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7 Views

“不錯!果然身手不凡!可惜投錯了門,做了職業殺手,要是憑着這種身手,投身於特警,好好報效國家,那該多好!”楊一善搖了搖頭,替細輝感到可惜。

Written by
banner

“特警?特警能賺多少錢一個月?還不夠老子抽菸生活呢!”細輝嗤之以鼻,“老子現在月薪高達十萬,幹嘛要做特警?”

楊一善被問得徹底無語了,的確,在錢的角度來看,高達十萬的月薪,比做特警,要好很多倍!

不過,站在正義的立場上來說,報效國家,不是用金錢所能衡量的!

細輝趁着楊一善發呆的時候,忽然間一拳擊向他的肩膀。

楊一善察覺到不妙後,立刻收斂心神,側身避開。

細輝見楊一善輕易就閃開了他那奇快無比的一拳,心中暗暗的吃了一驚,接着,又連連使出絕招與楊一善對打。

彼此就在這個狹小的病房中,對打了差不多十分鐘,這十分鐘對於高手來說,無疑是出了很多拳,還了很多腳。

十分鐘一過,楊一善終於看出了細輝的破綻,他趁着細輝換氣縮腳的時候,猛然一掌將細輝拍飛。

細輝的實力和楊一善相比,還差一個級別,他只是氣境的初級階段,而楊一善已經去到了氣境的中級階段,只差那麼一點,就去到了高級階段。

相比之下,毫無疑問,細輝現在還不是楊一善的對手,所以,最終,不得不敗在楊一善的手上!

到現在爲止,細輝是楊一善所遇到過的,最強大的對手!要不是楊一善內氣比細輝強、級別比細輝高,或許,敗的,將會是楊一善。

“怎麼樣?服了沒有?”楊一善在細輝被掌力震飛,跌落在地上時,及時的飛身到他的身旁,輕出一腳,將他踩在腳下。

細輝被踩得根本就無法動彈,因爲楊一善的右腳,已經踩在了他心口的膻中穴上。

“不可能?你的功夫怎麼可能比老子高?”細輝以懷疑的眼神,默默的注視着楊一善,“老子可是華夏特種兵最能打的一個,號稱無敵兵王,你怎麼可能是老子的對手?”

“這叫邪不勝正,懂不?”楊一善嘴角一抽,咧嘴一笑,玩味的看着細輝。

“呵呵!邪不勝正?”細輝冷笑一聲,“有種你就殺了老子,反正老子的任務已經完成,就算死了,也有人照顧老子的家屬了,呵呵!”

“你的任務已經完成?”楊一善搖了搖頭,豎起右手食指,使勁的搖了搖,“不!你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呢!”

“什麼意思?”細輝詫異的問道。

“他還沒有死!”楊一善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鐵樹,微笑道。


“不可能!他中了老子的毒,早就已經死了!”細輝吼道。

“信不信哥立刻就可以將他的毒化解掉?”楊一善翹着雙手,信心十足的看着細輝。 “你能夠解得了他所中的毒?”細輝不禁笑噴了,“呵呵,中了老子見血封侯的毒,別說是你,就是華佗再世,也解不了。”

“哥能告訴你,哥就是再世華佗嗎?”楊一善信心十足的笑道。

“老子見過不少囂張的人,就是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囂張的人,還真把自己當成是華佗呢!”細輝纔不相信楊一善有這個本事。

“現在不是見到了嗎?”楊一善不以爲然的笑道:“咱倆要不要打個賭?”

“老子纔不和你打賭呢!”細輝吼道:“乾脆點!你到底想幹嘛?”

細輝雖然敗在楊一善的手上,但是,依然毫不畏懼,表現出來的,完完全全是一副王者風範。

楊一善心中暗暗的稱讚:果然不愧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華夏特種兵!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能表現得如此淡定!

“哥想幹嘛?”楊一善笑了笑,“好好的呆在這裏吧!”

說完,楊一善輕出幾腳,以腳尖迅速的封住了細輝身上的幾處要穴,令他瞬間動彈不得。

“你……”細輝吃驚的看着楊一善,“你,你,你,你居然懂得點穴?你的氣功修爲,已經去到了氣境的中級階段?”

“想不到你也是個行家!”楊一善搖了搖頭,輕嘆一聲:“可惜你走錯了路,走上了一條不歸的殺手之路。”

“哼!老子從來都不後悔!只要有錢,就是天皇老子也敢殺。”細輝目露兇光,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感情,有的只是令人膽戰心驚的殺氣。

殺手冷酷無情,本來就合情合理,要不然,他們都不會選擇走職業殺手這條不歸路。


這時,一直垂手站立的慕容蘭蘭,提醒道:“楊哥,別跟他廢話了,先幫鐵樹解毒再說,再這樣下去,鐵樹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放心吧,我的慕容大小姐!有哥這個未來的良醫,鐵樹死不了,哈!”楊一善滿懷信心的嚮慕容蘭蘭拋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得瑟!”慕容蘭蘭將雙手交叉立於心口,仰起頭,喵了喵嘴,冷哼一聲。

此時,由於慕容蘭蘭雙手緊貼着心口,無形中,將她那處高聳入雲的美麗區域,撐得更加高聳!

從側面的角度看,此時的慕容蘭蘭別有一番曲線美!這種美,是一種藝術美,美得令人怦然心動!

“我的慕容大小姐,麻煩你去叫美女姐姐過來處理一下現場吧!”

楊一善說完,走到鐵樹的身邊,撥出剛纔紮在他的身上,用來封住他的心脈,避免毒素攻心的銀針,接着,轉移穴位,重新紮針。

然後,暗運內氣,採取鍼灸解毒法,慢慢的捻轉銀針。

滾滾內氣猶如長江之水,透過銀針,瞬間滲進鐵樹的穴位裏。

只是那麼一瞬間,滲進鐵樹各處穴位裏的內氣,就迅速凝聚相結合,猶如萬馬奔騰一樣,浩浩蕩蕩的在他的身體裏滾動。

很快,鐵樹的額頭,已經滲出瞭如黃豆般的汗珠,這些汗珠如雨水般,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細心聽聽,還可以聽到地上傳來微弱的滴汗聲。

趴倒在地上,被楊一善點了穴的細輝,吃驚的看着這一幕,臉上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啊!莫非,莫非,莫非,莫非,這就是失傳已久的鍼灸解毒絕技!”細輝想不到楊一善居然會懂得鍼灸解毒!

這時,鐵樹身上的毒,已經被楊一善以深厚的內力,透過銀針,以排汗的療法,化解得幾乎蕩然無存!

就在細輝感到相當震驚的時候,楊一善將鐵樹身上的銀針全部拔出,然後,雙掌齊出,同時拍在他的後背上。

“哇啦!”一聲,一口腥臭無比的黑色膿血,從鐵樹的口中直噴而出。

“好了,你沒事了!”楊一善收回雙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多……多……多謝!”鐵樹以複雜異樣的眼神看着楊一善,最後,感激涕零的道:“多謝良醫你以德報怨,救了我鐵樹一命,鐵樹無以爲報,請受小弟一拜!”

說完,鐵樹直接跪倒在楊一善的面前。

由於封在鐵樹身上各處穴位的銀針,已經被楊一善全部撥出,所以,他能夠開口說話了。

楊一善連忙扶起鐵樹,微笑道:“哥只是未來的良醫,現在還不是良醫,所以,拜就免了!”

“不管怎樣,楊哥你在我的眼中,就是一個良醫!”鐵樹感嘆的道:“以後楊哥要是有什麼吩咐,儘管開口,小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鐵樹知道楊一善頗有俠客的風範,所以,一直以古代的口吻和楊一善對話。

“言重了!”楊一善笑了笑,弱弱的問道:“你果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當然!”鐵樹想也不想,隨即道:“我鐵樹雖然壞,但是,我還不至於壞到忘恩負義。”

“好!不枉哥救活了你!”楊一善拍了拍鐵樹的肩膀,笑問道:“現在,你還想不想自殺?”

“楊哥你替我解了兩次毒,等於救了我兩次,楊哥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從現在起,我的生命正式屬於楊哥,只要楊哥你叫我死,我就立刻死!”鐵樹感概的道。

“好好的活着吧!”楊一善拍了拍鐵樹的肩膀,然後,看向房外。

這時,慕容蘭蘭已經帶着上官冰蓮進到病房。

剛纔,上官冰蓮用槍制服了細輝的同夥洪哥後,立刻拿出手銬戴在他的手上,令他立刻順服。

捉住了洪哥後,上官冰蓮打電話呼來了警察進行支援,然後,拍醒了朱由高和白堂。

等到警察過來,朱由高和白堂被拍醒後,慕容蘭蘭已經出來找她。

慕容蘭蘭向她說明情況後,上官冰蓮暫時將洪哥交給朱由高、白堂以及趕來的警察處理。

然後,問朱由高要了一副手銬,因爲上官冰蓮的手銬已經戴在洪哥的手上,所以,她不得不問朱由高要了一副。

拿了手銬後,上官冰蓮馬上和慕容蘭蘭走進病房。

“咔!”一聲細響,上官冰蓮拿起手銬,直接套在細輝的手上。

這時的細輝,就算是穴位自解,恐怕也無力反抗!

“美女姐姐,這裏就交給你來處理了。”楊一善看見上官冰蓮進來後,走到慕容蘭蘭的身邊,拖着她的手,道:“我的慕容大小姐,咱們走吧!”

“等等!”上官冰蓮看見楊一善想走,於是,連忙將他喝住。

“美女姐姐,還有事嗎?”楊一善微笑的看着上官冰蓮,“你現在沒空,等你有空了,再來文明村找郭書記商量捐資興辦醫院的事兒吧!”

“不是的!”上官冰蓮連忙道:“老孃還有話要問你。”

“鐵樹他已經改過自新,你有什麼要問的,就儘管問他吧!假藥廠的事,他知道得最清楚!”

“是的!楊哥說得很對!”鐵樹輕嘆一聲:“我錯了,我徹底的錯了,我死心塌地的爲老闆效命,他卻要派殺手來殺我滅口。”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楊一善笑道。

“對不起,上官隊長,之前我不該對你這麼無禮!”鐵樹深感慚愧的對着上官冰蓮彎身致歉,“上官隊長,你有什麼需要問的,就儘管問吧!我鐵樹知道的,定當如實相告。”

死過了兩次,又再被楊一善救活的鐵樹,此刻,已經心灰意冷。

或許,只有嘗試過死的人,纔會看透人間的冷暖!鐵樹被楊一善以醫術感化變好,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個人變壞容易,變好卻很難!這次,要不是鐵樹被他的老闆派殺手過來滅口,他絕對不會心灰意冷。

以前,他一直對老闆忠心耿耿,甚至被捉後,爲了避免被警察嚴刑逼供,他還不惜犧牲自己,做出服毒自殺的愚蠢事。

現在,鐵樹的老闆爲了滅口,居然找殺手來對付他,就算他再忠心,也徹底的死心。

而楊一善卻不同,不但沒有將他當敵人看,還兩次出手救了他,試問他又怎麼會不感動呢?

鐵樹被警察捉走後,一直都對楊一善懷恨在心,總想找機會報仇。

不過,當楊一善以德報怨救了他兩次後,鐵樹就徹底的變了,變得不再痛恨楊一善,取而代之是感激之情!

“算了,過去的事就別提了!你真的願意和警方合作嗎?”雖然,上官冰蓮還對鐵樹曾經對她無禮的事,而耿耿於懷,但是,看見鐵樹誠心悔改後,她就已經原諒了鐵樹!

原諒一個人就是那麼的容易,本來還十分的痛恨對方,不過,當對方真誠道歉,誠心悔改後,一切的恩恩怨怨,都會煙消雲散!

“唉!我鐵樹以前無知,做了太多的壞事,現在,只想好好贖罪。”經歷了劫難,如今,鐵樹總算是開竅了,總算是知道什麼叫真善美!

“好吧!老孃立刻幫你辦理出院手續,帶你回警局錄口供。”上官冰蓮點了點頭,吩咐朱由高立刻帶鐵樹辦理出院手續。

朱由高帶走鐵樹後,她又吩咐白堂與到來的警察,將細輝和洪哥押帶回警局。

“美女姐姐,你怎麼還不回去?”楊一善見所有的警察都離開後,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老孃還有話要問你,問完之後,再回警局處理假藥廠的案子。”上官冰蓮弄了弄警服,嚴肅的看着楊一善。

楊一善忍不住擡頭看向上官冰蓮,但見此時的上官冰蓮,在緊身閃亮警服的搭配下,英姿颯爽、美麗動人!

那勻稱的身材;完美的曲線;高聳的區域,無不懾人眼球、奪人心魄!

雖然,上官冰蓮所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冰美,但是,她和慕容蘭蘭相比,可謂並駕齊驅、各有千秋!

一個冷豔無比,一個卻熱情似火,兩大美女走在一起,並沒有水火不容,而是好得猶如親姐妹一般!

“上官姐姐,你還有什麼要問呢?”這時,慕容蘭蘭好奇的問道。


“蘭蘭妹妹,楊一善料事如神,知道有殺手要來刺殺鐵樹,你難道不感到奇怪嗎?”上官冰蓮不答反問。

“的確很奇怪!”慕容蘭蘭點了點頭,“本小姐一直都很奇怪,很想問個明白,不過,一直都沒有時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