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78 Views

楚烈逃走,端木巔峰也急忙響應,他也知道現在的局面,僅剩下他和楚烈也難有作為,只能聽取了楚烈的意見也展開風元能力量全速向遠方逃去。由於海淵魔鯤正處在極度痛苦之中,疼痛不僅僅是令它張開了大嘴,還在海面上左右的翻騰,它那巨大的身軀輕輕一動都是海浪狂涌,何況是疼痛中的它。這下讓那些在它左右的銀樓古國戰隊的戰士受到了魚池之殃,也產生了一點傷亡。待它反應過來再準備追殺楚烈端木巔峰二人的時候,楚烈和端木巔峰已經消失無蹤。

Written by
banner

「端木兄,你先行一步,我很快便來。」在楚烈和端木巔峰感覺已經離開了危險區域的時候楚烈說道。端木巔峰也明白楚烈的意思,總不能讓楚烈就現在的樣子飛回銀月大陸,所以應了一聲就先行飛去。兩人再次見面的時候是在一座島嶼上,在那裡不僅有他們,還有親王趙義和夏侯博遠等人。這個島嶼是在搜救親王的時候所經過的一座島嶼,當初楚烈提議,為防止意外設定的一個避難地點,這也是海王之劍在對壘銀樓古國戰隊的時候一直未得現身的緣故。當初親王等人跳海就是潛進了海下的海王之劍,然後行駛到這座島嶼等待楚烈和端木巔峰的會和。

「楚兄。你的神獸鬼車都已經達到了設立獨立空間的境界,為何不會使用空間元能力量對抗敵方呢?」端木巔峰看著又是一身白衣的楚烈說道。他問出這句話,所有人都對楚烈投來了疑問的目光。

「他們終於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楚烈心道。

「這隻神獸的技法是它自己感悟的,它告訴我它也只是感悟一些皮毛,所以我也沒法再對它強求。」楚烈道。楚烈知道這樣的解釋太過牽強,可他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是哄騙一時是一時。

「原來是這樣。」端木巔峰道。

「這樣的事情也太過不合常理,難道楚烈在隱瞞著什麼?難道那鬼車神獸是來自於禹道皇寶藏?難道那神獸鬼車是穿梭在禹道皇寶藏和當前空間之間,或者禹道皇的寶藏之中就有可以儲藏空間的寶物?」端木巔峰心道。他心中越是推算越是心驚,越是推算越是相信來自藍月大陸對楚烈的情報。並且增強他對禹道皇寶藏的興趣。

「親王。你們還順利嗎?」楚烈向親王趙義等人問道。

「還算順利,不過如果我們沒有童兄,那就另當別論了。」夏侯博遠道。

「難道其中出現了什麼狀況?」楚烈奇道。

「是的,在我們離開我們對陣的海面不到十裏海域就遇到了海獸形成的一道從海面到海底的屏障。還好童兄也有操控海獸的本事。我們才得以逃脫。不然就是我們幾位離開。海王之劍也會被海獸困死在那裡。」夏侯博遠又道。

「原來他們對你們跳海視若無睹就是因為有著下一步的打算,可他們忽略了童霸天的實力。」楚烈道。

「這也是運氣好,我是一個不值得人注意的小人物。那邊龍鼎未對那些魚人提及我也會操控海獸的本事,更未想到我在為公子效力,就這樣讓我們逃過一劫。」童霸天道。

「童霸天,難為你了。現在我很想知道海魔藤到底是什麼?我想你一定知道。」楚烈道。

「回公子,海魔藤也和海淵魔鯤一樣,都屬於海淵深處,只不過一個是神獸一個是植物。可這海魔藤可不是一般的植物,它的堅韌程度不是一般的兵器所能損壞的,它的柔軟也是超越常理的,擴張時候可延伸很長,可縮小的時候可以揣入懷中。象邊龍鼎身上的海魔藤更是海魔藤中的巔峰,到了那個境界它已經脫離了植物的範疇,可以說它是生靈,因為它已經有了自己的魂神。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現在看似是邊龍鼎操控著它,其實是海魔藤在主宰著邊龍鼎。這就是知道了它的厲害還不敢去佔有它的緣故,稍一不慎,對它有野心的人就成了它的僕人。」童霸天解釋道。

「海淵魔鯤,海魔藤,海淵深處。看來這都里都有銀樓古國女王的關係。」楚烈道。


「親王,我們現在起身吧!」夏侯博遠走到親王的身邊道。

「是啊!在回去的路上,我們要格外小心,這銀樓古國已經挑明了他們的目的,那是要霸佔銀月大陸,所以我們很可能在歸途中和他們再次相遇。」親王趙義道。

「親王說的極是,我們現在也不要在這個島嶼上太過耽擱,這就起程吧!」夏侯博遠道。眾人都同意這個建議,迅速奔向海邊的海王之劍,向銀月大陸返航。

兩天後。

「楚烈竟然還活著!」銀樓古國女王杜梅莎暴跳如雷。杜梅莎站在海面上,在往前不到一里就是建隆王朝鋒銳部的海岸。在她的身後是看不到邊的銀樓古國戰隊,最前面是近萬人的人類戰隊,再往後就是銀樓古國魚人的戰隊,浩浩蕩蕩,個個昂首挺胸畜勢待發。

「是的,而且比當初還要強大,已經被海淵魔鯤吸食進去還能掙脫出來,並且對海淵魔鯤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七長老道。這時大長老連大氣都不敢喘,只有七長老敢於站出來說話。


「也好,我們還有再見到他的時候,親手殺了他會讓我更加解恨。」杜梅莎道。

「他的部下之中也定有精通召喚驅使海獸的人,不然不會穿過我的海獸合圍圈。」七長老又道。邊龍鼎在一旁聽著也未敢做聲,他知道童霸天的本事在原來都未說,現在如果說出定會讓女王滅殺他,拿他的性命來泄憤。

「先不要管他,今日就要給我在銀月大陸上佔有屬於我們的一方土地。」杜梅莎面對前方海岸的建隆王朝已經布置如同鐵桶一般的層層防禦戰隊冰冷的道。

「龍青雲,邊龍鼎,帶領你們的人類戰隊,給我殺,為女王效命的時候到了。」這時大長老喊道。

「殺!」龍青雲又一聲大喊傳出了衝殺的指令,頓時人類戰隊劈波斬浪向建隆王朝的鋒銳部的岸邊戰隊衝去。

「擋下!」海岸上的建隆王朝鋒銳部部主南宮離歌大聲喊道。南宮離歌是今天建隆戰隊的主將,當初護國趙常山下令要南宮離歌和慕容秋白二人關注整個銀月大陸的海岸線,可海岸線是如此之長,所以他和慕容秋白有著他們的分工,今日慕容秋白因此並未在鋒銳部。負責海面防禦的鋒銳,金角,銀角三部在怒海的臨近海域都設有傳遞消息的哨卡,尤其近日又是夏侯博遠和端木巔峰等人去解救親王的特殊時期,所以這三部更加註意怒海傳來的消息,可南宮離歌萬萬沒有想到,他未能迎接到親王的歸來,竟然迎來了銀樓古國的戰隊。(未完待續。。) 南宮離歌看到海面上浩浩蕩蕩的銀樓古國戰隊,雖然到現在他還沒有明白這到底是何方的勢力,對方也沒有標明身份,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消息,那就是這些在南宮離歌眼中的異類的的確確是建隆王朝的敵對。因為在臨近海域就把鋒銳部巡視的戰船隊伍無情的全部滅殺,一路殺來一個活口都未留,而且極為囂張跋扈,從不阻止建隆戰船通知陸地,就是這樣大張旗鼓的殺到了這裡。南宮離歌已經得到慕容秋白的消息,在今日晚定會趕來支援,可他看到這樣的陣營也知道今日註定了他的命運,他也義無反顧,做好了以身殉國的準備。南宮離歌所作的還不止於此,還又傳書慕容秋白,告訴他停止增援的步伐,面對這樣的陣容無疑是羊入虎口。

銀樓古國人類戰隊帶動怒海海面的浪花蹦跳了起來,手中的兵刃在陽光下發出耀眼而冰冷的光,晶瑩的浪花,冰冷的刀光,形成了一種特別的美。很快又有一種顏色摻雜進入了這個畫面,那就是鮮艷的紅色。

龍青雲和南宮離歌的體型非常相近,龍青云為鐵杵而南宮離歌用的是一根大鐵槍,兵器這竟然也很是接近,再者在此時又都是一方主導人物,兩人都是在對方的對戰中第一眼看到了對方,所以兩人都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對方廝殺在一起。

「人類戰隊雖然是人類,可他們的損失也是我們銀樓古國的損失。他們現在已經打亂了銀月大陸的防禦隊形,大長老,帶領銀樓戰隊衝過去,早點結束這裡的事情。」女王杜梅莎看到龍青雲帶領的人類戰隊剛剛與建隆王朝戰隊對撞到一起的時候道。

「是。」大長老領命離去。幾個呼吸的時間海面上殺聲震天,銀樓古國的戰士撲向海岸。雖然他們長著魚類的下身,可衝上陸地的時候一點都不顯現笨拙,而且閃動跳躍都極為靈活。由於銀樓古國戰士的全面加入戰團,把這場戰爭就變成了對建隆王朝的屠戮。人數巨大的差距,銀樓古國戰士登陸后對建隆戰隊兇殘的斬殺,這些都令南宮離歌的手下膽寒。南宮離歌雖為擅長火元能的王戰中階。可在與彪悍的龍青雲對陣的時候未佔到一點的便宜。還未思量出來對策的時候,就又有大長老和其他三位長老的加入,更是令他沒有一絲的喘息。

「大長老,這是我的任務。請你們退下。」龍青雲看到多人聯手。憤怒的道。

「龍青雲大隊長。這是女王的命令,要速戰速決,可不是讓你好勇鬥狠的時候。」大長老冷冷的道。遇到這樣的情況龍青雲也無可奈何。只能看著南宮離歌在他們的圍攻之下漸漸不支。

「你們會付出付出代價的,你們這些異類,你們小看了銀月大陸。」這是南宮離歌的最後一句話,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句話。他倒了下去,所有的建隆戰隊都倒了下去。這場戰爭的結果沒有勝負,只有生死。

銀樓古國女王杜梅莎帶領二十八位長老還有龍青雲和邊龍鼎以及十萬之眾的戰隊就這樣拿下了鋒銳部的海岸線,他們又用了八天的時間摧枯拉朽般拿下了整個鋒銳部。他們的作風很是特別,可更加殘忍。攻下一座郡城之後絕對不實施他們的佔領管制,而是全軍出動攻佔下一座郡城,就像一個鐵球,碾壓過每一座郡城直奔千島湖的方向行進,這是他們的特別之處。說其殘忍,那就是他們攻佔一座郡城之後的結果那就是屠城,待他們血洗了四座郡城之後,馬上又要經過的郡城得到消息后,全城的百姓全部逃難,只留下等待死亡的建隆戰隊頑強抵抗。

「這所謂的銀樓古國這樣的作為根本不是仇恨我建隆王朝,而是仇恨我們所有的人類。」已經回到千島湖帝都的親王趙義在九天寶殿中恨恨的道。最高寶座上坐著建隆上皇趙胤,在這九天寶殿上並不是只有這兄弟二人,建隆上皇的身邊站著包括雲護法三個老者還有護國趙常山。趙義的身後還有端木巔峰,楚烈和東方紫雪。夏侯博遠並未跟隨前來,現在的銀角部更需要夏侯博遠在那裡。趙義歸來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奏建隆上皇銀樓古國的事情,建隆上皇也對趙義講述了來自鋒銳部的消息,這件事的確是讓建隆王朝措手不及,來的太過迅猛,手段太過殘忍,這時戰國秦祖龍的事情與銀樓古國相比倒是顯得仁慈了很多。

「明日旭日、殘陽、通天、蒼穹、黑石五部部主,還有兩位神將都會趕來,再行商議此事。此次關於你的遭遇也難為你了,你也下去休息吧!對於端木部主等人的付出,已經在我心中。」建隆上皇趙胤道。

「身為建隆之人,為上皇效力是我等的職責。」端木巔峰這時說道。

「嗯,很好,退下吧!」建隆上皇趙胤道。

「上皇,我希望明日的議事楚烈也能參加。」親王趙義道。

「哦?」趙胤道。

「因為楚烈對那銀樓古國還是有些了解的。」親王趙義道。

「楚烈,為何你對那銀樓古國有所了解呢?」建隆上皇趙胤問道。這句話問的有諮詢的成分,可更多的是質問。

「只因我曾經被銀樓古國囚禁,正因青蓮居士經過怒海才讓我有機會得以逃脫。」楚烈的語氣不卑不亢。

「明日你和東方紫雪也來參加議事吧!好了,退下吧!」建隆上皇趙胤道。親王趙義等人也不再多說,對趙胤行禮離去。

「趙護國,你看這楚烈會不會有問題?」楚烈等人走後,趙胤向趙常山問道。

「不會。」趙常山肯定的道,這肯定的語氣讓趙胤都很意外。

「為何?」趙胤奇怪的道。

「因為他就是聖女東方秀兒朝思暮想的藍月大陸之人,他漂洋過海來到我銀月大陸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聖女,可陰錯陽差的攪了進來。」趙常山道。

「聖女的事情恐怕是離他太遠了,水族返祖,哼哼,水族返祖,第一徵兆已經出現,而端木巔峰又在這個時候直接晉陞為神戰中階,這就是定數。」趙胤喃喃的道。

第二天早晨,九天寶典議事之人就已經全部到齊,楚烈還注意到東西雙神與東方雲空和獨孤冰心都顯露出疲憊之態,東方雲空神態消沉,就是最為潑辣的獨孤冰心也是失去了以往的歡笑,尤其東神將唐叔德面色蒼白,楚烈一眼就看出他以身受內傷。

「上皇到!」大家等不多時就聽到建隆王朝的侍監總管喊道。隨之三大護法簇擁著建隆上皇趙胤,護國趙常山跟隨其後就出現在九天寶殿之中。

「叩見上皇。」寶座下眾人齊聲喊道。

「平身。朕為我朝犧牲的南宮部主及其所屬戰隊感到痛心,也為我朝有這樣的忠臣而高興,雖然現在是我朝面臨這巨大的考驗,可是只要我們團結一心,我們定能披荊斬棘,恢復我朝往日的寧靜。」趙胤道。

「唐神將,辛苦你們日夜兼程的趕了回來,你的傷勢如何?」趙胤又道。

「多謝上皇挂念,我的傷勢沒有什麼。」唐叔德道。

「你們四人做為我朝最近的巡察使,那你就來說說你們靠近那銀樓古國得到的消息。」趙胤道。(未完待續。。) 「請上皇賜罪。」唐叔德突然跪拜說道。韓淮陰和東方雲空,還有獨孤冰心也都一同跪拜下去。

「你們為打探消息不辭辛苦的趕了回來,唐神將還身負重傷,何罪之有?」趙胤道。

「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靠近那銀樓古國的戰隊,到現在我們對那銀樓古國的事情還是一無所知。」唐叔德唉聲嘆氣的道。

「那是誰傷的你們?」趙胤奇道。

「傷我們的的確是銀樓古國的異類,也是因為此人太過強大,在我們還未發現敵方戰隊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我們,不是我們聯手相抗,恐怕今日我們都不會出現在這裡。」唐叔德道。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趙胤問道。

「這正是最為可怕之處,我們竟然未看到他的樣子,因為他的人未現身可他元能力量就已經讓我們難以對抗。」唐叔德道。

「哦?」趙胤驚道。

「啊?」建隆上皇還算鎮定,其他站著的眾人除了僅僅是皺了皺眉頭的護國趙常山和淡定的楚烈以外都驚呼出聲。

「平身吧!這不怪你們,看來銀樓古國這次是攻擊我朝是籌謀多年啊!楚烈,你來說說你所知道的吧!」這時的淡定的楚烈最為醒目,建隆上皇趙胤當然也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稟告上皇,據說我所知,兩位神將和東方部主獨孤部主遇到的應該是銀樓女王杜梅莎,銀樓古國之中也只有她才有此實力。」楚烈道。

「女王?」趙胤愣了一下脫口而出。

「是的。」楚烈應道。

「銀樓古國的戰隊配置如何?」趙胤又問道。

「有當做前鋒的人類戰隊一萬。銀樓戰隊的人數我只能估算,我也是在他們的海底之城的時候偷偷的看到了他們戰隊的訓練,約有十萬左右。這些我們還好對付,主要他們還有長老近三十人和兩位人類戰隊隊長,這三十餘人幾乎全部為王戰級別,其中只不過是分低中高而已。」楚烈道。楚烈說完,其他眾人又都產生一片驚呼。

「楚烈,你說的很好。我想你們的心中一定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這銀樓古國為何要對我朝子民這般殘忍的屠戮。」趙胤道。下面一片沉默,可每人的神色已經告訴了建隆上皇所說的正是眾人最大的疑惑。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屬於銀月大陸的。所以更為肯定了下一代君王出世的三大徵兆之一—水族返祖。」趙胤道。

「啊!」這一句話如同一座大山填海。 一切剛剛好的愛情

「你們都知道我們供奉的皇羲真神。他在若干年前創造了我們的雙月大陸的文字,是他發明了漁獵的網,是他讓我們今天有了美妙的樂曲,皇羲真神甚至還創造了莫測高深的八卦。可他還有一件事是你們不知道的。那就是他趕走了銀月大陸的異族—銀樓部落。」趙胤道。

「在那個久遠的上古時期。我們的銀月大陸因為陸湖交錯的因素而養育著兩種生靈。那就是人類和魚人。人類居住大陸,魚人久居湖泊,各自生活互不干擾。可是經過了若干年。人類的繁衍速度要比魚人繁衍的速度快上很多,尤其學會了漁獵的人類對湖泊的佔有慾更加強烈,很快人類和魚人的矛盾就逐漸的惡化而引發戰爭。本來各自生存的魚人也因此成為了聯盟,那就是銀樓部落。最終的勝利當然屬於人類,具體的記載已經不復存在,可是在殘留的記載之中卻有些這樣一些話,其大意就是魚人被趕入怒海,銀樓部落所有長老全部被滅殺,因為皇羲真神的阻止,只有大長老的小女兒留了下來。」趙胤道。

「你的反應不為奇怪,我們本來也是人類,只不過為了適應這裡的環境經過了若干年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時楚烈想到了杜梅莎當初的這句話,才知道這竟然是女王杜梅莎的謊言。

「這就是我銀月大陸的一段秘史,從近日銀樓古國接連屠城殘忍的反撲來看,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滅殺人類,而從他們屠城的路徑來看滅殺人類也是打算從顛覆我建隆王朝開始。看到那些記載,想到那大長老的女兒來猜想,這銀樓女王即使不是那大長老女兒本人也定是她的後人。」趙胤這時接著道。

「如果當初的小女孩就是現在的女王豈不是太可怕了!」韓淮**。

「可也有一個算是好消息的消息,那就是如果這銀樓女王就是當初的銀樓部落大長老的女兒的話,那我們的皇羲真神也許現在就在看著我們,真神再現這個徵兆定是真的。」趙胤道。

「上皇對下一步有何打算,敬請差遣。」唐叔德站出來說道。

「現在我們的鋒銳部已經無主,我們要先把我建隆王朝的空缺填補,然後再集中力量對付銀樓古國,同時還要注意防範戰國的偷襲,預防腹背受敵。」趙胤道。


「今日是商議銀樓古國的事情,同時也是關於解救親王的完結。有過必罰,有功必賞。這次出海解救親王的人員居頭功。而所有參加出海人員之中端木巔峰又居頭功,也因此而全身受傷。再者他又升為神戰中階,按照我們的慣例,升為神戰他的官職也是要同時晉陞的,今日就把我建隆王朝的東西雙神將改為三大神將。為金甲神將唐叔德,銀衣神將韓淮陰,灰袍神將端木巔峰。各位可有異議?」趙胤環顧下首說道。

「臣遵旨。」下首眾人同聲說道。

「這樣一來,原本端木神將所屬的通天部部主的位置就空缺了下來,關於這部主之位各位可有什麼建議?」趙胤道。

「臣有奏。」獨孤冰心站出道。

「講!」趙胤道。

「通天部部主空缺可由一直輔佐端木神將的劉大福接任,據我對此人的了解,此人做事穩妥,滴水不漏,對通天部又最為了解,他應該是最好的人選。」獨孤冰心道。

「眾臣的意見呢?」趙胤道。

「臣等無意義。」眾人齊聲說道。

「那好,通天部部主一位就定位劉大福。大家還不要忘記由於南宮離歌的犧牲,鋒銳部部主一職也是空缺的,這個事情也要做為今天的議事範圍之內。」趙胤道。

「稟上皇,這次出海東方紫雪表現尤為積極,雖說他資質不深,臣認為可由東方紫雪暫代銳鋒部部主一職。」端木巔峰站出說道。

「臣有奏,臣認為此事不可,東方紫雪對我朝的貢獻還不算卓著,主要的原因是他又系我子嗣,如果讓他成為銳鋒部部主,會有父子掌控兩部的嫌疑。」這時東方雲空急忙站了出來說道。

「東方部主,我覺得此事可行。東方紫雪並不是直接成為鋒銳部部主,只是暫代而已,還在考察之中,還要看他在部主之位的表現如何。雖然你們為父子,可以你的為人,我們相信鋒銳部與你旭日部相鄰更方便你對東方紫雪的教導,讓他更快的成為一位我朝棟樑。」這時親王趙義也站出來說道。東方紫雪在一旁心潮澎湃可又不好站出說話,對這個部主之位的期待簡直可以用如饑似渴來形容,可又想儘力的表現出他的淡然,所以站在那裡一直都未抬頭。

「眾位部主,你們的意思呢?」趙胤道。(未完待續。。) 「臣無異議。」下首幾位部主愣了一下才同聲說道。楚烈看在眼中,明白這是幾位部主也想不出什麼人選,又不希望這樣的結果,可又不能違逆親王的提議,只能應了下來。

「東方紫雪,當今是我朝多事之秋,希望你能在你的職位上為我朝做出你突出的貢獻。」趙胤道。

「紫雪絕對不會辜負上皇的恩典。」東方紫雪疾步走到前面語音顫抖的叩拜說道。

「對於風護法,我很是遺憾,在我銀月大陸輔佐幾代王朝嘔心瀝血,竟然在我這個時期隕落,對於他的後人的撫恤事宜就交給三位護法,希望你們做好。還有對犧牲的路飛以及眾將士亦是如此,這個事情交給端木神將。」趙胤道。

「上皇放心,我等義不容辭。」三大護法和端木巔峰同時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