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287 Views

這些天來很感謝少爺的收留,我真的很幸運能夠在茫茫人海中遇上少爺。

Written by
banner

從爸爸離開以後,我身邊一直都只有姐姐,從前我一直覺得每個男人都是壞人,直到我遇上了少爺。

柒爺讓我跟著你的時候,那時候我很怕,怕你和其他男人一樣只想要我的身體。

可是少爺連都不看我一眼,後來因為藥效,我蠱惑了少爺。

其實那個晚上我是愉快的,因為我知道少爺不是壞男人。

但我也知道了,少爺心中藏著一個女人,一個少爺深愛的女人。

我並不在意這些,我只想跟著少爺而已,每天能夠看著少爺就好。

爸爸曾經教過我,做人要知恩圖報而不是貪得無厭。

越是和少爺相處我就發現我對少爺的情越深,甚至還生出想要一直留在少爺身邊的惡毒思想。

我知道我太貪婪,因為我太喜歡少爺了,我甚至還惡毒的希望少爺不要結婚,這樣我就有理由一直留在少爺身邊了,我是不是太貪心了,這樣的自己我也很討厭。

現在少爺終於決定了要娶顧小姐,悠悠也應該離開了,雖然有些不舍,但我真的為少爺開心。

少爺那麼喜歡顧小姐,以後你們在一起一定會很幸福的,那樣我就放心了。

從始至終,我想要的就是少爺能幸福,和少爺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我會銘記一生。

少爺,我走了,你不要擔心我,我也會好好的活著,帶著對少爺的回憶過完這一生。

容我最後再叫你一聲少爺,少爺,悠悠喜歡你,真的很喜歡。」

水珠砸落在信紙上,不知道是南宮離眼中的淚珠還是髮絲上的水珠。

一顆顆在信紙上暈開成一朵朵水花。

南宮離頹然的坐在地上,口中輕喃道:「傻瓜,你這個小傻瓜!」語氣之中莫名多了一絲絲寵溺的悲傷。

他這才反應過來,早上南宮敘給他打電話說要訂聘禮的事情被悠悠聽到,以為他要和顧柒結婚。可是……他想說的是拒絕這門婚事啊! 穆塵哪裡不知道她的心思,轉頭朝著她看來,琳達打了個冷顫,她趕緊噤聲。

就連楊眉都站了起來,一副做錯事的樣子小心翼翼道:「穆先生好。」

「不必拘禮,都是七兒的朋友,來者是客,就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穆塵說這種客套話都像是在威脅人,楊眉大氣都不敢出。

至於高傳也是戰戰兢兢坐下,穆塵多看他一眼他就嚇得一抖。

他的拘謹和恐懼被穆塵收入眼底,這樣的男人配不上穆七,不,他僅僅只能算是男生。

先前以為穆七乾淨澄澈,也許她需要一個同樣的伴侶。

直到穆七出事穆塵才明白,保護不了穆七的人就是廢物。

他的心情產生變化,對高傳自然而然有很大的敵意。

「塵哥哥說得對,不用拘禮,請用餐吧。」

高傳心裡七上八下,他總覺得有些怪怪的,但一看到穆七脖子上還戴著他的項鏈,他的心又踏實了很多。

雖然這些菜是他們平時吃不起的,高傳的心思只在穆七身上,他特地夾了穆七常吃的菜想要給她。

還沒有放到她碗里就聽到琳達阻止的聲音,「同學,我們小姐不吃別人夾的菜,請理解。」

「抱,抱歉。」高傳收回手,覺得自己太過唐突,別人說一句是當自己的家,難不成他還真的當成自己家了。

像是這樣有錢的家庭肯定有很多規矩的,他再次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穆塵則是習慣性的給穆七添菜,二十幾年的習慣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改掉的,穆七早就習以為常。

最強修真系統 「塵哥哥,我要吃大閘蟹。」

「好。」他拿起蟹鉗給她剝開蟹肉。

那冰冷的男人在穆七面前就像是寒冰化成暖水,兩人早就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旁人看來卻是覺得不可思議。

總覺得她們之間不太像是親兄妹,反而更像是戀人。

霸道總裁寵愛小嬌妻的既視感。

楊眉搖搖腦袋,自己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趕緊將腦子裡的念頭驅散。

人家是兄妹,就算長得不像,說不定也是一個像媽媽一個像爸爸呢,自己怎麼能往那個方面想呢。

剛剛才這麼想著,就看到穆七嫌麻煩,直接咬穆塵手上的蟹肉,楊眉親眼看到她的舌掠過他的手指。

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這俊男美女太養眼了,簡直是偶像劇的典範啊!

「慢點,沒人和你搶。」穆塵無奈道,不就是剋扣了她幾天海鮮。

「還不是之前我感冒,你說海鮮性涼不讓我吃,我都饞了好幾天了。」

「我是為你好。」穆塵板著臉教訓,女人的身體本來就不能受涼,否則會落下不少病根。

穆七吐了吐舌,「是是是,我知道啦,那我少吃點。」

這樣活潑俏皮的穆七她們從來沒有在學校見過,高傳羨慕的看著穆塵,要是哪天穆七這麼對他就好了。

不僅僅是楊眉有那樣的想法,就連高傳都有一種兩人之間別人根本融不進的感覺。

一頓飯楊眉吃得很開心,高傳則是心事重重。

趁著兩人去盪鞦韆,琳達站在高傳身側問道:「不知道你是怎麼打動我們小姐的?」

琳達覺得很奇怪,從穆七的反應來看她根本就不喜歡高傳,高傳以她男朋友自稱她也沒有反駁,這兩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其實……也是一個意外,我本來以為她會拒絕的,沒想到她居然同意了。」

高傳將過程講了一遍,琳達一聽就明白了,很顯然穆七隻是因為同情。

既然不是真心相愛,那穆塵還是很有機會的,這麼一想她心情好了很多。

來穆七家裡的一趟楊眉很開心,高傳則是心事重重。

穆七和他之間的距離不僅沒有進一步的接觸,反而離得更遠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穆七甚至有點躲避他的感覺。

「高傳。」

不知道什麼時候穆塵已經站在了他的背後,嚇得高傳一驚,「是,穆先生。」

這男人就像是幽靈一樣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再加上氣場十分強大,高傳站在那都膽戰心驚。

「跟我來。」

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壓根就不敢拒絕。

高傳跟著他來到一個房間,裡面放滿了各種健身工具。

再往前面走了一段距離,這裡空曠遼闊,四周放著不少靶子,更像是一個演武場。

「穆先生,不知道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穆塵背對著他,光是一個背影就散發著冷意。

「你喜歡七兒?」他的聲音沉著。

「是,從見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她,以前我不相信有什麼一見鍾情,直到我遇上她。」

這一套說辭在穆塵聽來只覺得可笑,更像是小孩子過家家。

「這份喜歡有多重,能維持多久?」 籃颯爔洛陵 他繼續問道。

「我是一個專一的人,穆先生,看得出你很寵愛小七,我知道你們家境優渥,你肯定不放心將小七交給我。

也許我家境比不上你,但是這顆心你不用懷疑,將來我也會拚命工作,爭取給小七好的物質條件。」

穆塵轉過身看著他,那本沒有太多表情的臉此刻卻是充滿了諷刺。

「你們小孩子就是這麼承諾的?」

「穆先生,我已經成年,很清楚也很明白我在做什麼,你或許比我年長,但我絕對不是什麼小孩子。」高傳據理直爭。「好,那我問你,你說要努力給她好的物質生活,七兒從小就有心臟病,所以她沒有去過學校,沒有朋友,沒有童年,有的只是漫長的孤獨以及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死

亡。

雖然她沒有和外界聯繫,她的吃穿用度都是特定的,絕對不遜色於皇室。

她喜歡薔薇,我便搜羅了世界各地各種品種,還請人研製薔薇新品種,使得一年四季花開不謝。

她身體不好,所以古堡里便養了世界最頂尖的醫療團隊,一養就是二十幾年。

她喜歡畫畫,我就花錢給她開了畫廊,所有賣出的畫全部捐給災區,光是畫廊本身就需要金錢維繫。

她雖然不喜歡打扮,每個季節的衣服首飾就不低於八位數,打不打扮是一回事,但別人有的她也一定要有。

她不能出遠門,我就給她請了世界各地有名的廚子,每天換著花樣給她做飯。

她沒有去過學校,從小就給她請了世界名師在家裡教她,她的知識儲備量和繪畫水平遠超過所有人。

初步計算了一下,七兒沒有主動要求過什麼,但每年的開銷在幾個億。

不知道你打算怎麼給她幸福?你要怎麼努力?做什麼工作?又怎麼確保她的生活條件不會變差?

最後再提醒一句,因為七兒沒有去學校上學,為了滿足她的心愿,我給你們學校捐贈了幾千萬才讓她有的入學資格。」

這筆帳不算不知道,一算讓高傳臉色大變,這比真的公主還要奢侈。

「怎麼?不說話了?好,那我再問你,你說你喜歡她,你能喜歡多久?將來如果有任何危險或者意外,你又能保護她嗎?」

「當然!」高傳想也不想的回答,「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是么?」穆塵嘴角弧度變大,從他腰間拔出一把槍,直接抵到了高傳的額頭。

冰冷的槍口在他額頭上,高傳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穆先生,你,你這是幹什麼?」「我只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表裡如一,為了七兒,你當真能豁出這條命?如果今天就是危險到來,你要如何?」 福叔進來就看到滿身是水的南宮離頹廢的坐在地上。

「少爺,你看你滿身都是水,你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不要感冒了,我讓悠悠給你煮……」

提到悠悠的時候他才想起悠悠沒在家,這時候福叔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少爺,悠悠小姐呢?」

「她走了。」

「走了?她去哪裡了?少爺不是說她是孤兒嗎?」

南宮離起身,「對了,她不是孤兒,她還有一個姐姐。」

想到經年,如果悠悠離開的話肯定會去找她唯一的姐姐。

南宮離撥打顧柒的電話,卻發現顧柒電話無人接聽。

昨晚她也被下了葯,不知道後來怎麼樣。

顧柒不接電話,南宮離只好讓助理去調查經年的住處。

「總裁稍等,一有消息我馬上告訴你。」

「少爺,你看悠悠小姐也不在家,你得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她走的時候特地吩咐了我要好好照顧你。」

南宮離看著福叔,「你說悠悠會回來嗎?」

這樣消沉的南宮離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可以看出南宮離對悠悠並不是普通的感情。

「少爺,悠悠小姐那麼喜歡你,一定會回來的。」

「你也知道她喜歡我?」南宮離突然覺得有點諷刺,似乎所有人都知道悠悠喜歡他。

他也是知道的,悠悠喜歡他依賴他,而他一直覺得自己對悠悠只是普通的情誼,頂多是對她有些憐惜罷了。

直到知道悠悠離開那刻,他的反應已經超出了他自己的預料。

「是啊,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悠悠小姐對少爺的情誼。

可惜了,悠悠小姐只是一個普通人,如果她的背景好一點,那就可以嫁……」

福叔的話讓南宮離覺得有些刺耳,「福叔,你出去吧,我想靜一靜。」

他從來就沒有在乎過什麼家世,他只在乎喜不喜歡那個人。

自己喜歡悠悠嗎?南宮離在想這個問題。

他起身朝著浴室走去,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臉狼狽。

也許悠悠在他心裡的地位比他自己想象中還要多一點。

南宮離打開水龍頭,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幅畫面,他還記得以前悠悠在的時候。

「少爺,你喜歡玫瑰精油還是薰衣草精油?」

「隨便。」

悠悠拿著兩種精油聞了聞,「唔……最近少爺工作太忙,那就用薰衣草精油,這樣可以安神,讓少爺晚上睡得好一點。」

「無所謂,都可以。」

「怎麼能無所謂呢?少爺的每件事對悠悠來說都是大事。」說著悠悠將薰衣草精油倒入水中,還會在旁邊給他點上香薰。

南宮離學著以前悠悠的樣子往水裡倒入一些精油,身體浸入熱水之中。

分明還是一樣的溫度,一樣的味道,他始終覺得心中空蕩蕩的。

今天的午餐是福叔做的,為了討南宮離的歡心,福叔特地做了中餐。

滿滿一桌子的菜,「少爺,你嘗嘗看我的手藝,來美國這麼多年,我都快被同化了。」

看著色香味俱全的菜,南宮離隨便夾起肉片嘗了一口。

「太老。」

「那你嘗嘗青菜。」

「太淡。」

「這個湯呢?」

「太咸。」

福叔無奈道:「少爺,我儘力了。」

他還能怎麼辦?這些都是自己的拿手菜,自己老婆都誇好的。

「福叔,我知道。」南宮離嘆息一口氣。

「少爺,我還是給你去找個好的中餐廚子,悠悠小姐這些日子將你胃口都養叼了。」

「不用,我會將她找回來。」

福叔聽到他肯定的語氣,「少爺,你喜歡悠悠小姐嗎?

其實要我說,悠悠小姐現在離開是一件好事。

她的身份配不上你,只是服侍你還好,要是想當南宮太太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當然我並不是說悠悠小姐是那樣的女人,不然她就不用離開一直留在少爺身邊了,從這點看她還是很好的。」

南宮離放下了筷子,「福叔,這不是你應該說的話。」

「少爺,我知道你是嫌我煩,我在南宮家呆了這麼久,也算是看著少爺你長大的。

我比誰都希望少爺你幸福,悠悠小姐什麼都好,只可惜身份……」

「福叔,我心裡有數。」南宮離放下筷子去了書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