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3 Views

而這次,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Written by
banner

他格擋成功之後,竟是繞過我的刀,飛快的用刀刺向我的腹部,連續三刀,出刀又快又狠!而我則是趕忙操起刀開始躲格擋,但是,礙於他的勁道實在太大,把我的虎口震得生疼,所以我不得不利用瞬移向後退了幾百米。

“呼……”躲開之後,我才微微鬆了口氣。

“咣噹!”忽然,我的腳下傳來了一聲脆響。我低頭一看,才發現,我的金剛石大刀已經斷成了三截,掉在地面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而我的手裏,則是隻剩下一個刀柄。

“嘶……”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無奈之下,我只有匯聚玄氣,製成了一把有純玄氣構成的光劍,這把劍的強度,重量等我都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而且,只要我體內的玄氣源源不斷,它就永遠不會消散,也不會離開我的手。

“哼,這回我看你怎麼破!”我冷笑了一聲,便迎了上去。

我有護身魔法,即使他勁道再大,也不能傷我分毫,但是,我的勁道卻有一個臨界值,雖說他打不死我,可是我也奈何不了他!而且,我當時學習的有關增幅自身力量的魔法,那也是僅限於在地球上,而到了這宇宙中,便又成了一個未知數!

“嗖……嗖……嗖”我以極快的速度,配合我中華劍法,極快的向那人揮出三劍,而這一次,他只接下了我兩劍,另一劍,我直接刺在了他的胸口上。

但是,就在劍尖沒入他胸口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感覺手上出現了一股阻塞的感覺,那劍,怎麼也刺不進去!

“呼……”我有些火大,於是將玄氣狠狠的灌注與光劍之上,大大的加大了劍的鋒利程度,而後我身形躍起,把手中的劍柄鬆開,用極快的速度在劍柄上狠狠的踢了一腳,這一次,終於成功了!那劍竟是沒入了他的胸口三分之一!

但是,期間那人也是用刀劃過了我的大腿,索性我有魔法護身,將這一擊給擋了回去! “咕咕……”那獨眼人的胸口流出了鮮血,他的眼睛裏充滿了不可思議,旋即他望着我手中的玄氣劍,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我身形一躍,過去將劍拔了出來,而後,便打算砍掉他的頭顱。

“且慢!”那人忽然喊道,

我聽後遲疑了一下,還是收回了劍,冷冷的望着他,想看看他究竟要幹什麼。

“大人,你……是魔法師?!”他誠惶誠恐的問我。

“是。”我淡淡的道。

獨眼人聽後眼中忽然出現了一絲敬畏,旋即便跪下,對着我連連磕頭:“大人!請救救我們萊頓星球的族人!”

我聽後先是一頓,旋即感到有些汗顏,爲什麼我每次碰上的外星人,都是讓我幫他救救族人?

於是我說道:“我無能爲力。”

他聽後臉上閃過了一絲慘然,苦笑着搖頭嘆息道:“大人,若是你肯幫我萊頓星球,他日我萊頓星球定將給您做牛做馬!”

“……”聽後我一臉的黑線,怎麼感覺穿越到古代去了?

“那我怎麼幫?”我無奈道。

“大人……”那獨眼人說:“我叫凜,是萊頓星球的一個帝國護衛,在約莫兩千年以前,我們萊頓星球忽然遭到了未知生物的襲擊,他們的手段非常強橫,幾乎舉手投足都能夠毀掉一座城市!”

“後來,我們萊頓星人也是發起了反抗,和那些未知生物打了起來,但是,我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他們只有僅僅幾個人!後來,萊頓星球被佔領之後,我們萊頓星球的族人便淪爲了奴隸!後來我們星球被開發成了採礦區,便將我們轉移到了這裏,終生奴役!”

“而且,他們的下一個目標,便是這個星系唯一有生命的星球,呈蔚藍色。但是,過了這麼多年,我也不清楚他們爲什麼遲遲沒有動手。”

“什麼!”我聽後便是一凜,這獨眼人說的不是地球麼?

“這幾年,我們也想過逃出這裏,可是……他們將這裏與外界用一層能量結界徹底隔斷,我們只要一出去,接觸到那能量結界,便會化爲虛無!”

“呃……這麼狠!”我暗暗咂舌,忽然,我心裏一抽,發現了一件事……我進來的時候貌似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那凜貌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旋即解釋道:“曾經,有一個自稱是魔法師的人和那些未知生物戰鬥過,那未知生物根本不是魔法師的對手,所以能夠穿過能量結界來到這裏的人,不是那未知生物,就是魔法師,而看您的長相和剛纔使用的魔法,應該是一名魔法師了!”

“好吧,魔法師這麼牛X?”我心中有些得意,看來這便是獨眼人凜非常敬畏我的原因!

“不過,說了半天你還是沒說我該怎麼幫你啊。”我撓了撓頭,說道。

“唉,現在族人被屠戮、殺害的太多了,僅剩下的,只是些像我一樣的護衛,在做着無用的掙扎,剛巧這幾天那些未知生物出去了,所以您只要幫我們把那能量結界打破,我們就可以逃離這個地方。”凜說道。

“哦,可是這個結界怎麼打破?我的身體根本觸摸不到它!”我奇怪道。

“不用,您只需要用魔法施展一次攻擊,它自然就會自行瓦解。”凜說道。

“好吧。那你先去召集你的族人,我來打破這結界。”說完之後,我便騰空而起,向那結界附近飛去。

凜聽了之後,也是非常的高興,連忙去召集族人了。

當我來到離那個結界不遠處的時候,我便先施展火球術,在手心凝聚了一個小火球,而後向那結界狠狠砸去,打算先試探試探這能量結界。

“砰……”當火球與結界接觸的時候,驟然發出了一聲悶響,旋即那能量結界便出現了一個小口子,但那口子馬上便又恢復了原狀!

“還會自動修復?”我咧嘴笑了笑,看來也不是什麼厲害的玩意兒麼。

過了一會兒,凜將他的族人都召集完畢之後,便在下面向我喊道:“大人!我們準備好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人還真不少,而且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激動和興奮的表情。

“好,我現在便來打開結界!”我對凜說道。

於是,我雙手緩緩張開,左手施展火系魔法“萬火焚蒼穹”,右手施展金系魔法“泯滅之源”,而後,便緩緩的將它們合在了一起,頓時,一道巨大的劍影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而後,在我的咒語控制之下,那劍影分爲了無數把細小的劍,密密麻麻的匯聚在我的頭頂之上,顯得格外壯觀。

“去!”

我手指指向那結界,而後,那無數道劍光便暴掠而出,“唰,唰,唰,”的向那結界很刺而去。

這火系魔法,具有焚盡一切的力量,而那泯滅之源,則是有着腐蝕一切的力量,二者合一,威力不可小覷。

“嘶嘶……”

當無數把劍光掠在那能量結界之上時,那能量結界便開始消散,併發出了詭異的“嘶嘶”聲。片刻之後,天空之上的能量結界,儼然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就是現在!”凜興奮的吼道。“族人們!離開這裏!振興萊頓!”

“振興萊頓!”族人們也和凜一樣激動。

而後,他們便飛快的離開了能量結界,已經進入了那天藍色的詭異液體,不過看起來這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影響。

族人們都離開之後,凜纔過來,對我感激涕零:“大人!你乃我們萊頓星球的大恩人!我們以後定當回報!這是萊頓之牌,大人日後若是遇到麻煩,捏碎此牌,我們萊頓星人便會趕到!”

“若是大人想來我們萊頓星球做客,我們一定萬分歡迎!”萊頓說完,便想那裂口掠去,因爲,那結界之上的裂口,正在緩緩復原。

“保重。”我點了點頭。

“後會有期了,大人!”萊頓拱了拱手,便消失在了那天藍色的液體之中。

既然他們走了,這裏應該就剩下個空殼子了把?於是,我打算在這裏好好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之類的東西。 而且,我對凜口中的那未知生物非常的感興趣。 於是,我便向那裏面飛了過去,若是沒有什麼寶貝的話,我就繼續趕路,若是讓傑斯知道我這麼墨跡,恐怕早都暴走了。

越往裏走,我發現這裏愈發的詭異,到處都瀰漫着死寂的味道,沒有一絲生機。這裏的環境十分簡陋,儼然便是一副大型監獄的景象,從一些十分簡單的設施便可以看出,這裏有着萊頓星球人生活過的痕跡。

“瀧澤,出來。”我喊道。

“唰”的一聲,瀧澤便出現在了我的身邊,說道:“主人!有什麼吩咐麼?”

“幫我探測探測這裏。”我說。

直覺告訴我,這裏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果然,沒過多久,瀧澤便說道:“主人,在南邊二百米處的地下五米,有着一處未知區域,由於地面材料特殊,我無法測的裏面的具體情況!”

“沒事,先隨我下去看看。”我一聽,便來了興趣。

依舊,我用護身魔法把自己保護的妥妥當當,而後利用玄氣在頭頂形成一個飛速旋轉的尖端,達到鑽地的功能。

“嗞嗞……”地面頓時便被鑽出了一個大口子。


鑽了大概幾分鐘左右,我便看見了面前的石層出現了一道裂縫,而那裂縫裏面,便是空心的,也就是瀧澤口中那未知區域。

“呵呵,或許今天真能撿到些什麼寶貝!”我一興奮,便狠勁朝着那裂縫鑽了一下,頓時,“轟”的一聲,這未知區域便出現了一個缺口,我和瀧澤也是趕忙進了去。

這裏不知怎麼回事,白霧繚繞,光線還算明亮,我利用魔法將那白色的霧全部凝聚,頓時我的周圍便出現了許許多多白色的晶體,因爲據瀧澤探測,那白色的霧都是由能量構成。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這裏看起來十分寬闊,地面也是由金燦燦的磚交錯鋪成,在周圍有着一些倒塌的石柱和看起來像是房屋的廢墟,頭頂上便是平滑的石層,有好多跟粗壯的金色石柱將其支撐。

我和瀧澤往裏慢慢的走,周圍到處都是廢墟,而且地面也是有着破損的痕跡,像是被十分強橫的外力所攻擊一般。據我推測,這裏曾經一定發生過一次驚天大戰!

向裏走到盡頭,便看見了一個類似古代皇帝龍椅的東西,但是上面佈滿了碎石頭和灰塵,看起來已經許久沒有人坐過了。

而在這椅子的旁邊,有一尊人型雕像,這雕像的樣子看起來非常逼真,彷彿像是真人一般站在那裏一動不動,而且……他的樣子怎麼和地球人一般?

看到這,我不禁來了興趣,走上前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尊人型雕像。他緊閉雙眼,穿着一身類似於夜行衣的黑衣服,手裏拿着一把類似太刀的刀,髮型類似與清朝時候的錦衣衛,而且,他的皮膚顏色十分逼真,看起來就似活人一般,有着一些生氣。

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皮膚,手感還不錯,這人應該就是個地球人吧?不過……這裏並沒有空氣,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呃不對,這地下宮殿裏好像有着氧氣的存在?

“主人,這裏的氧氣含量爲百分之二十六。其餘部分全部爲一種未知的氣體。我的數據庫中沒有資料。”瀧澤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望着面前的“錦衣衛”,推測他應該是一具屍體,由於這裏的那種未知氣體,還有不存在微生物,所以他的屍體並沒有腐爛,也並沒有失水,所以死了之後便一直保持這個狀態。

我探了探他的鼻息,感覺到他並沒有呼吸,而後又摸了摸他的胸口,和我預料之中的一樣,心跳也沒有。唉,難得在這裏碰上一個同胞,還是一具屍體。

在對這雕像失去興趣之後,我又將目光轉向了他旁邊的那椅子上。我將這椅子上的碎片和灰塵都清理乾淨之後,才無比驚駭的發現,這椅子也是純金色打造!

但是,我讓瀧澤探測地面和這椅子的構造之後,她告訴我這種元素她還是沒有見過,也就是她的數據庫,並沒有這一類的資料。

不過……怎麼看怎麼像是金子做的!於是,我便準備坐上去爽爽,說不定是宇宙裏哪個霸主曾經坐過的位置?

但是,待我的屁股離那金色椅子還有一公分的時候,瀧澤忽然吼道:“主人且慢!”

我嚇得一個激靈便站了起來,瞪着瀧澤不滿道:“你這是怎麼了?”

“主人,這上面有機關!”瀧澤說道。

“機關?”我打量了一下這椅子,並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主人,那右邊的扶手是可以轉動的,那應該是一個機關。”瀧澤指着那椅子右邊的扶手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我聽後恍然大悟,於是便將手伸向了那右邊的扶手,而後,便是將其向右一拉。

忽然,地面陡然間輕微晃動起來,頂上的灰塵也是由於這晃動而撒落的到處都是,面前的椅子忽然向上移動,在我驚駭之餘,我發現了,這椅子的下面竟然另有乾坤!

椅子下面的那一塊兒長方形的磚,忽然徐徐上升,那椅子的下方,儼然便升起了一道石柱!

這時,意外又發生了!

之間那原本一動不動的人形雕像忽然活了過來,他睜開眼,以極快的速度掠到了我的跟前,而後擡起手裏的劍指着我,目光凌厲,冷聲喝道:“報上你的姓名!”

更出奇的是他竟然用的是中國話!我靠,這讓我更加確定了他是我的同胞,是個地球人,而且,說不準還是個華夏人!

“哈哈!你是地球人?”我激動的問道。



他的目光依舊冷厲,重複道:“報上你的姓名!”

“我也是地球人!你爲什麼會在這天王星?”我依舊很激動。

但是,這人還是一副石頭的模樣,繼續重複道:“報上你的姓名!”

我無奈,只得說道:“高軒!”


他聽後,不知爲什麼,忽然眼中閃過了一絲驚駭,而且,還參雜着一絲激動。

半晌過後,他忽然單膝跪地,對我拱手道:“主人!”

“我靠!”我直接驚駭的說不出話來了,這……都他媽哪兒跟哪兒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