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5 Views

“我也要外出歷練!”門口外的劉文辰插嘴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倒是讓劉茫頗爲意外,沒想到劉文辰會有這個想法。

劉茫用嘲弄的語氣說道:“不要我故意嘲諷你,你這個實力連四大門派的考覈估計都過不了。”

“哼,我自己會努力的。”劉文辰冷哼一聲後,轉身離開。

劉茫原以爲劉文辰對自己所說的,一定會非常自大,非常不屑,看來自己這個堂哥也不傻。

“哈哈,看來辰兒也想通了,大哥,我先回去了。”劉文辰能想通,劉城也是異常高興。

“既然小茫都決定了,就這樣吧,我也回去了。”劉城剛走,劉軒宇也選擇了離開。

待到大廳只剩下劉茫與劉風二人,劉茫抖了抖肩膀。

“還裝死呢?”劉茫早就看出來小白從頭到尾都在裝睡。

小白偷偷睜開了一隻眼,發現客廳現在就劉風跟劉茫二人。

“老爹,這是劉小白,我替幫你收的兒子。”見小白不說話,劉茫只好幫他介紹。

倒是劉風有些意外,幫自己收了個兒子?而且好像是隻妖獸。

“別裝死了,快叫人!”見小白緊張成這樣,劉茫有些無語。

“老。老爹。”平時囂張的小白顯得非常拘謹。

“呵呵,既然你叫了我一聲老爹,把這當做自己家就行了。”劉風會心一笑。

小白見劉風沒有因爲自己是妖獸而嫌棄自己,暗自鬆了口氣。

這時劉風拿出了一個手鐲,“這是碎月鐲,地階中品靈器,但是這是一件一次性靈器,帶手上可以瞬間提升數倍的力量匯聚在拳頭,要是打不過,可以用這玩意陰人。”

“謝謝老爹。”小白笑得跟個二百斤胖子一樣,開心的接過手鐲。

“茫兒,這是給你的,當初你不辭而別,沒來得及給你。”劉風又拿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手鐲。

“老爹,這玩意你那麼多?”劉茫也是有些驚訝。

而且兩手鐲簡直一模一樣,顯然出自一人之手。

劉風啞然失笑,“這兩個都是陳伯的傑作,能做出這種程度的靈器,雲荒兩隻手也數得過來。”

“陳伯是煉器師?”劉茫感到非常意外,雖然知道陳伯不簡單,但是顯然沒想到會是煉器師。

“你陳伯可不簡單,我們劉家就他一個煉器師。”劉風自豪說道。

“對了,有很多人找過你,我將他們都帶到你房間去了。”劉風突然想到了趙日天等人。

“他們都來了嗎?這麼快。”劉茫記得距離四大門派的考覈內容出來還有四天。

“那我先去見一下他們了。”說完劉茫便離開大廳,趕回自己房間。

葬愛家族的十一個人第一次聚集,劉茫真想看看十一人在一起會是什麼場景。

根據記憶中的路線,劉茫很快回到了自己房間,而此時的房間靜悄悄的。

劉茫開啓虛無之眼,一眼看到了牆角邊被掩蓋的地下通道,應該就是當初讓死士軍挖的地下宮殿。

打開通道,劉茫悄悄走下去,不得不說,這地下宮殿還真按自己當初的圖紙來挖的,簡直一模一樣。

“呼~,噓~,呼~,噓~。”

還沒到最下面,劉茫就聽見源源不斷的呼嚕聲,而且還不是一兩個。

到了地下宮殿,只見一片狼藉,殘渣碎屑地上到處都是,十一頭死豬正躺在地上,睡姿那是千奇百怪。

只有二人默默收拾着地上的東西,一人正是白琴,另一人劉茫從那熟悉的背影認出正是婉兒,而小茹正在角落玩耍。

陳婉兒轉身收拾東西時,也注意到了下來的劉茫。

“少爺!”陳婉兒欣喜的跑向劉茫,一把抱住劉茫。

劉茫發現三年不見,婉兒個子也高了很多,那粉嫩小臉越來越精緻了,與三年前的小女孩不同,婉兒現如今也是個小美人。

但是讓劉茫疑惑的,是陳婉兒也是萬道第二境巔峯。

“別鬧了,還有人在呢,先起來。”劉茫一把拉開膩在自己身上的陳婉兒。

白琴聽到婉兒的聲音,也發現了劉茫的到來。

劉茫轉頭對白琴說道:“琴姐,以後你和小茹就住在我劉家了,我一會讓婉兒帶你上去找間空房。”

白琴感激道:“麻煩大王了。”

“琴姐,以後你叫我小少爺就行了。”見白琴還叫自己大王,劉茫着實有些汗顏,“都是一家人,沒什麼麻煩的。”

隨後劉茫讓婉兒帶白琴跟小茹去找空房間,留下了十一人。

看着誰得跟羣豬似的十一人,劉茫大聲吼道。

“吃飯了!”

原本睡得跟豬一樣的十一人瞬間驚醒,每個人的眼睛都是星光直閃,左看右看。

“在哪,在哪,吃的呢?”

“唉,怎麼騙人呢還。”

驚醒的十一人看了半天發現啥都沒有,一片失落。

“咳咳。”劉茫輕咳一聲。

“老大!?”鐵柱率先看到劉茫,其他人也齊齊看向劉茫這邊。

“老大!”其他人也紛紛跟着喊道。

“錚!”的一聲,一把四十米大砍刀出現在劉茫手中。

劉茫臉上帶着微笑看着衆人,嘴巴微動。

“三十秒。”

衆人:“???”

“三十。”劉茫摸了一下自己的刀,開始讀秒。

“二十九。”

反應過來的衆人立即手忙腳亂收拾東西,劉茫這看似微笑的背後,絕對是刀光劍影。

“二十五。”

“二十四。”


“。。。”

“十。”

剛唸完二十秒,原本亂七八糟的地下宮殿立即收拾得乾乾淨淨。

“報告老大,已經全部收拾完畢。”十一人齊聲喊道。

“九。”

收拾完的衆人發現劉茫還是繼續讀秒,腦子較爲靈光的帝釋天率先發現角落的鞋子。

“八。”

帝釋天急聲說道:“鐵柱!你的鞋子!”

“七。”

鐵柱轉頭看到了角落那隻自己留的鞋子。

“六。”


鐵柱立即飛奔跑向角落。

“五。”

撿起鞋子。

“四。”

穿上鞋子。

WWW☢ттκan☢¢ ○

“三。”

往回奔跑。

“二。”

就在鐵柱以爲勝券在握時,前腳還沒回到原位置,劉茫直接跳數。

“零。”

鐵柱如同遭受晴天霹靂,只見劉茫一臉開心的看着鐵柱。

“給大家每人準備一個月的伙食,就靠你了。”說完拍了拍鐵柱的肩膀,以示鼓勵。

“不!”地下宮殿再次傳來了鐵柱那絕望的哀嚎聲。 太師府,地下宮殿。

此時劉茫癱坐在地下宮殿的主座上,而葬愛家族的十一個成員坐在劉茫面前。

玩笑過後的劉茫冷若冰霜坐在十二人面前。

“陳彥,二狗,全蛋。”劉茫點了三個一直留在家的成員。

三人立即應道:“在。”

“婉兒身上的功法誰傳出去的?”說這句話的時候,劉茫陰沉的眼底,充滿了憤怒的火光。

在感覺到婉兒萬道第二境巔峯修爲時,劉茫就知道肯定是這三人之一傳的。


“我。”果不其然,出來承認的還真的是陳彥。

劉茫陰沉着臉,“釋天,我曾經說過什麼?”

帝釋天神情掙扎,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心疼之意,只能如實說道。

“家族專用功法,非葬愛家族成員者修煉,殺無赦。”

“老大,你不能殺婉兒!都是我的錯。”聽到殺無赦,陳彥徹底慌了,撲通一聲跪在劉茫面前。

劉茫一腳踹開陳彥,一臉鄙視,“殺你大爺!誰他娘說要殺婉兒的,老子心疼還來不及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