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7 Views

修鍊之人的感知是非常強大的,然而這老者卻能在沈母音沒有任何發覺的情況下,做到這種程度,更加證明了老者的強大,也證明了滄海嘯的猜測。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探查之後,他就有些失望了。

因為什麼也沒有發現,滄海嘯和雲執事探測的一樣,是個很正常的,沒有任何修為的平常之人。

可是給老者的感覺卻是,正常的有點過頭,正常的太過了,那就是最不正常的。

所以他就不死心,於是使用了一種自己得自一遠古洞府內的搜魂之術。

這搜魂秘術可能會影響一些滄海嘯的身體,但他和滄海嘯無親無故,又沒有沈母音的阻止沒,他才不會顧及什麼後果的。

很快他就在少年的記憶當中看到了什麼,就驚恐欲絕的想要丟開滄海嘯,不過滄海嘯雖然還是個少年,但也知道借力。

既然老者能讓自己獲取一些記憶,他怎肯輕易放過。


所以本能的,他就死拉著老者不放。

滄海嘯沒有任何修為,但拉著老者不放,老者卻也無可奈何,沒有任何辦法,不過卻更加肯定了滄海嘯的不平凡。

身體接觸著,那秘術就不能中斷,所以老者這有勉強支撐。

很快那老者就支撐不住,搖搖欲墜了。

畢竟老者的修為有限,不可能讓滄海嘯得到太多的。

滄海嘯見到如此,也只好放棄,不過卻深深的記住了他看到的那些瞬間。

就在這時,他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少女的聲音。

「哥哥,我會找到你的,你不能出事,哥哥,我好怕!這裡好黑!金金也不見了,哥哥…」

老者見滄海嘯主動放開自己,心裡就鬆了一口氣。

心有餘悸的看著滄海嘯,略有感激對滄海嘯點頭,之後退出好遠,才開始閉目養傷起來。

不過當他睜開眼,再看滄海嘯的時候,那眼神都有些不同了。

他感覺現在的滄海嘯比以前多了一些東西,可具體多出了什麼,他又說不上來。


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這看似平凡的少年,絕對不平凡,甚至還很可怕。

只是這些他不會,也不敢對外人提及,因為他看到的那一幕太可怕了,僅僅一個念頭,自己就要崩潰。

滄海嘯見老者醒來,就上前感激起來。

「謝謝老丈!」

老者怪異的看著他,心想,自己使用傷害很大的搜魂之術,他還來謝謝自己,看來是弄巧成拙了,反而幫了少年一把。

他們也在一起慢慢的交談起來,滄海嘯也得到了一些在沈母音那裡沒有得到的見識。

很快老者不知怎麼了,再次盤膝而坐,開始療傷。

滄海嘯卻不知所謂,只好在一旁等待,並且沉思起來。

很快,沈母音也醒了過來。

看著在地上盤膝療傷的老者,和一臉沉思的滄海嘯,看到滄海嘯沒事,這才放心下來。

有些不滿的上前去查探老者的傷勢。

之後從納戒里拿出一枚等級不低的丹藥,放到了老者的口中,讓老者自己消化起來,助他療傷之用。

老者在沈母音把丹藥放到口中的時候,睜開眼睛看著沈母音,眼中滿是安慰。

不管怎麼說,這代表沈母音並不再記恨自己了,只是沒能從死去娘親的陰影之中走出來。

想想當年自己保護著夫人回娘家,碰到有人暗殺,自己保著沈母音逃走,而夫人卻永遠留下了。

心裡就一陣陣的暗恨,不過經過自己這二十餘年的明察暗訪,總算有些眉目了。

只等自己修為再高一些,就能去為夫人報仇了。

沈母音在拿出丹藥之後,就不再理會老者,來到沉思中的滄海嘯身旁問道:「你沒事吧?」

滄海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著一臉擔憂的沈母音,滿心幸福的答道:「沒事,只是有些累。」

「他沒對你做什麼吧?」

滄海嘯自然知道沈母音說道是那老者,所以就搖了搖頭。

沈母音這才徹底放心下來。

不過有些好奇的看了滄海嘯幾眼,因為沈母音感覺這少年越來越像以前那人了。

「你不是還沒有名字嘛?我給你取個名字怎麼樣?」

滄海嘯有些自豪道:「我已經有名字了,叫做滄海嘯!」

「滄海嘯!你怎麼知道滄海嘯,嘯,是你回來了嘛?是你回來了嘛?你讓我等的好苦啊!」

失態的叫喊著,沈母音就抱著滄海嘯哭泣了起來。

滄海嘯怎麼也沒想到沈母音聽到滄海嘯之後,會如此的失態。

不過現在的他也感覺到,為何沈母音會這麼照顧自己了,也知道了沈母音所謂的那位故人,在沈母音的心中是多麼的重要了。

很快,老者就醒轉了過來,可能是傷勢有所好轉。

這時沈母音正失態的抱著滄海嘯在那哭泣。

滄海嘯也是不知所措,誰讓他記憶全失,還是剛剛接觸到這個對他來說陌生的世界呢!

雖然了解了一些事情,但還是不能面對這些突發事情的。

要說現在的他,就算是和七八歲的孩子相比,也不會好太多。

剛剛愛是接觸著一切,還沒有學習到太多的東西,他怎麼能獨自解決沈母音這樣失態的行為呢!

老者看到這一幕,只好無奈的嘆息道:「母音,你失態了!」

沈母音這才回神,看著有些緊張、無奈、不知所措的少年,心裡一陣的心疼。

不過更多的卻是不好意思,誰知道剛才自己是怎麼了,竟然會這樣。

其實這還是他在自己心目中紮根太深了,自己還是不能忘了他,碰到一個和他長相一樣,名字也一樣的人,怎麼能不失態呢!

不過沈母音也顧不得老者在場,好奇的問道:「你說你叫滄海嘯,可是你不是沒名字嘛?」

「剛剛一個大哥哥來,告訴我的,說讓我叫這個名字,我感覺這個名字讓我很親切,所以就叫了,難道這有問題嗎?」

沈母音很快就會意了滄海嘯口中的大哥哥,不用說,她也知道,那肯定是林立了。

沒想到林立還會這麼體貼人。

實際上呢?是林立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把少年當做是自己回報當年那人的一個媒介,而並非是體貼沈母音。

沈母音不再關注滄海嘯,而滄海嘯本人頁不再去搭理誰,獨自一人又深思起來剛剛在老者手段之下,看到的那一幕幕。

還有那最後出現的聲音,和從老者那裡得到的一些信息,這些都需要他那還沒適應的小腦瓜去整理。

不過那一幕幕,滄海嘯卻一點也不懂,而且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能清楚的一點就是死的那些人,絕對都不會簡單。

按照沈母音那裡得到的消息來看,那些都是這片天地的巔峰存在! 「什麼?你要他跟隨著你?直接入核心弟子?」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去了,你爹爹和你哥哥都不會同意的!」

「那三長老你同意嗎?」

「我?」

老者原來是法華門的三長老,當沈母音問道他同不同意滄海嘯直接加入內門的時候,老者沉默了。

他想說不同意,這來歷不明的少年,萬一是姦細怎麼辦?

就算不是姦細,他沒有一點修為也不正常。

混元大陸的人,就算是一般人,不修鍊,也不可能到了十三四歲的年齡,沒有一點修為的。

還有就是自己查探他的資質的時候,發現他資質也是一般。

凡此種種,都不符合加入法華門的資格,更不用說進內門,如核心了。

可當他再看了一眼沉思中的少年時,想到了剛剛自己用秘術查看到的,他的一些深層記憶,還有那平凡的有些過火的時候,又沉默了起來。

沈母音見老者那麼久不說話,就略微高興道:「既然三長老不反對,那就沒問題,爹爹和哥哥那裡,我能解決的。」

老者無奈了,自己沉默的想了一會,在沈母音眼裡竟然成了默認。

不過他心裡也並不反對的。

「唉!你都已經決定了,我多說也是無意,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就行了,但絕對不能讓兒女私情給束縛了手腳!」

「這個我是知道的,難道三長老對我不放心?特意來提醒我這些的?」

老者沒想到自己的利用價值沒有了,而且自己的利用價值就只有這些嗎?讓自己同意少年加入內門?跟隨在她身邊嗎?

沈母音就這樣,沒有利用價值就踢人,心裡很是不好受,不過也沒往心裡去,只是一笑而過。

淡淡道:「你知道你這次已經晚歸八天了嗎?門主不放心,這才讓我來看看。」

說完還補充道:「最近暗淵並不安穩!」

沈母音得知了自己晚歸,這才引來三長老的查看,才放心下來,知道這代表爹爹應該還不知道少年的事情。

這樣一來,自己還有迴旋的餘地,否則還真不好說服爹爹的。

看沈母音僥倖的樣子,三長老冷聲道:「你也別高興的太早,你爹知道這少年的事情,否則我也不會一來就查看他的修為和資質,要不是雲執事一直向門內傳遞著信息,門主早就帶人殺進暗淵要人了!」

沈母音沒想到三長老會這麼說,不過心裡卻是暖意綿綿。

這代表不但爹爹關心自己,就連自己恨他多年的三長老,也是關心自己的。

沈母音不再說話,不過三長老臉色突然一白,一口鮮血吐出。

一個踉蹌,就要摔倒。

沈母音及時上前攙扶,並且緊張的詢問道:「大爺爺!你是怎麼了?怎麼受這麼重的傷?」

三長老擺擺手道:「沒事,至於為何會受傷,那還是我默認你帶他如內門的原因,至於具體的,我也不便多說,將來他願意主動告訴你,你就會知道,不願就算了,反正知道了,也不是什麼好事。」

沈母音似懂非懂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還是老者在滄海嘯堅持要借力查看自己的記憶,給老者留下的傷勢,剛才根本沒有好,只是被他壓制下來,他不想讓沈母音擔心,並且想在沈母音不知道的時候,再了解一下他的情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