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1 Views

洛刀雙拳一緊,冷冷道:“只怕兇手還不止你一個吧?”

Written by
banner

歌沐天微微有些吃驚,淡淡的笑道:“哦?想不到,你還挺聰明的。”

“師傅的身體上不僅有爲你金色刀氣所傷的創口,胸前還印着一個焦黑的掌印。我查了很久,江湖上似是更本沒有這一路武功。直到今日,讓我見識到了火煞神的‘神魔敕火令’之後我纔敢斷定。你們二人便是當年殺我師傅的兇手。”洛刀道。

歌沐天與火煞神面面相覷,看了半晌,忽的一齊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 …就算如今讓你知道了又如何?你以爲憑你一人之力能夠爲洛放天報仇嗎?”火煞神笑道。

“難道你竟妄想能夠殺敗我們二人嗎?沒想到,師傅笨,教出來的徒弟更笨。”歌沐天笑道。

管翰山掙扎着爬了起來,喝道:“爲什麼?”

火、歌二人的笑聲戛然而止。

“什麼爲什麼?”歌沐天冷冷的問道。

“爲什麼要殺害三師弟?三師弟每日埋頭練功,極少與人接觸。和你更是沒有半分恩怨!你到底爲什麼要對他下殺手?”官翰山問道。

“我與那頭蠻牛自然不可能有什麼恩怨。不過,有一日,我與蛇月聖教信使的談話恰巧被他聽了去。爲了確保我的事蹟不會敗露,我只得殺了他。”歌沐天冷冷道。

官翰山嘆道:“沒想到,我正刀山莊居然出了你這麼個敗類!”

洛刀忽的冷冷道:“歌沐天,你殺我師傅的原因只怕沒那麼簡單吧?”

歌沐天一驚,問道:“小子,你知道些什麼?”

洛刀緩緩的從身後拿出了一本殘破不堪的書籍,正是洛放天死前傳予他的《忘仇錄》。

蜜愛來襲,總裁非我不可 恐怕,最重要的還是爲了這個吧!”洛刀冷冷道。

歌沐天與火煞神相互一望,火煞神喝道:“這是?這是《忘仇錄》?”

“正是!”洛刀冷冷道。

“歌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當年,我們直把那老鬼住的山洞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想不到,今日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火煞神道。

“哈哈,沒想到今日竟還有意外收穫。真是天助我也。”歌沐天笑道。

官翰山忽的問道:“洛賢侄,此書有何特別之處?爲何說我三師弟是因它而死?”

“官莊主,此祕籍中記載了我師傅獨創的內功心法和一套曠世刀法。”洛刀道。

官翰山微微一驚,問道:“洛賢侄說的刀法可是那‘森羅四十二路·殺’?”

“正是。”洛刀道。

官翰山恍然大悟般點了點頭,喃喃道:“原來是‘森羅四十二路·殺’… …”

“小子,別說我欺負晚輩。今日,你若留下祕籍,我便放你一條生路。”歌沐天喝道。

“歌沐天,你放心,祕籍我定會留下。”洛刀冷冷道。

歌沐天笑道:“果然識時務,這點比你師傅強多了。”

官翰山一驚,道:“不行,此祕籍與刀譜絕不能落在蛇教手中。”

洛刀忽的冷冷一笑,手中內力急吐。

只見綠芒一現,頃刻間,祕籍赫然便已粉碎。

看着散碎的紙片隨風飛舞,洛刀冷笑道:“可我也沒打算活着離開!”

歌沐天大驚失色,喝道:“你幹什麼?”

“可惡!我們苦尋多年的祕籍竟被你毀去,老子今日定要殺了你!”火煞神喝道。他早已怒不可遏。

洛刀冷峻異常,面對兩大高手,竟毫無懼色。

“歌沐天,我並未食言。祕籍我的確留下了。當今世上只剩我一人會此祕籍上的武功,我就是一本活的祕籍!有本事便來取!”洛刀喝道。

歌沐天的眼睛裏似是要噴出火來。他強壓着怒氣,冷冷道:“本來我可以不殺你。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投。如今你卻非死不可了!”

洛刀神色一沉,渾身上下皆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紫氣。

一旁的官翰山不禁打了個寒顫,他只覺殺氣四溢,而這肅殺之氣的源頭正是來自於洛刀。

只見,洛刀周身的紫氣漸濃,氣勁聚而不散,直把他包圍了起來。

“今日,我們便來做一個了結!”洛刀冷冷道。

他原本碧綠的眸子也慢慢起了變化。漸漸的由綠轉紫,最後竟完全變成了紫色。眼神中更是透着一股詭異的神采。

“這就是《忘仇錄》的功夫嗎?好生詭異,竟然能夠改變一雙招子的顏色。”火煞神在歌沐天耳邊輕聲說道。

“沒想到… …沒想到… …”歌沐天喃喃道。

“歌兄,有何不妥?”火煞神問道。

歌沐天冷哼一聲,道:“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已臻至了‘紫目’的境界。”

“‘紫目’?那是什麼?”火煞神問道。

“據我所知,《忘仇錄》共分四個境界。依次向上,分別是‘赤目’、‘碧目’、‘紫目’、‘墨色歸一’。而區別它們的方法便是看習練者的眼睛。”歌沐天道。

火煞神上下打量了一番洛刀,然後道:“我明白了,這小子現在眼中泛着紫光,那便是‘紫目’的境界。”

“歌沐天,沒想到你知道的還不少。居然連‘紫目’境界也知道?”洛刀喝道。

歌沐天不由得運起內力,緩緩道:“煞神兄弟,這將會是場硬仗!”

火煞神一驚,道:“葛兄,你未免也太看得起這小子了吧。就算是他的師傅,當年還不是一樣死在我們手上。”

歌沐天正色道“即便是洛放天,當年也只練至‘碧目’境界,卻也能夠憑一人之力連殺我手下十名高手後逃出五百里。這《忘仇錄》是我見過最爲詭異的內功。我尚且不知道‘紫目’境界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你很快便會知道。”洛刀冷冷道。只見,他雙掌之中紫氣大盛,氣勁四散而又合攏,慢慢具化成兩道紫色的刀氣。 當他說出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身後眾位族人都忍不住哭泣了,向來傲慢自喻不凡的他們,居然被他們最為輕視的外族擊敗,此時就算不想接受這個結果,他們也只能接受。

「贏了!」


「我們外族贏了!」

「木白!你是好樣的!」

外族眾人激動萬分,相擁慶祝,口中高呼著木白的名字。

木蒼陽臉上露出一抹久違的會心微笑,一生中,從未有此刻這麼開心過。

祖神等人倒是早就料到這樣的結果,並未表現出太多意外,他們是在等待木白下面的話。

過了一會兒。木白的身子緩緩飄落在木天痕身前。

木天痕臉色陰沉地說道:「你已經取得了最後的勝利,還想怎麼樣?」

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的話,那些內族眾神盯著木白的眼神,早就將他殺死一萬遍了。

木白淡淡道:「天痕族長,比武是結束了,但最後還有一件事,我要向你說個明白。」

木天痕略有些驚訝,面上不動神色,冷哼道:「什麼事?」

木白道:「內外兩族分裂以後,衝突不斷,給兩族的族人都造成了很大傷害,我不想看到這種悲劇一直延續下去,所以我要向你發起挑戰。」

「什麼?」木天痕身子一震。

那些眾神聽了木白的話,個個一臉驚駭之色。

「這傢伙也太目中無人了吧,以為得到比武勝利,就有本事向天痕族長發起挑戰了么?」

「他才多少年的修為,想要擊敗天痕族長,真是太狂妄了。」

……

「族長,他只是一個外族小輩,有什麼資格向您挑戰!不用你出手,等奇瑞師兄傷勢好了,一定還有機會打敗他的。」

「是啊,族長萬萬不可以答應他。」

內族眾神憤怒到了極限。

木白淡笑道:「我還要宣布一個消息。萬年之後,我將正式繼任外族族長之位,屆時,我是以外族族長的身份來向你挑戰,這一戰,將決定兩族未來的命運,若是我輸了,以後外族重新歸屬內族,向天起誓,絕不會有任何背叛。若是我贏了,天痕族長你必須同意兩族重新歸於一體,拋棄以往的仇恨,族人之間平等相待,不能有任何隔閡。」 (本週全面爆發!每日三更至少!00:00一更,12:00兩更,19:00三更!敬請期待!希望讀者朋友們鮮花,票票,收藏給力!謝謝!)

紫色的刀氣蔓延開來,直割的歌沐天肌膚生痛。


歌沐天暗自一驚,冷冷道:“想不到那日舞陽棧道一別,你的修爲竟如此突飛猛進。”

洛刀冷冷一笑,道:“這一切都是天意。那日,我夜刺官莊主。不料,竟爲官莊主‘海天一色’的刀氣重創。經過連日來的調息療傷,我發現體內發生了驚人的變化。我似乎觸及到了師傅從未提起過的境界。”

“紫目?”歌沐天問道。

洛刀一雙紫色的眸子靈光一轉,道:“對,正是‘紫目’的境界。”

“讓你臻至‘紫目’境界又如何?我與歌兄聯手照樣能夠殺的了你!”火煞神喝道。

洛刀緩步走近歌、火二人,道:“說的不錯。今日若你們若殺不了我,我定教你二人死在我的手下。”

“大言不慚!小子好生狂妄!”火煞神喝道。

歌沐天擺了個架勢,道:“今日就讓歌某見識見識‘紫目’的威力吧!”

洛刀冷哼一聲道:“老天讓我不日之內臻至‘紫目’境界,似是早已預料到我的仇人會出現。今日,我便用師傅的武功,手刃仇人!也好告慰先師的在天之靈。”

火煞神揚起雙掌,掌中火勁四溢。直喝道:“要來便來。只是,比可別讓老子失望纔好!”

歌沐天知道‘紫目’境界的厲害,自是不敢怠慢。內力急催,雙掌赫然已經聚起‘海天一色’的金色刀芒。

洛刀足下忽的快了起來。最後,竟憑虛御空,踏空而至,直飛向歌沐天。

“你等的死期到了!”洛刀暴喝一聲掌中的紫色刀氣赫然徒增數尺。最後竟聚成一柄足有一丈開外的紫色大刀。

歌沐天與火煞神皆是一驚。歌沐天喝道:“煞神兄弟,先避其鋒!”

說話間,洛刀的紫色刀氣已然劈將而下。

只聽色轟然一聲,青石鋪成的地面之上赫然便已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一衆歸降蛇月聖教的正道武林人士紛紛四散避開。

Wωω⊕тт kΛn⊕c o


歌沐天與火煞神更已早早的躍上了半空。

刀氣蔓延開來,直激射至院子門口。

此時,正擒着晴兒的蜈蚣與壁虎避之不及,慘遭刀氣分屍。

洛刀身形一動,已然掩身至晴兒身邊。

歌沐天一驚,喝道:“好小子,原來是想救人。”說罷,凌空一踏,人已電射而下。

洛刀橫掌一揮,三道刀氣應聲而出,直取歌沐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