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35 Views

劉浩接着下達指令:“給我查詢臀部痤瘡的相關信息!”

Written by
banner

劉浩眼前的光幕上立馬就出現了關於痤瘡的相關的詳細信息。

看着那些詳細的相關信息,劉浩就像一塊乾癟的海綿似的開始瘋狂的吸吮着那些水分。足足快一個小時了,劉浩才通過這些痤瘡的相關信息的知識裏分析出周豔她媽媽目前的情況。

根據痤瘡的相關信息介紹,劉浩心理想着:“現在周姐讓我陪着她去老家幫她媽媽清理痤瘡,那就是說明,現在她媽媽的瘡裏肯定已經有了大量的分泌物了,那這麼一來,她媽媽的情況就屬於毛囊炎了。”

想明白這一點後,劉浩就再次對超級神醫系統下達了指令:“給我繼續查詢一下,毛囊炎的治療方法!”

然後那光幕上就立馬出現了關於毛囊炎的治療方法了:“毛囊炎是由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毛囊後所引起的炎症……”

“超級神醫系統推薦治療的方法爲:外科毛囊炎手術清理方法!”

“首先,第一步是……”

劉浩認真的看着超級神醫系統所推薦出來的詳細手術的治療方法,同時,劉浩在記住這些治療方法的同時也暗暗的下了一個決心,那就是既然去幫忙了,那就乾脆幫到一個完美的程度。

待時間到了中午後,劉浩簡單的出去,吃了一點飯後,就又回到了辦公室繼續開始學習着清理毛囊炎的清理方法,同時劉浩也在紙上開始進行模擬的相關操作過程。

就在劉浩認真的在稿紙上認真的模擬相關手術過程時,他辦公室的門突然的就被用力的給“嘭!”的一下子推開了,巨大的響聲將正在全神貫注的模擬手術過程的劉浩嚇的一陣哆嗦,而他握筆的手也是被嚇的抖動了一下,致使筆下的稿紙直接被手中的筆給一分爲二了。

劉浩在擡頭的同時也是一臉無奈的開口道:“我說,夢晨啊,咱們以後進來之前,敲敲門可以嗎?這樣也好讓我心理有個準備,可以嗎?若你在這樣一直下去,我怕我不知道哪一天被你這種暴力的開門給嚇的給犯了心臟病。”

李夢晨卻沒有理會劉浩的話,直接她揚着頭就走了進來,然後來到辦公室的飲水機旁,拿出一個一次性紙杯,隨後爲自己接了一杯水,開始慢慢的喝了起來。

待她將紙杯裏的水喝完後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道:“終於緩上氣來了,真是累死我了,你知道嗎?劉浩,今天中午好多的病人都需要換液,本姑娘直到現在纔將液換完啊。”

劉浩雖然對李夢晨開門的方式有些不滿外,其他的沒有一點兒瑕疵,如此清純、美麗、可愛的女孩子,劉浩自然是希望她天天來他的辦公室的。

劉浩聽完李夢晨的話後,不由的疑惑:“你自己一人換完的?不是有幫忙的實現護士嗎?她們呢?”

李夢晨再次爲自己接了一杯水,喝了兩口後才說道:“你不知道嗎?下午醫院有個實現生技能考試,爲了讓她們考出個好的成績,我讓她們去休息看書去了,好爲下午技能的考試做準備。”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一臉的驚訝:“哎呀哈,真是看不出你還這麼的體貼人。”

李夢晨聞言,一臉的傲然:“那是當然,本姑娘可是完美的。”

劉浩看着李夢晨那一臉的得意樣兒,立馬就開始潑冷水:“既然咱們的夢晨姑娘這麼體貼人,爲她人着想,可爲什麼每次來我辦公室的時候都不敲敲門呢?”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知道這是劉浩在和自己開玩笑呢,隨即就不好意思的嘿嘿的笑了兩聲,來到劉浩的辦公桌前,待看到劉浩那一分爲二的稿紙後,不禁一臉疑惑的問道:“我說,劉浩啊,你怎麼這麼節約呢? 第一狂妃:絕色邪王寵妻無度 ,爲什麼還用呢?”

英雄聯盟之奇跡時代 ,劉浩的內心一陣的無語,心中不免嘟囔道:“還不是拜你所賜,才成這樣的啊。”但臉上卻一臉認真的開口說道:“現在全社會不都是在提倡節約,避免浪費嗎?我這是在相應號召,從自身開始做起。”

正在喝水的李夢晨在聽到劉浩一本正經的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一個忍不住將剛剛喝到嘴裏的水給直接噴了出來,然後便直接噴在了劉浩的辦公桌上以及劉浩的身上。

看到劉浩那一臉愣住的樣子,李夢晨咳嗽着連聲說抱歉,同時從自己的兜裏掏出紙巾幫劉浩擦着辦公桌上的水漬,同時嘴裏還說道:“對不起啊,劉浩,這還不是怪你方纔說話的表情太逗了,一個忍不住便成這樣了。”

李夢晨將辦公桌上的水漬擦完後,就對劉浩開口:“好了,該你了,你趕緊將擡起來。”

劉浩聞言愣了,“頭擡起了做什麼?”

李夢晨一臉自然道:“你說頭擡起來幹嘛,當然是幫你擦臉上的水漬啊。”

劉浩聞言瞬間愣住了:“什麼!?幫我擦臉啊,算了,我自己來吧,不用了。”

溺寵小甜妻 什麼不用了,快點了。”



接下來,劉浩就簡直像一個木頭人似的任由李夢晨爲自己擦拭着臉上的水漬。

本以爲眼前 的這個自認完美體貼的女孩兒會很輕柔的爲自己擦拭臉上的水漬的,誰知道,那簡直就是像拿着一塊抹布在擦電腦屏幕那般胡亂的擦拭着。

劉浩受不了了:“哎呀,我的天,我說夢晨,我的臉不是電腦屏幕,在被你這麼擦下去的話,我的臉就要毀容了。”

李夢晨可沒有理會劉浩的喊聲,而是直接說道:“你看你這麼一個大男生,還沒擦幾下呢,你就開始亂喊,比一個女孩子還矯情呢。”

劉浩也不甘示弱:“可有你這麼擦臉的嗎?”劉浩在說話的同時也開始抗拒了,可劉浩越抗拒,李夢晨就越擦得起勁兒,就當二人鬧得不亦樂乎時,一個聲音從辦公室的門外傳來:“我說,劉浩,夢晨,你們倆在作甚麼呢?”

劉浩與李夢晨在聽到聲音後也忙停了下了,待看到是周豔副護士長後,劉浩忙起身:“周,周姐,那個……”

周豔一臉笑道:“我沒事,我什麼也沒看到,你們倆個繼續啊,哈哈哈。”說完,就大步的離開了。

看到已經誤會着離開的周豔,劉浩忙跑出去叫住了周豔,隨後一臉無語道:“夢晨啊,你看看,每次來的時候用力推門就算了,怎麼也不關上門啊。”

李夢晨也看到了管着自己的周豔副護士後,也忙恢復了正常的神色,隨後低着頭說了一句:“我,我也走了啊,我還要上班呢。”說完就低着頭走出了劉浩的辦公室,在走到周豔的面前後,忙繞過她的身子就小跑着離開了。

看着李夢晨那個樣子,劉浩更是一臉的尷尬,心理不禁說道:“夢晨啊,你幹嘛那樣啊,你一那樣,本來就沒有的事情,這弄的好像咱們真有了似的,這讓我怎麼解釋啊。”

現在的劉浩真是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看着劉浩那一臉尷尬的樣子,周豔則是笑着坐在了劉浩辦公室的沙發上。

此刻臉蛋已經紅了起來的劉浩忙起身來到飲水機旁,取出一個一次性紙杯爲周豔接了一紙杯水,放在了周豔身旁的茶几上,尷尬的說道:“周姐,你現在過來是要現在就去嗎?”

周豔沒有立即回答劉浩的話,而是端起紙杯,喝了一口水後,纔開口道:“等等,先不說這件事情,先說你的事情,劉浩啊,你什麼時候開始和夢晨交往上的?”

劉浩被周豔這突然的話給問愣了,隨後忙擺手尷尬的說道:“周姐啊,你就別拿我開心了,剛剛我和夢晨在一起鬧着玩呢,你真是誤會了,你也是知道夢晨性格的。”

周豔則是根本沒有理會劉浩,而是直接說道:“你就別想着忽悠你姐我了,夢晨在我這裏已經幹了一年多了,我怎麼就沒看到過他和其他的醫生鬧着玩呢?真看不出你這小子,平時一臉靦腆的樣子,沒想到追女孩子倒是有一手啊,來,給周姐我好好說說,你是怎麼把咱們科室的美女給追到手的。”

聽到周豔的話後,劉浩真是一臉的無語了,現在的他也是知道,即使現在就是有一萬張嘴也是無法解釋清楚了,只能繼續尷尬的笑道:“周姐啊,你可要一定要相信我啊,我和夢晨真的沒有什麼啊,是絕對的純潔的同事關係!”

不過,說心理話,劉浩倒是非常希望自己能和李夢晨有點什麼,但他也明白,就算自己在怎麼如何的想,也不能隨便亂說的,因爲這樣的事情對男孩子來說,沒有什麼,但對女孩子的來說卻是非常的不好的。

看到劉浩的樣子,周豔也是笑着說了一句:“好啦,好啦,不爲難你了,姐姐我又不是那麼好奇八卦的人。現在姐姐來就是想問你一下,下午下班後去老家那裏,需不需要準備些什麼呢?我好提前準備一下,以免到時走時在準備,在時間上就有些緊湊了。”

聽到周豔這麼一說,劉浩也是點頭,還是周姐考慮的周到。

想到這裏,劉浩也忙起身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拿起自己在稿紙上寫的東西,待看到那一分爲二的稿紙,劉浩也是搖頭苦笑,隨後劉浩再拿出一張A4紙,拿着筆就來到了茶几的另一側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隨後開始拿着筆在A4紙上開始快速的寫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劉浩就將A4紙遞給了周豔。

周豔接過劉浩遞給她的A4紙開始看了起來:“1%的甲紫、2%的碘酊、高錳酸鉀(1:5000)、外用硫磺爐甘石洗劑、5%的聚維酮碘!”

周豔看完這些藥物後,一臉驚訝的道:“真沒想到啊,就是這麼清理一下瘡就需要用這麼多的藥嗎?”

劉浩微笑的點頭堅定的道:“我是根據你上午給我說的情況分析了一下。周姐,我覺得阿姨應該是毛囊炎,所以我根據阿姨的症狀打算給阿姨做一個小的毛囊炎的手術。若只是簡單的清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又會復發的,所以我決定一次做個徹底的。”

聽到劉浩的話後,周豔也是一臉的驚訝:“真是沒想到啊,劉浩你考慮的這麼周到!怪不得李主任這麼大力的推薦你,看來,李主任是真的推薦對了,但他推薦你時沒說你什麼其他的,只是說了一句,你比較手穩,那樣在清理瘡時會更加的安全。李主任說這句話時,我是比較贊同的。因爲在上次你爲那受傷的工人止血時,我是親眼所見的,只是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你竟然懂得這麼多。真是讓我大感意外!”

聽到周豔對自己誇獎的話,劉浩也是一臉不好意思的笑,其實這些功勞都是體內那超級神醫系統的,若不是有超級神醫系統相助,自己怎麼可能考慮的這麼周全呢?

隨後,周豔將劉浩給她的那個A4紙收了起來,隨後對劉浩說道:“好嘞!我這就去提前準備去。”

劉浩點頭:“好的,周姐。”

就在周豔要走出辦公室門時,劉浩似乎想起了什麼再次開口說了一句:“哦,等等,周姐,忘記給你說了,你在準備一個手術包和幾包紗布,外加一瓶碘伏!”

周豔聞言,點頭說了一句:“好嘞!我這就去準備!”

待周豔走後,劉浩就又做回了辦公桌前,想起了方纔周豔說起他與李夢晨的那些話,聽周姐說,李夢晨只是跟自己一個人這麼鬧?想到這裏,劉浩的臉瞬間的紅了起來,隨後搖頭:“算了,不想了,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最起碼自己要有能力,不然在好看的女孩兒也是與自己無緣的”

接着,劉浩就開始繼續拿出一張A4紙開始再次模擬起今晚自己要做的那個毛囊炎的手術。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下午下班的時間。

當週豔來到劉浩辦公室的時候,劉浩也已經換好了衣服背起了自己的那個揹包。

看到劉浩這般樣子,周豔直接開口微笑道:“準備好了嗎?劉浩,好了,咱們這就走。”

劉浩點頭:“我準備好了,周姐,不過在走之前,我要去病房一趟,看看病人的情況怎樣了。”

聽到劉浩的話,周豔也是笑着點頭:“很好,這麼負責任,走,我也陪你一起去看看。”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就已經很快的來到了下午下班的時間。

當週豔來到劉浩辦公室的時候,劉浩也已經換好了衣服背起了自己的那個揹包。

看到劉浩這般樣子,周豔直接開口微笑道:“準備好了嗎?劉浩,好了,咱們這就走。”

劉浩點頭:“我準備好了,周姐,不過在走之前,我要去病房一趟,看看病人的情況怎樣了。”

聽到劉浩的話,周豔也是笑着點頭:“很好,這麼負責任,走,我也陪你一起去看看。”

當週豔與劉浩來到病房時,男家屬正在喂他的老婆李珍娟吃晚飯,當看到走進病房的劉浩時,男子便起身打着招呼說道:“你看,劉醫生,我現在正在按你的囑咐,給我老婆喂小米粥呢,你看看可以不?可我總覺得這小米粥能有什麼營養呢?”

看了一眼男子端的碗中的小米粥,劉浩笑道:“沒錯,現在就喝小米粥。現在你的妻子剛做完手術,需要吃幾天清淡的流食,小米粥就是最好的。至於營養方面,你是不用擔心的,因爲護士們每天都會爲病人輸一瓶葡萄糖的。”

聽到劉浩的回答,男子便放心的點頭道:“能保住營養就好,我就怕營養跟不上,影響我老婆身體的恢復。”

劉浩微笑着點了下頭,就來到了病人的牀前,然後撩開病人的被褥和病人的病號服,看了下病人傷口的位置,點了下頭:“看來微創手術比常規手術恢復的就是快!”

劉浩與周豔從病房裏走出來,劉浩就跟着周豔來到了醫院停車的地方,看着偌大的地下停車場內各種汽車,劉浩一臉的羨慕,“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能擁有一輛自己的車呢。”

劉浩在上學的時候就已經拿了駕駛本。

周豔的車是一輛紅的尼桑小車,這是一種典型的大衆家用小車。

坐上車後,繫好安全帶的劉浩便開口問道:“對了,周姐,你老家是哪裏的?”

開車的周豔聽到劉浩的問話後,開口回答:“我老家就在曲縣。”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劉浩聞言後,一臉的驚喜,“是嗎?周姐,那咱們離的不遠啊,我老家是撫縣的。”

聽到劉浩的回答,周豔也是點頭,笑着說道:“那真是不遠,過了我們曲縣,就是你們撫縣了。”

江海市一共分爲十個縣城和七個區,不過與其他的市一樣,除了市區的經濟發展比較快外,江湖市周邊的縣城們依舊是處於老、落後的樣子,這幾個縣屬着劉浩所生活的撫縣最爲貧窮和落後。

之所以這麼落後也因爲撫縣的地理環境主要是被羣山環繞的原因。

周圍全是山林,撫縣的空氣和環境那是自然的清美,但也因爲全是山林,通往縣城的道路一直都沒有修通,在加上本縣的村民都十分抵制開挖那羣山,所以撫縣的經濟一直都是落後的,但本縣的人們卻是過的非常的快樂。

車行駛的不是很快,當車來到曲縣的高速收費站時,已經是晚上的8點鐘了。

周豔的家並不在縣城而是曲縣周邊的一個名叫周村的村裏。

當車又行駛了快一個小時的時候,終於到達了周豔的老家門口。

劉浩從周豔的車裏走出來的時候,很是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雖然這不是劉浩所生活的村莊,但也是大同小異,空氣一樣的清爽,呼吸到身體裏的時候,感覺就是非常的精神。

夏天晚上的知了也是不知疲倦的叫着,真是一種熟悉的鄉村味道啊。

深深的作了一個深呼吸後,劉浩那種疲倦感也消失了,隨後,他便從車裏取下了醫療箱。

這醫療箱可是和平時急診科出任務所帶的醫療箱不一樣的,

現在劉浩所提的醫療箱都放着劉浩先前對周豔所說的那些一會兒在毛囊炎手術時所用的那些東西。

看着劉浩搶先一步將醫療箱給取了下來,周豔笑了笑,就上前敲門去了。

鄉村的房屋都是一家挨着一家的獨家小院子。

劉浩抱着那醫療險站在周豔的旁邊,不時的扭頭看着周圍的情形。

這裏的小院比起自己與奶奶一起生活的小院子要好上許多。不過劉浩眼前的這家卻是不怎麼樣,面前的這個鐵門已經生鏽了,當週豔伸手去推的時候,劉浩都看到了掉落的鐵鏽。

看來這家的人不怎麼勤快,不過這些想法,劉浩只是在心裏想想而已,不會將這些話說出來的。

周豔伸手在那生鏽的鐵門上輕輕的拍了幾下,過了一會兒,那鐵門依舊是緊緊的關閉着,沒有開啓。

見到這種情況,劉浩看到了一旁周豔那臉上不悅的神色。

接着,周豔皺着眉開始用手用力的在鐵門上拍了幾下,這幾下從鐵門上掉落下的鐵鏽多了不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