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8 Views

嗖!

Written by
banner

抓住一個空擋,獨孤逍遙快速的奔向劍鰭獅的洞穴。

吼!

劍鰭獅已經快發狂了,挑釁自己不說,竟然當著自己的面衝進自己的家門,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還不可忍呢,跟著獨孤逍遙的身後,劍鰭獅也進入了洞穴。

「小樣,這回看你往哪跑。」劍鰭獅暗暗想道。

半晌的時間,洞內沒有絲毫的聲音,距離不遠處的姜明與虎烈一陣莫名,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吼……

又過了片刻,只聽洞內突然發出一聲咆哮,震得整片區域轟轟作響,四周的低階妖獸全都向四外逃竄。

嗖!

一道人影從洞內飛出,劃出一條華麗的拋物線。 轟!

人影狠狠的墜落在地,胸口不停地起伏,口中不時冒出血沫。

片刻,只見劍鰭獅傲慢的走了出來,兩眼睥睨的看著倒地的獨孤逍遙,搖晃的便又回到了洞穴內。

又過了一會,姜明與虎烈走上前來,看著趴在地上只剩一口氣的獨孤逍遙。

「哈哈……真是自尋死路。」虎烈哈哈大笑,一旁的姜明卻很謹慎,雙眼死死是盯著獨孤逍遙,想看出什麼來。

碰!


對著獨孤逍遙就是拍了一掌,獨孤逍遙整個身子撞在了鐵樹之上,明顯進氣少出氣多。

虎烈上前伸出一隻手將獨孤逍遙拎起。「這麼容易就擒住了,也沒什麼特別的嗎。」

虎烈說道,順手將獨孤逍遙扔向姜明。道:「拿回去交差吧!」


接住獨孤逍遙,姜明心裡一陣嘀咕。

嗖!

然而就在這時,姜明身體突然繃緊,冷汗都將衣衫打濕,只見眼前的獨孤逍遙竟然咧嘴一笑,好似魔鬼一般。

「輪迴拳!」獨孤逍遙突然暴起,一拳凝聚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姜明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連一旁的虎烈也震驚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噗!

一拳深深的打進了姜明的腹內。

碰!

一腳踹在姜明的胸口,只見獨孤雙手快速結印,一道古樸的大門出現在獨孤逍遙身前,一切都發生再電光火石之間,讓人來不及做出反應。

「界門……鎮壓!」

轟!

姜明整個人被壓在了石門之下。

吼!

此時,劍鰭獅突然沖了出來,向著虎烈便是攻去。

「該死,發生了什麼?」虎烈罵道,掉頭就是離開,沒有一絲逗留的意思。

呼!

獨孤逍遙喘了一口粗氣,雙眼死死的盯著石門鎮壓之下的姜明,如果是一般人受到如此重創早就沒命了,但是姜明卻依然活著,體內慢慢的發生了一些變化。

吼!

姜明突然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一股邪惡的氣息從體內釋放,就連站在一旁的劍鰭獅也感到了一絲恐懼的氣息。

「是你逼我的。」姜明沙啞的說道,雙眼慢慢變成灰色,身上的氣息明顯在增長,好似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那層屏障。

碰!

身體一震,姜明將壓在身上的石門擊飛,緩緩的站起身來。

「不過是借住異魔的力量。」獨孤逍遙持之一笑,道:「真正的異族王者我也殺過。」

「你知道的不少嘛,看來主人要找的人沒錯。」姜明說道,語氣沒有一絲的感情,好像受到那種狀態的影響。

此時獨孤逍遙雙手握拳,雙目緊閉,努力的壓制著那股莫名的力量不讓他出現。

「這次要靠自己的力量。」獨孤逍遙喃喃道。

「去死吧!」姜明大喝,快速的沖向獨孤逍遙,手捏一道奇怪的印記打向獨孤逍遙。

碰!

來不及多想,獨孤逍遙抬起右拳便是迎去。

轟!

咔!

獨孤逍遙整個身子被砸飛出去,將身後的鐵木都震斷,此時姜明的力量提升了太多,已經超過了地階的實力,無限接近另一個層面。

啊!

獨孤逍遙震天狂吼,衣衫獵獵,髮絲飛舞,一副發狂的模樣。

「我要力量,力量。」獨孤逍遙大喊道。

嗡……

一把金色密匙輕顫,好似感受到獨孤逍遙的急切,金色密匙快速的投到了一扇封閉的大門內。

咔!

隨著金色密匙的沒入,那扇緊閉的大門竟然慢慢裂開了一道縫隙,雖然只是那麼一道小小的縫隙,無比狂暴的元力瘋狂的從大門內側湧進獨孤逍遙的體內。

吼!

獨孤逍遙發出一聲巨吼,氣息迅猛的增長,人階大圓滿、地階初級、地階中級、地階高級……暴增的元力竟然與姜明持平。

「殺!」獨孤逍遙嘶吼,主動迎向姜明。

「殺!」姜明也大吼一聲,兩道身影交錯,沒有華麗的招式,身體的每一個關節都是自己的大殺器。

碰碰碰……

兩人都好像發了瘋,流氓打架一般的纏鬥在了一起,瘋狂無比。

……

兩人廝打在一起整整一個小時,氣息都絲毫沒有減弱,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轟!

又過了一半小時,獨孤逍遙拼著受創一拳砸在了姜明那先前受傷之處。

噗!

姜明整個身子斜飛出去,身上的氣息竟然迅速消退,看來時間到了。

「不可能,主人賜予我的力量是無敵的。」姜明發出不甘怒吼,雙眼漸漸變得清明。

沒有理會姜明的不甘,獨孤逍遙快速衝去,一拳向著姜明的頭頂砸去。

噗!

血漿迸濺,弄得獨孤逍遙渾身都是。

「自己的力量才是無敵的。」獨孤逍遙喃喃道。

砰!

一股無力的感覺襲來,獨孤逍遙疲憊的橫倒在地,身上狂暴的氣息也如潮水般退去。

……

一個漆黑的山洞內,一個青年盤膝而坐,四周元力瘋狂的湧進青年體內,在一旁,一隻巨大的黃金獅子趴在那裡,好像一隻大黃狗似得搖擺著尾巴。

轟!

某一刻,青年睜開雙目,一雙眼睛好似夜晚的星空一樣深邃。

氣息慢慢收斂,青年雙手結印,只見他那右臂一陣蠕動。

噗!


一股精血逼出體外。

「大黃,這個獎給你了。」青年輕道,將精血打入劍鰭獅的口中。

吼……

劍鰭獅興奮的發出吼聲,來到青年面前搖晃著自己的尾巴,一副親昵的樣子。

「好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好好修鍊吧!」青年緩緩的說道,雙目看向大山外。

吼!


目送青年離開,劍鰭獅返回巢穴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當中,等待著進一步的蛻變。

—————————————

「聽沒聽說,蕭白挑戰了昊天劍派的吳越。」

「你太out了,你說的是三天前的,昨天蕭白已經到了凌天城了。」

「······」

一個個振奮人心的情報傳來,讓人聽的不由熱血沸騰;挑戰各路青年俊傑,而且無一敗記,不少年輕人都以蕭白為榜樣。

而在有心人眼裡卻發現,獨孤逍遙所挑戰的路線,最終的終點卻是指向朝陽聖地,而他挑戰的大部分勢力都是隸屬朝陽聖地的,這讓不少人為之震驚,各大聖地可不像城府一樣,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底蘊,屹立在大陸巔峰而不倒,但是也讓眾人充滿期待。

雖然受到了來自灰瞳組織的襲擊,但是獨孤逍遙並沒有因此而畏首畏尾停下腳步,相反,他卻爆發更猛烈的回擊,但是灰瞳一方似忘了他這個人似得,竟然沒有再次出現,但是獨孤逍遙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而這些日的挑戰獨孤逍遙勝的也不是很輕鬆,身上也受了不少的傷,但是這對於獨孤逍遙來說卻不算什麼,有賴仙兒這個小醫仙在,什麼暗傷都被處理的好好的,而獨孤逍遙也是痛苦並快樂著,體內的元力也在迅速的增加著,隨時可以突破到人階大圓滿,讓獨孤逍遙很是欣慰,苦不是白挨的。 霸刀門,朝陽聖地的一個附屬門派。

「東西準備好了嗎?」只見一個青年向著底下一個帶著諂媚的中年人問道,在他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帶著面紗的女子,雖然看不清其相貌,但是身上散發的氣質就可以猜到,這絕對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已經準備好了,聖子。」說著,中年人將一個紫檀木製作的小盒子卑躬的遞給王洋。

「嗯,不錯。」接過盒子王洋點了點頭。

「這幾天那個蕭白要來你們霸刀門了吧。」王洋突然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