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1 Views

「我也買五十萬瘋子贏!」

Written by
banner

「我也一樣,他娘的,先賺一筆再說!」

眾人都在買瘋子贏,唯有一個長得肥胖的男子突然慘叫起來:「我靠,我他媽按錯了,怎麼買了五十萬這小子贏?」

全場人都對他報以同情的目光,一個人甚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節哀順變吧!」

… 三分鐘過去,下注結束,裁判員再次出現在擂台上。

「好了,過了歡快的下注時間,殘忍的比賽時間就到了。究竟是瘋子要創造十連勝的奇迹,還是這個自殺式襲擊的年輕人會勝出呢,大家拭目以待?不過……」裁判員來了個大大的轉折,看向葉青,道:「我還是想問一下,這位朋友,你難道找不到比這更便捷的自殺方法了嗎?」

全場眾人歡笑,葉青沒有回話,而那裁判員彷彿很滿意葉青的反應,又轉向觀眾席那個肥胖的男子,道:「還有這位老闆,下注成功,就無法修改了。看樣子,你的錢將要和這位年輕人一樣,一起去驗證一下我們比賽的殘酷無情吧!」

眾人更是鬨笑,肥胖男子猛地站起身,大聲道:「小夥子,好好打,我看好你呀。至少多撐兩回合,別讓我這五十萬輸得太快了!」

「哈哈哈……」這下連裁判員都大笑了起來,而那瘋子更是用眼角斜視著葉青,渾然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房間里,虎王冷笑看著外面的場面,旁邊工作人員已經把下注情況統計清楚,正在跟他彙報。

「大哥,直到現在,我們總共收到三千七百萬投注,只有六十萬是買葉青贏的,其他全都是買瘋子贏。」

「三千七百萬!」虎王笑得更燦爛,道:「刨去那六十萬買葉青贏的,一比二十,這要賠一千二百萬。也就是說,這一把,我就能賺兩千多萬了。這幫所謂的大老闆,也真沒有腦子,這個社會有白吃的午餐嗎?」

虎王說完,往上看了看,道:「還是上面那批老傢伙穩重一些,不會隨意下注。不過,這前期的小打小鬧,他們也根本沒有放在眼裡。重點就是十五場之後的情況了,那時候就能吸引到大量下注了。記住,前面十五場,我要他必勝!」

「放心,我們會安排好的。」小弟得意地道。

「等樓上那批老傢伙也輸紅眼了,今天就不是收入一億這麼簡單了!」虎王冷冷一笑,轉身道:「你們在這裡給我看好了,不容有任何差錯。」

「大哥,馬上就要開打了,你不看看戰果?」一小弟奇道。


「這還用看嗎?」虎王瞥了瘋子一眼,道:「我就是想知道,他能不能在葉青手底下撐過三招!」

眾人駭然,虎王對葉青的評價也太高了吧?瘋子可是月冠軍啊,三招?怎麼可能?

擂台上,在眾人的噓聲和裁判員的取笑之下,比賽終於正式開始。

「打死他!打死他!」

「速戰速決,瘋子,別浪費時間!」

「上!上!上!」

瘋子抱著雙臂,在眾人的鬨笑聲中,不屑地看著葉青。

「小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但是,你既然敢走上這個擂台,就要做好死的準備!」瘋子放開雙臂,慢慢握緊了拳頭,遙指葉青,道:「三分鐘之內,弄不死你,算我輸!」

瘋子這話更引來不少人的歡呼尖叫,葉青則平靜如水,彷彿沒有聽到瘋子的話。

瘋子朝眾人揮了揮雙手,突然握緊拳頭,轉身大步沖向葉青。伴隨著一聲怒喝,右手成拳,急速打向葉青的太陽穴。

不得不說這瘋子的確有點本事,月冠軍出身,實力可是相當不弱。出拳的速度和力量,都達到了非常強悍的地步。縱然換做一個跟他一樣強壯的人,硬挨他這一拳的話,都得被打暈了。而葉青這體格,眾人毫不懷疑,他這一拳能把葉青打飛出去。

眾人的心情也跟著更加激動起來,眼看葉青沒有閃避的意思,眾人的呼聲響起。在他們看來,這一拳已經足夠解決葉青了。

葉青是沒有閃躲,便在瘋子這一拳即將打到他的時候,他卻突然往左邊踏出三步,速度詭異地衝到了瘋子的背後。

瘋子這一拳直接打空,卻要轉身去追葉青。這時,葉青也終於出拳,一記重拳打在了瘋子的後腦。這一拳的力量,再加上瘋子剛才衝上來的力量,直接把瘋子打得往前撲出去三米多,直撞到鐵網方才停下來。

現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以為葉青會被瘋子一拳打死。卻沒想到,先吃虧的竟然是瘋子。而且,最關鍵的是,瘋子倒在地上,竟然沒了動靜。

所有人屏氣凝聲看著瘋子,瘋子就好像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終於,有人忍不住了,大叫大嚷:「起來啊瘋子,打死他!」

「快起來!快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瘋子怎麼會輸給這小子?」

在眾人的哄叫之下,裁判員走到瘋子面前,彎腰折騰了好一會,站起身驚愕地道:「瘋子……瘋子休克了……」

全場皆驚,每個人都獃獃地看著擂台上靜靜站著的葉青。誰能想到,這個看似瘦弱的青年,只用了一拳,就把強勢的瘋子打休克了?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突然,看台上那個肥胖男子猛地站了起來,大吼道:「贏了!贏了!贏了!哦累累哦啦啦,贏啦!」

這胖子手抖了一下,買了五十萬葉青贏,原以為這錢是徹底打水漂了。他怎麼也沒想到,上帝竟然給他了這麼大一個驚喜。葉青竟然贏了,而且贏的這麼乾淨利索,一拳ko。一比二十的賠率啊,這一把,他就贏了一千萬啊,難怪他都興奮地唱起了世界盃的主題曲,沒唱男兒當自強已經算是不錯了。

「他媽的,怎麼會這樣?」

「是啊?怎麼會這樣?瘋子怎麼會輸給這小子?」

「假拳,肯定是打假拳!」

「虎王不是有信譽嗎,這算怎麼回事?」

「我們不信,這肯定是打假拳,讓虎王給我們退錢!」

現場哄鬧起來,裁判員站在台上尷尬無比,這情況也是他根本沒有預料到的。誰實話,連他自己都懷疑這裡面是不是有貓膩。因為,他根本不看好葉青,就算葉青真的能打贏,也不至於一拳ko吧。

此時,虎王已經到了頂樓的包房裡。樓上也有現場直播的畫面,看著下面的吵鬧聲,虎王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一把他是利用葉青的名不經傳,給這些人下了個套,先賺上一大筆。卻沒想到,葉青竟然贏的這麼乾脆,讓觀眾開始懷疑他打假拳。

虎王以前的確安排過打假拳的事情,但是,這一把他真的沒有安排打假拳啊。葉青能打贏瘋子,這是在他預料之中,可贏的太乾脆,就連他也有點接受不了了。

「媽的,這王八蛋,也太強悍了吧!」虎王憤憤地嚷嚷。

「大哥,下面現在都快鬧翻了,接下來怎麼辦?」一小弟急道。

虎王皺眉沉默了一會,道:「換人,換方法,找個實力強的,跟他來一場生死之戰,消除他們的疑惑。這擂台上,只有生死之戰,才沒有人懷疑!」

「生死之戰,就是不死不結束嗎?」小弟看了葉青一眼,低聲道:「以葉青的性格,我怕他不會打死對手的!」

虎王瞪了他一眼,道:「那就換個該死的,這還用我教嗎?」

那小弟立馬點頭,匆忙出去安排這事了。

地下室,那些觀眾都已經衝到鐵網旁邊,嚷嚷著要退錢什麼的。裁判員在上面各方安撫,但沒人理會他,眾人已經認定葉青是打假拳了。

終於,虎王的小弟大步走了出來,在幾個漢子的保護下進了鐵網。他從裁判員手裡接過麥克風,大聲道:「各位,靜一靜,請靜一靜!」

「靜你媽個腿,打假拳還好意思狡辯!」一個男子大聲怒罵。


「退錢,什麼都別說,退錢!」又一男子大聲嚷嚷。

「大家不要著急,大家不要著急,我這就是來給大家一個答覆的。」虎王的小弟連喊了好幾聲,眾人終於靜了下來,齊齊看著他,等待虎王的答覆。

「大家懷疑他打假拳,這心情我能理解。其實,連虎王大哥也懷疑這裡面有問題。這個葉青是第一次來這裡打拳的,以前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但是,我們的信譽一直在這裡,我們真的沒有打過假拳。大家別激動,聽我說!」他抬高嗓子,道:「虎王為了消除大家的疑慮,同時為了證明我們這場子的公正性。虎王大哥決定,下一場來一場生死之戰!」

「生死之戰?」全場一愣。

「對,就是必死一個的決戰,絕對無法作假的比賽!」虎王的小弟朗聲道:「這是拿性命做賭注,肯定沒人敢打假拳,大家覺得如何?」

眾人一番議論,終於有人帶頭表示贊同,這認同便逐漸在眾人當中傳開。畢竟,這樣的生死之戰,是真的無法作假。

「你要生死之戰也行,但是,找來的對手不能比瘋子弱多少,否則那怎麼能夠證明呢?」一個男子大聲喊道。

虎王的小弟大笑道:「那是當然,我們已經決定好了,下一個出場的是獄頭!」

「獄頭!?」

「那不是去年半年賽的冠軍嗎?」

「我的天,就是那個外號殺人犯的獄頭?」

「什麼叫外號,那傢伙就是一個殺人犯!」

下面觀眾又開始哄鬧起來,這個獄頭,可比瘋子更要重量級一些了。

… 葉青則皺起眉頭,沉聲道:「我只是負責打三十場,能贏就行,不會殺人!」

「葉先生,我知道你這個人很有原則。但是,這是遊戲規則,你必須遵守!」虎王的小弟看了葉青一眼,淡笑接道:「而且,這個獄頭,其實就是一個該死的人。相信我,一會等你聽完我們裁判員對他的簡介,你就會恨不得親手殺了他的!」

葉青冷冷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告訴虎王,每場結束,我都要看到那三個人完整無缺的樣子!」

「沒問題,我會去跟大哥商量的!」虎王的小弟笑了笑,道:「葉先生,三十場,希望你好好打。等你全勝,你們就能一起離開了,我提前預祝你馬到功成啊!」

葉青沒理他,靜靜站在自己那一角。

終於,在眾人的呼聲當中,獄頭囂張地出場了。

獄頭身高一米八左右,在這些拳手當中並不算突出。但是,他的模樣長得卻非常的兇殘。雙臂全是紋身,腦袋颳得鋥亮。雙目當中散發著嗜血的光芒,粗壯的胳膊,肌肉累累,看上去就格外的恐怖,光是這扮相就比瘋子要狂得多。最滲人的是,他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小小的骷髏頭,很是精緻,竟然和真的骷髏差不多。

「現在上場的就是我們的人氣選手,獄~~~頭!」裁判員拖著長腔,彷彿是在介紹賭神賭聖似的。隨著他的聲音,現場也發出一陣陣的興奮的叫聲,這獄頭還真的是一個人氣選手呢。

裁判員在台上也嗨了起來,大聲道:「去年下半年的冠軍選手,他雖然不是我們見到實力最強的選手,但卻是最瘋狂最殘忍的選手。去年下半年,他一共參加了二十三場比賽,有七個選手被他活活打死,十一個選手被他打殘。所以,他獲得了一個瘋狂的外號,殺!人!犯!噢!!!」

現場跟著歡呼,獄頭也走上了擂台,囂張地舉起雙手,很享受地聽著眾人的歡呼。

裁判員接道:「其實,獄頭很早之前就有了這個外號。就像他這個獄頭的名字一樣,二十一歲的時候他殺了鄰居一家八口人,連七個月大的小孩子他都沒放過。據說,他胸口這個骷髏頭,就是那個孩子的頭骨。多麼殘忍,多麼瘋狂,多麼血腥啊!」

葉青皺起眉頭,難怪他看獄頭脖子上掛的那個骷髏頭很像真的,沒想到竟然就是真的。而且,還是他殺死的一個小孩子的頭骨做成的。這個獄頭,還真是喪盡天良。看來虎王的小弟說的沒錯,聽完裁判員的話,葉青對這個獄頭已經起了殺心!

獄頭倒是對這些評價很滿意,得意洋洋地看著眾人。而下面的觀眾更是興奮不已,對他們而言,獄頭殺了誰,殺了什麼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這場比賽將會很血腥。正如虎王所說的,人類就是這樣,不管是上流社會的人物,還是下九流的混混,都是一樣的充滿獸性,一樣的嗜血!

裁判員走到獄頭身邊,道:「其實呢,很多朋友都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有獄頭這個稱呼?這個問題我以前問過獄頭,其實,獄頭不僅坐過牢,而且還判的是死刑。不過,獄頭不是一般人,監獄怎麼能困得住這樣的潛龍呢?他在監獄里殺死十七個人,可以說是監獄里的最強頭目,所以,逃獄之後,他就起了獄頭這個外號,出現在了我們的擂台上!」

「獄頭!獄頭!獄頭!」


下面觀眾齊聲歡呼,其實大部分人都知道獄頭的經歷。但是,他的經歷每次被說起,都能讓這些人興奮不已。

葉青看著下面的觀眾,不由嘆了口氣。這些人聽著一個殺人犯的殘忍故事,不僅沒有絲毫痛恨,反而對他如此推崇。這個社會,竟然已經淪落到這個地步了嗎?這些所謂的有錢人,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物,難道已經沒有了最基本的是非觀了嗎?

「獄頭,打死他!」突然,一個觀眾大聲嚷嚷起來。

「是,打死他!」

「打死他!」

所有人都在大喊,他們剛才因為葉青而輸掉了很多錢,現在對葉青是痛恨至極。現在獄頭來了,眾人好像見到了希望,恨不得獄頭立刻殺了葉青,彷彿是在為他們報仇一般。

樓上,虎王冷笑看著下面的畫面,道:「這些所謂的成功人士,哼,真是可笑!」

「老大,這一把的賠率怎麼定?」旁邊小弟問道。

虎王道:「給葉青一賠十,給獄頭一賠一點二。」

「啊?」小弟一愣,道:「葉青剛贏過一場,還敢給他一賠十嗎?要是有個一千萬買他贏,那咱們都有可能崩盤啊。」

「哼,一千萬?誰捨得出這麼多!」虎王冷笑,道:「我早把這幫所謂的成功人士看透了,這一場,買他贏的絕不會超過一百萬!」

小弟看了虎王一眼,他對虎王的話有些不信,但還是匆忙過去把賠率交代下去。

五分鐘后,投注結束,看到統計出來的投注結果,小弟頓時愣住了。正如虎王所說的,這次只有八十萬買葉青贏的,根本不超過一百萬。而買獄頭贏的超過兩千萬,可見不少人都保守了一些,沒有像之前那樣下大注了。可是,他們還是對葉青不信任!


地下室,觀眾席喧囂連連,那個胖子剛才贏了一千萬,現在比任何人都要興奮。他站在椅子上,大聲喊道:「葉青,我又買了五十萬你贏,別讓我失望啊!」

「靠,佔一次便宜,還想來第二次啊?」旁邊一人瞥了胖子一眼,道:「這一把,你這五十萬可真要打水漂了!」

「我就很看好他!」胖子不以為然地道:「打水漂又怎麼樣?剛才他給我賺了一千萬,我就算砸五十萬進去也不心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