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4 Views

「恭喜啊!歌賽!真的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現在終於熬出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是啊!可能夢迪元帥看見你能有今天也無比的高興吧!」

一群老將軍們立馬拱手相賀道!畢竟歌賽起來了對於他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兒,至少他們說話的地位又加強了一步。「

「承蒙各位長輩們厚愛,我肯定不負眾望,為神族爭光,而之前我回答了,這麼安頓好天都城內部死亡的事情以後,現在我就要說怎麼去尋找那些可惡的混蛋了,現在找他們聯盟已經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他們殺害了我們這麼多神族士兵,我們以十倍不百倍的傷害報復回來,我提議調遣出神族地面作戰和空中作戰最強的部隊,對迷霧森林進行地毯式的搜索,雖說這個耗費比較巨大,但是我想這個神秘的種族,應該無比的有錢,我們耗費的肯定比我們賺得少」

「你想想高山矮人族,他們常年累月的挖寶,存了那麼多錢,打下來就已經可以讓我們神族富可敵國了,那麼這個神秘的種族部落,基本上都沒有讓這些人發現過,他們是誰相比於是強盜,可能他們到處掠奪,既然敢搶神族,那麼說明其他部落都被他搶過,這搶得東西可多了去了,不光是金銀財寶,裡面可是有各個部落種族的珍寶啊!」

「這裡肯定有人會懷疑和質疑,為什麼這些部落種族被搶了,秘典裡面沒有記載了,這個問題我就用神族這兩次發生的事件就可以做一個很好的解釋,那便是就好像我們神族被搶,如果不是我們可以復活魔法師的話,我們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到底是誰搶了我們,那麼其他種族就更加不知道了,他們被搶了,可能人都死光了,他們當然不會記載,還有一個不會記載就是面子問題,就好像我們神族這次被搶了,那我們會記載下來嗎?也不會這多丟面子啊,基本上所有部落乃至國家只會記載自己輝煌的時刻,從來不會記載自己丑陋落魄的時刻。」

隨著歌賽的話說到這裡現場立馬發出了一排排雷利般的掌聲,而歌賽繼續開口說道!

「從軍事學上面來分析,我還發現了一個竅門兒便是,這個部落的人肯定不多最多可能也就幾萬甚至十幾萬,為什麼這麼說呢!1就好像他們搶奪了我們神族人的城池,基本上把紅葉國的神族士兵都給殺光了,按理說直接坐享其成,佔山為王,不好嗎?但是他們沒有,因為他們怕報復,他們正面打不過我們神族,甚至其他一些低級部落,可能他們有弱點,而且弱點很大,所以他們只善於搞偷襲,然後帶著奴隸回去他們自己的國家,有可能他們需要迷霧森林裡面某種能量或者只能適應那裡的土地。 果然,趙以諾還是加入了她們的隊伍中。

「來,以諾姐,今兒個,咱們不醉不歸,不對,不用歸,直接在我家裡睡就行。」上官娜娜趕忙說道。

「說什麼呢你,我可不能喝醉,我還得回家給孩子做飯呢。」趙以諾輕聲回答。

可是她並不知道,此時的她,已經有了些許醉意。

「嫂子,我敬你,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於的陪伴,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山貓那個臭不要臉的男人,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出了國,要不是你,我早就飛過去訓他一頓了。」周陽一邊舉著酒杯一邊大聲嚷嚷著。

「你可別這樣做,人家山貓也是要面子的好吧?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了。山貓不是沒有給你打招呼,只是給你打招呼的那天,你喝醉了,沒有接到他的電話。」

兩個女人就這樣在沙發上比劃著,爭辯著。

「什麼啊,明明就是他不在乎我好么?我都已經這麼慘了,他竟然連句安慰都沒有,他到底還是不是我男朋友,他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女朋友看!」周陽抱怨著。

看著面前這兩個女人醉酒的模樣,上官娜娜突然有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這才喝了多少啊,就已經醉成了這副模樣,她還沒開始喝呢!上官娜娜轉過身子,又去拿了幾瓶。

「不是,原來你們家有酒啊,那剛才幹嘛還要專門去買?」周陽指著上官娜娜手裡的酒,大聲問道。

「這可是我們家珍藏的酒,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被拿出來的。」上官娜娜親了親手裡的酒瓶,不捨得說道。

「不就是一瓶酒嘛,又不是什麼心愛之人,再說了,你不給我們喝,那你留著給誰喝啊?沈珏可不在乎這麼一瓶酒。他那麼有錢,怎麼會在意這個。」周陽不屑的說道。

大概是真的喝到興頭上了,三個女人在客廳里唱著,喊著,鬧著,瘋著,吐槽著,場面很是尷尬和熱鬧。旁邊的傭人看著面前的一切,想過去告訴她們小點聲,可是想了想,還是退了下去。

喝醉了的女人,可惹不得,「來,以諾姐,乾杯!祝你和顧忘哥,早日和好,早生貴子!」上官娜娜大聲吼道。

「說什麼呢你,大哥和嫂子之間的感情,一向都很好!」周陽立馬解釋著。

雖然感覺到上官娜娜剛才的那一番話很彆扭,可是她卻沒有多想,只當是上官娜娜還不知道自己和顧忘已經和好了。

就這樣,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三個女人直接趴在了客廳里的沙發上,各自打著呼嚕。管家過去左看看,右看看,想要叫醒她們,卻發現,她們已經昏睡過去了。無奈之下,傭人直接扯來被子,分別蓋在了三個女人身上。

第二天,陽光早早的透過窗子照射到地面,暖暖的。趙以諾半眯著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清醒起來,卻發現一陣頭疼。

「怎麼回事?」她自言自語道。終於,她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她的左邊,躺著的是周陽,她的右邊躺著的是上官娜娜。

這兩個女人,為什麼會突然和自己睡在一起?趙以諾雙手抱著腦袋,試圖想清楚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直到她看到旁邊桌子上那一瓶瓶酒的時候,瞬間,她全都想起來了。

天吶,昨天晚上她怎麼也跟著這兩個女人發瘋了!趙以諾一邊自責著一邊要下去。

反派毒妃逆襲攻略 「不要走!」突然,上官娜娜緊緊地抱著她的胳膊,低聲嘀咕著。

「放手娜娜,快我要去衛生間。」她用盡全身力氣,試圖推開旁邊的女人。

可是沒用,上官娜娜的力氣,那可是常人所不能相比的。人家說,有了孩子的女人,體力要比之前強悍百倍,果然如此。

「沈珏,你不要走。」旁邊的女人還在嘀咕著。

什麼沈珏?她是趙以諾!「你醒醒,別睡了,快看看我到底是誰!」趙以諾大聲喊道。

可是兩個女人卻依然沒有動靜,「山貓,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好想你啊!」旁邊的周陽嘴裡不停地呢喃著,胳膊也直接環上了她的腰部。

完了,今天早上,她是去不了衛生間了,就這樣,趙以諾坐在沙發上,上官娜娜和周陽都緊緊的抱著她,三個人閉著眼睛,看起來很是和諧的模樣,可是坐著的女人,很明顯,氣勢有些憤怒。

「額,好累啊!」終於,上官娜娜伸了個懶腰,低聲說道。

到底是誰累!趙以諾趕忙推開她,撇了她一眼,一副不悅的模樣。

而後,緊接著,周陽也鬆開了她的胳膊。

那一瞬間,趙以諾立馬跑向衛生間,連鞋子都沒有穿。

「怎麼了這是?她怎麼那麼著急啊?」周陽揉了揉眼睛,低聲問道旁邊的上官娜娜。

「不知道啊,她剛才去哪裡了?我都沒有看清。」上官娜娜回答。

「太太,趙小姐是去衛生間了,她很早就想去了,只是你和周小姐一直抱著她,她才憋到現在。」傭人趕忙過來解釋著。

一下子,沙發上的兩個女人沒有忍住,直接「噗嗤」笑了起來。

「趙以諾,你沒事吧?」

「是啊,嫂子,你沒有什麼問題吧?」

衛生間里,趙以諾一直坐在馬桶里,聽著外邊女人的故意玩笑。

一會她出來了,「怎麼樣?沒有憋壞吧?都怪我,睡覺的時候不老實,老是抱著你。」上官娜娜故意說道。

「身體還好吧?」周陽問道。

三個人面面相覷,竟各自笑了起來。

收拾完屋子的狼藉以後,周陽和趙以諾便直接離開了上官娜娜的家。周陽還要打理書店的事業,趙以諾還要回家幫林夫人修剪花草。

「昨天晚上去哪裡了?怎麼沒有回來?」院子里,林夫人淡淡的問道。

「昨天去娜娜家了,玩的時間有點長,索性就在她家住了。」趙以諾立馬回答。

「喝酒了吧?是不是又喝醉了?」

「是,喝的有點多。」趙以諾尷尬的回答。 ,不能佔領別人的土地,不然以他們的實力可能在我們神族還沒有到來之前,整個天下大陸都是他們的了。」

「這也說明他們並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麼可怕,他們只善於偷襲,不能正面打仗,就好比小偷一樣讓人很煩,但是被強盜遇見了,小偷肯定會嚇尿的,但是小偷卻無比的難抓,這也是我們所要面臨的問題。」

「我現在布置戰術,在迷霧森立裡面可以每隔多遠就按上我們神族的魔眼,方便監視裡面的情況,有可能他們躲在隱秘的山洞或者地下,我們神族走過了沒有發現他們,那我們按上了魔眼就可以24小時的觀察他們,只要魔眼石安防隱蔽,他們肯定會暴露的畢竟這是他們所生存的家園,還有就是魔法陷進啥的,不可能一個都抓不到,只要能抓到一個都好說,為何要派出精銳部隊,就怕他們兔子急了咬人,或者再次在森林裡面偷襲我們,所以我們要做到萬無一失的準備,」

「但是在迷霧森林裡那麼遠的地方安放魔眼監控石會很是消耗魔法能量的。」

這個時候有一個將軍提議道!

「有多消耗,那些魔法師能夠買來昨天死去戰士的命嗎?我說過只要消滅了他們,他們這麼久來所搶的寶貝全部都是我們的,這一仗肯定不虧,魔法石沒了還可以在挖,但是不消除掉這可眼中釘肉中刺我們怎麼踏平天下大陸,怎麼給神殿的人交差」

「好的!歌賽軍師將軍!我們支持你的做法,我們相信你!」

「就是!畢竟我感覺你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一下子得到這麼多將軍的認可,歌賽趕忙敬以軍禮迴避。

「怎麼就不聽聽我的意見了,是不是全部都把我當外人了」

這個時候嵐月推開了門進來,看著嵐月進來一時之間場面有些尷尬,而溫格思趕忙在嵐月耳旁小聲說道!

「千萬別把事情搞砸了,這好不容易恢復好的平靜」

「什麼叫我搞砸了,我作為魔法師的首領,而魔法師作為神族最重要的兵團我這個首領居然沒有受邀來參加這個會議有些說不過去吧!」

「我不是看你在睡覺嗎?不想打擾你而已!」

溫格思趕忙當起了和事老道!

「我問你了嗎? 電影世界大拯救 溫格思元帥,我現在詢問的是我們的軍師,做這麼重要的決定怎麼沒有詢問我這個魔法師首領的意見呢!」

嵐月開始讓歌賽騎虎難下,而歌賽可不是省油的燈立馬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回答嵐月殿下,因為這次行程並沒有魔法師,而你們魔法師是好好的呆在天都守護天都城就可以了,因為此次千萬迷霧森林裡麵條件惡劣,那些嬌生慣養的魔法師們可受不了裡面的蚊蟲和枯燥,所以這些就交給吃苦耐勞的戰士們吧!」

一聽歌賽這麼說,下面的將軍們聽了心裡那叫一個舒服,因為這裡的將軍基本上都是戰士,當然戰士的吃苦衝鋒陷陣是大家公認的,而魔法師作為重要資源額外保護,加上魔法師都是出生神族大戶人家的家庭,畢竟是大戶人家才有那個錢和關係學習魔法,所以他們嬌生慣養是從娘胎裡面帶出來的毛病,所以這一點就連溫格思元帥都不否定。」

「怎麼!你們看不起我們魔法師,還是覺得我們魔法師沒用了!」

嵐月頓時無比生氣道!

「那到沒有,因為這次我們面對的敵人不一樣,他們不會像人族騎兵那樣結伴衝鋒,而是躲在草叢裡面偷襲,這樣你們魔法師就不好煩使用魔法,因為不好確定他們的位置,還有路上那麼枯燥無味,我們都是騎馬趕路,可沒有時間在給你們修建浮雲啥的。」

「那你覺得你們這些所謂的戰士就能夠打贏他們?」

「這個我無法保證,畢竟我們從來沒有和敵人正面交鋒過,說實話我們也是去探探路的,等摸清了敵人的行蹤發現了他們的部落到時候你們在出山都可以,而且我們這次基本上都是機動部隊,比如閃電犀牛,獨角騎兵,以及龍騎士,空中還有暗影騎士護航,基本上沒多大問題,而如果到時候還要抽大部分人來保護你們魔法師的話,那可能就夠嗆了,因為這並不是平原戰爭,你們可以確定龐大的目標肆無忌憚的釋放魔法。這是森林,搞不好你們的火球把森林給點燃了,到時候我們都會全部活活燒死。」

「行了!就聽歌賽將軍的吧!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這次你們魔法師部隊就在天都城裡面待命,聽從我們的安排。」

「行!我尊貴的元帥,祝你們凱旋而歸,對了!歌賽將軍,我還有一事兒不是很懂,今天下午5點你來找我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聽著嵐月這個充滿意味性的聲音,大家紛紛都覺得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嵐月殿下有什麼事情不能當面在這裡說嗎?」

「難道我和歌賽將軍的一點私事兒也需要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嗎?」

嵐月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和他能有什麼私事兒啊!」

溫格思此刻都有些無語道!

「情感關係上的私事兒不可以嗎?行了!下午5點記得來找我哦!歌賽將軍。」

說著嵐月便離開了會議室,只留下了一臉懵逼的眾人。

「你和我妹妹有什麼感情上的私事兒?」

嵐月走後溫格思立馬看著歌賽道!

「我也不知道啊!」

歌賽一頭霧水的說道!那這個情況很顯然肯定是一場鴻門宴了。

下午的時候溫格思再三強調,一定要讓自己妹妹冷靜,千萬不要做啥事兒,更不要拿兩個人的前程開玩笑,然後不停的給妹妹做思想工作,告訴她千萬不要我行我素,這個世界並不是他們兩個人的,還給他打比方就算國王如果胡作非為都有百姓造反選一個新的國王起來更別說元帥了。

「哎呀!我知道了!你煩不煩啊!真當我還是三歲的小孩兒啊!你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添亂的真的是!」 嵐月受不了,丟下這句話便氣沖沖的離開了房間。

看著嵐月離開的背影,讓溫格思矗立了良久良久,感覺這個妹妹長大了,已經越來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下午5點太陽已經西斜,用今天最後的餘溫照耀著兩人,看著站在花園裡面的嵐月小姐。

歌賽恭敬的站在身後道!

「嵐月殿下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兒。」

「其實也沒什麼,呆在這密封的城堡裡面無聊了,想去郊外走走,趁現在天還沒黑,一個人出去有些無聊,想和你這個年輕有為的大將軍談談心。」

「殿下別說笑了,我那有這個福氣啊!」

歌賽把頭埋得很低很低,完全裝作一副卑微的樣子。雖說昨天知道嵐月聽了自己的那些話至於今天她要搞什麼花樣,歌賽還有些拿捏不準。

「行了!別謙虛了,你哪裡身份卑微了,要知道你現在可不是以前小小的衛兵了,你現在可是神族史上最年輕的將軍了,而且還是軍師將軍,還那麼受那些老將軍厚愛,搞不好這一仗結束拿下天下大陸,你也可以成為最年輕的元帥呢!你想想你那裡卑微了,那軍銜可能比我都高了吧!」

「嵐月殿下過獎了,這一切還得拖你和溫格思元帥的福啊!」

「怎麼就拖我的福了呢!你看我不是差點害死你嗎?」

「沒有!是我自己情緒激動罷了,當然拖你和元帥的福了,要是哪天你們不給我那個展現的機會,我可能就和這些東西擦肩而過了,對了!殿下現在外面危險,我看還是不要出去了,而且這天馬上都快黑了,外面更加危險還是在郊外,搞不好還有一些野獸出沒啥的」

「怎麼的!堂堂的神族將軍會怕一隻小小的野獸。」

「我倒是不怕!就怕嵐月殿下有危險!」

「你一個大將軍難道不能保護我?」

「殿下說笑了,你的實力應該不需要被人保護吧!而且還能保護別人!」

「那你還在墨跡什麼!走吧!」

說著嵐月便率先朝著封印的城門口走去,而歌賽並不知道嵐月呼嚕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只有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後,腦袋裡面飛速的思考著,絲毫不敢放鬆,因為一旦漏出了破綻,那自己如此辛苦所建立起來的這些東西全部都將化為泡影了。

來到指揮所門口,因為整個神族的指揮所都是被結界封閉了的,外面的人都不要想進來,而裡面的人更不要想出去。

「上級有命令,任何人都不準離開指揮所,還請二位回去吧!」

這些人應該是從其他城池調遣過來的新人,所以還並不認識嵐月。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魔法師首領嵐月,我現在有事情要出去一下,請把門打開!」

嵐月語氣冰冷的說道!

「不好意思!沒有上級的命令我們不敢打開結界」

這些看門的還是比較認真道!

「算了!嵐月殿下要不我們還是不要為難他們了,就在花園裡面走走不好嗎?你看這些建造系魔法師已經又連夜給你修建起了花園,而且這次又是新的花園設計。」

歌賽趕忙打圓場道!

「你閉嘴!我沒和你們說話,既然你們不開門的話,那我自己開!」|

說著嵐月默念了一段咒語,然後魔法結界很快便出了一個缺口出來。

「不準硬闖!」

這些人立馬喊道!

「就憑你們攔得住我嗎?既然我能打開魔法門,還會怕你們,都老實給我呆著」

嵐月無比霸氣迴腸的一番話,頓時讓這些看門士兵不敢輕舉妄動,而歌賽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乖乖的跟著嵐月身後出了結界,心裡七上八下的想著這個傢伙到底要搞什麼,該不會要把自己帶到荒郊野外殺了自己,或者在哪裡製造一場意外,一想到這兒歌賽還有些后怕起來,但是現在卻不能逃跑,而是一逃跑立馬就說明心虛了,所以歌賽準備想別的辦法盡量不去。

「嵐月殿下你看太陽都已經接近地平線了,等我們在到郊外去的話,那不知道還要走多久而且之前爆炸逃命的時候,我不小心把腿給摔著了,還有些生疼,可能不能走那麼遠的路我們還是回去吧!」

「沒事兒!不用你走路!」

說著嵐月念起了咒語,頓時一個泡泡一樣的東西將自己包裹,不過這個和普通的泡泡不一樣,普通的泡泡可能是水形成的,而這個泡泡則是外面是一層流竄的風行成的很快這個泡泡便起飛,飛在了空中,朝著野區郊外飛去。

看著一大片森林從自己的腳下流逝而過,歌賽真擔心這個泡泡會不會破了,自己給摔下去於是立馬對嵐月小姐詢問道!

「這個會不會破了啊!」

「閉上你的嘴巴!」

一旁同樣呆在泡泡裡面的嵐月白了他一眼道!

「那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啊!郊區已經到了啊!不要在往裡面族了,裡面是無人區啊!有很多洪荒猛獸的」

看著泡泡還在向裡面飛,歌賽趕忙吼道!

「我叫你閉嘴你沒聽見嗎?」

嵐月不耐煩的說道!她這次準備帶歌賽去一個叫月亮湖的地方,因為哪裡能看見最美的月亮和星辰,是一次晚上嵐月太無聊,乘坐著泡泡出來觀看星辰無疑發現的,嵐月其實和大多數女孩子一樣,喜歡日月喜歡星辰,喜歡山川,喜歡威風,這也是為什麼她的名字叫嵐月的意思,因為嵐月兩個字是既有山有風還有月,完全符合她所有的喜歡。

在飛行了半個小時候以後泡泡開水往下降落,而歌賽也發現下面有一個無比美麗的湖泊,把整個月亮的倒影都刻畫了下來,彷彿月亮掉進了水裡面一樣,湖泊中心有一個桃心小島,因為這裡從來沒有人來過,所以嵐月私自把這個湖稱呼為月亮湖,這個小島稱呼為桃心島。

都說哪家的少男不鍾情,哪家的少女不懷春,嵐月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想以後有了心上人一定要帶他到這裡來,感受著世間愛情的美好,而如今帶歌賽來,他只是確定一下這是不是所謂的愛情,還有隨便測試一下歌賽是否昨夜的話是在說謊。 「趙以諾,你到底有沒有給顧忘打電話?怎麼這麼久了,他還沒有回來?」林夫人著急地問道。

「打了啊,他說工作很多,他一直在忙。」趙以諾趕忙回答。

不對,正常情況下,不管顧忘有多忙,一定會關心關心這個家,比如他會和自己還有亮亮通話,可是最近一段時間,顧忘一直沒有和自己通過電話。隱隱地,林夫人心裡有些不安。

「那你們通話的時候,他都在幹嘛啊?」

「以前通話的時候,他老是說他很忙,後來我就直接給他發簡訊了,但是他還是說忙,我也不知道,他每天怎麼就那麼忙。」趙以諾低聲抱怨著。

是啊,以前的顧忘不是這樣的啊!就算他再忙,也會抽出一點時間來陪自己聊天嘮嗑,從來都沒有像最近一樣老是吆喝著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