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3 Views

臨近放假,又是這個時候,偌大的教學樓裏看不到一個人,只有十二樓的一個窗戶還閃着亮光,韓江認出那就是陳教授的實驗室。唐風和韓江匆匆趕到十二樓,隨着兩人沉重的腳步,走廊裏的聲控燈一盞盞亮起,這是棟有年頭的老樓,有二十多年曆史了,雖然經過了幾次裝修,但牆壁上的牆皮還是脫落了很多,昏黃的燈光映着班駁的牆壁,當唐風和韓江的身影投射在牆壁上時,顯得格外細長。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很快找到了那間還亮着燈的實驗室,實驗室的門沒鎖,虛掩着,韓江敲了敲門,裏面卻沒有動靜,他又敲了一下,可裏面還是沒有動靜,韓江心裏咯噔一下,難道陳教授不在?還是……?

就在韓江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唐風卻一使勁,推開了實驗室的門,實驗室內,亮着燈,一片死寂,唐風步入實驗室,這才發現陳子建教授緊鎖眉頭,正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出神,他面前的臺子上放着一排顯微鏡和各式各樣的玻璃瓶,還有一些唐風叫不出名字的實驗儀器,唐風和韓江走到陳子建教授近前,陳教授這才注意到他倆的到來,有些吃驚地盯着唐風和韓江。

韓江見陳子建沒事,趕忙說道:“抱歉,我們來晚了。”

“哦!”陳子建似乎纔想起來這檔子事,趕忙站了起來,他看看面前的韓江,又看看唐風,剛剛舒展開的眉頭,又糾結起來,“是這樣的,昨天你們走後,我一直在研究你們拿來的那具女性遺骨,有了一個很重要的發現,甚至可以說是很驚人的發現,所以這才把你們叫來。”

“很驚人的發現?究竟是什麼?”唐風和韓江都來了精神。

可陳教授卻並不急於說出他的驚人發現,而是不慌不忙地對唐風說道:“在我說出這個發現之前,我還有幾個問題要請教你。”


“請教我?”唐風有些吃驚。

“是的,你能給我說說這具遺骨的來歷嗎?你們可一直沒有對我說過這具遺骨的來歷。”

“這……”唐風略一遲疑,他看看韓江,韓江衝他微微點了點頭,唐風這才說道:“好吧!我就說說,這具女性遺骨是俄國探險家科茲諾夫1909年在黑水城的一座塔裏發現的,發現時,這具遺骨被封在一尊非常完美的佛像中,寄給您的包裹裏應該有一些佛像的碎塊吧?”

“是的,是有一些碎塊!有點像人臉的形狀。”

“那就是佛像的頭部。後來,這尊佛像被科茲諾夫帶到了彼得堡,俄國的專家研究了佛像中的這具屍骨後,得出的結論和您上次所說的基本一致,但是,這具屍骨在二戰中丟失了,準確地說應該是暫時失蹤了,再後來,有人在冬宮的庫房裏發現了這尊佛像的頭部,於是,這尊佛頭就一直在冬宮內展出。最近,我們意外在彼得堡得到了一副無頭的遺骨,而在那尊佛頭像中又發現了一具女性頭骨,俄國學者根據當年出土時的一些文物和這具遺骨判斷,佛像中遺骨的主人應該是西夏王朝開國皇帝元昊的皇后——沒藏氏。”

“皇后的遺骨?”

“嗯,沒藏皇后的遺骨。出土的文物,和對遺骨的檢測都顯示她確是沒藏皇后的遺骨。”

“那麼……”陳教授沉吟着,忽然,他擡起頭,目光直視唐風,問道:“那麼,你們確認這個女性的頭骨和身體部分的骨架,是同一個人嗎?”

“啊!——您這是什麼意思?”唐風完全不明白陳子建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一下愣住了。

6

陳教授見唐風沒聽明白,又補充道:“比如科茲諾夫原來發現的遺骨頭骨被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的頭骨,或是身體部分被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的骨架,有這種可能性嗎?畢竟你前面說過,這具遺骨在二戰時曾經丟失過。”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唐風大驚,韓江也十分驚愕。

“是這樣的,昨天夜裏,我一個人在這兒繼續檢測這具遺骨,結果,我得出了一個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結果,這具遺骨的身體部分正如我昨天跟你們說的,年齡約在四十歲左右,而這個頭骨,檢測出來的骨齡卻只有三十歲左右,相差了八至十歲,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怎麼想也想不通,後來發生了一個更奇怪的事,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夢中,我做了個夢。”

“夢?”

“也許那不是夢,或者說算不上是一個夢,我迷迷糊糊中,就聽見一個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耳邊呼喊,那聲音時遠時近,隱隱約約,但是,我還是聽清了那個聲音。”

“那個聲音說了什麼?”唐風追問。

“那個聲音在我耳邊不停地呼喊:不要將我的頭放在那個女人身上,不要將我的頭放在那個女人身上……”一向不苟言笑的陳子建教授竟然繪聲繪色描述起他聽到的那個聲音。

“不要將我的頭放在那個女人身上?這是什麼意思?”唐風皺緊了眉頭。

“也許那只是我的幻覺,我幾乎從不做夢。”

“我看也像,你可能是昨天忙了一天太累了,又檢測出頭骨和骨架不是一個人,所以夢到了有個女人對你呼喚。”韓江說道。

“但是我確實聽到了那句話,然後我就驚醒了,我趕緊跑到隔壁的實驗室一看,那具遺骨被我擺成了人骨架的形狀,正躺在桌子上,就在我盯着遺骨出神的時候,我又聽到了那個聲音,我確信當時我沒睡着,是幻覺?可我的身體一向很好,那個聲音沒完沒了,一直糾纏着我,最後,我沒辦法,便將那個頭骨移到了旁邊,說來也怪,那個聲音馬上就消失了。”

“這……這聽起來怎麼像是聊齋故事!”唐風喃喃道。

“我不是會編故事的人,你們過來看。”說着,陳子建領着唐風和韓江來到了隔壁的一間實驗室,只見這間實驗室正中,擺放着一個寬大的墨綠色桌子,不!也許那是黑色,總之,唐風在實驗室的燈光下,實在看不出這張桌子的準確顏色,在這張寬大桌子的上面,正如陳教授所說,按照人骨架的樣子,擺放着那具遺骨,只不過頭骨已經被移到了旁邊的另一張小桌上。

“喏!看到了吧!”陳子建指了指桌上的骨架。

“今天你聽到那個聲音了嗎?”唐風問。

“今天我又研究了這具遺骨,也曾把頭骨放在骨架上拍照,測量,觀察,但是沒有再聽到那個聲音,可我還是有些擔心,不用時,還是將頭骨放在了一邊。”

“照片呢?”韓江忽然問道。

陳教授在一個抽屜裏取出了幾張照片,遞給韓江,說道:“今天我的助手才洗出來的。”

唐風和韓江看了看這幾張照片,並無什麼異常,韓江皺着眉,反問陳教授:“頭骨和骨架合在一起時,挺吻合的,以我多年的刑偵經驗看,像是一個人啊!”

“我不否定你的刑偵經驗,但是科學就是科學,這具遺骨看上去是很吻合,年代公元十一世紀中葉,人種西藏—阿利安—蒙古人種,年代和人種都吻合,不仔細研究,根本不可能看出這是屬於兩個人的遺骨。”陳教授信誓旦旦地說道。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誰會去找兩個近千年前的古人遺骨,然後拼在一起,更何況這具遺骨近一個世紀來一直存放在俄羅斯。”唐風感到心中有些憋悶,腦袋裏一團亂麻。

“這就不是我的工作範疇了,詳細的檢測報告,我過些日子給你們,但我可以確信這個頭骨和骨架分屬十一世紀中葉兩個不同的東方女性。”

“難道這裏面不會有哪個部分是近代人假造的?”韓江大膽地推測道。

陳教授看了一眼韓江,眼神裏似乎帶着一絲不屑,“你的這些想法,我都想過,並且都做了檢測,我昨夜就發現了這具遺骨的問題,爲什麼現在才把你們喊過來,一白天,我都在跟我的助手研究這具遺骨,我是在有肯定的結論後,才把你們喊過來的,我現在可以百分之百確信這個頭骨和骨架分屬十一世紀中葉兩個不同的女性,並且不存在任何造假行爲。”

韓江知道陳子建在學術上的嚴謹,沒得出準確結論,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他無奈地看看唐風,不知該怎麼接受這個現實,唐風則怔怔地盯着桌上的那具骨架出神,像是陷入了沉思。

7

韓江在囑咐陳子建復原頭骨主人的容貌後,和唐風辭別了陳子建。從陳子建的實驗室出來,已是深夜,唐風和韓江走在漆黑的走廊裏,聲控燈一盞盞亮起,映射着二人細長的身影。拐過一道彎,前面走廊的盡頭就是電梯,可是韓江突然覺得這裏有些不對勁,他擡頭一看,原來這裏的聲控燈竟然失靈了,他使勁跺了一下地面,可是這條走廊裏的聲控燈竟毫無反應。

“奇怪?我記得我們來的時候,這裏的燈都是好的呀,怎麼幾個小時,這裏的聲控燈就全壞了,這也太他媽的邪門了!”韓江咒罵着,掏出了手機照明。

“也許是電路壞了!”唐風在韓江身後幽幽地說道。

“電路壞了?那也夠邪門的!”韓江繼續朝前走去,忽然,韓江發覺身後的唐風怎麼沒有動靜,他回頭看去,只見唐風站在漆黑的走廊中,舉着手機,手機發出的亮光,映在唐風的臉上,韓江看見唐風的臉上有些異樣,在手機亮光的映射下,顯得格外陰森。

“你怎麼了?”韓江衝唐風喊道。

唐風沒有回答,韓江緊走幾步,來到唐風身旁,又問道:“還在想剛纔的事,別想了,我看多半是米沙和季莫申他們搞錯了。”

“搞錯了?哪有那麼巧的事?除非科茲諾夫還帶回去一具遺骨,而且還是兩具差不多的遺骨。”


“也許就是那麼回事。”

“但科茲諾夫和伊鳳閣的報告裏只提到那個塔中的女人,從未提到過另一個女人。”

“那你說是怎麼回事?”

唐風忽然感到大腦微微發痛,胸口有些悶,“我不知道,本來以爲這具遺骨已經沒有疑問了,結果又生出新的疑問,這一切都太奇怪了,也許科茲諾夫確實還帶回了另一具遺骨,也許後來米沙把它和冬宮另一具遺骨搞混了,也許是陳教授弄錯了,也有可能是……是有人……”

唐風說到這,突然停了下來,猛地轉過身,朝身後漆黑的走廊望去,韓江見唐風這副摸樣,心中一驚,也扭頭注視着身後的走廊,可是他什麼也沒看見,韓江疑惑地問唐風:“你在看什麼?”

“剛纔我身後有人!”

“有人?這個時候哪有人?”

“那就是幽靈,沒藏皇后的幽靈!”

“你別犯傻了,哪有什麼幽靈!幽靈就是米沙。難不成還真有幽靈,從冬宮跑到了這兒。”

“不!我感覺到了,她就在附近。”

“胡說八道,我看你跟陳教授一樣了,疑神疑鬼,快走吧!”

說着,韓江一把拽起唐風,徑直將他拖進了電梯,電梯的門緩緩關閉,韓江看看這部吱呀作響,老掉牙的電梯,心裏也不覺有些擔心起來,這電梯可千萬不要出問題,這個時候要出了問題可夠受的……他又看看身旁的唐風,眼睛直挺挺地注視着電梯門,一動不動,也不說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難道真的有幽靈?沒藏皇后的幽靈?”韓江也胡思亂想起來。

好在這部老掉牙的電梯運行還算正常,一分半鐘後,韓江拉着唐風平安走出了電梯門,來到一樓大廳,一樓大廳裏,有一間很小的門衛室,有一個老門衛在這兒值班,韓江拉着唐風朝大門走去,唐風這時似乎有些清醒了,他掙開了韓江孔武有力的大手,跟在韓江身後往門外走去。

當兩人正來到大門口時,韓江無意中瞥了一眼門衛室的老大爺,老門衛也注意到了他倆,於是,韓江走過去和老門衛打了個招呼,老門衛問韓江:“你們是找陳教授的?”

“是的,我們找陳子建教授有點事。”

“這個時候,也只有陳教授還呆在這兒。”老門衛感嘆了一句。

說到這,韓江就欲離去,可唐風卻突然問老門衛:“請問這棟樓裏鬧過鬼嗎?”

此時此刻,韓江聽唐風這一問,不知怎地,背後升起了一股涼氣,那老門衛更是立馬變了臉色,陰着臉直直地盯着唐風,過了許久,老門衛才緩緩說道:“年輕人,不要胡說八道,我在這棟樓呆了二十多年了,從沒有見過鬼,也沒聽人說過鬼。”

韓江只得衝老門衛尷尬地笑了笑,趕緊拉着唐風快步離開了這棟大樓。 1

唐風和韓江從陳子建實驗室回來的當天夜裏,唐風已經被一個個問號折磨得精神衰弱,他想趕緊躺在牀上,閉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覺。可事與願違,他剛爬上牀,就被韓江叫了起來,“這麼晚了,還不讓人睡覺?別以爲你是頭,你就能剝奪我的睡眠權!”說着,唐風又一頭倒在枕頭上。

“葉蓮娜來信了,你就不想看看?”韓江抱着一臺筆記本電腦問道。

“你們倆的甜言蜜語,我可不想看。”唐風趴在牀上一絲不動,哼哼出了這句話。

“我是希望葉蓮娜給我多寫些甜言蜜語,可是她寫的全是關於米沙的事,你不看,我就走了。”

還沒等韓江扭頭,唐風猛地從牀上蹦了起來,“我看!”此刻他似乎已經睏意全消,韓江打開了葉蓮娜從彼得堡發來的電子郵件,唐風一看,不禁笑了起來,因爲葉蓮娜給這封郵件起了個很抓人的名字——《丟失的1964》,這是一封很長的郵件,還配有多幅照片,全是葉蓮娜調查那些當年負責保護米沙的那些老特工們的情況,郵件開頭是這樣寫的:

爲了完成你給我佈置的作業,這些天我遭受了不亞於和你鑽下水管道的驚嚇、恐懼和煩惱,那時,有你,有父親,還有其他朋友的陪伴,而現在,只剩下我,當然還有那個令人討厭,無所不在的伊留金,所以我只能獨自應付。這都是拜你所賜,我忽然覺着一切都亂套了,究竟是我指揮你這個兵,還是你來指揮我?好了,你還是看正文吧,看過之後,我相信你的大腦肯定也會亂套的。

——愛你的葉蓮娜

唐風讀到這裏,衝韓江笑道:“這都是寫給你的,人家女特工寫出來的情書就是不肉麻。”

“放屁!這哪是情書,你繼續往下看。”韓江喝道。

唐風收起笑臉,強打精神,繼續看下去……

自從唐風和韓江離開彼得堡後,葉蓮娜費了很大功夫,才擺平了伊留金,安葬伊凡諾夫後,葉蓮娜終於有時間開始完成韓江臨走時佈置的作業。

葉蓮娜又找來伊凡諾夫獲得的那份檔案,開始逐一調查當年負責保護米沙的那些克格勃特工,雖然她對這樣的調查並不報什麼期望,但是依然做得一絲不苟,葉蓮娜將所有在報告中出現的特工姓名都輸入了自己的電腦,然後開始逐一排除,這是一項不小的工程,一共有46位特工,先後參與了保護米沙的行動,當然這不包括那個丟失的1964年。

按照俄國人的習慣,那些特工在報告上留下的姓名,只有自己名字和父名的第一個字母,再加上姓氏,這就爲葉蓮娜的調查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她不知道這些人的全名,如果是熟人、名人或認識的人,那麼這樣的姓名很好辨認,可是葉蓮娜跟這些人從未打過交道,而且克格勃早已不復存在,多年過去了,這些特工中大多數人也都不知去向何方,有的死了,有的退休在家,還有的定居在國外,更有被關在監獄裏的。

僅憑葉蓮娜一個人的力量,想在短時間內搞定這件事,幾乎不可能,但她不想驚動更多的人,這一切必須在保密的狀態下進行,萬一那個幕後黑手真的就在這46人當中……她不能打草驚蛇!萬般無奈之下,葉蓮娜只得去求伊留金,伊留金見到葉蓮娜時,冷笑道:“怎麼,您還有什麼事需要來問我?”

“是的,當然,您怎麼說也算是我的前輩。”

“好吧,雖然理智告訴我不應該幫你,但我還是不能拒絕你的請求,先跟我講講怎麼回事吧。”

“很簡單,我只是做個例行的調查,調查一下當年那些保護過幽靈米沙的特工,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爲什麼要這樣做。”

“哼!我當然明白,又是你那位中國情人叫你這麼幹的?他懷疑我們的那些老前輩們?只有他們會這麼想,中國人的想法!韓江爲什麼不從他們那頭找線索,難道他們認爲真正的幕後黑手就在那些爲我們國家服務了半輩子的老特工當中?”

伊留金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葉蓮娜一直盯着他默默地聽着,直到伊留金說完,葉蓮娜纔開口說道:“我說了只是一個例行的調查,您想得太多了,既然你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那麼還希望你替我保密,千萬不要讓其他的人知道。喏!這是名單。”

伊留金接過葉蓮娜打印出來的一份名單,很快地瀏覽了一遍,當伊留金灰色的小眼睛瀏覽到名單後面時,他停了下來,“居然有他?”伊留金嘴裏喃喃說道。

“你說誰?這裏有你認識的人嗎?”葉蓮娜追問道。

顯然,伊留金一定在名單上發現了什麼,但是伊留金卻回答葉蓮娜說:“沒什麼,有一人我似乎認識,但是你這名單上的人沒有全名,我還不能肯定。”伊留金停下來,又盯着名單看了一眼,然後,將名單放在辦公桌上,對葉蓮娜擠出一絲微笑,道:“你放心吧!我會發動我所有的力量在最快的時間內搞定,當然,你也不要閒着,三天後,咱們在這裏碰面。”

2


三天來,葉蓮娜發動了自己所有的人脈關係,只打聽到兩位特工的下落,她走訪了這兩位早已退休的特工,結果一無所獲,一個整日酗酒,無所事事,另一個躺在醫院的病牀上,正插着氧氣管,跟死神做着垂死掙扎。

三天後,葉蓮娜按照約定來到伊留金的辦公室,伊留金一眼便看出了葉蓮娜的失望,他衝葉蓮娜笑道:“怎麼樣?發現了什麼?”

“幾乎一無所獲。你呢?”

“我倒是有些收穫,這份名單上大部分的人我都摸清了。”

“哦?”葉蓮娜不敢相信,她怔怔地盯着伊留金,“你的辦事效率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了?”

“呵呵,那是你以前太小瞧我了。這麼說吧,這46人當中,現在有兩位還在爲聯邦安全局工作。”

“他們現在的軍銜?”葉蓮娜猛地一驚,她想到了季莫申所說的那個“將軍”。

“軍銜?你怎麼不問問他們的職務,這兩位也都沒升上去,快退休了也只是上校。”伊留金說着嘆了口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