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0 Views

噗!

Written by
banner

很快,又是一道血注噴射而出。林東已經將插在猥瑣男子體內的短劍拔了出來。

「啊!」

說著,林東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表情有些驚呆的雨恭慈,心底無奈的一笑。

他能感覺到雨恭慈的善良,如今卻讓她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對於她的心靈衝擊一定不小。

但林東必須要這麼做,先不說其他的。有兩個鳳落閣的弟子死在了這個猥瑣男和他同夥的手裡,這是林東虧欠她們的,畢竟自己當初信誓旦旦的說可以保護她們。如今卻是這樣的結局。

還有一點兒是因為對杜真真的承諾,讓他們承受這個世界上最為嚴酷的死法。

當然最後一點兒,林東是想讓雨恭慈知道,修行一路並不是那麼美好。

殺戮與被殺戮不過是家常便飯。

很快,猥瑣男子身上的肉在他不停的哀嚎和痛呼中,一點點的與自己的骨頭分離。

這樣的技法對於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可以做到。只不過當林東真的這麼做的時候,杜真真和雨恭慈的臉色都是一陣的蒼白,胃裡就彷彿是波濤一般,上下翻滾著。

「嘔……」

雨恭慈最先忍不住,直接轉頭蹲在地上嘔吐。杜真真也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看著猥瑣男子目光中的生機已經近乎消散,握住了林東的手,顫抖的說道:「最後交給我吧。」

「好。」

林東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手中的秀靈劍交給了杜真真,整個人向後退了一步。

此時的猥瑣男子一半的身體如骷髏一般,只露出森森的白骨。另一邊的身體卻是長滿了血肉,鮮血不停的滴落,將猥瑣男子整個人陷入血泊中。

噗嗤!

徒然,杜真真手上秀靈劍直接插在猥瑣男子的頭頂。這一刻,猥瑣男子竟是對杜真真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在剛才的過程中,他已經對繼續活下去失去了任何的希望,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快點兒讓他死。

如今也在同一時間露出解脫的笑容,整個身體砰的一聲跌倒在血泊中,濺起顆顆血珠。

「呼……」

這一擊就彷彿用盡了杜真真所有的力氣一般,她整個人頹然的向後倒退了幾步,竟是直接將秀靈劍扔在了地上,頭也不回的跑去那個已經身體冰涼的鳳落閣女弟子身邊。

至於之前那個選擇自爆的,只有幾縷衣衫可以證明她曾經存在過。

另一個幸免於難的女弟子,則是在雨恭慈強打著精神的情況下,被雨恭慈攙扶著來到杜真真的身邊。看著那具臉上掛著遺憾之色的少女,淚水止不住的奪眶而出。

這一幕,倒是對林東有著不小的震撼。師門,即便是他現在進入到了問道宗,他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融入進去的感覺。這樣的師門之情,他更是沒有感覺到。他能感覺到只有爾虞吾詐和廝殺。

「是我太孤獨了吧……」

林東喃喃自語著。

過了約莫幾分鐘,鳳落閣那名女弟子的屍體被焚燒成骨灰,更是被杜真真小心的收入囊中。

再度聚首的幾女,寂寞無聲的走到林東身前,站定,過了一會兒,杜真真才說道:「林東,這次真的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

話音未落,林東卻揮手打斷道:「感謝的話,現在就不要說了。還是先干正事兒要緊。」

「正事兒?什麼正事兒?」

徒然,林東露出邪邪的一笑道:「自然是找人報仇了。」說罷,林東頭也不回的直接沖著來時的路賓士而去,空氣中遺留他的一句話:「你們先把地上那些傢伙的空間戒指和地圖給收了。然後找一個地方等我回來。放心,我很快就回來。那個傢伙並沒有走遠。還真是便宜我了……」

「額……林東……你……」

沒等杜真真幾女說話,林東已經飛快的消失在她們的視線中。此刻,雨恭慈一直保持著沉默,從始至終臉上都是負責的神色。

倒是那個得救的另外一名女弟子,出聲說道:「師姐,林東幹什麼去了?」

「哦,他去了卻一樁恩怨。」

杜真真並沒有具體的明說,隨意的應付了一句之後,目光轉向另一邊的雨恭慈,低聲問道:「師妹,你怎麼了?是不是……」

其實杜真真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畢竟之前林東的手段確實可以稱得上是殘忍。

雨恭慈是個什麼性格,杜真真很清楚。恐怕一時之間雨恭慈還深陷在恐慌之中。

「沒……沒什麼……」

雨恭慈低著頭沒有多言,只是聲若蚊蠅的回答了一句,隨即頭也不回的朝著與林東相反的方向走去。

「師姐,要不要我……」

聞言,杜真真緩緩的搖頭,嘆息道:「算了,這是她應該經歷的過程,現在宗派之間暗流涌動,幾大魔宗那裡也開始有了動作。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場曠世難見的大戰。師妹她天賦極強,但就是太過善良。如果她不能走過這一關,恐怕到時候也無法為我們鳳落閣出力。我想林東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兒,所以並沒有刻意的避開恭慈,而是選擇當著她的面兒做這些。」

「可是恭慈她還這麼小,現在就讓她看到這些,我擔心……」

話音未落,杜真真卻直接打斷道:「難道你覺得林東大嗎?」

「額……」

一句話,讓這女弟子啞口無言。確實,林東的年齡看上去也不過二十來歲。

然而此刻的林東卻是飛快的穿梭在林中,之前那血腥的一幕對於他來說雖然也是頭一次這麼做。但就彷彿是習以為常一般,並沒有任何的不適。

「小子,本座發現你真的進步了。對待敵人就是應該像剛才那樣,絕不能手軟。否則春風吹又生的,敵人根本就斬殺不盡。必須要斬草除根。」 這一幕,倒是對林東有著不小的震撼。○師門,即便是他現在進入到了問道宗,他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融入進去的感覺。這樣的師門之情,他更是沒有感覺到。他能感覺到只有爾虞吾詐和廝殺。

「是我太孤獨了吧……」

林東喃喃自語著。


過了約莫幾分鐘,鳳落閣那名女弟子的屍體被焚燒成骨灰,更是被杜真真小心的收入囊中。

再度聚首的幾女,寂寞無聲的走到林東身前,站定,過了一會兒,杜真真才說道:「林東,這次真的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

話音未落,林東卻揮手打斷道:「感謝的話,現在就不要說了。還是先干正事兒要緊。」

「正事兒?什麼正事兒?」

徒然,林東露出邪邪的一笑道:「自然是找人報仇了。」說罷,林東頭也不回的直接沖著來時的路賓士而去,空氣中遺留他的一句話:「你們先把地上那些傢伙的空間戒指和地圖給收了。然後找一個地方等我回來。放心,我很快就回來。那個傢伙並沒有走遠。還真是便宜我了……」

「額……林東……你……」

沒等杜真真幾女說話,林東已經飛快的消失在她們的視線中。此刻,雨恭慈一直保持著沉默,從始至終臉上都是負責的神色。

倒是那個得救的另外一名女弟子,出聲說道:「師姐,林東幹什麼去了?」


「哦,他去了卻一樁恩怨。」

杜真真並沒有具體的明說,隨意的應付了一句之後,目光轉向另一邊的雨恭慈,低聲問道:「師妹,你怎麼了?是不是……」

其實杜真真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畢竟之前林東的手段確實可以稱得上是殘忍。

雨恭慈是個什麼性格,杜真真很清楚。恐怕一時之間雨恭慈還深陷在恐慌之中。

「沒……沒什麼……」

雨恭慈低著頭沒有多言,只是聲若蚊蠅的回答了一句,隨即頭也不回的朝著與林東相反的方向走去。

「師姐,要不要我……」

聞言,杜真真緩緩的搖頭,嘆息道:「算了,這是她應該經歷的過程,現在宗派之間暗流涌動,幾大魔宗那裡也開始有了動作。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場曠世難見的大戰。師妹她天賦極強,但就是太過善良。如果她不能走過這一關,恐怕到時候也無法為我們鳳落閣出力。我想林東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兒,所以並沒有刻意的避開恭慈,而是選擇當著她的面兒做這些。」

「可是恭慈她還這麼小,現在就讓她看到這些,我擔心……」

話音未落,杜真真卻直接打斷道:「難道你覺得林東大嗎?」

「額……」

一句話,讓這女弟子啞口無言。確實,林東的年齡看上去也不過二十來歲。

然而此刻的林東卻是飛快的穿梭在林中,之前那血腥的一幕對於他來說雖然也是頭一次這麼做。但就彷彿是習以為常一般,並沒有任何的不適。

「小子,本座發現你真的進步了。對待敵人就是應該像剛才那樣,絕不能手軟。否則春風吹又生的,敵人根本就斬殺不盡。必須要斬草除根。」

魂祖的聲音在這個時候想了起來。而且聲音中透著滿足之感。他這回可是吃飽了,林東殺了那麼多,根本就不用林東提示,早就已經偷摸的將那些靈魂吃了個一乾二淨。

「恩。」

對於魂祖的話,林東出奇的沒有反駁,而是表示了贊同。

「嘿嘿嘿,你小子真的不錯了。哎對了,之前你偷偷放在那個壯漢身上的噬魂蟲現在給你什麼提示了?那壯漢跑哪兒去了?」

「就在前面。」

說著,林東徒然加快了速度。同時在心中說道:「機械玉,開啟灌注狀態。」

「叮!宿主林東請求灌注狀態。系統檢測成功,現在開啟。」

刷!

隨著機械玉魂靈的聲音傳過,林東體內空虛的靈氣迅速得到了補充。只是相比較全身心的進入修鍊中,要慢了許多。不過對付那個壯漢足夠了。

「就在那兒!」

徒然,林東目光一頓。之前自己偷偷兒的將噬魂蟲放在了壯漢的身上。

通過心靈感應,林東很容易就找到了壯漢的位置。這個傢伙離去之後並沒有走遠,而是委身在一個乾枯的樹洞里。看樣子好像是在躲避著什麼。

等林東走進之時,身材高大的壯漢極為憋屈的呆在樹洞里,整個身體蜷縮成了一團。手中還拿著一個儲物戒指,像是在查看著什麼。

然而林東的突然走進,卻打斷了壯漢的查看,整個人倏然一驚。待看到林東正站在自己身前時,身體下意識的一個哆嗦。

「是你?!」


見壯漢的目光中閃過驚恐之色,林東竟是出奇的淡淡一笑道:「是我,怎麼?在看什麼好東西?!」

「啊!」

頃刻間,壯漢就好似受到了什麼刺激,身體直接從樹洞里滾落出來。靈武巨斧也瞬間出現,盯著林東猙獰道:「小子!你來的正好。你之前殺我二弟,現在我也是時候為他報仇了!」

這壯漢雖然說得滿腔憤怒,但目光卻有些躲閃。腳步甚至微微向後退了退。

而林東則是一直保持著淡然的神色,將清凈槍抗在肩上,指了指壯漢手上握著的儲物戒指,輕聲道:「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戒指是那個人妖的吧。你又折返了回來。目的就是為了這枚戒指吧。呵呵,你還真是愛你的弟弟啊。這麼衷心的把他的遺物帶回來。」

不理會林東話語中的嘲諷,壯漢怒聲說道:「少廢話!我二弟的東西自然我要替他收回來!我先殺了你祭奠我二弟的亡魂!」

說著,壯漢整個腳步一錯,手中巨斧高舉,直接對著林東的頭頂砍去。

然而林東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淡淡的笑意,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頭,輕聲說道:「先給你來個餐前甜品。」

「甜品?!」

壯漢臉上表情有些愕然,只不過片刻,突地!背後傳來一股劇痛,同一時間,一道血注直接噴了出來,洋洋洒洒的濺射了一地。

而壯漢那準備落下的巨斧也隨之一頓,踉蹌著向後退了幾步,臉上閃過一抹蒼白之色。 三月的小雨最是怡人,伴隨着微風飄灑在屋頂,將粘附在瓦片上的塵土沖刷的一乾二淨。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絲毫沒有因爲天氣的潮溼而變得冷清。

一年一度的“賞花節”即將到來,各地的達官貴人,名仕鄉紳也趁着這個機會不遠萬里來到帝都。說是爲了賞花,其實大部分都是衝着與“賞花節”同時舉辦的“龍騰會”而來。

說起“龍騰會”,其實也就是所謂的相親大會。各地的優秀才子到此競技才華,一旦被哪家的貴族小姐看中,那就相當於平步青雲,一步邁入上流社會,因此一些滿腹才學卻懷才不遇的學子競相參加此集會,如過江之鯽一般樂此不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