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87 Views

天靈似是嘲笑道:「呵呵,會容易多了?這些不過是凝結一等火丹的必需品,你所了解的凝丹難度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沒有這些,憑玄陽法師的肉身強度,根本不可能成功!」

Written by
banner

聞言,許濤不禁皺起眉頭,剛才還欣喜的心也一沉。凝結一等火丹的難度不言而喻,就是了解甚微如天靈,也說難!

許濤最後再沉思了一下,道:「那我開始了。你會幫我破解道明聖火的火丹狀態吧。」

天靈爽快的道:「這是當然,你體內道明聖火的火丹受過重創,現在虛弱如死物,要破解它並不困難。」

許濤點頭,隨即也不知是從哪拿出了易天成送他的黑色空間寶石。黑光閃爍,一朵精緻的金蓮就出現在許濤手中…… 許濤隨手一丟,金蓮拖手,旋轉著落向他面前。金蓮旋轉著,同時亮起金色光芒,而它每一次旋轉,都會使自己變大幾分。

待到金蓮落在許濤面前時,它已變成盆兒大小,許濤隨即縱身躍到其上,盤腿坐下。

而後,許濤拿起手中的「冰靈丹」,猛的送到嘴裡,喉嚨滾動間,便將其咽下。冰靈丹好似入口即化的冰雪,許濤感覺正有一股「甘泉」從自己喉嚨流下,流向全身七筋八脈。

「甘泉」所過之處,都會留下一層冰碧色的能量膜。能量膜散放著微微寒氣,使得許濤感到透體的冰涼。許濤忽即一怔,彷彿他的血液都被寒氣冷得流淌遲緩,極不舒服。

但許濤並沒因此停下動作,只見他用空著的右手一把扯下自己破爛的衣袍,露出輪廓明顯,壯魁練實的上半身。

接著,許濤左手拿著「虛空符」,準確的貼在自己腹部。他隨即運起一股元陽之力,透體而出,涌到金色的虛空符紙上。

旋即,虛空符紙散放金色光芒,同時在其中心形成了一旋金色龍捲。龍捲越來越大,最後竟莫名開闢了空間隧道,將金色符紙連帶許濤腹部的肌體一起消隱了,顯現出裡面一片駭人的血紅!

血紅色之中,清晰可見一顆橙紅色,光芒暗淡的火丹懸浮。

隨即,許濤利索的把最後的「岩土環」放進腹部顯現出的血紅之中。岩土環進入,就將那橙紅色火丹巧妙的籠在自己中央,隨後緩慢旋轉起來。

岩土環旋轉著,它所散放的土氣越發濃郁,最後竟是形成了一個土氣護罡,死死的將橙紅色火丹包圍住。

準備好這一切,許濤也不遲疑,當即雙手合十,閉目凝神。他必須先做好基本的凝丹前奏,才能吸納道明聖火參與凝丹。


所以,許濤要先儲蓄一股強大的元陽之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這黑色雲煙升騰的空間里,很難感覺到時間的流逝。許濤在儲蓄元陽之力,天靈也不再說話,這裡便陷入了沉寂。

忽然,許濤猛的攤開合十的雙手,在他體內,已凝聚了許久的一團極近實質的硃紅色火焰突即爆開,化作一蓬霧氣盪在許濤體內。

隨即,這彭霧氣煙消雲散般散開,紛紛湧向許濤的筋脈。霧氣游過許濤全身的脈絡,來到盡頭時,便透體而出。


嘭!

一聲悶響響起,忽即便從許濤體內爆發一蓬焰氣,推散向這空間的遠方,和黑色的雲煙碰撞在一起。

而後,便有螢火蟲般的紅色光粒從許濤體內滲透出來,飄蕩在他周圍,並泛著微微紅芒,顯得奇異。

「這麼快就可以凝丹了!」忽即響起天靈驚呼的聲音。

天靈又道:「那該我出手了。」

天靈說完,便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不知從何處前來,竟莫名出現在許濤丹田內,那如死物一般暗淡的橙紅色火丹周圍。

神奇的力量無形無相,帶著橙紅色火丹隱遁虛空,霎時出現在許濤頭頂上方的半空,高高懸著。

嘭!

在這空間里,忽即炸起一聲驚天巨響。但聲音的源頭,卻只是一顆小小的火丹。火丹爆開了,同時,從中湧出熊熊烈火,向四方蔓延!

霎時,火焰的體積就達到了相當龐大的程度。火焰隨即變換形態,燃燒著,竟成了一條如原本火丹表面印著的一樣的長翼飛龍模樣!

艷黃色的火焰形成的長翼飛龍盤旋在許濤頭頂上方,它有著莫約三十丈的體長,一對長翼連著更是有五十丈長。許濤在它身下,無疑顯得渺小。

長翼飛龍體表燃燒的道明聖火明顯有潰散的現象,似乎它還能變得更大,只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壓制住了它。

這時,長翼飛龍盤旋範圍內,原本在空間里升騰的黑色雲煙都消隱了,在道明聖火的威能下,它們還太「脆弱」。

或許是道明聖火蘊含強大火屬性能量的緣故,在這空間里飄蕩的紅色光粒周圍開始出現一縷縷紅色氣流。它們一起,在許濤方圓百丈內,形成了龐大的能量風暴。

長翼飛龍在能量風暴中盤旋,突即發出一聲無聲的怒吼,而後它竟砰然潰散,化作一蓬火雲瀰漫在能量風暴中,並與之夾雜在一起。

「凝!」

從許濤口中吐出這個字眼,如炸雷響。旋即,許濤周圍夾雜著道明聖火的能量風暴便開始朝他丹田處匯聚而來。

能量風暴並作一股,開始鑽入許濤腹部呈現出的血紅色之中。在裡面,那岩土環形成的土氣護罡隨即散開一個口子,讓這一股能量進入。

能量進入后,立即受到許濤元陽之力的壓制,完美的保持成丹丸模樣凝聚。岩土環和土氣護罡包圍著能量,壓制了從其上散發的熾熱能量。許濤感覺很輕鬆,若只是使用這樣的能量凝丹……

後面的龐大能量風暴隨即也並做一股,源源不斷的向許濤丹田裡涌去。很快,其中夾雜著的道明聖火就到了。

當第一縷道明聖火參與凝丹時,許濤才感覺到致命的威脅!

艷黃色的火焰加入保持成丹丸模樣的能量團時,它強大的能量當即便將其震散。道明聖火摻雜在其中,能量團變成了一個燃燒的火球一般,霎時吞併了包裹著它的岩土環和土氣護罡。


能量風暴夾雜著道明聖火持續不斷的湧入,散成一個燃燒火球的能量團也越發強大。從其上散發的熾熱能量沒有了岩土環和土氣護罡的壓制,隨即便湧向許濤體內,全身七筋八脈。

好在許濤先前服下了冰靈丹,附在他筋脈上的一層冰碧色能量膜暫時擋住了熾熱能量的侵蝕。可情況不容樂觀,許濤清晰感覺到,冰碧色的能量膜在熾熱能量的侵蝕下,正變得越來越薄……


「好熱!」這是許濤唯一的感覺。

許濤的筋脈儘管有著冰碧色能量膜的保護,但同樣會感覺到熾熱,而且全身都熱。特別是丹田一處,許濤感覺那裡有真實的火焰在烘烤一樣。

凝丹一旦開始,就很難停下來,能量風暴夾雜著道明聖火仍在進入,那火球也越來越大,它的邊緣就快要燒到許濤的丹田的肌體。許濤能感知到這一切,當即不禁暗嘆,自己還是小瞧了道明聖火。

這麼想著,許濤也沒打算放棄。他當即運起一股更加強大的元陽之力,全然灌輸到丹田處的火球上,極力想把它壓制回丹丸大小!

這時,許濤才慢慢感受到「冰火煉體」對自己身體帶來的好處。經受陽火的能量烘烤,許濤的肌體竟不顯通紅,而且筋脈骨骼也很穩健。只是熾熱的感覺實在難耐!

岩土環雖說品級不低,但也不高。在陽火榜第六的道明聖火吞噬灼燒下,它怕是已化成一灘「鐵水」,摻雜在火球中。許濤沒能力將其剝離出來,所以也只好一併凝丹。

許濤現在可顧不得這些旁枝末節,只要凝成一等火丹,一切問題都好解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許濤周圍的能量風暴和道明聖火越來越少,湧入許濤體內凝成的火球也不再增大。許濤的努力沒有白費,他正用元陽之力壓制火球,在逐漸使其凝成丹丸大小……

砰!

忽即,從許濤體內傳出這樣的響聲。在他體內筋脈中,那一層冰碧色的能量膜終於禁不住熾熱能量的侵蝕,砰然破碎!

「啊!」

能量膜破碎后,許濤的筋脈便直接遭受熾熱能量的侵蝕。他當即發出痛苦的嘶叫,熾熱難耐!

可許濤周圍已經沒有能量風暴和道明聖火了,它們全部凝成了現在許濤丹田處,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

許濤正全力傾注元陽之力壓制,誓要將其凝成丹丸大小。那樣,就算凝成一等火丹了!

剛才方圓百丈的能量風暴和道明聖火都凝成了這一個火球,從其上散發的熾熱能量何其恐怖。燒得許濤苦不堪言。但他必須要堅持,若是把持不住,火球爆開,形成的滔天火焰頃刻間便能把許濤燒成灰燼!

許濤忍著熾痛,全力壓制,火球在他丹田內,隱隱顫動著,眼細的人會發現,它正逐漸變得渾圓,細小……

「啊!給我凝!」

許濤發出咆哮,最後一股元陽之力了,許濤華成圓滿修為的元陽之力已經耗盡。當這最後一股元陽之力也湧入丹田內那一個火球時,它正好凝成丹丸大小!

錚!

突即響起一道顯得妖異的聲響,許濤體內火球能量團終於縮成丹丸大小。它呈現為艷黃色,是和道明聖火一樣的顏色。

這一刻,許濤如釋重負的倒下了,他滿頭大汗,經「冰火煉體」后的身體最後也終於變得通紅。紅得可怕!

隨即,許濤腹部的空間隧道消失了,剝離出那張虛空符。現在,虛空符紙上的奇異紋路都消失了,這說明,它的效力已經用盡,虛空符就等同於一張廢紙。

而許濤體內那凝成的道明聖火卻並沒因此安靜。突即從它丹體內爆發出一股龐大的能量,能量擴散著,蔓延向許濤體內七筋八脈。

這能量所過之處,許濤的筋脈骨骼都會得到滋養,變得強健擴達許多。而且同時,許濤感覺自己的元陽之力正迅速恢復起來,不止是華成圓滿,這種程度,直逼玄陽法師!

到了低級玄陽法師程度后,這元陽之力還在增長,許濤感覺,它竟是要衝擊玄陽中級的屏障!

這時,艷黃色的火丹上,逐漸浮現出密布的紅色紋路。不僅如此,許濤隨即猛然坐正身子,並且強睜眼眸,在他黑色的眸子中,似是出現了一對穴竅,正隱隱鼓動。

穴竅鼓動間,許濤的眸子又有靈光閃爍,變得明亮了不少……

「丹紋?靈竅?天啦,這怎麼可能!」 許濤的眼睛眸子中出現了鼓動的穴竅后,他整個人就獃滯了,睜大眼睛,坐著,不知所思。

而許濤體內,丹田中那艷黃色火丹上的紅色丹紋最後終於清晰。丹紋很細,卻有很多,密布在火丹上,顯得奇異。

忽即,從許濤體內,一股強大的勁氣爆發開來,如一陣狂風,吹散了周圍空間升騰的黑色雲煙,揚長而去。

這時,許濤身上又亮起了淡淡紅芒。紅芒很淺,只是在許濤體表流轉。體表的變化不大,但許濤體內卻是「如沐春風」。

隨即從那密布紅色丹紋的火丹上,又爆發出一股龐大的能量,能量擴散向許濤全身七筋八脈。他的筋脈又被滋養,其強健和擴大程度又上一層樓。

而後,許濤便清醒了。他感知一下,發現自己體內正是充盈著元陽之力。其程度可不止當初在南荒之丘那樣的低級玄陽境界!也就是說,那玄陽中級的屏障,被破了!

「丹顯丹紋……玄陽中級……初開靈竅……」天靈忽即嘆息似的道。

「只能說你得天獨厚了!」

許濤可能太激動了,似乎沒有聽到天靈的讚歎。他隨即站起身形,自如的活動了下,肌體的強健不是最讓他高興的。體內丹田處那布滿紅紋的一等火丹才是真正值得許濤高興的。

許濤隨即欣喜道:「我成功了!」

「不僅如此,你還開了靈竅!」天靈對許濤道。

「靈竅?是什麼?」這個辭彙,許濤可是第一次聽說,隨即他不禁疑惑的問道。

許濤說著,他眼睛眸子中的穴竅還在隱隱鼓動……

天靈解釋道:「低級玄陽法師晉級中級,以內丹上出現丹紋為標誌。中級玄陽法師晉級高級,要在內丹上繪刻『丹象』。而高級玄陽法師晉級到巔峰境界,雙眸中就會出現靈竅!就像你現在這樣。」

「可我才中級玄陽法師境界啊?怎麼也有靈竅。」許濤問道,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眼眸中的變化。不過許濤只是覺得視線較之往常清晰了不少而已,並不知道靈竅有什麼威能。

「呵呵。」天靈笑了笑,道:「你還真是無知的小鬼,連靈竅都不知道。靈竅一般情況下需要有高級玄陽法師晉級巔峰時的那種衝擊才能被打開。所以說,靈竅普遍出現在玄陽巔峰法師身上。」

「可事無絕對,如果玄陽高級境界以下的玄陽法師在晉級過程中,受到強大的衝擊,也能強行打開靈竅。就比如你剛才凝結一等火丹,而後又強行突破玄陽中級,就受到了很強大的衝擊!」

許濤仔細感受著眼睛眸子中的穴竅,明白道:「所以我就強行打開了靈竅。可這靈竅有什麼作用呢?我只感覺視力變好了不少。」

「膚淺。」天靈似是嗔怪的罵許濤道。

「靈竅一開,視力受益是正常的。可靈竅真正的威能是……御『神念』!」

「神念?這又是什麼?」許濤追問道。

天靈隨即解釋道:「神念這種力量可玄奧至極,通俗的說嘛……神念就是精神力實質化后的力量!」

聞言,許濤還是雲里霧裡的,問道:「精神力實質化的力量?很厲害嗎?」

天靈答道:「厲害?初開的靈竅御使的神念還談不上『厲害』兩個字。你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天靈說完,一塊磨盤大的岩石就出現在許濤面前。

「元陽之力灌注到靈竅里,然後用出現的力量抬起這塊石頭。」天靈吩咐道。


「哦。」許濤不明白,也就照天靈所說的做了。

許濤很小心的運氣一縷元陽之力,緩緩游上,最後灌入眼睛眸子中的穴竅中。這時,穴竅狠狠的鼓動了一下,鼓動間,一股無形的力量就出現在許濤掌控之中。

許濤看不到這股力量,但卻感覺自己能掌控它。隨即,許濤把這股力量引到岩石上,就好像自己的雙手貼在了岩石上一樣。許濤下意識的使力,那磨盤大的岩石隨即就憑空懸浮起來。

見狀,許濤不禁一驚,他隨即意念一動,下令向左。隨即,那岩石也便懸浮著向許濤左邊游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