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1 Views

肖氏集團那一邊已經完全的亂了套。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肖氏集團只是做了這一點事情的時候,齊周又讓人暗中的報出了之前肖氏集團所做的一些賄賂,江州上層的事情。

這下子這些事情可不單單只是關乎着肖氏集團了,而是將之前跟肖氏集團有合作的高層全部都拉下了馬。

媒體的力量的確是強大的,在一個下午的時間那些跟肖氏集團所合作過的,江州上層的身份就全部都被扒了出來。

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副州長。

我知道肖氏集團覆滅,現在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齊周將我叫到了齊氏集團。

現在齊氏集團大門已經被層層的記者圍堵着了,他們大概還想從齊氏集團這邊挖到肖氏集團那邊更多的新聞。

所以我只能從後門走上了辦公室。

一看見我,齊周就伸出了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臉上滿是腥味。

他將今天所登出來的所有報紙,全部都放在了我的眼前。

“這些是今天所刊登出來的報紙,你看一下吧。”

我拿起了桌子上散落的報紙,簡略的看了幾眼。

這些報紙上面刊登的都是肖氏集團所犯的罪,以及那些拿出來的罪證和齊氏集團所蒙受的冤屈。

其實在這些新聞剛發出來的幾分鐘之內,肖光榮就已經派人花了大價錢,想要把這些新聞壓下去。

只可惜這些新聞是齊周故意放出來的,所以在肖光榮花了大價錢想要壓下去的時候,齊周花了大價錢將這些事情大範圍的公佈了出去。

肖光榮根本就沒有可以招架的餘力。

看完了之後,我就將報紙放回了桌子上。

齊周眼睛裏面閃着幾分算計的看着我。

我心裏猛然咯噔了一聲,暗道不好,正打算岔開話題,齊周就先我一步的開了口。

他說:“陳驍啊,你現在都已經那麼有能力了,不如你就替我處理一下齊氏集團的事情吧?” 現在還是以後,都僅僅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讓你早一點接受齊氏集團的事情,只會讓你更快成長而已,難道你不想爲齊叔多分擔一點嗎?”

這老頭子現在居然還學會了打感情牌,我忽然覺得有些頭疼。

不過,我沒有在說話,只是沉默着。

齊周拿我沒辦法,只能無奈的瞪了我一眼。

“看你這副無賴的樣,不過就是現在不想繼承騎士集團的產業罷了,行了我也不逼着你,不過我最後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以後,你必須要學着開始接受齊氏產業的事情。”

“好。”


我連忙的答應了下來。

但是實際上我心裏可並不是這麼想的。

能拖一日是一日,總好過將自己暴露在衆人的目光之下。

齊周無奈的看了我一眼,隨後臉色嚴謹的說道,“行了,估計肖光榮最近這幾天會進行反擊,所以,這幾天的時間裏面,你也需要多小心一點,能防着肖氏集團,就不要親自出面。”

“我知道。”我點了點頭,“肖一山那邊你得派人盯緊了,難保肖光榮不會爲了保全他的平安就將他給送出去。”


“這一點你放心吧,肖一山那一邊,我已經派人盯緊了。”

“嗯。”我站了起來,正打算要離開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居然是陌生的電話號碼,隨手就給掛斷了。

等我回到了公寓的時候,公寓外面已經沒有人把守了。

看來肖光榮現在是已經分身乏術,壓根就沒有心思顧及到我這邊了。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警惕,還是從地下室回到了公寓裏。

但是回到公寓之後,我敏銳的發現,原本緊閉的公寓門有了鬆懈的痕跡。

我警惕了起來。

難道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時候,撬了門進入我的公寓了?

這並不符合常理。

我的公寓門是用特殊的材質製成一般的武器,根本就沒辦法將我的公寓門撬開。

我用鑰匙打開了公寓門之後,躡手躡腳的走進了公寓,正打算看一看是誰潛進了我的公寓的時候,客廳的燈忽然就亮了起來。

我警惕地退後了一步,用手擋住了刺目的燈光。

就在這時,一道溫潤的身體猛然靠近了我。

我身子僵了一下。

一股熟悉的味道傳入了我的鼻尖。

是葉倩倩。


但是當我緩過來的時候,我還是推開了葉倩倩,神色陌生的盯着她。

“你來幹什麼?”我走到了沙發邊坐了下去。

葉倩倩走到了我的身邊,想要用手抱住我的肩頭,不過我只是往旁邊移了一下,避開了葉倩倩伸出來的雙手。

葉倩倩看似傷心的垂下了頭,失落着聲音道,

“陳驍,你現在已經這麼厭惡我了嗎?就連讓我抱一下都不可以了嗎?”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剛纔那一通陌生電話號碼也是你打過來的吧?”

我並沒有將眼神看向葉倩倩,但是對於剛纔的那一通陌生電話,也已經有了猜測。

果不其然葉倩倩點了點頭,隨後苦笑了一聲。

“陳驍,我知道在你面前我說什麼都不管用,但是這段時間裏面每一天我都在想你,肖一山對我並不好,他說就是因爲我,

所以你纔會怨恨他,纔會把肖氏集團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把所有的怨氣全部都撒在了我的身上,有時候你對他所有的嘲諷,他也會轉換到我的身上,

我在他身邊的每一天都受盡了苦楚,他甚至沒有把我當成一個人,動輒打罵,你看現在我身上全部都是他給的傷害。”

葉倩倩說着,不由得小聲的抽泣了起來隨後直接就將袖子給掀開。

我連忙的搪塞了過去,

“齊叔,你老當益壯的,公司裏面的事情就暫時不需要我插手了,我在後面輔助你就好。”

不過,齊周這一次就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嘆了口氣,繼續勸道,

“陳驍啊,總有一天你是要繼承齊氏集團的,不管是

我掃了葉倩倩的手臂一眼。

以前細嫩白皙的手臂,現在已經佈滿了傷痕。

的確如同葉倩倩所說,現在葉倩倩的身上全是傷痕,這些傷痕青青紫紫看起來觸目驚心,實在是叫人害怕。

我的心猛然輕顫了一下,但是卻沒有開口說話。

我不知道葉倩倩這一次過來的目的,所以自然不會輕易跳下葉倩倩給的陷阱。

我仍然記得前段時間我剛他應了葉欣晴,只要葉欣晴願意離開肖一山,即便我不會再接納她,也會給她一筆足夠生活下去的資金。

但是我沒有想到葉倩倩最終還是選擇了肖一山。

縱然會覺得惋惜,但是我更多的卻只是覺得葉倩倩活該。

現在心裏的顫抖,大多都是因爲當初的喜歡。

倩倩看我沒有任何的反應,不由得痛哭出聲。

她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我,卻一下又一下的被我推開。

她乞求道,“陳驍,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你別把我推開,我現在已經願意離開肖一山了,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爲我好,

是我當初果然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將你的好意全部都給捨棄了,我後悔了好不好?”

我嘆了一口氣,隨後站了起來,從上而下的俯視着葉倩倩開口便道,

“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是你自己沒有珍惜罷了,我給過你多少次機會,你自己心裏面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嗎?”

葉倩倩散落着頭髮,連忙的搖了搖頭,看起來滿是狼狽。

她說:“陳驍,你心裏對我一定還是有感覺的對不對?不然當初你就不可能會讓我離開肖一山,然後給我一筆足夠生活下去的資金,這不就說明了,你對我其實還是忘不掉的嗎?

你不要再騙你自己了好不好?我現在願意回到你身邊了,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我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我媽現在還在醫院裏面,

需要鉅額的醫藥費,就當是我求你了,別把我推開行嗎?我真的已經沒有辦法了!” 葉倩倩不停的顫抖着身子,這一次說出來的話,比起以前來說真誠了不少。

但是我卻再也沒有了以前的悸動。

我走到了陽臺邊,掀開了窗簾,目光俯視着下方的風景,嘆了一口氣。

“當初的路是你自己選擇,我曾經給過你選擇的機會,是你自己沒有好好珍惜罷了,既然從一開始你就已經選擇了肖一山,那現在也不必要後悔,你回去吧,不要再過來了。”

“不,我不離開!”葉倩倩急忙的搖了搖頭,狼狽的跑到了我的身邊,跪在了地上。

“陳驍,千錯萬錯全部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選擇肖一山,是我不應該選擇離開你!你對我那麼好,是我太傻!你原諒我吧!”

說完,葉倩倩忽然伸出了雙手,猛然朝着自己的臉上扇去。

我甚至沒有來得及阻止,只能聽得到兩聲響亮的巴掌聲。

我的心最終還是軟了下去。

我走到了電視機旁邊,蹲下了身子,從電視機下面的抽屜裏面拿出來了一張銀行卡,放在了桌面上,對着葉倩倩說的,

“行了,你不用在這裏做戲了,你的話裏面到底有幾分真誠,只有你自己才清楚,這張銀行卡里面有足夠你母親的醫藥費,

但是後續你的費用就需要你自己去掙了,不要總是想着依靠其他的男人。”

葉倩倩一聽,視線連忙地望向了桌上的銀行卡。

這是在我意料之內的事情。

隨後葉倩倩就將那張卡放在了兜裏面,但是似乎還是沒有打算放棄糾纏,我下一秒又擡起了頭,眼神帶着幾分希望的看着我。

我退後了一步。

“不要讓我趕你出去,我已經仁至義盡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