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68 Views

稍稍的猶豫了一下,趙二彪將車頭調轉,沿着原路,急急的跟了上去。 趙二彪跟着冷美人和杜磊疾馳了好一會兒後,見見的趕上了兩個人,而趙二彪也看清楚確實是杜磊在前面跑,冷美人在後面追,只不過,趙二彪還沒有看清杜磊肩上扛着的就是米豔。

Written by
banner

雖然沒有確定下來,可是,見事出突然,趙二彪便已經料想到米豔的事情肯定是和杜磊有關,也大概猜的道杜磊肩上的就是米豔。


冷美人和杜磊兩個人在樓羣之間跳來跳去,飛來飛去,趙二彪在路面上開着車實在是不方便,最後一想,索性也棄了車,提前來到兩個人的前面,手腳麻利的便上了樓。

趙二彪剛剛一上到樓頂便四下尋找着兩個人的身影,剛剛一回身望去,趙二彪便看見杜磊扛着一個人朝着自己這裏跳躍疾馳而來,而不遠的後面,冷美人正在急急追趕。

一見到這樣,趙二彪趕快在樓頂找個不起眼的掩體,完完全全的隱藏在了後面,頓時間沒有了身形。

在半空中急急而馳的杜磊只顧着逃走,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趙二彪剛剛出現在了樓頂,所以也沒多想便一下子停在了樓頂,想要以樓頂作爲過渡,稍稍停頓以後,瞬間想着下一個樓頂躍去。

隱藏起來的趙二彪自然是看見了杜磊的舉動的,而杜磊的舉動也正是趙二彪希望的。杜磊被冷美人追,趙二彪自然是希望幫着冷美人做點什麼,當然也是爲了米豔。

杜磊的身形剛剛停在樓頂,腳尖點地,猛然欲要再次躍起的時候,隱藏在掩體後面的趙二彪不經意間瞥到了杜磊肩上的人,心中確定下來那人確實就是米豔。

趙二彪手裏面拿着黑色摁子,本想稍稍放電,將杜磊的身形攔下來,讓後面的冷美人追上便可,可是,一見到米豔昏昏迷迷,衣衫不齊的樣子,趙二彪心中大氣,心中默唸着口訣,使出全身氣力,誓要放到最大電量。


就在趙二彪這樣想着的時候,杜磊身形已經起來了,馬上就要從樓頂離開了。

見杜磊身形要起,趙二彪心中更急,猛地摁下了手裏面的黑色摁子。

趙二彪心中堅定,身上更是使出了全部氣力,這一摁,黑色摁子前段的引線瞬間放出巨大電流,深藍色的耀眼電流順着前段的引線逶逶迤迤的奔着身形已起的杜磊便飛了過去。

已經躍到了半空之中的杜磊忽的覺得一陣刺眼的光芒朝着自己飛了過來,心中一驚,下意識的想要躲避,可是,杜磊身形已經在半空之中,不能夠自如的轉換身形。其實,對於杜磊來說,在半空之中轉變身形實在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趙二彪放出來的電速度實在是太快,杜磊轉變身形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雷電奔過來的速度,所以,一瞬間,已經騰到半空之中的杜磊啊的一聲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跟在杜磊身後的冷美人自然是時刻盯着前面的杜磊的,所以,就在杜磊意識到身側一道耀眼亮光乍然而起,冷美人也同時意識到了。

突然之間,冷美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趙二彪所爲,還以爲這是前面的杜磊忽然使的什麼本事,爲了安全起見,冷美人趕快身形一偏,朝着另一側急急而去。

不過,冷美人雖然是身形調轉,眼睛卻是緊緊地盯着前面的杜磊,生怕杜磊使詐,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時候隱匿了身形。

冷美人看着前面的杜磊身形一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那道雷電也沒有再次而起的意思,故而趕快回轉身形,慢慢的朝着倒在地上的杜磊躍了過去。

隱藏在暗處的趙二彪看着杜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心中一喜。


趙二彪知道自己雷電的本事,也知道自己這道雷電是着着實實的擊在了杜磊的身上,也不再隱藏,朝着杜磊便走了過去。

шшш ▲Tтka n ▲co

確切的說,趙二彪並不是朝着杜磊走了過去,而是朝着米豔走了過去,杜磊更加關心的是米豔,杜磊怎麼樣趙二彪卻並不是關心。

冷美人跳到樓頂上,剛想喊趙二彪卻忽的猶豫了一下,然後身形一閃,躲到了一處隱蔽處,盯着趙二彪的一舉一動。

趙二彪剛剛的一擊讓杜磊措手不及,亂了手腳,慌亂之間把抗在肩上昏迷的米豔給扔了出去。

來到米豔身邊,趙二彪趕快使勁的搖着米豔,希望自己能夠將米豔喚醒,畢竟,趙二彪知道放出雷電的威力,也知道杜磊扛着米豔,既然把米豔擊中了,杜磊肩上的米豔也不會倖免於難的。

趙二彪把自己的上衣一脫,給米豔穿上,然後**着上身,把米豔抱在懷裏面。

“米豔,米豔,你還好嗎?米豔,你醒醒!你醒醒!”趙二彪搖着米豔,全力的呼喚着。

就在趙二彪喊了好一會兒,心中暗道應該趕快把米豔送進醫院的時候,米豔忽的皺着眉頭,輕輕的咳嗽了兩聲。


一見米豔沒有什麼大礙,而且已經不再昏迷,漸漸的醒了過來,趙二彪心中一喜,繼續喚着米豔說道:“米豔,米豔,你沒事兒吧?趕快醒醒!趕快醒醒!”

恍惚之間聽到了趙二彪的呼喊,米豔勉強的睜開眼睛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給我••••••滾••••••躲開••••••我不會••••••躲開••••••我不會•••••••跟你••••••不會服從你的••••••你別想侵犯••••••侵犯我••••••”

米豔剛剛從昏迷中醒過來,可能並沒有看清自己是在誰的懷裏面,意見眼前人**着上身,還以爲是杜磊想要侵犯自己,一邊努力的掙扎着一邊吃力的說着。

聽到懷裏面的米豔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對着米豔說道:“米豔,是我,是我,我是趙二彪呀!別害怕!別害怕!我是趙二彪!”

趙二彪這樣柔聲柔語的對着米豔說了好一會兒,米豔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安全了,而剛剛一意識到自己安全了,米豔一頭紮在了趙二彪的懷裏面,嚶嚶啼啼的哭了起來。

趙二彪見米豔這個樣子,心中更加的來氣,誓要好好的手勢杜磊一頓。

“米豔,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讓你吃虧的!我一定會好好的教訓教訓杜磊!”

就在趙二彪剛剛說出這樣一句話,米豔想要回應些什麼的時候,趙二彪忽然覺得全身一冷,身子一僵,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兒。

米豔從趙二彪的懷裏面稍稍的向外探了探,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沒想到你身上還有些肌肉!身材不錯呀!”

聽到米豔這樣說話,趙二彪還是滿臉冰霜,額米有任何反應,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一樣。

見趙二彪這個樣子,米豔滿臉不解的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米豔的話剛剛說完,趙二彪便開口了,只不過,趙二彪開口不是對着米豔的。

趙二彪頭也不回的冷冷說道:“杜磊,你不要再裝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米豔滿臉不解的看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說什麼?杜磊就在這裏?”

趙二彪朝着米豔稍稍的點了點頭,然後將一邊將米豔扶起來一邊說道:“杜磊,真沒想到你竟然幹出這麼卑鄙的事情?”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杜磊並沒有接話,而是對着趙二彪說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是裝的?”

趙二彪冷笑一聲,然後對着身後此時已經站起身來的杜磊說道:“你扛着本來就已經昏迷的米豔,按道理來說,米豔應該和你受到同樣的傷害,可是,米豔竟然醒了!你當然是沒受到傷害!不過,話說回來,我還很好奇你是躲開的,我明明已經擊中你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杜磊先是冷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沒想到你還挺細心!哈哈••••••”

見趙二彪沒有什麼反應,杜磊對着趙二彪繼續說道:“不過,你再細心也沒有,現在我還是被我控制着,其實,告訴你也無妨,就在你的雷電將要擊中我的時候,我身邊已經產生了一陣裹身風,將雷電全都躲開了!你別忘了,我們風門也不是吃素的!哈哈••••••”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趙二彪慢慢的轉過身去,然後看着惡目相向的杜磊說道:“你難道以爲我雷門門主是吃素的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杜磊冷笑一聲,然後對着趙二彪惡狠狠的說道:“你雷門門主不是吃素的?那你動動看看!看看我這個風門的能不能把你雷門門主怎麼樣?”

就在說這話時,杜磊手中已經暗暗口中已經暗暗念決,手裏面也動作不斷,而就在杜磊說完這話的時候,手心裏面已經漸漸的起了變化,一小團可見之風已經在杜磊手心裏面騰然而起。

杜磊的意思不言自明,只要趙二彪敢動一下,杜磊手中的這團風便扔到趙二彪的身上。

趙二彪自然是知道杜磊的意思的,而且,趙二彪知道,杜磊剛剛能夠在瞬間便將自己全力放出去的雷電避開便知道自己要是和杜磊一起出招的話,自己一定是不佔上風的。

杜磊見趙二彪沒有說話,對着趙二彪反問道:“你也受了公羊的蠱惑前來抓我?”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趙二彪滿臉不解的看着杜磊說道:“哼!公羊叔叔!就你這樣的人渣還配讓公羊叔叔親自出面!”

說這話時,**着上身的趙二彪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身後的米豔。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杜磊冷笑一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告訴你們!你們是不會得逞的!我師父馬上就過來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躲在暗處的冷美人心中不免擔憂,因爲冷美人實在是擔心趙二彪提前把真想說了出來,杜磊知道這其實不是自己公羊叔叔的意思會幹出什麼過分的事兒,現在,冷美人只想着用公羊叔叔的名義震懾住杜磊,讓杜磊能夠減少抵抗。

冷美人長吸了一口氣便要出去,趁着杜磊不注意,一招制服杜磊。

就在冷美人剛剛要有所動作的時候,杜磊已經提前行動了。

杜磊本還和趙二彪你一句我一句的說着,可是,說了一半,杜磊忽的猛的將手裏面的風像着趙二彪一送,一團鋒利似刀的風急速的朝着趙二彪飛了過去。

趙二彪自然是看見了杜磊猛的擲過來的一團風,下意識的朝着旁邊一閃,同時摁動了手裏面的黑色摁子,不過,剛剛偏過身形的趙二彪猛地想起了什麼,趕快又將身體回正過來。

趙二彪之所以會不顧危險,將原本偏過去的身子又正了回來是因爲趙二彪忽然想起來自己身後站着的是米豔,自己要是躲過去的話,米豔肯定是會受到傷害的。

既然已經重新擋在了米豔面前,趙二彪便只能夠想辦法抵擋杜磊的攻擊了。

這一切都發生在霎時之間,趙二彪下意識的有摁了一下黑色摁子,黑色摁子又放出了一道光電。

不過,這光電的作用似乎不大。趙二彪的第一道光電根本沒對杜磊的風團起到什麼太大的作用,風團繼續朝着趙二彪飛了過來。

眼看着風團又穿過了第二道光電,馬上就要到趙二彪的眼前,趙二彪甚至都可以感受到那風團帶來的風。

心中暗叫不好的同時,趙二彪猛的轉身,將米豔抱在了懷中,不想米豔因此受到衝擊。

趙二彪本來已經是做好了用自己的背迎接那風團的準備了,可是,呆立在原地好一會兒,趙二彪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受到什麼衝擊,只是覺得一陣颶風帶着陣陣寒意貼着自己的後背吹過,不過卻沒有給自己帶來什麼傷害。

身後沒有了動靜,自己也沒有收到什麼傷害,趙二彪的心裏面自然是十分的好奇,慢慢的轉過身去,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趙二彪抱着米豔一點點的轉過身來的時候,趙二彪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杜磊此時保持着自己剛剛轉過身之間的姿勢,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而且,更爲奇怪的是,此時杜磊的身上竟然裹着一層淡藍色的薄薄冰霜。

等到趙二彪又回了回身後,更加的驚奇了,因爲趙二彪清楚的看見,就在自己的後背上方一點點的位置,一團淡藍色的冰殼懸浮在半空之中。

趙二彪雖然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不過,趙二彪知道,這一團淡藍色的冰殼就是剛剛杜磊手中的風團。

就在趙二彪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趙二彪懷裏面的米豔微微掙扎着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雖然是特殊事情,可是,趙二彪沒有忘記當初公羊和自己說過的話,五門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夠讓除五門之外的人知道的,所以,就在米豔剛剛探頭來看的時候,趙二彪一把捂住了米豔的眼睛。

“二彪,你幹什麼?”

“沒什麼,這個場景你不能看!”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米豔果然乖乖的躺在趙二彪的懷裏面,不再探着頭看。

就在說話的同時,趙二彪四下的尋找着,想要看看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趙二彪的眼神剛剛落在冷美人的身上的時候,趙二彪忽的聽見冷美人朝着的自己大聲的喊道:“二彪,趕快躲開!”

趙二彪不知道冷美人爲什麼要讓自己躲開,不過,趙二彪知道自己聽冷美人的肯定沒有錯,所以趕快抱着米豔朝着冷美人躍了過去。

躍在半空之中的趙二彪還沒等落地便聽得咔咔兩聲響,然後便看見杜磊忽的全身一動,裹在身體外面的藍冰便四下崩碎開去,杜磊重新的恢復了自由身,而在杜磊恢復自由身的同時,那團剛剛距離趙二彪後背只有幾釐米的藍色冰殼也忽的炸裂開來,向着前方急急飛去。

趙二彪要是不避開的話,這團風便實實在在的擊在了趙二彪的後背上。

趙二彪一見杜磊重新恢復了自有,趕快緊緊的看着冷美人站好,手裏面的黑色摁子雖是準備摁下,完全是一副戰鬥狀態

杜磊也不傻,剛剛恢復了自由身便趕快面向着趙二彪和冷美人站好,也時刻準備着戰鬥。

剛剛一站好,杜磊便冷笑着對着冷美人說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竟然忽略了你竟然還在後面!”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冷美人冷哼一聲,然後對着杜磊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抵抗了!我們兩個只是先頭兵,一會兒大批人馬便會趕到了,等到大隊人馬趕到的時候,你想求饒恐怕都沒有機會了!”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杜磊似乎並不在意,因爲杜磊有自己的師父撐腰。杜磊的師父在風門中的地位很高,這正給了杜磊極大的自信。


見杜磊沒有說話,冷美人盯着杜磊繼續說道:“杜磊,你還是放棄吧!就算是沒有大隊人馬,就算是僅僅有我們兩個人,你也不是對手的,我相信你也知道,只要我用追冰魄把你凍住,二彪再用雷,你就絕對沒有活路的!”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擡眼看了冷美人一眼,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你是水門的人,剛剛好這一下叫做追冰魄?我還是第一次見識你們水門的招式,招式厲害,名字也好聽!”

在這關鍵時刻,冷美人可沒有心思和趙二彪說這些事情,只是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便繼續看着杜磊說道:“你還是放棄吧!放棄抵抗吧!我們現在••••••”

冷美人的話剛剛說到一半,杜磊便哈哈一笑,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有能耐就抓住我!要不然等我們師父一會兒過來了,你們就沒有機會了!”

就在杜磊這一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忽的一聲巨響。

巨響剛剛響過,杜磊便哈哈一笑,然後跳下樓頂,朝着遠處躍了去。

原來,剛剛杜磊擲過來的風團解凍以後,沒有擊中趙二彪便朝着遠處的大樓飛了過去,最後擊中了大樓的中部,在大樓的中部擊出了一個大窟窿,而杜磊此時正是奔着那個大窟窿便去了,想是要順着那個大窟窿逃走。

一見杜磊身形已起,冷美人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走!咱們兩個趕快去追!”

趙二彪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爲難的對着冷美人說道:“我可沒你們那本事!還能夠在這麼遠的兩樓間挑來挑去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那個••••••那個••••••你抱着我吧?抱緊了!我帶你過去!”

剛剛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便想也沒想的抱住了冷美人,雙腿夾在了冷美人的身上,姿勢極是曖昧。

一見冷美人這樣,冷美人滿臉黑線的對着趙二彪說道:“現在還不用!等到樓邊的!你先下來!”

“那好吧!我先下來!”

米豔看着趙二彪和冷美人這你來我往的,滿臉疑惑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剛剛那個人哪去了?怎麼嗖的一下子就沒不見了!另外,你說你們要過去,那我怎麼辦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