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0 Views

慢慢的那團黑氣集結的速度瞬間快速些許起來,顯然是那“煉獄尊者”施放氣力的速度明顯加快了。。望着那“還在不斷變大的魔影,”楚懷月心中頓時一蕩,萬千思緒悄然襲轉心頭。來吧!來吧!就讓天地之間,九幽亡土之下的諸般邪惡之力盡數將我吞噬而掉吧!脫去這層“軀體”,我便要施放出天地之間最爲強大的力量了。。

Written by
banner

那“魔影”忽然間越變越大,漸漸的眼看就要升入“雲空”之中了。。怎麼辦! 只想愛著你 !恐怕等那“天魔”化爲實體之後,恐怕以自己的實力肯定是“必輸無疑”。。能不能阻斷了,“楚懷月”一時心想道:“如果能夠阻斷”的話,一定可以少去我很多的真力呀!

說罷!提劍向上一陣疾馳,手中萬千劍芒再次飛空而出,衆人此時更是大驚,這等沖天之力實在“強橫”至極。你以爲你可以衝破我的無限”幻境嗎?那“煉獄尊者”一絲冷笑的望向“楚懷月”。卻說此時這“楚懷月”當真是“豁出去了”,手中劍芒晃動,一劍將那“寂空”之中的那道魔影生生一刀“斬斷”開來了,霎那間帶着無比的氣焰。

“狂怒狀態”,那“楚懷月“此時巨力的劈砍之下,原本那道“魔影”居然呈現一絲“猥瑣”之狀,漸漸的慢慢的消失而去了。怎麼可能!那“煉獄尊者”一臉詫異的神情,心下一時也是“激動不已”,一眼極其“狂怒”的望向身姿一陣”飛揚的楚懷月周身之上。。一時默然無語!! “煉獄使者”身形處於凌天之位,腳步輕輕回退,身形更是劇烈一震。一臉懷疑的向那“楚懷月”觀望而去,半響,冷聲說道:“你可以進入狂暴狀態啊!”雖然嘴裏是這麼說,但是面容之上依舊一臉“懷疑”的神態。

“狂怒嗎?”我也不知道哦!楚懷月甚至探出了自己的小舌頭緩緩說道:。。這不禁讓此時的“煉獄使者”心裏更是泛起“嘀咕”起來,面容之上更是一陣疑惑之色。真沒想到,時隔萬年居然還會有人能夠進入”狂怒“狀態,看來你的凡軀已經超越了凡人了。

是嗎?楚懷月依舊一臉“不知情”的模樣說道。。眼神上下一陣向那“楚懷月”仔細打量開來。可惡的凡人,在本尊面前不說實話,饒是你進入“狂怒”狀態,身形凌天,我煉獄尊者也要讓你魂遁九幽煉獄,享受烈火焚燒之苦。

這短短的幾句話,倒是很是激怒了一旁的“煉獄尊者”。煉獄使者瞬間集結全身之上的那股“猛烈”煞氣集在手掌之中,立刻再次感覺到一絲“火焰”的跳動正在徐徐燃燒,且沒有一絲“熄滅”之意。那“矍鑠”的火焰呈現點點星芒在煉獄手中一陣跳躍,翻滾,最後一躍到十字血杖之上,一陣”電流“凝透開來,經久不息。

天地之間最爲強大的無比煞氣將人,神,魔三界最爲至高無上的煞氣通通吸附到我的身軀之上吧!我會將你們的仇恨,怒火,通通灑遍人間,從此天地之間就永遠只有你們的存在了。。血色,我要將人間陷入一片”血河“之中,愚蠢而天真的人們啊!就讓你們在在這刻徹底“消失”,化爲塵灰吧!!


只見霎時間,天空之中一片“烏雲”集聚,四面八方的烏雲一陣向着“煉獄使者”的身軀之上衝撞而來,掀起一陣“拙劣”的氣浪。那烏雲裏面隱然有些“隱現”的邪氣飄忽而出,邊緣之處,猶如道道利爪來回抓扯,撕咬,邪惡之氣更是不時滲透而出,邊緣之處隱然有些雷電,好像瞬間形成一道“天網”一般。。

饒是如此,那“黑暗之力”已經是足夠強大了,一般人恐怕也很難以單獨抗拒這“一擊之力”。“楚懷月此時猛然眨了眨眼,眼神之中透着些許的“落寞”掩映在嘴角,淺顯的勾勒出一道“溝壑”的弧線。這一重擊,饒是自己用盡周身氣力,恐怕也難以阻擋他那“致命一擊”。

“死!”。這是此時的“楚懷月”腦海之中第一個蹦落出來的念頭。饒是自己使勁全身鬥氣,將“紫軒神劍”裏面的天地之力揮刀一劈,想必也是極難將其斬斷的。怎麼樣!凡人,看到我“十字魔杖”之上集結的這團“黑氣”嗎?饒是你們人間的至尊戰神也難以阻擋,怎麼樣!!。。

一時,那“煉獄使者”那十分冷酷嘴間閃現的那絲“寒意”頓時讓所有人爲之側目。那就是實力!從他那傲慢的語氣之中,沒有人回去懷疑他說這句話時的“可信度”。那又怎樣!不就是一絲嗎?你啊“楚懷月”此時想的倒也是很明白,如若不能再次擋住“煉獄使者”的腳步的話,那麼自己絕對是很難“逃脫”的掉的。。

同樣是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什麼區別了。想到這裏,“楚懷月”的心中就沒有多少好擔心的了。伸出手中的“紫軒神劍”一刀向那“煉獄使者”劈砍而來,那“煉獄使者”一臉不屑的說道:“真是冥頑不靈”。。說罷!將自己周身之上涌現的陣陣“黑氣”一陣向那“楚懷月”悄然襲去,帶着甚許的“呼嘯”之聲。

“紫軒神劍”之上經過“楚懷月”的一陣劃拉之後,瞬間綻放的劍芒便立刻涌現而出,直接朝那“煉獄使者”的天地煞氣奔襲而去。“哐當”一聲,劍氣衝撞到那團無比煞氣之時,瞬間便被那團“黑煞”無匹的煞氣瞬間吞噬而去,沒有一絲殘留。

地下的衆人更是一時“驚訝”的不得了,沒想到這“黑氣”居然如此強橫,居然將楚懷月的劍芒瞬間吞噬而去。衆人看到這裏,也不難怪那“煉獄使者”會說就連人界的“至尊戰神”也難以打敗,是狂妄還是囂張,一切憑的只是“實力”。。

“黑氣”迅速朝向“楚懷月”蔓延而來,一時黑風陣陣,悄然向那“楚懷月”侵襲而來。。黑芒夾雜的那廝“邪氣”此時更是猙獰無比,當隱然間聞到“人類鮮血之時,此時體內那團燃燒的”火焰“瞬間便變得更加強大數許起來,黑氣更是瞬間強大了數倍。。

饒是如此,”楚懷月“在最後關頭,依舊將身體瞬間進入”狂暴“狀態,這樣全身的氣力便是更是集結許多起來。“狂暴”狀態也就是說將自己的身軀全身進入最佳“鬥氣”狀態,是自己的周身處於一陣“防禦”狀態,這樣可以將身體瞬間受到攻擊受到的傷害降到最低。。。

眼看那“黑芒”就要吞噬掉“楚懷月”的身軀之時,地面一人忽然凌空而起,一腳彈飛地面三丈之土,身形向上一躍,便將周身飛到“天雲之端”。衆人一時大驚,望着被那“神祕之人”猛然踹飛的一腳,那地面上突然閃現的“黑洞”之時,一時大驚,一時望望天上,在望望地下,那眼神裏透出的“不可思議”一點也不少。

爲難關頭,地面突然騰飛而起的一人,也不知到是誰,不用看,也是一個至尊高手。那“神祕之人身形之上一體“道袍”包裹,衆人定睛一看,便猜想到又是一個“修道者”,恐怕實力還真不低。伸出天際,順手推開“楚懷月”,身形凌天一顫,手掌一時翻飛開來,將楚懷月手中的“紫軒神劍”就那般隨意的一拿持。。

呼。。。。一陣尖嘯之聲立刻形成一道“拙劣”的氣浪立刻向衆人襲轉而來。顯然,這道者手中釋放的氣力絲毫不亞於“楚懷月”當初握持“紫軒神劍”之時綻放的那股“天地之力”。怎麼回事!地面衆人望着突然升空的一人,大是不解,此時那已經將身形飄落地面的“楚懷月”心中的思緒更是甚多。

好久不見,雲端之上那“煉獄使者”臉上一絲“冰冷”的笑道:。。。至尊戰神,這個如此“狂傲”的名字瞬間從那“煉獄使者”的嘴中噴吐而出。那“道者”輕輕嘆了一口氣,悄然說道:“是呀!想不到今天我們又見面了,這裏面大有一番爲世人所不知的那廝“隱情”。。唯有雙方眼中那團釋放而出的“溫潤”眼,芒依舊是那般熟悉,一時面面相覷,陷入回憶之中。。 “煉獄使者”身形處於凌天之位,腳步輕輕回退,身形更是劇烈一震。一臉懷疑的向那“楚懷月”觀望而去,半響,冷聲說道:“你可以進入狂暴狀態啊!”雖然嘴裏是這麼說,但是面容之上依舊一臉“懷疑”的神態。

“狂怒嗎?”我也不知道哦!楚懷月甚至探出了自己的小舌頭緩緩說道:。。這不禁讓此時的“煉獄使者”心裏更是泛起“嘀咕”起來,面容之上更是一陣疑惑之色。真沒想到,時隔萬年居然還會有人能夠進入”狂怒“狀態,看來你的凡軀已經超越了凡人了。

是嗎?楚懷月依舊一臉“不知情”的模樣說道。。眼神上下一陣向那“楚懷月”仔細打量開來。可惡的凡人,在本尊面前不說實話,饒是你進入“狂怒”狀態,身形凌天,我煉獄尊者也要讓你魂遁九幽煉獄,享受烈火焚燒之苦。


這短短的幾句話,倒是很是激怒了一旁的“煉獄尊者”。煉獄使者瞬間集結全身之上的那股“猛烈”煞氣集在手掌之中,立刻再次感覺到一絲“火焰”的跳動正在徐徐燃燒,且沒有一絲“熄滅”之意。那“矍鑠”的火焰呈現點點星芒在煉獄手中一陣跳躍,翻滾,最後一躍到十字血杖之上,一陣”電流“凝透開來,經久不息。

天地之間最爲強大的無比煞氣將人,神,魔三界最爲至高無上的煞氣通通吸附到我的身軀之上吧!我會將你們的仇恨,怒火,通通灑遍人間,從此天地之間就永遠只有你們的存在了。。血色,我要將人間陷入一片”血河“之中,愚蠢而天真的人們啊!就讓你們在在這刻徹底“消失”,化爲塵灰吧!!

只見霎時間,天空之中一片“烏雲”集聚,四面八方的烏雲一陣向着“煉獄使者”的身軀之上衝撞而來,掀起一陣“拙劣”的氣浪。那烏雲裏面隱然有些“隱現”的邪氣飄忽而出,邊緣之處,猶如道道利爪來回抓扯,撕咬,邪惡之氣更是不時滲透而出,邊緣之處隱然有些雷電,好像瞬間形成一道“天網”一般。。

饒是如此,那“黑暗之力”已經是足夠強大了,一般人恐怕也很難以單獨抗拒這“一擊之力”。“楚懷月此時猛然眨了眨眼,眼神之中透着些許的“落寞”掩映在嘴角,淺顯的勾勒出一道“溝壑”的弧線。這一重擊,饒是自己用盡周身氣力,恐怕也難以阻擋他那“致命一擊”。

“死!”。這是此時的“楚懷月”腦海之中第一個蹦落出來的念頭。饒是自己使勁全身鬥氣,將“紫軒神劍”裏面的天地之力揮刀一劈,想必也是極難將其斬斷的。怎麼樣!凡人,看到我“十字魔杖”之上集結的這團“黑氣”嗎?饒是你們人間的至尊戰神也難以阻擋,怎麼樣!!。。

一時,那“煉獄使者”那十分冷酷嘴間閃現的那絲“寒意”頓時讓所有人爲之側目。那就是實力!從他那傲慢的語氣之中,沒有人回去懷疑他說這句話時的“可信度”。那又怎樣!不就是一絲嗎?你啊“楚懷月”此時想的倒也是很明白,如若不能再次擋住“煉獄使者”的腳步的話,那麼自己絕對是很難“逃脫”的掉的。。

同樣是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什麼區別了。想到這裏,“楚懷月”的心中就沒有多少好擔心的了。伸出手中的“紫軒神劍”一刀向那“煉獄使者”劈砍而來,那“煉獄使者”一臉不屑的說道:“真是冥頑不靈”。。說罷!將自己周身之上涌現的陣陣“黑氣”一陣向那“楚懷月”悄然襲去,帶着甚許的“呼嘯”之聲。

“紫軒神劍”之上經過“楚懷月”的一陣劃拉之後,瞬間綻放的劍芒便立刻涌現而出,直接朝那“煉獄使者”的天地煞氣奔襲而去。“哐當”一聲,劍氣衝撞到那團無比煞氣之時,瞬間便被那團“黑煞”無匹的煞氣瞬間吞噬而去,沒有一絲殘留。

地下的衆人更是一時“驚訝”的不得了,沒想到這“黑氣”居然如此強橫,居然將楚懷月的劍芒瞬間吞噬而去。衆人看到這裏,也不難怪那“煉獄使者”會說就連人界的“至尊戰神”也難以打敗,是狂妄還是囂張,一切憑的只是“實力”。。

“黑氣”迅速朝向“楚懷月”蔓延而來,一時黑風陣陣,悄然向那“楚懷月”侵襲而來。。黑芒夾雜的那廝“邪氣”此時更是猙獰無比,當隱然間聞到“人類鮮血之時,此時體內那團燃燒的”火焰“瞬間便變得更加強大數許起來,黑氣更是瞬間強大了數倍。。

饒是如此,”楚懷月“在最後關頭,依舊將身體瞬間進入”狂暴“狀態,這樣全身的氣力便是更是集結許多起來。“狂暴”狀態也就是說將自己的身軀全身進入最佳“鬥氣”狀態,是自己的周身處於一陣“防禦”狀態,這樣可以將身體瞬間受到攻擊受到的傷害降到最低。。。

眼看那“黑芒”就要吞噬掉“楚懷月”的身軀之時,地面一人忽然凌空而起,一腳彈飛地面三丈之土,身形向上一躍,便將周身飛到“天雲之端”。衆人一時大驚,望着被那“神祕之人”猛然踹飛的一腳,那地面上突然閃現的“黑洞”之時,一時大驚,一時望望天上,在望望地下,那眼神裏透出的“不可思議”一點也不少。

爲難關頭,地面突然騰飛而起的一人,也不知到是誰,不用看,也是一個至尊高手。那“神祕之人身形之上一體“道袍”包裹,衆人定睛一看,便猜想到又是一個“修道者”,恐怕實力還真不低。伸出天際,順手推開“楚懷月”,身形凌天一顫,手掌一時翻飛開來,將楚懷月手中的“紫軒神劍”就那般隨意的一拿持。。

呼。。。。一陣尖嘯之聲立刻形成一道“拙劣”的氣浪立刻向衆人襲轉而來。顯然,這道者手中釋放的氣力絲毫不亞於“楚懷月”當初握持“紫軒神劍”之時綻放的那股“天地之力”。怎麼回事!地面衆人望着突然升空的一人,大是不解,此時那已經將身形飄落地面的“楚懷月”心中的思緒更是甚多。

好久不見,雲端之上那“煉獄使者”臉上一絲“冰冷”的笑道:。。。至尊戰神,這個如此“狂傲”的名字瞬間從那“煉獄使者”的嘴中噴吐而出。那“道者”輕輕嘆了一口氣,悄然說道:“是呀!想不到今天我們又見面了,這裏面大有一番爲世人所不知的那廝“隱情”。。唯有雙方眼中那團釋放而出的“溫潤”眼,芒依舊是那般熟悉,一時面面相覷,陷入回憶之中。。 “至尊戰神”這個傳說中確實存在的人物,地下衆人雙眼之中滲透出近乎“狂熱”的目光,猶如“真神”一般的敬仰。 只是那老者“眉鬢白霜,眉宇之間”有着些許的“道者”風範,怎樣看去,都只覺得這“老者”當真不像一代戰神,看上去,倒是更像“武者”。

那“老者”輕輕一嘆,就好像歲月匆匆而逝,一轉眼就是“萬年”一般的漫長。雙目回望一眼“煉獄使者”,嘴角輕輕一卷,輕悄說道:“老朋友,好久不見!”那“道者”倒是很是“恬淡”的神情,好像天塌下來就像“吐”口氣那般的輕鬆。

戰神,遠古神祕一族,乃是由“道之武者”自行創立而成,其本身戰法,技法,真力全部由自身“淬鍊”而成,故而本身攜帶的“煞氣”更是高於常人,其本身進入“狂怒”狀態之後,便可將“戰神”的鬥氣全部釋放出來,動之,均可震天地,騰五嶽,力量堪稱“神祕”至極,傳說乃是“傳承神術”。。

衆人仰慕望去,道者身形在一身“墨綠色”的道袍掩映之下,全身散發一陣虛浮的“輕氣”。那青氣緩緩上升,形成一道”拙劣“的氣浪,不需粉飾,那悄然釋放而出的那陣氣芒之間更是滲透出“深不可測”的真力。沒想到你的功力到現在又長進了不少了,那煉獄使者一臉“陰冷”的說道。。

聲音不大,卻是直接撞進了衆人的心房之中,在撞擊到心臟之上,形成一陣“巨震”,倒是頗有“威懾力”。你也一樣嗎?沒想到你在這“數萬年”的時間陰氣增加了如此之中。早知如此,我當將你消滅掉的,可惜啊!!那“道者”一臉後悔的神情。。

你可以嗎?就憑你,若不是當年你以“水晶索魂球”悄然將我的靈魂凝聚,我又何嘗要等到今天才來實現自己的“理想”。你震懾,囚禁我已達數萬年,難不成你今日前來,當真又想用當年的那陣“手法”將我攔住,在震懾我個“上萬年”嗎?說罷!一陣“冷哼”之聲。。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沒等那“道者”先行迴應,那“煉獄使者”提前說道:“今日,我便萬萬不會讓你得逞的。”一語說罷!身形疾馳而來,身後煞氣撲騰而來,掩映在身後,竟是“如影隨形”。那“道者“微微一窺,身形伸張而出,手心之上緊握的”紫軒神劍“一陣劃拉,在虛空之中顯露一片“寒光”。。。

那被”封印“了數萬年的”煉獄尊者“雙眼之中飄離而出的仇恨足以讓世間任何人爲之震懾,顫抖。一旦一個人被壓抑太久的話,那身心裏的那種“憤怒”一直到延展到某種“程度上”來說的話,那必定會驚世駭俗的。此時,那“煉獄使者”便是如此,積累了上萬年的時間,終於可以將這“滿身”的怒氣悄然釋放而出了。。

那“道者”將身形一陣凌空,手中緊握的“紫軒神劍”緊握在手,手中寒芒一陣“忽閃”,那動作之快,甚至於比那“電光火石”之間來的更快。那天下至尊神器”紫軒神劍“此時就好像在那“道者”手心之上一陣“把玩”一樣,甚是熟絡。


來吧!讓“暴風雨”來的更爲猛烈些吧!說罷!手中的“紫軒神劍”緊緊握持在手。一陣寒芒劈天而出,直接劃過“煉獄使者”的面容之上。那“煉獄使者”身形化作一團“黑焰”悄然躲了開去。不錯,你小子,果然當初的神力一點也沒減少,好像還有增加的趨勢,你是爲了我準備的吧!說罷!一臉不屑的望向“道者”面容之上。

我寂寞了上萬年,原本以爲我出來之後,在也沒有對手了,沒想到你居然等我如此之久,竟然足足等到了上萬年之久,恐怕這早已超出了一般人“生存”的界限了吧!哦!我似乎忘記了,你是戰神,人界之中的“至尊”,那“煉獄使者”一陣自顧自的悄然自語道:。。。。。

那“道者”此時也不管那“煉獄使者”怎樣言語,身形騰空而出,手中“紫軒神劍”一陣劍閃的呼嘯而去。那“煉獄使者”好像修爲高深,隨隨便便將身形一移,便悄然躲了開去,時間間隔之短,足以讓人爲之“瞠目”。你果然有魔力增加了不少,看來在被禁錮的上萬年裏,你依舊沒有絲毫停緩過“吸收”人類的怨氣。。

那有怎樣,人類即貪婪,又無恥,我吸收他們的怨氣又如何,這不還不是你們人類自己相互殘害的效果嗎?那“道者”一臉微嘆道“人類尚且無知,難道你也是這般無知嗎?”一臉質問的神情。。。。

那“煉獄”不僅不怒,反而好生笑道:“那又怎樣,我只是吸收下你們那連天地都不能容忍的“天地怨氣”,按理說:“我是狠狠的幫助了你們一吧!說罷!一陣”狂笑“之聲呼嘯而過,一時”肆意瀰漫“開來。。

竟然這樣,我也不必好生“苦言相勸”了。燃燒吧!至尊無上的強烈鬥氣,施展出你最爲“華麗”的招式,釋放你最爲無法匹敵的至尊神技,將天地洞穿,將九幽之門永遠關閉,喚醒,喚醒吧~!那一陣來此“心底”之處的一陣“吶喊”之聲,好似瞬間激發了心中那“無比”的真氣一般,沸騰至極。。

“砰!”漫空之中,那“道者”身上傳來一陣“爆裂聲”聲響之處,帶着一絲“暗沉”。就讓我藉助“戰神之氣”將你再次封印吧!“封印?”那“煉獄使者”一聽這詞,立馬臉色就“烏黑一片”手指一陣“顫抖的說道:“難道你真的找到了我的封印之法”顯然語氣之中透露出些許的“顫抖”。。

不錯。。怕了吧!身上鬥氣一陣散落開來,至高無上的至尊鬥氣,伴我永生,永生在沉浸的血液中沸騰開來吧!說罷!全身一陣爆裂,全身上下頓時被一陣“金光”相互環繞,衆人一陣凝望而去,一眼看到竟是一身綻放出金黃之色的”戰神鎧甲。。。一時衆人豔羨不已,戰神鎧甲在配上至尊神器“紫軒:,只是這等實力當真足以“逆天”了。 那立在當空的“戰神之尊”儼然散發出一陣“狂傲”的氣焰,那種秉視天下的傲然身姿是那般“高不可攀”。手中的“紫軒神劍”握在手掌之中,劍雨紛落而去,激盪起一陣“煙雨”,瀰漫在天際之上。

全身被一陣“金光”相互環繞,一出現便將“強烈”的鬥氣釋放而出,印落在面容之上,綻放出些許“仙體”之尊。“九霄雲雨,傾我必生之力,將戰神榮譽發揮到“極致”吧!說罷!身上驚芒一閃,向那“煉獄使者”飛奔襲去,身後激盪起數對雲彩。。

那“紫軒神劍”當真在這戰神和“楚懷月”手中發出的力量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面。那戰神揮舞“紫軒”之時,那劍芒之時閃現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金光”而是璀璨的陽光不時發出的“灼日之眼”。單單這份強光,就讓楚懷月知道兩者之間的距離竟是這般遙遠,沒想到自己的實力居然與這“道者”差距如此之多。。

雙眼使勁凝聚在“戰神”手臂之上,那全身“剛勁有力”的手臂極盡的揮舞起來,手臂上兩條“雕刻”的青龍刺青更是“靈氣活現”。身上金光一陣開來與那“煉獄”那團黑氣直接碰撞,火花,火花在漫空之中劃過一道“弧線”,一眨眼竟是那般“絢麗多彩”。

劍鋒一陣迴轉,在戰神強大的氣力之下,那原本甚是“銳利”的劍鋒直落向那“煉獄使者”劈砍而去。。呼嘯一聲,蠻空之中如同“雲雨”一般,競相環繞起來。“煞氣”絕對是無敵的,劍生雙刃,利器回鞘,一擊之下竟有“千斤之力”。

劍芒劃過“煉獄使者”面目之上,忽然見一團黑氣將其“覆蓋”,那煉獄使者瞬間腦袋之上便“缺失”一塊,但是依稀之間就被那團“黑氣”競相“環繞起來。難道你已經進入了“不死不滅”之體嗎?“戰神”一陣陰冷的說道:好像有點“難以置信”的神情。

其實那“煉獄使者”本來就是由三界之中的諸般“怨氣”組合而成,故而其本身攜帶的“邪氣”更是如同霧狀,依稀間呈現“不死不滅”的態勢。如若身體一直以“氣狀”存在的話,那本身的魂魄與軀體肯定就是呈“不死不滅”之人間萬象了。

身形可以時聚時散,身形飄忽,如同鬼魅一般,一般人更是不能與之對抗。如今,身前的是何人,此時正是“人界戰神”,與之一戰,誰勝誰輸,一時誰又猜的半分了。無論此時那“紫軒神劍”在“戰神手中如此厲害,但是依舊不能將其肉身斬掉,那戰神一愣,唯有使出自己的絕技,將其再次”封印“鎮服起來。。

手中的”紫軒“神劍悄然劃入身體之中,甚至於是在“頭頂”之上生生劈落而下,直接貫穿到“戰神”身體之中的。金光一陣“環繞”開來,手中雙拳一陣握緊,兩拳相擊,直接震盪起一陣“巨蕩”,就連九霄之上都是莫名的一陣“巨顫”。雙拳之力,當真是力所無敵,當有開山之勢。。

瞬間,在那雙拳之中猛烈升將起“九條天龍”,一時間,龍嘯之聲響遍周遭盡數“虛空之境”。“九條巨龍”一字排開,朝向那“煉獄使者”周身之上一陣“環繞”而去。此時那“煉獄尊者”正以一對“冷目”十分漠然的望向“戰神”,那雙眼裏滲透而出的那廝“憤怒”竟是絲毫沒有銳減。。

“九條巨龍”暗合“天地玄黃”諸般命理之數,一經出現,便在天空之中掩映出“諸般雲彩”。巨龍搖晃着巨大的身體來回穿梭在半空之中,將那“煉獄尊者”緊緊的環繞在起來,一時間,只聽得陣陣“凌厲”的風聲呼嘯而過。

真沒想到你爲了對付我,居然修得如此絕世神技,光是這九天“天龍”就一定是耗費了你諸般神力吧!那戰神倒是一臉嚴謹的說道“不錯,當日我爲了習的這九九虯龍之陣,當真耗費了不少氣力和一番心血。”怎麼樣!這九九虯龍之陣當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抗拒的,今日就拿你來做做實驗吧!。。

話語間,九天真龍在虛空之中移動的速度瞬間便快了“數倍”起來,其周遭傳來的一陣“勁風”當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勁風呼嘯而過,留在衆人心間的卻只有那“九隻漫空翱翔”的九天天龍。。龍,神之使者,能將天龍這等神物掌控在手掌之間,當真不是常人所能爲之。。

隨着那巨龍在“漫空之中”盤旋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幾乎就要形成一道“風氣”之時,衆人一時感覺心到快要停止了。。一想象自己的身邊如果有“九條巨龍”飛過的話,那是多麼的拉風啊!當然這只是常人,又如何能讓“戰神”面露半分喜色了。。

金光一陣奇襲而來,那戰神雙腳繃直而立,手中一陣“金光”泵體而出,一時許多起浪蒸騰而出,漫天襲去。施法!戰神施法了,地下有人大聲叫喊道:“好像看到戰神施法也是榮幸一般”。一般人施法,大多是盤膝而坐,但是戰神不一樣,即使施法,他也是“傲然而立”的,身爲戰神,他永遠不會“屈膝下跪”,隨意更不知道“跪爲何物”。

身上“鬥氣”悄然釋放出來,掩映在嘴角之上,漫天金氣侵體而出。手掌之上一陣發力,將那股“金光”瞬間化作一道“直線”直接向那“九天天龍”周身之上一陣涌現而出,瞬間金光大作,突然綻放而出的那道“金光”直接讓“煉獄尊者”嘴角一陣抽搐。。

想必那“煉獄使者”也不曾知道這“九九虯龍之陣”居然是這般厲害。。黑氣瀰漫而出,呈一“圓形陀螺狀”快速旋轉起來,猶如木馬一般的悄然旋轉起來,且速度越來越快起來。。那戰神卻是微微的一閉眼,也不在乎那“煉獄使者”此時使用的怎樣的詭異技法,依然將全身“氣力”一陣侵襲而來。。

“鬥氣”重重的擊打在九條天空周身之上,不時隱的那那”九條天龍“一陣龍吟之聲,一時”尖嘯聲“不止。施法時間不能過長,不然耗費的元氣和心力也是非常之多的,所以”戰神”此時只有施展出全身“氣力”一頭像那“煉獄”衝撞而去。。

金光越來越強,直到達到”無以覆蓋“的地步,金光矍鑠,一時讓地下衆人一陣仰視開來,不得以正目相看。。。。一時大有暗歎這“九九虯龍之陣”真乃天下第一大陣。。。 雲端之上,九條天龍高高飛起,帶着瞬間無匹的“氣焰”向周遭一陣“撲騰”開來,一陣“拙劣”的氣浪一陣向那“煉獄”襲轉而去。那道“金光”猶如鬼遮眼一般,瞬間瀰漫在半空之際,顯得那般“深邃”。

那“煉獄”此時周遭所旋轉的氣浪更是顯得更加強烈起來,那瞬間達到的“轉速”足以讓人看的“眼花繚亂”。一團黑氣伴隨着那陣超速的旋轉,剩下的留給衆人心裏的只有一陣“莫名”的恐懼。戰氣,依舊從戰神手中“噴發”而出,那廝“拙劣”的氣浪足以讓周遭任何人都爲之心驚。

“金光四射”一陣向那“煉獄使者”周身襲去,煉獄此時身上一陣“莫名”的巨顫,身形移動的速度便是更加“快速”起來。儼然那“金光”裏面滲透而出的當真不是一般的“威力”,顫抖吧!讓戰氣化作“九幽烈火”將你焚燒待盡吧!說罷!手中一樣,一股更加“灼熱”的氣浪直接向那“煉獄”奔襲而去。。

此時,那戰神是想用周身的金光來“淬鍊”煉獄的靈魂,以真正達到讓其肉身永不超生的“效果”。施法足足已經有了三個時辰,全身氣力幾乎快要“消失殆盡”,可是一眼望向那“煉獄使者”的周身之時,臉上卻是一絲“愁容”閃過,一時當真是曖昧大於無知。。

那漫空之中原本十分“狂傲”的火焰此時慢慢的變得“虛弱”開來,那原本“密集”的光束此時也是變得漸顯“消散”開來。看來我的戰氣還足以“封印”住你的靈魂,你當真不是超越三界的”外來之物“嗎?臉上所滲透而出的那廝”遺憾“卻是生平僅見的。

三界之外,你說的可是人,神,魔嗎?這就是你們俗人所說的三界,實話告訴你?我乃是“七界之外”的。。“七界”顯然這“話語“一出,就讓戰神面上一陣”驚訝“。七界主神那可是無敵的存在,你是主神嗎?那戰神一臉”狐疑”的說道:。。那煉獄此時則是搖了搖頭,張嘴說道:“不是,我是主神分離而出的邪惡分身。。”

分身,那戰神不由得睜開那雙巨眼,面上帶着一絲“驚訝”說道:“沒想到,你居然是真神的分身”。在仔細一打量那“煉獄”的身上,良久一陣“暗歎”的說道:“不錯,難怪從一開始我就感覺到了一股“真神”之火,雖然很飄忽,但是卻是依舊存在的。。

那“煉獄”此時嘴角一抽,一絲冷笑的說道:“不錯,我便是真神的分身,如今你以“九九虯龍之陣”就想將我的靈魂封印,乃是徹底毀滅,那也不是一般的容易。只要主體“真神”的身軀仍在,那我就更加不必怕你,因爲我體內的“神力”會永遠守護在我的身旁,帶着那廝“良久”的狂笑一陣掃視開來。。


那“戰神”此時深知不是他的對手,正在猶豫之際,突然腦海一轉,想起了一個可以“封印”靈魂的特殊物件。“鎖魂水晶球”一拍自個腦袋,一臉懷疑的說道“我怎麼把這個東西給望了了,虧我還是一代”人界戰神“,智慧堪稱”全人類“第一的風雲人物了。。

儘管你是”真神“分身那有如何,在我眼中你也不過只是一個“莫須有”的傀儡一樣,沒有實體,一輩子都只能寄託在凡人“身軀”之上。我今日定要用我“畢生”精力,氣血,乃至戰神之氣用盡生命將你困入這“九九虯龍陣”中,讓你永不得翻身。。

這短短的幾句話,說得既是用力,如同“落地之聲”一般,甚有擔當。那戰神隔空運用真力,再次在那“九九虯龍之陣”上面釋放一次更加“猛烈”的力量。手中運用真力,心中卻是悄悄運用“通靈之術”將密語告訴“楚懷月”。一陣陣“餘波”盪漾開去,那“楚懷月”此時心中更是多了一些“莫名”的感概。

他仰望天空,那雲彩之上,那戰神雙眼平視前方,面目肅靜,怒眼圓睜,遠遠向“虯龍陣中”一陣熱切觀望而去。而此時那“楚懷月”心中受到那絲“莫名”的迴盪聲響,悄悄的在內心之處一陣“涌蕩”開來。“內心深處,隱然有絲”熟悉“的聲響在與那”楚懷月“一陣私聊開來。。

“楚懷月”隱隱覺得內心之處有一人正在與他進行對話。首先,我告訴你我是戰神,我現在運用的正是體內的那股“通靈”之語。一切,你都不必說,我來告訴與你,現在人界面對的將是一次“萬年大劫”,你是我現在所選擇的唯一戰神“繼承人”,你也看到了,在我們面前站立的不是一般“敵人”,而是猶如“惡魔”一般的巫師。。

現在,我運用的乃是“畢生精力”悄然的在鎮壓與他,但是時間只能維持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內。說道這裏,那戰神的語氣稍稍停緩了一些,好像這“通靈”也是極其耗費心力一般。。“七七四十九天”你說的可是這陣法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就會完全失效嗎?》楚懷月,一臉詫異的說道:。。。

不錯,真正能夠鎮壓“煉獄妖魔”的只有天下無敵的“鎖魂神器水晶球”。“水晶球”是什麼東西,他有什麼作用了。。他不是什麼東西,他平常的時候只是一個很不明顯的“小石塊”,一旦被有緣人掌握之後,便會散發無盡“熱芒”,在強一點的話,甚至於都可以“吞噬”天地。。。

這。。顯然那“楚懷月”有些驚訝了,怎麼才能找到那“鎖魂神器”水晶球了,楚懷月有些期待的說道:。。我現在就將你運用真力將你送到“魔法結界”之處,通過那道“入口”你將會失去所有意念,不能運用所有真力,因爲那裏是“寂空”地帶,限制一切神力和任何法力的實施。。

“楚懷月”嚥了下口水,這麼嚴啊!唉!連一點真力都不能運用,那麼那“水晶球”應該很好找吧!只見那陣”沉悶“的聲音好生嘆了口氣,撅嘴道”那到不一定,那地方可不是一般的難找,只能靠有緣人與那“水晶球”的相互吸引才能將彼此的距離悄然拉近,進而實施技法。

那他具體會分佈在哪了,周圍環境又是怎樣了。。異聲緩緩說道:“彩雲之南,渤海之濱,千丈雲峯,千尺絕地”。。這。。而且還只能憑着自己心中的那份“信念”才能好到,少年祝你好運,說罷!一陣風氣輕揚而去,卷帶起一陣“煙塵”。。還沒等“楚懷月”一陣反應,其肉體便飛身而出,好像靈魂出竅一般。。

卻說這“楚懷月”自從離去一段時間之後,更是憑着自身的那股強烈“意念”將那“水晶球”得道手中,正可謂是耗盡心力與周身全部精力。。七七四十九日過後,天空之中儼然一片“漆黑”方圓數裏之內,邪氣一陣“蒸騰”開來。。

卻說“楚懷月”歸來那日,漫空之中沒有一絲“雲彩”,那遠遠隔空對持的兩人此時實力卻是變化甚多。。此時那“戰神”早已沒有了先前的氣焰,此時周身披散白髮,一瞬間,如同蒼老了數萬年。。雙眼望向“楚懷月”的身軀之上時,眼神之中更是帶着“莫名”的吃痛。。看來人界真的不會在存在了,難道人界這次又要重蹈“萬年前”的那場浩劫嗎?

天狗時日,萬物失去生命,天地之間一片“漆黑”,如同死咒一般,甚是淒涼。唯有那深處在”九九虯龍陣中的”煉獄嘴角一絲冷笑蔓延而出。。可憐的戰神,居然爲了將我“封印”竟然耗費五萬年陽壽,可惜,可惜啊!你終不能如願,眼看那“煉獄使者”就要從“虯龍陣中”飛落而出的時候,那“戰神”面容之上此時更是一陣“難色”。

難道“天地浩劫”就在今日嗎?我心有不甘,不甘啊!說罷!嘴角鮮血狂吐,在虛空之中隨意“飄灑”開來。望着那“煉獄使者”即將遺落而出的腳步,那“戰神”眼中當真有着一絲“死色”。。忽然就在戰神閉眼之時,天空之上一道“人影”閃現,卻是好久不見的“楚懷月”,全身金光環繞不止,將他生生簇擁起來,儼然具有新一代戰神的風範。。 此時“黑沉”的天際之上,一人高高聳立於雲端之上,身形之下更是不可方物。通身被一道“金光”相互環繞,綻放出“璀璨”的光暈,那瞬間形成的“光暈”猶如一道“光牆”朝向虛空之中一陣”激盪“開來。。


大地之上,此時已經沒有多少行人,來的大多都是“修道”之士,大概他們都是憑着一身“道氣”來觀望這場比賽的。“吼!”楚懷月沖天大吼一聲,一時之間身形之上瀰漫而出一陣“強大”的戰氣。那“老道者”一臉驚訝的望向“楚懷月”驚訝的說道:莫非你進入了“戰神階”的大門了嗎?

顯然這“楚懷月”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掛在臉上,掩映在心中,一臉“恬淡”的神情多多少少還是很似“平淡”的。 不多時,手臂之上一陣“輕擡”數許光暈掩映在手臂之上,一條“青龍”刺青或隱或現的顯露出來,顯得很是“生動,靈活”。

在仔細一陣觀望這“楚懷月”這才發現只見他右手手臂之上空空如也,好像一陣輕風吹過,就可以將他的“袖子”悄悄撥開一般。他的手。。臺下有些修道之人難以置信的說道。。。一時間人頭攢動,將目光紛紛回落到“楚懷月”的左手手臂之上,定睛一看,確實發現了一絲“蹊蹺”。。

那“楚懷月”此時歸來,當真身形,氣勢,戰氣比之先前卻是要強橫不少。。仔細觀望,更可以看出那“楚懷月”周身之上散發的那陣“強烈”戰氣,戰氣瀰漫,揮灑在半空之中,一股極其“強烈”的血腥味立刻串入“楚懷月”鼻息之中。。

單憑這“七七四十九天”,楚懷月到底遭遇到了什麼,這是一個疑問,一個讓大家都十分好奇的問題。只是這四十九天的改變當真是一個天,一個地的距離,在那”楚懷月”的空袖手臂之上,在移目到“楚懷月”的周身之上,那份來自“心底”的威嚴確實深深的征服了衆人。。

那“楚懷月”已由先前的那種“稚嫩”突然變成這般“滄桑”,好像一瞬間經歷這世間所有的一切,看透了這世間的一切,一切,但是也有他放心不下的,那便是“天下蒼生,道者,秉持一正心相安天下。”好久不見,那楚懷月如此“輕描淡寫”的如此一陣迴應,嗯!對面一陣冷笑之聲。。。小子,好久不見,氣色不錯嗎?

“楚懷月”知道此時這“煉獄”是有心挑剔與自己,心下也沒有太過在意。。而是徑自運用真力,趁那“九九囚龍之陣”還在的時候,強烈運用周身的鬥氣一陣向那“煉獄”侵襲而去。此時,他沒有拿出那個“至尊神器紫軒,也沒有拿出那顆驚天徹地的”鎖魂水晶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