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7 Views

「額……」

Written by
banner

下面的眾人各個都是愣在了那邊,因為葉川停住了,他的劍並沒有如同想象一般的砍在路白玉的頭顱之上,而是停了下來。

這一幕,讓眾人不僅都開始佩服起葉川的氣度出來。

挑釁,是路白玉先挑釁葉川的,而葉川是迫不得已才反抗的。

ps:兄弟們,今天是散心上架,爆發六萬字,沒有收藏的兄弟們,給散心多多的支持啊,謝啦兄弟們。

可是人家反抗了,路白玉卻一直以殺了葉川為樂子,而不斷的羞辱葉川。

但是葉川呢?最終人家的表現證明了人家的氣度,以德報怨。

葉川如果這一刀下去,結果眾人都會知道,但是他沒有揮舞著自己的長劍劈下去,他為了宗門的未來,放棄了殺死路白玉的機會。

「如若不是十大宗門交流大賽開賽在即,你今天就不會好好的站在擂台之上了!」


說完,葉川轉身,準備朝著場下走去,然而就在此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卻發生了……

ps:19章求鮮花!第一次寫玄幻,需要大家鼎力支持啊! 張天沉寂在療傷中不問外事,狂嘯紫獅也在那邊躺着一動也不動,之前激烈的戰鬥聲消失一空。

現場忽然間沉靜了下來,只剩下一些慢慢飛舞的樹葉。但是突然一聲狂笑聲在張天耳朵裏響起,張天立刻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哈哈哈,真是一場精彩絕倫的人獸大戰啊!不過卻是白白的便宜了我,一頭星士級別的星獸收穫,再加上你張天的人頭,我這次真是大獲豐收啊!啊哈哈哈!”

一陣囂張得意的笑聲傳了出來。

此時張天睜開緊閉的雙眼,目光所示是一個一身青衫的年輕男子。


男子很是英俊,高高的鼻樑,一臉的自信,一手揹負在後,一手拿着一把寶劍。這男子顯示的很是瀟灑,張天再仔細觀察他的修爲,很是驚詫。

這男子看似年輕修爲也是很高,居然已經是七重天的修爲,張天立刻臉色一沉。

這男子看着張天又開口道:

“記住了我叫風無忌,別死後還不知道殺你的人是誰。要說你還真是天才,他們傳你小小年紀已經有着七重天的實力。一開始我還不服氣,我自以爲天資不凡,現在十八歲了纔不過七重天的修爲。”

這時,風無忌眼中閃過莫名的精光。

“剛纔一番戰鬥後,我才知道你哪裏只有七重天的實力,居然連星士級別的星獸都不是你的對手。呵呵,你確實是一個絕世天才,不過就算你是天才又如何,剛纔已經重傷現在沒什麼實力了吧!”

俯視着張天,風無忌得意的說道。

“一想到我斬殺了一個絕世天才,我就忍不住一陣激動,這真是修行路上的一大樂事。哈哈,就讓我斬殺了你這所謂的天才吧!”

風無忌路過青陽城,聽聞張天之事後,很不服氣。由於張天斬殺了不少進入星獸樹林的冒險者,不知是誰將張天的消息傳了出去,於是青陽城裏關於張天的事蹟再次起了波瀾。

一個月前張天打敗了張家的天才張康,此時跟是傳出張天只是十六歲就已經是星者七重天的修爲了。

風無忌一聽到這立馬不高興了,他最痛恨的就是比他還天才的人,所以他就決定親眼來看看張天是不是真如人們嘴中所傳。

風無忌一路直接向着星獸樹林內圍而去,張天和狂嘯紫獅的戰鬥太過劇烈,而風無忌恰好就在附近,所以聞聲而來。

當他看到張天和狂嘯紫獅的戰鬥後立刻躲到一旁不敢出聲,二者的實力太強了,就算是戰鬥的餘波對他來說都有着不小的衝擊。

張天和狂嘯紫獅激烈勢均力敵,戰鬥是異常嚴肅,因此也是沒有注意到他。就這樣他就在旁邊看着二者連鬥一個時辰,特別是之前狂嘯紫獅那範圍型的火焰攻擊更是讓他看的驚心動魄.

他料想張天在這擊下死定了,誰知張天居然活着逃了出來。而狂嘯紫獅卻是無力倒地,張天如此妖孽他更是嫉妒殺心大增。

看着張天戰鬥後沒有打掃戰場,想也不想立刻立刻就盤地療傷,毫不在意周圍的安全。

這讓風無忌欣喜不已,心中想道張天在剛纔的戰鬥中肯定也是受了重傷,要不然怎麼不尋個安全地方在療傷。

要知道在這星獸樹林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隨時有星獸來此。因此張天肯定沒有什麼反抗之力,不過張天之前的兇狠他是看在眼裏的,卻不敢輕舉妄動。


他行事小心,害怕有詐沒有立刻動手,而是仔細觀察起張天來。三分鐘後發現張天確實深了重傷,這才突然現身。

張天不知風無忌心中所想,他卻是受了重傷,但是卻不像風無忌所想沒抵抗之力,他還是有着一定的還手之力。


而且他是因爲有着青天在身旁,纔敢在這兇險之低放心的療傷。若是有危險降臨,青天肯定會爲他掃平,所以才造成風無忌的錯感。

聽到風無忌的殺意後,張天立刻起身,習慣性的伸手拔劍,不過這次卻是摸了個空。這才恍悟自己的劍早就斷成兩截,劍柄那一截還插在不遠處的狂嘯紫獅的右眼上。

看到張天的動作後,風無忌立刻大笑一聲說道:

“想拔劍是嗎?你還有劍嗎?想要劍,在這呢?我這劍可不是你那垃圾貨色能夠比擬的,你這輩子是沒有可能摸到這樣的好劍了。”

說着還在張天眼前揚了揚手中的青劍,對着張天一陣鄙夷與得意。他手中的劍可不是張天這樣的土鱉能夠擁有的。

張天看到他此時的劍,眼中立刻放光。風無忌的劍明顯是個高級貨,和張康的那把劍差不多,劍身星力流轉,還散着寒光。

“不用下輩子,一會它就不屬於你!”

冷漠的聲音自張天口中傳出。

“狂妄,你以爲你還是剛纔和狂嘯紫獅大戰三百回合的張天嗎?給我去死!”

風無忌不屑說道。

手中劍光一閃,青色長劍立刻發出一道巨大的劍氣向着張天劈去。

望着風無忌的劍擊,張天也是暗惱。要是手中有劍,星力充足,他可以輕鬆接下風無忌。可是此時手中既沒有劍,星力這一會也沒恢復多少。

無奈之下,張天只能躲避。

看着張天在自己的攻擊下只能狼狽逃竄,哪還有和狂嘯紫獅戰鬥時的厲害,更是輕視張天,認爲他此時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嘴中嘲諷着張天,手中劍一轉,隨意發的劍氣又是向張天殺去。張天對此很是無奈,左閃右閃閃個不斷。

不過風無忌劍氣太過密集,最終還是捱了風無忌的一擊,左臂上立刻裂開一道口子,鮮血不停流淌。看着張天躺在地上血流不止,風無忌更是仰天大笑。

不過他笑聲還沒結束就立刻眼中露出驚悚,張天不知何時起了身,突然在他身前幻化成五道身影,從四面八方向風無忌殺去。

風無忌見此立刻錯愕,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不過也明白肯定是有危險,手中的青色寶劍立馬朝着其中三道虛影橫掃而去。

張天不管風無忌的驚詫,揚起碩大的拳頭,彙集丹田內的剛剛恢復的一些星力,全部都凝集在那力量之拳上。

而風無忌的攻擊也是將張天身法形成的三道虛影斬碎,很遺憾卻是沒有見血。

在風無忌詫異恐怖的神色下,一個西瓜般的腦袋直接破碎,**撒的四處都是。看着一具無頭屍體無力的緩緩倒下,張天不禁鬆了一口氣,身子也有些發軟。

“要是你不給我那幾分鐘的恢復時間,一開始就直接來一劍殺了我,說不定還有機會殺我,可是你卻沒有。”

張天對着風無忌的屍體冷漠說道。

不過其實他心中卻想:“萬物化星決就是強大,就算只是幾分鐘時間自己就恢復了不少星力,傷勢也好了很多,不然還真不好轟殺了他。” 落雲劍法,出塵之威!

尤其是游雲斬,實際上葉川練習過幾次,威力之大讓他也有些瞠目結舌。

游雲斬的威力在擂台之上真正的顯現出了威能,如果不是葉川收手的快,恐怕現在的路白玉已經是頭身分離了。

看著巨大無比的泛藍劍影朝著自己的頭上劈下來的時候,他的整個人瞳孔都是不斷的放縮。

在葉川停下的那一刻,路白玉也是大口大口的穿著粗氣,心神稍稍的穩定了下來。

但是路白玉能夠接受這樣的結局么?顯然是不可能的。

仁慈,有些時候是需要的,但是有些時候根本不能夠這樣。

「枯葉輪迴!」

一道白色劍影彷彿穿越輪迴,整個天地都有些為止色變,因元力瘋狂吸收而帶來的壓迫感讓葉川整個人的頭皮都略顯發麻。

葉川沒有想到這個路白玉竟然無恥到了這個地步,自己放過他一馬,他竟然恬不知恥的偷襲自己。

劍影的速度飛快,僅僅一瞬的功夫,而葉川此刻距離路白玉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一些。

「這個路白玉竟然將枯木劍法的至高境界枯葉輪迴煉成了?」

擂台之上不僅僅是秦蒼瀾感到震驚,甚至充滿了一絲莫名的驚喜,就連陸天行也感到震驚無比。

這一階段路白玉潛心修行,即便是進入了真傳弟子行列,也是選擇了閉關。

現在看來,他竟然是在修鍊枯木劍法,而且嘗試著枯木劍法的至高境界。

雖然枯木劍法僅僅是真武境的高級功法,可是這個功法的威力卻也是相當的驚人的。

葉川說到底也不過是真武境的實力,路白玉的實力還要高出一籌。

整個擂台之上,發出了一陣驚嘆之聲,顯然他們也沒有想到葉川勝利之後並沒有殺害路白玉,更沒有想到路白玉竟然如此的無恥。

枯木輪迴,草木失色,天地同悲!

一種悲涼的氣氛在整個擂台之上不斷的蔓延開來,讓人感覺置身於一種天地輪迴之間。

只見路白玉的雙腳不斷的發力,周圍的元力急速的朝著路白玉的長劍聚集而去。

原本只有三寸之長的長劍,在元力的灌注之下,看上去竟大了許多,儼然變成了一柄巨劍,飛速的出現在了葉川的背後。

長劍破空,由點及面,所有的能量似乎都匯聚到了劍尖的部分,整個擂台之上彷彿只看見一道白色劍影,宛若流星之光。

本能的做出了反應,葉川的身體微微往左側一斜,不過劍尖已經沒入了葉川的身體。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劍尖偏離了葉川心臟的位置,不過整個人被長劍近乎於來了一個對穿刺。

那樣子看上去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葉川的全身蔓延開來,元力透過血脈肆意的在葉川的經脈中遊走,爆炸性的力量讓葉川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

葉川的身上插著一把長劍,整個人轟然倒下。

「靠,這……這也太無恥了一些吧?」

「什麼叫無恥,簡直就是恩將仇報,丟盡了我們武者的臉面啊!」

「娘的,老子怎麼是白玉會的人,沒有想到我們老大竟然連一個剛進內門的人都打不過,那也就算了,竟然還偷襲。」

「哎,以怨報德,實在是……」

場下的眾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他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之前路紅菱和葉川在內門測試冠軍爭鬥的時候,就服用了讓人眼紅的雷暴元丹,最後都沒有贏得了葉川。

花開花落 ,放過他一命之後,竟然學會了偷襲。

躺在地下的葉川,整個人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起來,鮮血不住的染紅了擂台。

慢慢的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來,葉川趕緊從混元戒中拿出了一顆之前風小小給自己的百合凝香丸。

體內暴虐而出的元力,在百合凝香丸的作用下,漸漸的開始平息。

葉川這個時候才敢將自己背後的長劍拔出,整個人的狀態慢慢的恢復了起來。


路白玉還要待繼續進攻的時候,風盟副盟主萬中勝,第一時間跳入了擂台賽。

場邊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一個風盟的人竟然如此的大膽,這簡直就是破壞生死擂台賽的規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