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64 Views

小桃上前一步冷冷道:「你撞了我家小姐,給我家小姐道歉。」

Written by
banner

「蘇錦溪,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死了還要纏著唐茗,怪不得唐茗一直拒絕我,一定是因為你這個賤人。」

當她提到唐茗的名字,顧錦差不多知道她是誰了,白小雨。

漫畫中畫過白小雨往她身上潑過一杯咖啡,怪不得自己不喜歡這個咖啡店,說不定就是在這裡潑的。

也不知道是誰惹了白小雨,她帶著一身怒氣,現在看到顧錦更是加深了她的暴躁。

她端過一旁服務員的咖啡就準備朝著顧錦的身上潑來,這一次顧錦比她更快。

趁著她還沒有潑過來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咖啡往她自己身上潑去。

「白小雨,你當我還是過去那個傻瓜?」

自己看到漫畫中被潑咖啡的畫面就很氣,當時她還在和司厲霆吐槽自己。

自己是不是蠢,別人都欺負到自己頭上了,被潑了咖啡還要買單,怕是瘋了。

司厲霆當時只是微微一笑,我就喜歡你這個小傻子,一句話就化解了她身上的怒氣。那是過去的自己,被人潑了咖啡還要顧及她是唐茗的女朋友,還以為自己是過去的蘇錦溪么? 從漫畫中顧錦也差不多清楚白小雨是個怎樣的女人,三番四次為難自己。

那時候的自己真的就是一個傻子,心中為蘇家著想,為唐茗著想,甚至還覺得白小雨情有可原。

想了那麼多人,最後卻落得一個沉屍大海的下場,真是可笑。

自己讓人打聽的資料,在婚禮前夜白小雨和蘇夢聯手將自己賣到一艘游輪上,差點讓自己成了別人的玩物。

如果不是顧南滄及時趕到,自己也就完了。

這件事直到現在司厲霆都不知道,正好自己回國之前調查了所有仇人的資料。

失憶之後顧錦重新看了那些資料才知道過去和這些人的是是非非。

差點跑了一隻漏網之魚,白小雨,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

白小雨被顧錦反手潑的這杯咖啡嚇了一跳,似乎沒想到怎麼變成了這個套路。

三秒鐘之後她反應了過來,「你,你幹什麼!」

「如你所見,正當防衛。」顧錦淡淡道。

小桃強忍著笑,也不知道顧錦是不是故意的,專門往白小雨的臉上潑。

她美美的頭髮,還有化著精緻的大濃妝,沾染了咖啡之後頭髮狼狽不堪,還在往下淌著咖啡漬。

「你竟然敢潑我!」過去一直都是白小雨欺負蘇錦溪,今天卻變成了顧錦欺負她,這個地位轉變她一時半會兒還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你潑我我還得站在這裡讓你潑不成?」顧錦冷笑一聲,這女人看著挺聰明的,沒想到是個傻子。

便在這時唐茗結賬出來,正好看到兩人。

在看到顧錦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睛都在發亮,之前自己讓人送去的花都被她給扔了。

本來想去劇組探班,那段時間又特別忙,他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她。

白小雨一看到唐茗出現,心中立馬有了一個主意。

這兩年唐茗一直和她維持朋友的關係,她等了這麼久都沒有能夠成功嫁入唐家,叫她怎麼甘心?

本以為唐茗是在為蘇錦溪的死愧疚,她想著唐茗總有一天會從蘇錦溪的陰影之中走出來。

自己默默陪伴著唐茗,他一定會知道的好,前段時間蘇夢也向媒體爆出和唐茗離婚的事情。

白小雨以為自己機會來了,誰知道今天唐茗約見她竟然是要徹底斬斷兩人的關係,還奉勸她去找一個好人嫁了,不要將青春浪費在自己身上。

白小雨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才風風火火從裡面沖了出來。

遇上顧錦,她還以為可以像是過去那麼欺負顧錦。

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倒是被潑了一身的咖啡。

在看到唐茗出現之後她的腦子轉的飛快,正好她缺一個機會,男人不都喜歡柔弱的人?

白小雨立馬紅了眼圈朝著唐茗懷裡扎去,「茗,她潑我咖啡。」

很早以前唐茗是吃這一套的,那時候他對白小雨心生愧疚,白小雨每次的要求他都是有求必應。

後來因為蘇錦溪的關係他對白小雨慢慢失去了耐性,通過蘇錦溪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世上女人還可以這樣。

明明闌尾炎發作,她竟然可以忍著疼將自己推開,反倒是白小雨無病呻吟。

僅剩的同情也都在這兩年的時光里消磨殆盡,白小雨還沒有靠近他,唐茗就朝旁邊移動了一下身體。

白小雨扎了個空,差點沒有摔倒在地,勉勉強強穩住了身形跺了跺腳,「茗,你這是幹什麼!她欺負人家。」

顧錦看到白小雨那油膩的表演忍不住有些噁心,她淡淡開口:「唐總,沒想到你品味這麼差。」

對於唐茗本人顧錦無愛無恨,雖然他從前也做過一些事情,好在後來他徹底放手,也幫了自己不少。

「蘇錦溪,你說什麼!」白小雨被唐茗躲開本就有些生氣,還被顧錦挖苦嘲諷,她都快氣死了。

顧錦看了一眼手中的表,和南宮熏約定的時間到了。

「白小姐,抱歉,我趕時間。」

白小雨伸開雙手攔住了顧錦,「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什麼叫品味差?」

顧錦停下腳步,「白小姐,首先看看你的這幅尊容,再看看你的行為和潑婦無異。

唐總身份尊貴,卻有你這樣的女人,難道不是品味差?」

末了顧錦還轉過頭對唐茗說了一句話,「唐總,麻煩管好你的女人。」

「她不是……」唐茗還想要解釋自己和白小雨沒有關係了,顧錦已經將白小雨趕到一邊急沖沖離開。

白小雨鼓著一雙眼睛氣呼呼的目送顧錦走遠,她真的是蘇錦溪嗎?

不,她不是,蘇錦溪沒有她身上那麼強大的氣場,也從來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剛剛她推開自己的時候手勁很大,除了那張臉,從頭到腳她都不像蘇錦溪。

如果她不是的話,自己叫她蘇錦溪她為什麼沒有否認?

唐茗也獃獃的看著顧錦遠去,她似乎比以前更吸引人了。

「茗,你都看到了她是怎麼對我……」白小雨又想裝可憐。

同一招用得太多也早就失去了作用,而且這一招得對喜歡你的人才有用。

唐茗根本就沒有喜歡過她,從前是愧疚,當愧疚失去之後便什麼也都沒有剩下。

白小雨還以為唐茗會像以前那樣心疼她,殊不知在唐茗眼中只有厭惡。

因為咖啡打結的頭髮沒有了造型,臉上的妝容混合著咖啡變得更加油膩。

「白小雨,該說的我也都已經說完了,兩年前我們就分手,我不會喜歡你,補償金如果你不要我也沒有辦法。

我公司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以後你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來陪你演戲。」

唐茗不帶一絲感情離開,他走得很堅決,沒有一點猶豫。

就算曾經對她有過憐惜,那些憐惜也被白小雨給親手作沒了。

「茗,你不要走!」

在唐茗轉身的那一刻,白小雨覺得自己天都塌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過去那個不管自己做什麼他都會溫柔陪著自己的男人究竟去哪裡了?

顧錦在暗中看到這一幕,臉上仍舊是一片冷意。

看來現在已經不用自己出手了,唐茗甩掉白小雨就是對她最大的懲罰。

找到定好的房間,她收起複雜的心情走了進去。

南宮熏已經到了,南宮墨不放心的跟來,他故作輕鬆的打了個招呼。

「小錦兒,聽說你最近都在公司,一定很忙吧?」

顧錦官方的回答:「還好,讓你們久等了。」

「沒有的事,我們也是剛剛來。」南宮墨睜著眼睛說瞎話。

南宮熏整整提前了一個小時過來,可想而知他心中很重視這次的約會。

南宮熏將菜單遞給了顧錦,從這一個動作就可以看出他對顧錦很上心。

換做別人他才不會管對方喜歡吃什麼,就算是點菜也是他一手完成,他將菜單給了顧錦,也就是說他把主動權交到了顧錦手中。

顧錦也沒有推辭,她確實有些餓了,為防止一會兒和南宮墨發生不悅的事情,她決定先填飽肚子再說。

三人誰都沒有提起那件事,南宮墨一直在找各種話題,就別指望他這個冷冰塊大哥會主動說話了。

他一開口談的就是股票,顧錦和他淺聊了幾句就被南宮墨給打斷了話題。

哪有人像他這樣的,追女孩子當然是要說些好聽的話,他倒好,一來就談股票。

「小錦兒,吃飽沒有,再加一點甜品吧?」「不用了,我們還是切入主題吧。」顧錦優雅的擦拭好自己的唇,將餐巾放到一邊。 這是南宮墨最不想進入的環節,他直覺顧錦就不會乖乖聽話。

他默默的坐在一邊想著一會兒要是打起架來自己該幫誰?

南宮熏放下刀叉,「上次的提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南宮先生,謝謝你對我的抬愛,經過我慎重的考慮,我心中已經有了答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提議。」

南宮熏本來就沒笑,顧錦的這番話更讓他的臉色變得嚴肅。

「為什麼?你該明白我的提議對你來說沒有壞處,只有好處。」

他從來不做賠本生意,為了顧錦他做了這次的生意,他以為自己已經讓步,沒有人會拒絕這樣好的條件。

顧錦的表情依舊淡定,「南宮先生,的確如你所說,你提出的那個建議怎麼聽都是我賺了。

從利益得失來看我無疑是最大的贏家,但感情不是一鎚子買賣的事情,更不能用利益來計算。」

「我就不明白了,我只要你給我一個機會,而不是讓你直接答應我,這樣的條件就算對他司厲霆來說也不算壞。

還是說你和他都沒有這個底氣,害怕你會變心愛上我,所以連賭都不敢賭?」

顧錦搖搖頭,「不是這樣的,南宮先生,並不是說你開的條件不夠誘人,也不是說我們沒有底氣。

而是我和三叔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我們都不想要再被其它事情打擾。

哪怕是與你為敵,哪怕會有所損失,我們也不願出現任何一點意外。

你說的條件一開始就不是對等的,要是我沒有喜歡上三叔,你要追我我沒有意見。

畢竟我們都是自由身,我當然會選擇一個更適合我的人。

但前提是我不喜歡三叔,這一點就不符合,我不止喜歡他,更愛他。

兩年前如果沒有被人破壞,我早就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

即便是沒有那張紙,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唯一,我不會讓他難受。」

「為了不讓他有一點難受,你寧願讓我毀了他在美國辛辛苦苦建立起的所有基業?」

「南宮先生,不管你是威脅也好,真的要這麼做也罷,我想三叔早就做好了失去一切也要和我在一起的準備。」

南宮熏手指緊緊拽著餐巾,他第一次遇上這麼一個頑固不化的倔強女人。

他說她聰明,其實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傻子!

「好,你不管他,那麼你也不擔心你的位置了?在顧家你還有兩位表姐。

她們就像是兩條財狼一樣虎視眈眈盯著你,你只是暫時拿到了掌家之權而已。

如果我支持她們其中一個,你要如何?」南宮熏盯著顧錦的眼睛,妄圖從她眼中看出一絲恐懼和擔心。

然而他失望了,顧錦的眼中就像是平靜的湖水,沒有絲毫變化。

這三天顧錦已經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南宮先生,如果你非要那麼做的話我也沒有辦法,那是你的自由。

一開始你來見我應該也只是因為我是顧家的掌權人,你看中是我這個身份。

你足夠厲害,需要的也是一個和你身份匹配的太太,而我恰好滿足了這個條件。

雖然不知道後面你為什麼會改變心意,對我有了這麼強的執念。

如果我們沒有成,你再幫助其她人成為顧家家主,這個我能理解。

我不會怪你,這世上本來就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情。

謝謝你從前對我的幫助,以後我們為敵,我會將這當成是我的一個磨練。」

南宮墨打量著顧錦,總覺得經過這次的事情顧錦已經變得更加榮辱不驚,也更加成熟了。

兩年的時間她身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是自己看著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人。

「好,很好,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那麼我無話可說。」

「多謝南宮先生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這頓飯就算是我聊表謝意,小桃,去買單。」

「不必,我南宮熏還沒有讓女人付錢的習慣。」

兩人同時叫鈴,服務員進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顧錦和南宮熏異口同聲:「買單。」

這兩人身上都流露出強大的氣場,嚇得服務員瑟瑟發抖。

「男士優先吧……」她準備將賬單遞給南宮熏。

顧錦悠悠的聲音傳來,「現在的社會男女平等,我買。」

「是,那就這位小姐買單。」服務員又將賬單往顧錦那邊送去。

南宮熏冷冷掃了她一眼,「我的字典里沒有讓女人買單的字眼。」

服務員被他那眼神掃的發麻,她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奇怪的買單組合。

顧錦也不甘示弱,「那現在你有了。」

「顧錦!」南宮熏這一刻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小女人,之前她在自己身邊那乖巧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嗎?

還以為她真的那麼乖巧順從,誰知道都是假的!

「有何貴幹,南宮先生?」兩人身上的火藥味很濃。

南宮墨無語的看著兩人,之前就算氣氛不好,但兩人之間的氣氛也不是這樣。

「服務員,還是我來買單。」南宮墨默默的開口。

服務員有種被拯救的感覺,簡直太好了!

剛想要將賬單給南宮墨,顧錦和南宮熏同時朝著他看去,「說了這單我買!」

南宮墨戳著自己的手指頭,「哼,兩個怪胎,早知道我就不管你們了。」

顧錦和南宮熏同時拿出了一張卡,「買單。」

「先生小姐,要不然你們AA?一人一半?」服務員都要被這兩人給折磨哭了,你說她怎麼就這麼倒霉遇上這兩個人。

「說了我請客。」

「誰定的位子誰請,位子是我定的。」顧錦不甘示弱。

「誰先到的誰請,我先到的。」南宮熏少有這麼固執的一面。

兩人一看都是大主顧,服務員誰都不敢得罪,只好弱弱的站在一邊看著那一對不肯讓步的男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