到了自己家裏,着重讓他能儘快掌握現在的身體,徐飛則繼續留在惡魔身邊修煉,他的實力經過了幾次考驗,確實有着突飛猛進的進步,這讓徐飛心裏覺得很振奮,若是這樣一直平穩的鍛鍊自己的實力,徐飛甚至覺得很快自己就可以趕上惡魔們了。

“不錯,菲利!那麼快就有辦法破解我的閃電磁場了!”露比在這一個月裏對於徐飛的鍛鍊顯得尤爲勤奮,兩個人不斷地在花園裏對練,秦書有時候也會加入其中,對於這個舉動,達克也並不排斥,他只是一心鑽研在他的研究中,大好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感覺。

時間漸漸進入了秋冬交界的時節,寒意略微侵襲了進來,惡魔們顯然是第一次在人界過冬,對於人界冬夏的溫度轉換,還多少有些不適應。畢竟煉獄沒有四季,永遠都是那般的乾燥和酷熱。


“露比,看招啊!”徐飛在花園中展開了猛烈的攻擊,他似乎看到了擊敗露比的機會。

“太小看你老媽了。”露比靈巧地避開了徐飛的拳勢,她向後一個小跳步,手上作爲武器的骰子突然猛烈地轉動着。

“看你老媽的電磁風暴!”露比伸出了兩拳中,旋風中帶着閃電,一股風電磁波在旋風中撞向徐飛的胸膛。

這一招,徐飛在和露比的對戰中,露比已經用了很多次了,露比的風雷屬性的魂力所激發出來的招式讓徐飛覺得很難破解。不過這次徐飛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方法,他擡起了手,突然將手指向了露比所在一側的牆面。

“看我的火柱!”徐飛現在使用的戰術和當時在地下基地對着側面的牆壁使用火焰墳場的技能有異曲同工之妙。

徐飛利用豎過來牆壁可以讓火苗橫過來發射火苗的特性對露比展開了攻擊。

“嘭!”一道火光從芮恩前進的路線上橫向劃過,而火苗的基點就是直立起來的圍牆。火焰墳場本來是在平地上形成數個包圍起來的烈火柱子,隨後將受攻擊者圍困在裏面,那麼按照這個原理,若是將火柱子的基點設置在直立起來的牆面上,那麼橫向飛起的火柱就可以起到阻擋對方前進的作用。

露比明顯是一個踉蹌,她沒有想到會有橫向的火柱飛射出來,她不得不撤開魂力退回去。火柱在他的眼前一閃而過,就在火柱消失的一剎那,徐飛已經殺到了她的面前。徐飛就是利用火柱晃了一下露比的眼神的工夫,展開了攻擊。

“啊!”徐飛的燃燒之手發動的速率明顯快過了露比的閃電磁場,磁場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就會徐飛用火屬性的魂力打散了。

徐飛的拳頭探到了芮恩的面前後,才停頓了下來。顯然,徐飛贏了這一次對決,若是生死相搏,徐飛這一擊已經可以重創露比了。

“不錯啊,菲利,短短一個月,你就可以和我打成平手了。”露比一邊笑,一邊插着腰說,“看起來,我不用全力不會是你的對手了。”

徐飛知道露比絕對不是因爲不服輸而嘴硬,本來惡魔們在人界的修煉就是在對攻中互相留了一手的,露比若是還藏有什麼破壞力很大的招式,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菲利,不錯。”不經意間,達克已經走到了院子的門口,他很顯然看到了徐飛和露比的這一組對抗了。

“菲利,你已經漸漸能熟練運用你所掌握的魂力技能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達克說。

“老公,我們的菲利果然比你當時還棒。”露比雖然沒打贏,但是她的笑容卻好像自己已經贏了一般。

達克點了點頭,思考了一下,說:“菲利,露比,你們到客廳來吧。”

看起來,達克又要有什麼新的特訓計劃提出來了,徐飛知道越是新的修煉計劃對於自己能力的提升就越是有利,於是徐飛也滿心歡喜地進到了客廳內。徐飛感覺自己距離打敗所有的惡魔這個程度已經越來越近了。

客廳中,所有的人依舊按各自位置坐定等待着達克的發言。

“我們來到人界,已經有3個月的時間了,我想,現在你們的身體,你們應該可以完全適應了吧?”達克用着問句的形式展開着問題。

“我早就沒問題了。”芮恩輕描淡寫地回答。


“我也感覺越來越好了。”想必露比的感覺,來自於肚子上的肉越來越少了。

“我……我想我也逐漸適應了。”徐飛並不知道什麼樣的情況纔是適應,於是他只能用一個莫林兩可的句子來回答。

“既然都適應了,那我們就要開始下一步的計劃了。”達克堅定地宣佈着。

“下一步的計劃?”看起來,達克對於他們來到人類世界的日程簿已經安排的滿滿當當了。

“是的,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徹底融合這些身體!”達克堅定的宣佈。

雖然徐飛並不十分清楚徹底融合是一個什麼概念,但是他本能得覺得,似乎並不是一個他所期盼的好消息。 “等一下,父親,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冒險徹底去使用這些人類的身體嘛?”芮恩感覺不解地問。

“達克,我以爲我們只是借用一下這些身體,怎麼成了徹底融合了?”露比也問。

“因爲,這些身體對於我們的實力增長有着很大的幫助。”達克用不容否定的口氣回答兩個惡魔的疑問。

看到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語後,達克繼續說:“就拿芮恩來說,若是可以徹底融合這個身體,那他的光屬性魂力就將上升一個層次,光與暗的完美融合對於實力的提升可以說是有着巨大的好處。”

“可是父親,徹底融合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而一旦開啓了這個過程,那麼我們將在沒有成功前,沒有辦法把我們的本體抽離出來,若是遇到危險,我們將沒有辦法脫離這個身體,這養做我覺得過於冒險了。”芮恩提出了很激烈的異議。

“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但是我覺得,現在是我們承擔這個風險的最佳時機。”達克說,“現在煉獄的惡魔還沒有辦法找到我們,他們正忙着和獸族交手,而人類之中又沒有足以威脅我到必須抽離本體的強力人物,我覺得只要我們融合的快,用1年左右的時間去做徹底融合,那麼一年後,我們三個人的實力將有幾何倍數的成長。特別是菲利,他的這個身體巨大的潛力,是我怎麼也不想放過的。”

聽到叫到了自己的名字,徐飛也趕忙把視線轉移過去,達克的這個計劃難道是要徹底毀滅家人的意志,佔領這個身體嗎?徐飛內心對於這種情況的恐懼感讓他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一句話來。

“菲利!菲利!”看到徐飛楞了神,達克威嚴地叫着徐飛的名字。

“什……什麼事,父親?”徐飛慌忙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對達克說。


“對於融合身體,你有什麼困難嘛?”達克還是最不放心徐飛。

徐飛應該怎麼回答?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達克所說的,他也不可能看着家人的意志就這樣消亡,但是否定達克的意見嗎?徐飛覺得自己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的藉口來否決。

“父親,我覺得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做到吧。”徐飛不得不弱氣地做着最後的爭取。

“不錯,菲利,你現在可以很清晰看準了自己的實力,這點父親很高興,但是,這件事情刻不容緩,無路如何,都要儘快去嘗試。我也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你們都很難,哪怕是像我這樣的大惡魔,要徹底摧垮別人的意志,都是十分難的,不過爲了我們有本錢去反攻煉獄,我們必須去做。”達克這段話出口,徐飛已經知道達克的決定不可改變了。

“我的時間不多了。”徐飛心想着,這一個月安定的生活漸漸消磨掉了徐飛的緊迫感,但是這一次會議,又把徐飛所有的內心的急迫都調集了出來。

“父親,這次的融合,以我們的實力,需要多久?”徐飛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去找尋還尚存在的時間。

達克捏了捏下巴,看了看徐飛然後說:“快的話,一年半載,若是時間長的話,3-5年都有可能。”

這多少算是一堆壞消息中唯一讓徐飛感覺到還有希望的消息,也就是說,徐飛至少還有一年半載的時間去改變現在的局面。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今天晚上開始,大家都把自己的意志凝固在這個身體裏,若是有困難,可以找我幫忙,我們都儘快完成融合!”達克做完總結後,獨自一個人返回到了樓上自己的臥室中。

惡魔們對於現在的情況似乎也並不覺得樂觀,畢竟對於他們說,他們也等於是暫時捨棄了自己的身體。一個人,無論是心或者是肉,若是少了一樣,都是沒有辦法讓人覺得安心的,想必這一點和人類沒有什麼區別。

惡魔們一言不發地走會了各自房間,徐飛也不得不返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所有的燈,徐飛能感覺出周圍房間中的魂力輸出,應該是惡魔都已經開始用魂力將自己的一直壓入身體中去了。徐飛能感覺到,現在惡魔們所做的,就好像是闖進了別人的家,並且要鎖住房門,等待房間完全變成自己了才能出去。

徐飛不敢不服從達克的命令,雖然徐飛的實力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若是和達克想比,還根本不是對手,所以內心充滿擔心的徐飛也開始慢慢的激發魂力,不過他做的只是震懾住自己內心的而已,他並沒有必要強行侵入自己的內心,因爲,這是他自己的內心。

“徐飛,難道你想吞噬我嗎?”徐飛閉上眼睛之後,突然聽到內心突然有菲利的聲音發出來。

“你覺得你可能將我完全同化嗎?”菲利繼續和徐飛開展對話。

徐飛不知道菲利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就在徐飛用魂力護住自己內心的檔口上,他聽到了菲利對他的呼喚。

“我可以同化他嘛?”徐飛也不禁這樣想了起來。

若是按照達克的說的,菲利同化了徐飛的意志後將可以最大程度的發揮徐飛的潛力,那徐飛若是反過來完全融合了菲利,那是不是也可以得到菲利本身擁有的魂力呢?徐飛知道自己不管怎麼修煉,也只是可以得到菲利的部分魂力而已,那這是不是一條路呢?


“是的,我們需要同化。”徐飛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個答案。

“你不可能做到的,你的意志還沒有我堅強,你怎麼可能同化我呢?哈哈哈哈。”菲利的聲音依舊在徐飛的內心迴盪。

“我可以,我必須可以。”徐飛也用自己最堅定的心聲去回答。

“啊!”突然四周的房間裏突然爆發出三聲大叫聲出來。看起來,是惡魔們已經完成了各自進入融合準備階段的工作,也就是按照達克所說的,從現在往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惡魔們將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身體抽離出來。

就在這個階段,徐飛內心突然一股魂力凝聚起來,從徐飛的體內向外面噴發。徐飛本能地想去壓制,但是他根本壓制不住。

“既然你有這個打算,那就讓你看看這段時間裏我儲藏着的魂力吧!”菲利由內而外噴發的魂力似乎即將衝破徐飛的內心防線了,徐飛憋紅了臉努力的去抗擊,但是體內的魂力卻越來越強,有着如滾雪球一般源源不斷的攻擊力。

看起來,菲利在徐飛的心中聚集了很長時間的魂力,就是爲了找到時機展開這一擊。徐飛暗道不妙,若是被惡魔菲利衝破徐飛的心裏防線,從徐飛體內衝出來的話,那麼徐飛很難抵擋住迴歸自然界的菲利。

“絕對不會讓你得手!”徐飛不禁大聲地叫出了聲來。

“怎麼回事,菲利?”率先聽到聲音衝進徐飛房間的是芮恩,隨後,達克和露比也衝了進來。

“小心,反噬,可能是菲利壓進內心的同時激發了內心意志的抗爭。”露比趕忙指着徐飛說。

“我來!”芮恩一個快步跑到了徐飛的身邊,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按住了徐飛的心臟。

“光之語言,聖言!”芮恩下意識地用光屬性的魂力幫助徐飛抗擊內心的魂力攻擊。

有了芮恩魂力的幫忙,徐飛頓時覺得自己的魂力在極大程度上得到了提升,菲利的負面魂力也一下子被芮恩的魂力所衝散,從新打散到了徐飛的體內各處。

“啊!”徐飛也大吼一聲,他此時已經大汗淋漓,不斷地喘着粗氣。

當徐飛的魂力全部控制住內心的時候,徐飛這才睜開眼睛看着眼前的芮恩。他不自覺用手環抱住了芮恩,說:“姐姐,謝謝你。”

“哦哈哈哈哈。菲利,你又趁機吃姐姐豆腐。”芮恩的反應卻讓這個場景完全失去了美感。

達克撇着眼睛看着徐飛,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只是拉了拉露比,然後轉過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只留下了徐飛和芮恩在房間中。

徐飛沒有想到達克連檢查和試探都沒有就放自己過了門,拿到惡魔們已經完完全全相信了自己了嗎?想歸想,但是徐飛還是緊緊抱住芮恩不肯鬆手,他也許是需要安慰,需要關懷了。

看到達克和露比離開,芮恩也由大笑轉變成了微笑,她捲起了袖子幫徐飛擦了擦頭上的汗,說:“現在我們的意志已經不能離開這個肉體了,也就是說,不管我們怎麼放肆,都不會把原型顯現出來了,菲利,你明白這個意思嗎?”

徐飛當然知道芮恩的意思,之前徐飛和文森商討過用催生**讓惡魔顯出本體辦法,想必現在芮恩指的就是這個情況將不復存在了。

就在徐飛還在思考的階段,芮恩手上突然加了一把勁,將徐飛緊緊地也攔在了自己的懷裏。

“菲利,姐姐愛你哦。”芮恩露着狡猾的表情對徐飛說。

“我……我也是。”徐飛一邊喘着氣一邊回答。

徐飛感覺自己越來越分不清芮恩和姐姐的區別了,甚至有時候幻覺兩個人就是一個人。芮恩,就是一個亦正亦邪的存在,就好像是光與暗的兩面性一般的存在。

掙扎了一會,徐飛還是掙脫了芮恩的懷抱,說:“我爲什麼覺得我的這個肉體在排斥呢?”

“是啊,我也覺得我的這個肉體在排斥。”芮恩也定了定神後回答。

其實徐飛也就是一個推脫的詞句,沒想到芮恩還真回答了徐飛。難道姐姐真得在抗拒這種接觸嘛?一想到這個問題,徐飛再次強迫自己的清醒了起來,他要告訴自己,他是一個人類,哪怕愛着姐姐,也要真是姐姐的意志那纔可以。更何況,現在徐飛身邊還有一個陳夢晶正在等着他。

“姐姐,終於一天,我會成爲一個足以承擔這一切的人。”徐飛這句話有些一語雙關地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