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5 Views

其實,要是他們心平氣和的談一談,沒準真能發現不對之處,可是,秋清城已經因爲敗仗衝昏了頭腦,又如何聽的進秋清飛所說,下意識的就將打敗仗賴在了他身上,當然,這些也都在蒼炎的算計之內,就是想要這兩兄弟反目成仇。

Written by
banner

“飛兒,你先不要插嘴!”

喝斥一聲,秋明智看向秋清城:“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秋清城急忙將“夜襲”一事詳細道來。

“哼!”秋明智勃然大怒。

“飛兒,是不是你做的?”

“父皇還請明鑑,我又怎麼可能如此不顧全大局,這絕對是敵軍的陰謀,目的就是讓我們兄弟反目成仇。”

秋清飛臉上冷汗直冒,卻是不敢去擦。

這時,一旁的秋清城不忿,大聲叱道:“秋清飛,你忌憚我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根本就不可能是敵軍,先不說他們沒有能夠矇蔽楚先生的高手,就算有,像他們都是靈力九階的實力,又怎會入得軍中而不殺一人。”

聞言,秋清飛臉色慘白,卻是因爲秋清城句句在理,他沒有反駁的話語。

再看秋明智,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 金鑾殿上,寂靜無聲,直到久久過後,老皇帝秋明智深深一嘆。

“先不論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親兄弟,以後不要讓朕看到這種事情。”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即使秋明智最疼愛的是秋清城,但是太子秋清飛也同樣是他的兒子。


秋清城一臉的不忿,望向秋清飛的目光如欲吃人,而秋清飛絲毫不讓,只是見到父皇望來時,他倆纔有所收斂。

“我秋國的主力軍盡皆折損,爭霸天下只能暫緩,現在,城兒,你要將功補罪,帶着剩餘的五十萬大軍保家衛國。”

秋明智臉上盡是悵然之色,鬼黃神教已經不知什麼原因覆滅,本以爲有着魂力軍同樣能夠爭霸天下,卻是沒有想到,一切都成爲了空想,現在就連能否保住這個國家都成了未知數,而事情已經到這一地步,他也沒心思再去責怪秋清城。

正當此時……

呼——

陰風颳起,大殿之內瀰漫起血色的霧氣。

秋明智父子三人大驚,剛要宣人護駕,卻是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

只見眼前,陰風呼嘯,將血色霧氣捲起,逐漸凝聚,血腥味撲鼻而來,轉瞬之間一張血盆大口形成,帶着其後類似於尾巴的血色雲線,在大殿中兜兜轉轉。

“嘶吼——”

令人心驚膽顫的吼叫聲響起,傳入秋明智三人的耳中就猶如噩夢一般,厲鬼的嘶嚎,萬魔的咆哮。

“啊——”

再也忍受不了這種恐懼,秋清飛第一個驚恐的尖叫出聲。

看着那血紅色的大嘴吞噬而來,秋清城也好不到哪去,臉色慘白着,彷彿隨時都能昏死過去。

關鍵時刻,老皇帝秋明智急忙將龍椅把上的一大顆夜明珠一掌拍碎。

隨着他這一掌,又是震天的怒吼響起。

“吼——”

轟!

地面破碎,一隻長相猙獰,身長十米,通體漆黑的獅子出現,巨大的爪子刨在地面上,望向空中的血盆大口,憤怒不已。

此獸,正是護衛秋國皇室的神級奇獸,名爲青冥獅。

“青冥前輩!”


聽到秋明智的召喚,青冥獅又是暴吼一聲,巨大的身體跑動起來,速度迅速至極,來到已經萎靡在地的秋清城與秋清飛兩兄弟面前,直接將他們叼起。

“嘶吼!”

那張血色大口飛速襲來,青冥獅巨大的眸子一凝,強壯的後肢猛地一蹬地面,伴隨着石板破碎,他跳躍而起,直到落在秋明智面前,纔將兩個皇子放下,悶雷般的聲音響起。

“陛下,此子不善,你們快跑。”

看着青冥獅轉身迎戰血色怪物,秋明智將兩個兒子攙起,就向後門跑去。

“嘶吼——”

吼叫聲再次響起,令秋明智恐懼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能動了,而他的兩個兒子秋清飛與秋清城也是一樣。

這時青冥獅已經衝向了血色巨口。

“吼!”

死氣瀰漫,凝聚成一隻巨大的獅爪狠狠的拍向血色巨口。

只見那巨口將嘴巴大張,爆發一股強烈的撕扯之力,巨大的死氣獅爪還沒有拍到它身上,直接就被吞噬。

青冥獅大驚,不敢猶豫,伴隨着震天一吼,大殿頂棚直接被沖天的死氣腐蝕殆盡。

轟!轟!轟!

包裹在濃郁至極的死氣中,青冥獅嘴中射出三枚巨型黑球。

血色巨口仍然沒有閃躲,又是大嘴一張。

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攻擊又一次被吞噬,青冥獅驚恐,他是萬萬沒想到,天下間還存在着這種怪物。

“嘶吼——”

血色大口猛地暴漲,血腥味充斥在大殿中每個角落,甚至順着已經破碎的大殿棚頂瀰漫到外面。

高天之上突然出現層層的血雲,隨着軀體暴漲的血腥大口猛烈一吸,那血雲就如同奔騰的河水般注入口中。

青冥獅意識到不妙正要逃跑,奈何,大口中突然射出無數條血紅色的觸角,將他纏住,任他咆哮,掙扎着揮動四肢,觸角卻是越纏越緊,直到大口將青冥獅吞噬到口中。

嘎嘣、嘎嘣……

“吼!!!”

咀嚼的聲音連同神級奇獸青冥獅的慘叫,令得秋明智父子三人眼中都出現了絕望,連神級實力的青冥獅都被輕易的吃掉……

正當他們坐等死亡來臨之時,突然,血色大口周身血氣翻涌,如同燒開的滾燙熱水一般,直到某一刻……

“嗝!”

一個很人性化的飽嗝聲響起,血色氣體匯聚在一起,一個身披血袍的人出現在秋明智父子三人面前。

再看那父子三人,眼中只剩下恐懼,因爲這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的認知。

噠、噠、噠……

迴盪在大殿中的腳步響起,父子三人眼睜睜的看着紅袍人來到他們面前,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這頭小獅子味道不錯,只不過骨頭硬了點。”

陰冷的老者聲音響起,似是在埋怨大餐不盡人意。

“前……前輩,朕,哦不,在下自認爲沒有的罪過您這種方外高人,可否手下留情放過我們父子三人。”

秋明智一點兒皇帝架子都拿不出來了,面對着死亡的威脅,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只想努努力,看是否能說服這種怪物,只要能夠保命,他想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本座也沒說過想要你們的命啊。”血袍人淡淡的道。

“啊?”秋明智父子三人一陣詫異,繼而就是狂喜。

“前輩,您有什麼要求就說吧,只要能夠辦到的,在下一定會辦。”

既然能夠保命,秋明智自然不會有所保留,雖然損失了神級的奇獸,但是秋國若是能夠交好如此的人物,也是大大的有利。

“記住,本座名叫幽冥無常,從今以後,就是你們的主人。”

血袍人,或者說是幽冥無常的聲音迴盪在父子三人耳邊,直將他們嚇的臉色越發慘白。

“要叫他主人?那豈不是,秋國就是他的了……”

想到關鍵處,秋明智驚恐道:“不行不行,朕才秋國的皇帝,又怎麼能認他人爲主。”

“哼!”

隨着這聲冷哼,陰風又起,殿中再一次血霧瀰漫,只見幽冥無常那張蒼老異常的臉,突然變的猙獰扭曲起來。



“本座要的就是這座國家,本座想要,你還敢不給嗎?”

陰冷的質問,伴隨着猶如來自九幽地獄的陰森氣勢,壓到秋明智身上。

“真……真的不行啊,秋國的江山可是我秋家之祖打下來的,又怎麼能夠拱手讓人。”

由於懼怕,身子顫抖,但秋明智已經顧不得了,國家大權交給他,那與被亂臣賊子謀朝篡位又有什麼區別,讓他還有何顏面去見秋家的列祖列宗。

“哼,這個國家在三千年前叫做大明國,你秋家老祖秋崎遠當年是大明國的當朝宰相,正是因爲他的謀朝篡位,這個國家才改姓的秋,本作沒有說錯吧?”

聞言,秋明智父子三人均是一愣,秋明智更是瞪大了雙眼,呆呆的望向幽冥無常,“這……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

由於秋家老祖乃是當時的亂臣賊子,在他登基以後,這些與他統治國家不利的信息,早已被禁口,後世的史記也已被盡數改寫,也只有皇室之人知道的消息卻是被眼前之人得知,由不得秋明智父子三人不驚訝。

“哼,本座是怎麼知道的?”幽冥無常冷冷的看向他們,“因爲你們秋家的老祖宗秋崎遠……是本座的一條狗。”

此言一出,石破天驚,震得秋明智父子三人久久回不過神。

“你、你……你胡說,我秋家老祖是何等的英雄人物,又怎麼可能……”

還沒等秋明智牙疵欲裂的吼完,一蓬血霧自他胸口盛開,接下來,在秋清城與秋清飛無比驚恐的眼神中,一蓬又一蓬血霧開放,直到秋明智在撕裂人心的慘叫中化爲一堆白骨。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一句猖狂的話語被幽冥無常說的陰冷異常,猶如猙獰厲鬼的目光望向秋清城與秋清飛,“這就是違抗本座的下場,你們呢?是成爲本座的狗,還是一堆白骨?”

秋明智的慘死已經爲秋清城兩兄弟敲響了警鐘,就算是想要硬氣也硬氣不起來,何況他們骨子裏就是窩囊之人,就算一個是當朝太子另一個是曾經帶領過千軍萬馬的大元帥,面對如此恐怖的“怪物”,已經提不起絲毫反抗的念頭,就連父親的死,他們也不敢記恨。

“主人,我們願意當您的狗,只求追隨您永生永世。”

秋清城真就如同一隻狗般跪倒在地。

見此,秋清飛不願落其後,也急忙表態。

看到如此一幕,幽冥無常自認爲看到最真實的人性,變態一般的大笑出聲。

其聲音迴盪在整個大殿,聽的秋清飛兩兄弟異常刺耳,心中悲涼,但臉上還要露出諂媚的笑容。

“你們說,本座是不是天下無敵?”

聞聲,秋清飛兩兄弟哪敢耽擱,急忙點頭,“是、是、是,主人是這世界上最厲害的。”

幽冥無常虛榮心得以滿足又是大笑出聲,“哈哈哈……,記住,做爲本座的狗,你們不會吃虧的,因爲本座很快就會成爲凡塵大陸的主人!”

說着,幽冥無常周身血霧繚繞,一眨眼的功夫,容顏大變,而看到他那張臉,秋清飛兩兄弟心中驚駭,因爲,那竟是他們父親的臉,只不過略顯蒼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