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8 Views

白小然微愕,她以爲林小月是貪圖榮華富貴,沒想到……蘇星宇那個渣渣居然還有人真的喜歡。

Written by
banner

“他不會善待你。”白小然忍不住說道。

林小月搖搖頭,“我有分寸。”

白小然不在多話,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是對方的自由。 離開咖啡廳,迎面撞上一個人,對方的手機掉落在地面上,咣噹一聲,很響。

白小然下意識抱歉,然後彎腰半蹲在地上幫對方撿起手機。

手指觸碰手機的那一刻,視線不小心落在正亮着的手機屏保上,呼吸一滯。


一兩秒打岔的功夫,手機就被對方自己撿走了。

“怎麼回事,走路都不長眼的?”

對方心疼的撿起手機,反覆檢查有沒有摔壞的地方。

白小然站直身體,目光落在她漂亮的臉蛋上,有一瞬間晃神。

“哼,今天我心情好不和你計較,真是晦氣,剛出門就碰到倒黴事。”女孩嘟嘟囔囔離開。

白小然看着她似曾相識的眉眼,沒注意對方臨走前脣角別有深意的笑容。

回到別墅,白小然還有點恍然,整個人看起來沒有精神,連顧寒辰走到她面前她都沒有發現。

“怎麼了?”顧寒辰低聲問。

“啊?”白小然視線落在顧寒辰俊美的面龐上,緊抿脣爾後道,“沒什麼,可能頭有點暈。”

“頭暈?”顧寒辰眉頭蹙起,“身體不舒服?”

白小然勉強一笑,“嗯,肚子有點不舒服,我回樓上睡一覺。”

說完,不等顧寒辰迴應,她擡腳徑直朝樓上走去。

顧寒辰劍眉擰起,幽深的目光帶着一絲探究,即使離得很遠,白小然依然能感受到背後具有極強穿透力的視線,她挺直背脊一路向上,直到消失在樓梯拐角處離開他的視線,她整個人才癱軟下來,靠在牆上木然了一會,才推開門進臥室。

樓下,

顧寒辰打出一通電話,“她下午出去見了誰?”

“林小月。”

林小月?

顧寒辰眉頭擰的更深,“去查一下夫人最近做了什麼。”

“是。”


“等一會……”

顧寒辰猶豫了一瞬,“不用查了。”

掛上電話,他上樓輕聲推開門,牀上的女人似乎睡着了,鞋底與地面觸碰的力度更輕了,他站在牀邊,深深看着白小然,嘆息一聲,轉身離開。

門,關上,發生微不可察的聲音。

白小然睜開眸子,眼神一片清亮,漆黑的瞳孔帶着一絲深幽和迷茫。



副縣長醜聞一案扯出a市首善王大富,即使王氏企業在第一時間發生申明,還是抵擋不住斷崖式下跌的市值。除此之外,首都中央高度重視這次醜聞,上面派人下來督查,a市特案偵查局很快成了了專項特查小組。

王大富本以爲利用點關係可以把這件事給埋下來,可上頭突然成了特查小組給他當頭一棒,局裏找到的關係紛紛推脫,局勢逆轉直下。

他這纔開始心慌正視這次的醜聞,往常不是沒有,可每次都被他用手段給壓下來,而這次不知爲何,竟然會驚動了上面。他按耐住驚疑想辦法和那邊的人溝通,可一連三次都沒有連上線。

王大富忍住暴怒,一邊找人疏通關係,一邊暗地裏威脅副縣長讓他不要亂說。可他做的每一步都像是有人預先料到一樣,將他的棋子全部打亂。他派去綁架副縣長兒女的人回來消息,人去樓空,家裏一個人也沒有。

疏通關係,也沒有人願意出手。

王大富眸子狠戾,從保險箱裏拿出一個古色質樸的小盒子,鑰匙孔鑽進去,拿出裏面破舊的黃紙,他把舊黃紙複印了一份,然後重新將紙放回了盒子裏。

“美雅,出來見一面。”王大富陰沉道。

李美雅皺眉,想到王大富最近惹上的案子,她立馬拒絕,“我沒空。”

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然而沒過兩分鐘,手機收到一條彩信,李美雅慌張的朝四處望了望,見四下沒有人,她壓下恐慌重新把電話駁回去。

“那件東西怎麼在你手裏?”李美雅壓低聲音怒吼。

她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圖片上面的東西她找了二十年,以爲會永遠消失沒想到竟然會在王大富手中。

李美雅眸子越發深暗,“你想怎樣?”

王大富冷笑一聲,“相比你也知道我最近發生的事,如果我讓人匿名寄給蘇副市長,你猜猜他會怎麼做?”

“你……”李美雅暗恨。

“呵呵,好得是‘親密’的老朋友,出來見一面也不過分,對不對?”王大富重重咬住親密兩個字。

李美雅臉色長得通紅,“卑鄙!”

王大富嗤笑,“老地方,不見不散。”

李美雅還想在說話,只聽見手機裏一陣忙音。她氣得手指哆嗦,把手機砸在地上,摔得五分六裂。

“出了什麼事發這麼大大火?”

蘇炳成的聲音。

李美雅心裏咯噔一跳,朝蘇炳成看過去,“炳、炳成,你、你工作忙完了?”

她努力讓自己笑起來,可臉上殘留的怒意還未消失,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扭曲。

蘇炳成看着李美雅,淡淡道,“忙完了,怎麼發這麼大火氣?”

李美雅目光探尋,可蘇炳成能當上副市長自然練就了一身面不改色的本領,她根本無法看出來蘇炳成到底有沒有聽到她的電話,她撒了個謊,“是菲菲,她給打電話鬧。”

蘇炳成冷哼,“丟人現眼的東西,吩咐下去,以後所有人都不準和她聯繫,她既然和星宇離了婚,就和蘇家斬斷了關係,你不要婦人之仁。”

李美雅垂下眸,“是,我知道了。”

“最近蘇家不太平,你收着點曉鸞,讓她不要給我亂惹事。”蘇炳成吩咐道。

李美雅點頭應下,“我和她囑咐過了,曉鸞自從吃了上次教訓,現在很乖,炳成你不用擔心。”

蘇炳成摩挲大拇指,“對了,我和李家聯繫了,他們有這個意向,回頭你找個時間讓曉鸞和對方見一面。”

李美雅擰眉,“炳成,要不在等段時間,李家那個孩子……”

“美雅!”蘇炳成冷沉道,目光帶着不容置疑。

李美雅垂眸,“好,我會和曉鸞說。”

“現在關鍵時刻,李家的支持對蘇家很重要。”

“如果,炳成,我是說如果,帝迦那個總裁你覺得怎麼樣?”

蘇炳成眉峯蹙起,冷笑道,“不用想了,很快帝迦就會在a市消失。”

李美雅心驚,還想再問,蘇炳成冷冷看她一眼邁步離開。

李美雅攥緊手指,炳成,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醒來後,白小然爲了轉移注意力把令牌拿出來在臺燈下反覆看,什麼也沒發現。除了一個很古怪的圖案什麼也沒有。

她嘆聲氣,把令牌收起來,剛放進口袋裏,門被推開。

白小然下來一跳,拍拍胸脯,朝門口看去。

他手裏端着碗,白小然條件反射道,“不是說不喝藥了嗎?”

前幾天,他給了她一小瓶藥丸,說以後不用在喝藥了,這才過了幾天,怎麼還要喝?

白小然微抿脣,腮幫鼓鼓的,長長的睫毛垂下遮住眸底情緒。

“不是藥。”顧寒辰淡淡道,將碗擱在牀頭櫃上,然後人坐在牀上,兩手插過女人的腋下,將她撈起來坐着。

白小然扭了扭身體,不悅道,“幹嘛?我想躺着。”

說完,她一嘟嚕想要滑下去,但被男人給擋住。

白小然一擡頭,眸子噴火,“我要睡覺。”

顧寒辰眸色淡淡,“睡醒了,喝點粥,你晚上沒吃飯。”


“我不餓。”白小然氣嘟嘟的拒絕,她動了動身體,可男人的手就這麼伸着擋住她,她沒辦法重新躺會牀裏。

顧寒辰捏捏她臉頰,一手禁錮住她,一手端起碗,“不要鬧脾氣了,喝點填填肚子,你胃不好。”

白小然抿脣,看着熱氣騰騰的小白粥,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嚕叫了一下,她尷尬的轉過頭,拒絕道,“我不餓,你拿開,我要睡覺了。”

顧寒辰轉過她的臉,擰眉輕問,“賭氣?誰惹你了?”

白小然冷哼,心裏嘟囔,還能有誰?她想到下午看見的那張照片,什麼胃口都沒了,連火氣都像是被戳癟的氣球,突然沒消失了。

她失落的垂下腦袋,小手推了推男人結實的胳膊,“你讓開,我要睡覺。”

顧寒辰嘆氣一聲,將碗重新放在牀頭櫃上,然後將她抱在懷裏,伸手捏着她的下顎微微擡起,“鬧脾氣,嗯?”

白小然倔強着一張小臉,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冷冰冰的,“我沒有,是你想多了?”

顧寒辰蹙眉,眸底帶着煩躁,“林小月和你說了什麼?”

話落,氣氛一下子僵滯。

盛世榮寵:夫人不好惹 ,目光直直看着顧寒辰,“你監視我?”

監視兩個字憤怒脫口而出,說完,白小然有點後悔。這個詞對於他們兩人之間來說,太重了。

果然,顧寒辰臉色冷沉了下來,“不要鬧了。”

“我沒有鬧!”

白小然的心軟一下子硬起來,她冷冷看着顧寒辰,“我沒有鬧。”

顧寒辰冷硬的面部線條緊繃,他深呼吸口氣,“我是擔心你的安危,不是故意派人跟着你。 男團大佬非爺們 。”


白小然臉別到一邊,“我沒有多想。”

“那你告訴我你爲什麼突然鬧脾氣?”顧寒辰追問。

白小然抿脣,“我沒有。”

顧寒辰一下子火了,“沒有,沒有你回來這幅態度?”

白小然冷着臉,就是不說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