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60 Views

方宇精力全部集中在利劍之上,未有防備,竟然被這幽厲真火直接洞穿胸口!

Written by
banner

他仰天噴了口鮮血,卻是一聲不吭,迅速從靈符中拿出一枚丹藥一吞而下。

而就是這千分之一的時間,那利劍已經落了下風。

被盾牌正中央的漩渦給絞碎。那九尾霸天虎和風羽龍頓時消失,化爲兩道靈符,然後消失不見。

方宇單膝跪地,顯然有些力不從心。

康健卻是完好無損,只是臉上蒼白了些。

“哼!你們方家不過如此!就連那方明也不堪一擊!”康健輕蔑道。



方宇卻似瘋一般的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是啊!你殺了我大哥!我要報仇!”

“啊——”

方宇再次用食指和中指握住一道白色靈符,眼裏閃過一絲惋惜。

默唸口訣,神情莊重異常。

“幻靈御!”

“御獸歸字訣!雷電風雲入陣曲!”

頓時一陣熱血仙音盪滌在武場周圍。

方宇臉色慘白,手中白色靈符一抖,飛上虛空。

在一陣仙音中,那隨風飄揚的白色靈符頓時被天空中的無色閃電給擊成粉末!

隨後,原本晴朗的天空慢慢的昏暗起來。風雨雷電盡數而至。

一道蒼茫的聲音,深沉而充滿憤怒響徹整個武場上空:“是誰?是誰在呼喚我!”

忽然之間,雷電交加,天空一陣扭曲,一道虛影從中走出。

每行一步,地上就是一震。

“卑微的人類,竟敢打擾本座休息,我要將你們全都抹殺!”

虛影越來越大,最後形成了宛如上古神獸麒麟一般的玄獸。

它通體呈紫色,腳下電光環繞,犄角之上雷聲鳴鳴。

“天階巔峯玄獸——紫電噴雲獸虛影!不好!”

離風騰大喝一聲。

在紫電噴雲獸落下的瞬間施展出絕世神通,穩住了地面。

“碰!”紫電噴雲獸落地之時,只見青石地板,如亂石般朝着四面八方飛舞。

若不是離風騰施展無上玄力,鎮住了地面,恐怕此時武場直接被砸出一個大坑,破損嚴重。

風逸目光驚駭,這紫電噴雲獸他可是在無盡之海見過,乃是天玄巔峯境界,隨時都有可能晉升玄君,幻化人形的存在啊。

方宇對着康健傲然一笑道:“如何?我方家自古以來便以幻化玄獸文明天下,天階巔峯玄獸,我看你怎麼應付!”

康健此時震驚非常,對着一步一步走向他的紫電噴雲獸虛影,狠狠地嚥了口唾沫。

身體竟然有些不爭氣的顫抖了起來。

天階巔峯玄獸,別說是他一名天玄小成修者,就算是離風騰,天行雲這等天玄巔峯修者都要暫避鋒芒,不敢與其正面交戰。雖然這紫電噴雲獸僅是虛影,但仍然足夠震懾全場。

“我,我認輸,我認輸!”康健跪在地上求饒了起來。

紫電噴雲獸卻是不管這些,它是由方宇召喚出來的,自然先攻擊康健。

演武場萬人之數,卻無一人敢上前幫忙。

“吼——”紫電噴雲獸一身大吼。前爪上前一撲,直接將康健給擊飛數十里,直接退出場外。

這還沒完,一道道雷電之力仍舊纏在他全身,康健表情痛苦不堪卻是無可奈何。

一陣陣青煙從他體內冒出,看起來像是被雷電劈過似的。

“健兒!”一名白衣老者從觀衆席上凌然而下。

將康健攔腰抱起,憤恨的看了方宇一眼,離開了武場。

方宇嘴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大哥!我終於給我方家報仇了。雖然動用了爹留下的唯一真靈符,但這一切都值得。”

說完,方宇便躺倒在地,昏了過去。

那紫電噴雲獸也隨之煙消雲散。 方宇一怒召喚出的紫電噴雲獸虛影,震懾了在場的所有人。

在這華麗的戰鬥後,他確是玄氣枯竭昏了過去。

風逸走到他身旁爲他療傷運功。

風逸覺得這方宇與他很對胃口,有怨抱怨,有仇報仇,不管如何,總要討個公道。


這點性格風逸覺得方宇和自己很像。

爲了親人,風逸也同方宇一樣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不多時,方宇臉色漸漸恢復,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方兄,感覺好點了麼?”風逸問道。

方宇捂着胸口起身,卻是跪倒在風逸身前:“方宇多謝,風兄弟救命之恩。”

“呵呵,方兄過獎了。”風逸連忙將其扶起。

此時演武場上僅剩十人。皆是荒火天才之輩。

忽然,只聽武場之上一人聲音悠悠道。

“虛空崩天撞!”

“碰!”

又一道身影飛出了場外,風逸轉頭一看,原來是寒烈出手將一名天玄小成的修者踢飛。

他身着黑衣,身負重劍,卻是無劍鞘。

“無知的傢伙,竟敢偷襲我!”寒烈暗罵一句,單手做唸咒語之狀,

那重劍立刻從後背飛出,載着他飛向白玉青龍柱頂端。

“好強!”風逸看着他一拳將天玄修者打飛,不由得神情凝重道。

一旁的方宇卻是笑道:“這還不算什麼,寒烈、離雪煙、天行雲、被稱爲荒火三絕,離雪煙御絕,天行雲霸絕,寒烈殺絕,他的虛空大切割術,就連天階巔峯的天行雲也要忌憚三分。”

“果然強悍!”風逸點頭道。

縱觀臺上,剛纔被寒烈踢出局一個,除了飛上白玉青龍柱頂端的三人和風逸二人外,此時演武臺上還剩四人。

不過那四人雖是天玄小成,卻是一般之輩,不敢靠近風逸和方宇。


兩人的神通已經震懾了當場。

那四人中又有一人自覺退出,便只剩下三人相互搏鬥。

“我們也上去吧!”方宇對着風逸一笑道:“我相信此時已經無人敢找你我麻煩了。”

“恩。”

方宇帶着風逸玄氣一轉,便直奔白玉青龍柱頂端。

那三名修者在經過一番廝殺之後終於有勝者誕生。

風逸聽着,似乎叫做厲絕羽,同寒家一樣是荒火一等世家。

待風逸兩人來到白玉青龍柱頂時,只見離雪煙那不動冰王仍然冒着寒氣,端坐在此,天行雲再次運用大魔幻術,幻化出十個自己,在不停的攻擊着。

而寒烈則在一旁運功調息,對於兩人的戰鬥,置若罔聞。

“嗯?”

“竟然是你?”天行雲眼裏閃過驚訝隨即便恢復淡然之色。

“看來參加這次比武的廢物不少。”

“你——”方宇一聽天行雲在諷刺風逸不由得反駁道。

風逸伸手一拉,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原來是方宇啊。十年前被我廢了丹田那個叫什麼來着?方雪?對了,就是她!我讓她做我的雙修鼎爐,賤人竟敢反抗我,自爆而死…”天行雲悠悠的說着,絲毫不顧忌已經變了臉色的方宇。

方宇面色憤怒,手掌青筋暴起,卻是強行忍了下來,風逸拍了拍他的肩膀。

方宇慘然一笑對着風逸道:“那是我妹妹!”

“這個禽獸!”風逸暗罵一聲。

不一會兒,那厲絕羽也來到了白玉青龍柱頂。

“真不容易啊!”厲絕羽面色白皙,看起來像個小白臉,身材比起風逸有些矮小,像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一般。

“厲家厲絕羽?”天行雲問道。

“是啊。”

“厲絕塵是你什麼人?”

厲絕羽興奮道:“他是我哥,你認識他麼?他很久沒回來了。”

“呵呵,老相識了。”天行雲說起勵絕塵臉色有些不自然。

總裁,隱婚可耻 碰!”

離雪煙所化的不動冰王慢慢破裂,最後蒸發在空氣中。

離雪煙從中走出,白衣勝雪,一塵不染。

“人齊了,恩,不錯。”離雪煙對着風逸點點頭,似乎在誇獎風逸。

風逸一笑置之,但心頭彷彿有股危機感在接近。

離風騰看着站在白玉青龍柱頂端的六人點頭道:“好,本次的比武資格大會到此結束。六個名額已經誕生。”

“天行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