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1 Views

「假名你個頭!」林雄瞪大眼睛,一腳踹向林一平。將後者頓時踹倒在地,咆哮道:「那麼多人親耳聽到林忠總管直呼其名為林風,豈會有假!跟我那麼久,你有沒有腦袋!」

Written by
banner

雖被踹倒在地,但林一平卻只能強顏歡笑,「是。少爺,我再去查查看。」

「沒用的東西。」林雄罵罵咧咧,努嘴道,「還有,那賤人『小薇』找到沒?這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眼中露出一分凶光,林雄磨牙道,「她以為離開林氏一族便可安然無恙么,老子就要她在釋羅郡都呆不下去,爬過來求我,哼!」

「到時,看我怎麼收拾這臭娘們!」手指輕動,林雄眼中盡現淫褻之色。

「這……」林一平躊躇道,「可能有點麻煩,少爺。」

「麻煩?」林雄瞪大眼睛,直起身來。

「是的,少爺。」林一平低著頭,不敢看林雄,「那個叫『小薇』的丫頭,不知怎麼的攀上了無暇區李家少爺,現在已經離開釋羅郡,進入李家。我們,我們……恐怕拿她沒辦法。」

胸口不斷起伏,林雄氣的吹鼻子瞪眼,一掌拍在紅木桌上,霎時間四分五裂。

「一群窩囊廢,給我滾!」林雄咆哮道,如聞大赦般,林一平連是領著眾手下趕快退去,生怕惹惱了這小霸王。

「啊!」「啊!!」

憤怒的咆哮聲,此起彼伏。

讓的整個府邸的下人都是膽戰心驚。

誰不知道林雄這驕縱跋扈的脾氣,無不是敢怒不敢言。

「林風,你別讓我逮著!」林雄面色通紅,卻是到手的肥肉硬生生被搶走。想起那嬌滴可人,稚嫩清俗的小薇,眼下別說佔有,就是看也看不到,所有的氣頓時出在林風身上。

「我會讓你後悔莫及!!!」緊握著雙拳,林雄雙眸猙獰如惡鬼般。

林雄尚不知,在林氏一族比他更恨林風的人都有。

林樊,此時受了傷宛如一個瞎子般,對林風的恨意比起林雄豈止百倍千倍!

恨不得將林風千刀萬剮,撕成碎片。

但,眼下他只有忍。

「朱雀挑戰賽馬上要開始。」

「林風,奪我女人毀我雙目的仇,我記著。」

「等到我『白穆瞳』恢復如初,看我怎麼收拾你!!!」


宛如一頭隱忍的餓狼,相比起林雄這等紈絝子弟,林樊卻是有真材實料。

林氏一族這一代的最強者,並不是開玩笑的。

雙星之名,林樊是用實力打出來的!


(第一更,身體恢復了,明天恢復正常三更~~季節轉換,大家注意保暖,別像小小一樣生病了,太悲催!~)(未完待續。。) 花園屋中。

「唔……」林風搖搖頭。

放下手中星寶杖,卻是融合依然失敗。

哪怕用盡最大星力的引動,星寶杖還是沒有『青雲鏈』那種感覺。

「星力,不夠強。」

「想不到這根不起眼的木杖,竟是如此珍貴的星寶。」

無限源生

想到自己那時在『百瀑』中所得,起初並未在意,沒想到這竟會是超出四品的星寶。

「加上送給千千的『時空之淚』,從百瀑中所得的竟都是星寶級別的存在。」

「這百瀑當真神秘,超出想像之外。並列天武大陸『四大絕地』之一,百瀑擁有的秘密確實不簡單。」

等等!

林風倏地一怔。

既然四大絕地中,最容易進入的『百瀑』都擁有如此力量,那其它三大絕地豈非更可怕?

「還有各式各樣的能量器械,古文明器械。」

「天武大陸,到底蘊藏著什麼秘密?」

林風心中暗喃。

「不過,就算知道也沒用,來到斗靈世界已經很難,想要回去……」

「恐怕更是難上加難。」

眼中閃動著一分光采,林風輕輕嗟嘆。

並非感慨,而是想念。

「不知娘、弟弟、妹妹怎麼樣了,在天武大陸過的可好?」

「戰後的『狩』之王國,發展的如何?」

「還有『狩』的兄弟姐妹……」

雙眸迷離,林風甚感懷念。

自己離開天武大陸已有好幾年,那裡,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

若說不想家,那是騙人的。

只是……

有所得。必有所失。

為了父親,為了紫瑤,為了多多,這條路自己不得不走。況且,追求武道巔峰,成為星空強者。同樣是自己心中願望之一。不想再過窮日子,不想被別人掌控自己的命運,唯有不斷變強,再變強!

這,是一直支撐自己的信念。

「希望能早日成『聖』級。」

「到時,肯定有辦法能再回天武大陸。」

林風心中輕念,迷離的眼眸漸漸變的清澈。

自己的決心,絕不會動搖。

「嘩!」將青雲鏈放入炅紫戒中。

看著異常『飽滿』的炅紫戒,林風倏地笑了笑。

自己的儲物空間。也是時候該替換了,因為一直不需要放太多東西,炅紫戒雖是靈寶但也勉強夠用。但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各種星寶星丹星器都要放入,無疑太難為炅紫戒。

「主要是捨不得。」林風眼中閃過一分心痛。

炅紫戒,是自己和紫瑤的定情之物,一人一個,戴著炅紫戒。就好像紫瑤陪著自己一般。

輕輕翻動儲物空間中的『雜物』,卻是應有盡有。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雁翎府中所得。


包括各種星果、星力泉水,雜七雜八的書籍等等,還有不少碎余的斗靈幣。

但在這裡,似乎沒有太大用處。

倏地——

「嗯?」林風輕訝。

從中取出一隻耳環,水滴般的形狀,閃爍著晶亮光澤。

這是……

「對了。是那時水玲瓏相贈。」林風想了起來。

當日在厲雁門九區外門自己救了水玲瓏,後者將這隻耳環相贈,當時迫於無奈收下,放入炅紫戒后自己便是忘了。如今再拿出來,曾經的記憶頓時一股腦兒涌了上來。

那時候。自己在這耳環中, 強行復婚:冷心前夫惹不起

和百瀑中的水能量極其的相似,能引動自己身體內的『水命星盤』!

「這並非普通的『耳環』。」 情深緣淺,奈何一場錯

「也並非靈寶。」

輕撫耳環表面,光是感覺那份材料,自己便能清楚判斷。

如今身為煉器師,自非之前所能相比。

「是星寶么?」林風輕喃。

左看,右看,林風眼眸粼粼璨動。

「好精緻的構造。」

「好完美的煉製手段。」


「這若是星寶,定非普通之物。」

感覺,完全不同。

林風的心,輕輕震動。

「不如試一試。」心念既成,林風好奇心頓時湧起。

想到便做,雄厚的星力霎時間洶湧而出,直入耳環,但彷彿遭遇到一片至壁,被阻擋在外。林風眼眸輕爍,霎時間命魂急劇轉動,更是濃厚許多的星力,宛如潮水般一浪蓋過一浪。


星主級四階的星力,瞬間爆發!

「轟!~」林風眼眸灼亮。

星力,向耳環那道至壁衝壓,胸口起伏。

嘩!嘩!~

「有感覺。」

「似乎能衝破!」

林風心之觸動,星力更是不斷釋放。

相當於星主級六階的雄厚星力,一道道的衝刺,不斷衝垮著這奇異耳環的防線。但,自己的星力就好似進入一個無底深淵般,不斷被吸收,使得林風心中震駭異常。

「並非星寶。」林風瞬間判斷而出。

認主星寶,星力很重要,但若是『質』不行,量再多都沒用。

但眼下……

並非如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