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0 Views

顯然,他們都知道魅這種東西,這是鬼物的一種,之所以叫魅,是因為這種鬼物,沒有別的本事,只會迷惑人心。

Written by
banner

魅雖然沒有什麼殺傷力,但蠱惑人心的本事卻不是蓋的,它們喜歡趁人不備時,趁虛而入。

回想起自己先前的異狀,蕭羽暗自嘀咕,原來是魅,難怪自己先前聽到那陣笑聲,便覺得渾身不舒坦!

「此地不僅有餓鬼,竟然還有一隻魅!看來當然的730部隊的收穫不小啊!」蕭羽嘆了口氣道:「那我的同學們……」

「你放心,他們已經被帶出這裡的!待到此地的事情解決,我們便會把它們送往醫院!」

「醫院?」蕭羽訝異,他不明白,中了屍蠱,為什麼要去醫院。

「蠱是有形之物!並不是中邪!只要做手術將他們體內的蠱拿出來,就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那你們接下來準備怎麼做?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趙欽聞言微微一笑道:「我就等你這句話,我們打算繼續深入,將當年730部隊留下的東西全部銷毀,不過……」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餓鬼,嘆道:「不過我們的人一部分將你的同學帶出去了,還需要留下一些人看護這隻餓鬼,所以……」

「我明白了!」蕭羽點了點頭道:「你們不僅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同學,加上我與他們的關係,我自然義不容辭!」

「既然如此,那我就代表國家多謝你了!」

隨後,趙欽便留下玄厲、玄熙等人留下看護這隻厲鬼,隨後帶著蕭羽、十三介以及剩下幾個人,朝著大廳盡頭的墓道走去……

然而就在蕭羽等人走進墓道沒多久,先前出現了那種陰冷的笑聲,便再次傳了過來!< 魅的聲音再次傳來,不過這一次,趙欽等人卻已有了防備——只見他取出幾個耳機模樣的東西遞到蕭羽等人的手上道:「大家帶著這個,只要阻斷了魅的聲音,她自己就對我們造不成傷害了!」

蕭羽點了點頭,結果那東西戴在而上,說來奇怪,帶著這東西之後,果然聽不到魅的笑聲,而且更奇怪的是,其他人的聲音確實清楚異常,可見這類似耳機一般的東西,是專門為了對付魅之類的鬼物所設計的!

幾人繼續朝裡面走,最終走進了一間石室——這間石室很大,但卻沒有其他的出路,可見這裡應該是這古墓的最裡層。位於這石室的中心又一個平台,按理來說,這上面應該有座棺槨的。不過現在卻是空空如也。

而在石室的四周,則是許多的座椅板凳,以及一些早已可以放進博物館的陳舊機器,看其模樣,少說也有幾十年的歷史了!

「想不到小鬼子竟然將這裡當成了作戰實驗室了!」趙欽微微一笑,目光隨即瞥向了一旁的工藤十三介!

「這裡應該是當初擺放那黑棺的地方,至於那鬼母……」工藤十三介說完,轉身走向大廳的最深處,指著一個半圓形的巨大水晶器皿道:「這裡應該是安置鬼母的地方!」

蕭羽走了過去,仔細地看了一眼那半圓形的水晶器皿,不禁疑惑道「可是這裡面怎麼是空的?」

「這裡應該是發生了什麼變故!」趙欽的臉色也微微有些變化:「看來我們還是來遲了一步!」

當下的意思很明顯,這鬼母顯然是被人帶走了!

蕭羽等人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要知道,鬼母可是產出屍蠱,如果真的被人帶走,卻也是個極大的禍患,想到自己先前遇到的那隻餓鬼,只怕沒有通靈期的修為,斷然是對付不了的!

「你們四下查看一番!看看有沒有什麼遺留的線索!」

趙欽一聲令下,隨行的幾人,便四處查看了起來。

「咦?」就在這時,蕭羽驚疑了一聲,目光隨即瞥向了那半圓形的水晶器皿的周圍,只見在那水晶器皿的周圍,正連通著幾個水晶管道,管道豎直向下,正對著兩個陶罐!

陶罐?!

想到這一路上遇到的那些破碎的陶罐,蕭羽的心中頓時生出了異樣的感覺,正當他準備上前查看的時候,趙欽卻先一步地攔住了他。

只見趙欽從懷中取出一個類似玻璃杯大小的密封瓶子,小心地打開了瓶蓋,然後對著陶罐的檐口靠了過去。

正當蕭羽對此大感不解之際,隨後,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陶罐微微地動了動,過不一會兒,便見一隻黑色的小蟲從陶罐內緩緩地爬進了那玻璃器皿當中!

待到那黑色小蟲完全進入那玻璃器皿中后,趙欽方才小心地將蓋子合上。

「這是什麼?」蕭羽不禁好奇地問道。

趙欽看了一眼蕭羽,微微一笑道:「屍蠱!」

這就是屍蠱?!

蕭羽見狀臉色大變,目光隨即落在了那玻璃器皿上,發現這蟲子黑乎乎、毛茸茸的,卻給人一種極其噁心的感覺!

「不錯!這應該是鬼母產下的屍蠱……看其模樣,應該產下沒多久。」

「額~~」蕭羽一時無語,這蟲子竟是鬼母產下的,難道這傳說中的鬼母竟是個大蟲子不成?

蕭羽看了一眼身後那巨大的水晶器皿,心中不由地感到一陣噁心——這器皿躺個兩、三個都不成問題,如果這裡面放的真的是鬼母,那應該是有多大啊!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忽然有一人將一張紙,遞到趙欽的手上,看起來應該是在這裡發現的重要資料。

這是張列印用的a4紙,上面潦草地寫了幾行文字,不過因為是日文,蕭羽並不認識,不過趙欽和工藤十三介在見到這些文字之後,臉色卻是難道到了極點。

「原來是這樣!」

放下手中的紙張,趙欽的臉上露出一絲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上面寫的什麼?」蕭羽忍不住問道,不過話剛出口,他便顯得自己唐突了——畢竟這件事情是靈組調查,自己雖然與十三介、玄厲以及玄熙都是同門師兄弟,不過自己畢竟不是靈組的人,況且這張紙條的內容,很可能牽扯到什麼隱秘。

趙欽看了一眼蕭羽,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們之前都錯了!」

「錯了?」

聽到這話,蕭羽面露一絲茫然,似乎不知道,趙欽口中的錯了究竟是什麼錯了!

趙欽搖了搖頭,繼續說道:「起初我們以為730部隊到這裡來,是為了研製出餓鬼大軍,其實我們錯了!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製造了一個強大的殭屍兵團!」

「殭屍兵團?」聽到這話,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訝異,似乎不明白,怎麼又扯到殭屍兵團上面去了!

「根本這份資料上所寫,鬼母每日產是個鬼子,到了晚上便將它們吃了!雖然730部隊曾經組織鬼母食子,但都沒有成功,所以製造餓鬼已是不可能!」

「可是外面那隻餓鬼……」蕭羽忍不住開口道——如果真的無法製造餓鬼,那外面那隻餓鬼又是怎麼一回事?!

「根據這紙上的內容描述,是說,鬼母每隔百年,都會多生下一個鬼子,隨後鬼母便會留下鬼子,遷徙到其他的地方……」

蕭羽聞言一愣,隨即道:「你的意思是說……鬼母不是被730部隊的人帶走的,而是自己自行離開的!」

趙欽點了點頭:「這估計也是日本為什麼會在這段時間急著趕回來的原因!相比他們也知道近期,便是鬼母遷徙的日子!」

「可是這又與你先前說的殭屍兵團有什麼關係……」

趙欽搖了搖頭,示意蕭羽讓自己把話說下去:「你還記得那些穿都長袍的屍族嗎?」

蕭羽愣了愣,不明白趙欽怎麼又把話題扯到那些傢伙的身上,不過他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我了錯以為那些穿著袍子的傢伙是失敗品,可誰又能想到,那些傢伙才是730部隊留下來的真正原因……」

「你是意思是……」

「那些人都是成品,是730部隊組建的殭屍兵團!」< 「你是怎麼知道的?」蕭羽忍不住問道。

趙欽抬起頭來,還是愣了很久,才清醒過來,這才扶了扶眼鏡,慢條斯理的回答到:「我們國家其實發生了很多殭屍的事件,有一些了無痕迹了,可有一些不得不費盡心力的去掩飾,在殭屍事件的多發區,我曾經利用身份的便利,和幾位老師去調查過,得出了一點兒規律,可是又沒有完全的掌握到。唯一,能稍微肯定一點兒的,就是養屍地,這算是最大的規律。」

「養屍地?」蕭羽點點頭,這個名稱他倒是聽過。

「養屍地,多出殭屍,因為土壤土質酸鹼度極不平衡,不適合有機物生長,因此不會滋生蟻蟲細菌,屍體埋入即使過百年,肌肉毛髮也不會腐壞,這就為殭屍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外在條件,至於內在的條件……」趙欽的眼神也開始變得迷離起來,彷彿這是他一直追求的謎題:「其中有幾件暗自,讓我深感不解……就是近些年發生的好多起案件都與養屍地毫無關係,許多甚至是出現在人流湍急的大城市中……所以我猜測,許多殭屍應該非是自然形成的!」

言下之意,很明顯,有許多的殭屍應該是人為形成的!

「起初這也不過是我的猜測,不過隨著我加入靈組,這些問題倒是逐漸地清晰了起來!況且……」趙欽晃了晃手中的紙條,微微一笑道:「證據就在我們的手上!」


聽到這話,蕭羽不禁地開始有些佩服起趙欽來,按理來說,涉及到殭屍或是魅這種超自然的生物,許多人都會和鬼怪、神話扯上關係,不過趙欽倒好,竟然全都能以科學的角度做出解釋,可見他的知識淵博。

「那外面那隻餓鬼又是怎麼一回事?」蕭羽忍不住問道:「那傢伙怎麼會變成半人半蛇的模樣?這也太讓人奇怪了!」

「對於餓鬼的看法,這要從歷史說起,其實人們最早對鬼怪的形象,不是源自於鬼,而是源自於魔,很多兇狠的圖騰,很多形容來自地獄的圖畫,所有的形象,哪怕是遠古時期,你們沒發現,都比較一致嗎?」趙欽問到蕭羽。

蕭羽一愣,確實比較一致,幾乎都是那種眼若銅鈴,大鼻子,鷹鉤的,獠牙,雙角.

「這就對了,歷史上很多事件除了正史,還有歷代術士的歷史,上面記載過一些東西,這不是憑空社稷的,憑空社稷的東西在民間沒有流傳的基礎,流傳這種東西,最起碼的是要引起人們的共鳴。簡單的說,鬼這種東西,一說起來,人們就很有共鳴,因為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比較靈異的經歷,就算有些人神經大條,忽略過去了,但是一提起,他總會想起些什麼東西。可是到了當代,你說鬼,可能有人會贊成,有人半信半疑,絕對不信的反而是少數,你說魔鬼呢?人們就會說你扯淡。」趙欽用一種講學術的語調,開始給蕭羽認真講解起來。

「那又如何?」

「那如何?很簡單啊,在古代,魔鬼這一形象是如何在民間有那麼大的流傳基礎的?只能說明它存在過!!到了現在,因為消失了,所以它的存在就被遺忘,再也流傳不起來。而我對餓鬼就是這樣一種態度,就算我沒見過,我也會抱著流傳必有其道理的態度去探究,而不輕易下結論。然後,我見到了,我也不吃驚,那只是一種生物學對生命個體的表現形式,就如同外星人和我們一定相同嗎?他們又是怎麼樣的形象?」趙欽在說起學術的時候,是如此的能言善辯,看的蕭羽讚嘆不已——這個趙欽果然有兩把刷子。

「你會研究餓鬼嗎?」蕭羽問道。

「會,所以我會帶回那隻餓鬼,但不是所有的成果都能得到應用,有些成果是假成果,就是說在特定的條件下才有一定的作用,那就只是一個科學結論,而且是秘密的科學結論。」趙欽認真的說到。


「可你這樣研究的目的是為什麼?」蕭羽問道——心想,該不會也是打算製造出一支餓鬼大軍吧!

「我們一代代的人去探究,總有一天,有些秘密會解禁在人們的眼前,為人類所利用,儘管在現在,它能引發的後果極有可能是恐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科學總是需要犧牲去鋪就道路的。」趙欽說到。

蕭羽不由地肅然起敬。

「科學不是否定,排斥,科學應該包容。」趙欽瞥了一眼蕭羽,隨後微微一笑道:「所以……到那個時候,我就能回答你的問題了!」

得!說了半天,趙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餓鬼會變成先前那種半人半蛇的模樣!



不過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先例,加上餓鬼一說本就是出自於神話當中!

※※※※※※※※※※※※※※※※※※※※※※※※※※※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

由於鬼母不在墓中,這些邊將墓中有用的東西收集之後,便撤出了古墓。

期間趙欽曾詢問蕭羽有沒有加入靈組的想法,不過因為考慮到即將來臨的屍禍,蕭羽便婉言地拒絕了,不過對於蕭羽的拒絕,趙欽卻是毫不在意,畢竟人各有志,強扭的瓜不甜。

不過蕭羽也表面了自己的態度,只要靈組有需要,自己一定會儘力幫忙!

期間,蕭羽曾詢問趙欽,為什麼不將墓里的魅收拾了,但趙欽的話,卻讓他大跌眼鏡——原來他們已經制服了魅!

看著玻璃器皿中的金色知了,蕭羽露出了一絲疑惑:「這玩意就是魅?」

趙欽點了點頭,他告訴蕭羽,魅乃鬼靈,一般情況下都是化形成模樣動物,而知了的叫聲是與魅最相似的,因此化身為知了倒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對此,蕭羽未知可否,畢竟趙欽既然這麼說,那他必然會有自己的把握。畢竟,趙欽雖然不是修鍊者,不過學識卻遠非蕭羽所能企及!

至於那些中了屍蠱的同學,卻全被趙欽安排到了某個秘密醫院,待到他們體內的屍蠱被取出之後,便會讓他們回來。

對此,蕭羽也只能深表感謝!

就這樣,餓鬼古墓的事情暫且告一段落,雖然其中還有許多的謎團未解,比如那巴蛇是誰弄進這古墓來的?還是失蹤的考古隊和士兵又去了哪裡?不過大體來說,此次的事件算的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結束!

就在蕭羽以為自己又將回復到平凡的生活當中去的時候,小胖卻找上了他,並且告知,李道風給他安排了任務……< 「這就是我的任務?!」

穿著侍應服的蕭羽一邊推著餐飲車,一邊吐槽著李道風:「竟然是到酒店當侍應生!」

心中雖然鬱悶不已,不過蕭羽卻只能無奈地接受這個現實:「罷了罷了!怎麼說也算是一份輕鬆的工作!總比在工地上搬磚強!」

雖然對於自己跑到這裡來當侍應生很是疑惑,不過根據蕭羽對李道風的了解,知道他讓自己來,必然是有著他的用意!

看著餐車上擺放的食物,蕭羽心中腹誹不已——有錢人真是浪費。一份牛排加一瓶紅酒竟然花了八千多塊錢,這都快趕上自己一年的學費了!牛排還非要是日本神戶牛肉,紅酒還非要拉菲。

不知不覺,他已經走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5438號房!」蕭羽看了看手中的訂單號,又看了看門牌,在確認無誤后,輕輕地敲了敲門:「您好,客房服務!」

可過了半天,裡面依舊沒有絲毫的反應!

「不會已經睡了吧!」蕭羽看了看手錶——現在才八點多鐘啊!

沒有辦法,蕭羽只得再次敲了敲門:「對不起,打擾一下!您點的晚餐送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