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52 Views

“你不會說它們有跳躍空間的能力吧!?”

Written by
banner

“正確,不過沒獎。因爲每個村子都有它們突破不了的結界,所以它們拿村子裏的居民沒有任何的辦法。這些傢伙平時潛伏在沙子之中,只要一發現目標,幾乎整個神域的蠍子都會聚集起來,因爲它們的特殊能力,聚集整個神域的蠍子,估計不用幾分鐘。不過還是你牛,連百萬年都難得一見的蠍子王都出來了,看來你的面子不小嘛。”

柳風不得不感嘆,不愧是神域的生物,連一隻蠍子都有那麼牛的技能,這世道還真是有一個好老爸可以少奮鬥幾十年啊,要知道現實世界的生靈脩行到S級都不一定能掌握得了跳躍空間的能力啊!

“對了,你那裏還有多少綠精靈?”

“很抱歉,最後一顆剛剛進了你的肚子。”

“……”

晃了晃腦袋把負面情緒全部拋開,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柳風的眼神變得異常的堅定,同時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看來不得不用那招了……” 面對龐大的蠍子大軍,柳風面不改色,神情泰然的向前一步,隨即雙手揹負身後,同時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雙目如刀緊盯着蠍子王——這正是柳風自創的第二大絕招,驚天地、泣鬼神、宇內獨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對獸類有百分百加成傷害的——眼神攻擊。沒錯,就是柳收服黑子的時候所領悟的的獸類必殺技。

大家先別笑,在神域這麼神聖、**和肅穆的地方,柳風是絕對不會亂開玩笑的,至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自從跟猩猩王一戰眼神攻擊受到極大的挫折,跟有活化石之稱的國寶做了老半月的兄弟後,柳風痛定思痛、總結經驗、吸取教訓、明確目標、努力創新,最後在本着愛護野生動物的原則下,最終決定雪藏這一對獸類殺傷力過於強大的招術。

雖然決定雪藏眼神攻擊,但是柳風卻沒有停止過對它的研究,他一直堅信,猩猩王事件絕對是一次意外。夏青薇的出現,讓柳風的研究得到了質的突破,夏青薇的媚眼雖然只對異性起絕對的作用,當然,對同性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但是她卻給了柳風一個突破性的啓發,於是改良升級版的眼神攻擊終於橫空出世了。

如果說對付黑子和猩猩王時的眼神攻擊是一個笑話的話,那麼現在的這一招,卻絕對讓敵人笑不出來,通過眼睛用妖力製造幻象迷惑對方,然後以無形劍氣直接攻擊敵人的心神,這就是眼神攻擊的要義。心神一亂,無疑就會方寸大亂,再加以精神攻擊的話,就能輕易控制敵人的神智。不過,這樣的招術在正道人士眼裏可就是邪功妖術了,柳風雖然不必顧及那些修真者,但是誰會吃飽了平白無故的去招惹麻煩,再說了,現今世界的修真界還真沒幾個能讓柳風出此絕招的!然而眼神攻擊雖然厲害,但是對於S級和超S級的妖怪來說,作用卻不大,所以此招大成以來一直沒有機會向世人證明它的威力。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這種精神類的攻擊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術。

柳風此時面臨的環境,控制蠍子王無疑是最最上等的策略。跟時空孕蠍剛剛交手的時候,柳風就發覺這些蠍子的智商似乎不太高,因爲只要具有一定的智商,就不會向它們那樣無畏生死,畢竟生存是所有生命體的本能,然而那些黑蠍在劫火風暴後仍舊毫無畏懼,這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它們的智商了。當見到蠍子王之後,柳風便明白了,不是這些蠍子智商不太高,而是有比劫火風暴更讓它們畏懼的東西存在!

雖然讀書不多,學習也不認真,但是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柳風還是知道的。

跟蠍子王的眼神接觸的一剎那,柳風的腦海就立刻浮現出四個字——眼神攻擊。並不是他覺得這樣的眼睛容易攻破,恰恰相反,他很明白,蠍子王看似單純清澈的眼睛,卻是一座堅固得如同銅牆鐵壁的碉堡,返璞歸真、天道無形的道理大家應該不陌生吧,柳風當然不會認爲跟神主一樣的存在會有一雙嬰兒般的眼睛等着他去強姦,他可以肯定,用眼神攻擊去控制蠍子王遠遠比殺死它要難得多。

正是因爲有難度,柳風纔會想到用眼神攻擊。

高手寂寞。

柳風現在雖然不敢說是世界第一,但是自從他成爲妖怪都市的王者之後,能讓他使出全力的,暫時還沒遇到過,當然,對於柳風的師傅、森林女神和煞星這類變態的存在不在此範圍內,而柳風也沒有無聊到想要去妖界跟妖皇爭皇位,或者去仙界踢場子,就連孔雀那個變態在遭受了無數次的虐待後,也斷然決定創出新招前絕對不跟柳風交手了!這樣的情形不僅沒有讓柳風感到半點的高興,反而讓他越來越苦惱,對於一個追求力量的修行者,沒有一個合適的對手無疑是一件很鬱悶更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就好比圍棋需要兩個人下,籃球比賽需要十個人才能進行。最重要的一點是,手癢了沒有對手過上兩招的滋味真的是很難受的。

能全力一戰的興奮,沒有任何猶豫的戰勝了要被吸成人乾的恐懼,此時柳風的腦海別無他想,只想拼盡全力痛快的跟蠍子王來一次鬥雞眼,哦,不,應該是好好大戰一場。

“小子,你不會是被嚇傻了吧?”煞星看着柳風的舉動,再看了看柳風臉上那古怪的神情,忍不住問道。

全部心思準備出招的柳風完全頻閉了煞星的聲道。

“小子,不管是黑蠍、綠蠍還是紅蠍,它們的智商基本都可以忽略不計的,它們的一切行動都是聽從蠍子王的指揮,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啊,惹怒了蠍子王給我們來一遍十大酷刑我們就要哭了。”看來被吸乾的滋味真的讓人回味無窮,不然煞星也不會從一開始就變現得那麼不濟,不,簡直可以說是懦弱,即使是普通人類的女子在遇到侵犯的時候都會掙扎,可煞星從頭到尾完全沒有半點反抗的意思。

不管煞星說什麼,反正柳風是聽不到的了。

蠍子王奇怪的望着柳風,他見過不少類似眼前的生物,但是從沒有一個會有眼前那個這樣的表現,以前的不是用他們身上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給自己撓癢癢就是跑得飛快,從沒見過眼前那個這樣盯着自己看的。好奇心讓蠍子王沒有發出進攻的指令,而是睜大眼睛盯着眼前的生物,他倒想看看那個生物到底想幹些什麼。

服下綠精靈後,柳風的靈氣就已經恢復了,看到蠍子王並沒有叫小弟羣攻的意思,柳風稍微鬆了一口氣,眼神攻擊也同時發動。只見柳風眼睛裏面的紫色越來越深,瞬間變成了血一樣的鮮紅,在旁人的眼裏,柳風的眼睛似乎在慢慢的放大,同時,瞳孔隨着眼睛的放大而像波紋一樣向四周擴散,形成了一圈圈的漣漪,奇怪的是,只要你看了柳風的眼睛第一眼,那你的眼睛似乎脫離了自己身體一般,不受控制了,就算你想不看那雙眼睛,也辦不到了,最爲奇特的是,你的大腦此時卻依然是清晰的。蠍子王此時正處於這種狀況,不過他並沒有想要逃避柳風的眼睛的意思,恰恰相反,他對柳風那是越來越有興趣了,不僅看得眼睛都沒眨過一下,而且他的嘴角似乎上揚了一下。

蠍子王笑了!

煞星如同中風一般呆住了,雖然蠍子王的嘴角只是微微上揚了一下,但是煞星卻看得清清楚楚,蠍子王真的笑了,被神域稱爲石塊的蠍子王竟然笑了,這簡直比石頭開花了還要讓人難以置信!

煞星頓時進入了石化狀態。

而在蠍子王的眼中,柳風的眼睛已經變成了整個天地,不,應該是說柳風的眼睛跟天地融合到一起了,蠍子王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置身於柳風的眼睛之內,那一圈圈的漣漪如同一道道溫暖的陽光,包圍着他的身體,從未有過的體驗讓蠍子王完全忘記了他從自己的宮殿出來的目的是爲了撲食,他完全感覺不到半點飢餓的感覺了。

突然,柳風眼裏的紅色瞬間消失了,換之的是一片金色,耀眼的金色,比正午的太陽還要刺眼。而在蠍子王的世界裏,他正在享受那一圈圈的漣漪所帶來的舒適的感覺的時候,天空突然下了流星雨,金色的流星雨。蠍子王興趣炯然的飛向天空伸出雙手想要抓住那一閃即逝的美麗,就在那金色的流星雨就要落到他手掌心的時候,蠍子王沒有任何理由的感覺到一陣煩躁,他的雙手條件反射的縮了回來,但是,還是慢了那麼半拍,金色的流星雨跟他雙手的指尖來了個親密接觸,緊接着,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襲上蠍子王的心頭,他的眼淚不由自主的爬上臉頰。

望着燒紅的手指頭,蠍子王的眉頭緊鎖,臉上浮現出一副“我生氣了”的表情。天空的流星雨越來越密集,蠍子王卻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而就在此刻,三道流星閃着美麗的光芒朝着他的頭頂呼嘯而來。已經嘗試過那些流星的感覺,蠍子王看着頭上的光芒,眼中浮現出討厭的神色,接着嘴巴微微張開……

“啊……”一陣尖銳的、刺耳的、響徹天地的尖叫聲在整個世界迴盪着,從蠍子王嘴裏出來還有一圈圈看不見的圓環,雖然看不見那些圓環,但是空氣的波動柳風卻能看到,他很清楚的看到,蠍子王身邊原本如同平靜的海面一樣的空氣,突然起了一陣驚天駭浪,緊接着波浪以蠍子王爲中心向四周洶涌而去,漫天的流星雨瞬間被海浪淹沒了,柳風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爲什麼蠍子會音波攻擊。

就在流星雨被音波擊散的那一瞬間,柳風的身體猛烈的顫抖了一下,嘴角也流出一絲紅色的液體……


天空又恢復了平靜,蠍子王臉上的不滿也隨着尖叫聲的停止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換之的竟然是一種期待的神情,蠍子王以一種就好像小孩子期望媽媽能多給一顆糖那樣的神情望着柳風,確切點說,是望着柳風的眼睛。


柳風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蠍子王能夠抵擋他的劍氣即出乎他的意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如果蠍子王真的一擊即倒的話,那樣就太沒意思了,這樣的情景纔有意思嘛。

柳風略帶興奮的笑了笑,眼睛恢復了最開始的紫色,蠍子王置身的世界也立刻變成了紫色,紫色的花海紫色的浪,紫色的舞臺紫色的光,紫色的雲煙紫色的霧,紫色的水晶作成的房……總之一句話,整個世界都是紫色的。

世界發生變化的一剎那,蠍子王的眼神也同時發生了變化,那是一種小孩子見到新奇玩具的興奮。神域只有沙子和太陽,別說紫色的花海紫色的浪,向蠍子王這些原住民,恐怕連什麼是花什麼是海浪都不知道吧。

蠍子王就如同第一次進大觀園的劉姥姥,貪婪的吸取着眼前的新鮮事物,然而,恐怕從來沒有誰告訴過他,美麗的東西往往都是帶刺的…… 蠍子王就如同一個找到新奇玩具的小孩,貪婪的穿梭在美麗的紫色花海,渾然不覺危險已經步步逼近。突然,蠍子王的眼睛猛地睜大,雙眼迸射出興奮的異彩,順着蠍子王的眼光望去, 重生豪門,腹黑總裁玲瓏妻 :我是這個花海的花魁。

花魁的出現緊緊的抓住可蠍子王的眼神,原因除了它的奇特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現在正處於欲放而又未盛開的狀態,這比完全盛開的花魁要更加吸引眼球,打個比方說吧,披上一件薄紗的女子遠遠要比**女子要更加具有誘惑力,盛開的花朵雖然美麗,但是含苞欲放的花蕾卻多了一種神祕,讓人在腦海裏對它盛開後的情景產生了無數的想象,讓人充滿了期待。於是,蠍子王的眼睛裏此時就只有這朵就要盛開的花魁了。

蠍子王滿臉興奮的來到花魁的面前,猶豫着伸出右手,在花蕾上方几毫米處停留了足足十來分鐘,最後還是咬咬牙把手抽了回來。

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花魁的花蕾終於開始發生了變化,先是四周的金線好像具有了生命一般,原本豎直的金線慢慢開始彎曲、扭動,緊接着,花苞打開了,嬌嫩嫩地一片片紫色花瓣慢慢的展開,盈盈含羞,好像能滴出水一般,加上週圍都是緊閉着的淡紫的花蕾,越發襯出它的明豔燦爛。在花魁同時打開大門的同時,一股濃郁的芳香從花心洶涌而出,剎那間,似乎整個世界都充滿了誘人的花香。蠍子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情不自禁的輕輕閉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着剛纔的美麗。

就在蠍子王眼睛剛剛閉上的時候,異變陡升,一直默默的做着陪襯角色的葉子突然猛地一抖,無數肉眼可見、閃着銀色的細芒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勢朝蠍子王的面門直刺過去,花瓣上的金線也在同一時刻從花瓣上游離而出,化爲一條條金蛇向蠍子王的下盤發動攻擊,此時,花蕾已經完全展開了,然而綻放的卻不是嬌豔的花朵,而是一張猙獰的血盆大口,在一片紫色中,鮮豔的紅色顯示更加突出,血盆大口張開後第一時間朝蠍子王的脖子咬去。金蛇、鍼芒、血盆大口在同一時間出現,也是在同一時間發動攻擊,而此時蠍子王卻閉着眼睛,就算他額頭有第三隻眼睛,對於這麼迅速的三路偷襲,恐怕也難以躲避。眼看蠍子王的精神世界即將被摧毀,柳風的嘴角再次揚起淺淺的弧度……

金蛇的速度比閃電還要快,但是柳風卻覺得它們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因爲他還沒有看到蠍子王精神世界的崩潰,“快點!快點!再快點!”柳風心裏默唸着,就在三道攻擊即將擊中蠍子王的時候,柳風突然感到眼前一黑,緊接着就感覺到腦袋好像撞到鐵板似的,疼得他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煞星那張恨不得把他撕成一千八百塊然後扔到世界的各個盡頭的臉,還有他手裏提着的一隻破鞋。

“煞星,你,你,你……”柳風咬牙切齒的說了三個“你”字,最後還是說不出其他話來,因爲,在他的詞彙庫裏已經找不到半個能表達他現在感受的詞語,也許,撲上去把煞星撕成碎片接着咬成肉碎然後用劫火紅蓮燒成灰燼可以讓柳風的心情稍微好受一點。


柳風預計過蠍子王的各種反擊和躲避方向,可以說剛纔的攻擊完全封死了蠍子王的所有退路,更重要的是,之前的攻擊雖然失敗了,但是卻讓柳風發現了蠍子王的弱點,一個致命的弱點,這次的攻擊完全是針對蠍子王的弱點展開的,所以柳風很有自信,這次的攻擊絕對不會失敗。然而,柳風千想萬想就是從沒想過煞星竟然是一個二五仔!柳風猜中了開頭,可是他猜不着這結局……

說了半天“你”字的柳風頭一仰,一道血箭沖天而起,似有衝破雲霄之勢。柳風這一道血箭縱然有氣血攻心的緣故,還有就是精神攻擊的反噬了,幾乎所有精神類的攻擊不成功的話都會反噬施法者,像柳風剛纔那麼大型的精神攻擊,只噴一道血箭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煞星,我太陽你祖宗,你這個二五仔,你他媽的腦袋秀逗了,還是神經失常!”剛剛回過一口氣的柳風哪裏有心思管這裏是神域還是地獄,張口就是一陣破罵。

“好了,好了,先消消氣,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好了,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你先聽我解釋。”煞星臉上寫滿了歉意,但是在柳風看到的卻是一張得意的笑臉。

“你是不是有變態心理,想被虐待啊,是的話自己找個山洞把這些噁心的東西勾引去玩你的變態遊戲啊,我日你先人闆闆,你心理變態幹什麼要拖上我,還有,要不是我還有那麼一點修爲,剛纔就要被反噬給搞成傻子了,你這個……我……”柳風氣急之下連連咳嗽,一句話都沒能說完整。

“先消消氣,消消氣,這是另外一種神果——霹靂果,是恢復精神、清心養性的絕佳神果。”煞星伸出右手,掌心靜靜的躺着一顆淡金色的果實,大小跟綠精靈差不多,果皮上流動着一道道具有流質感的光線。

“去你媽的神果,我們這種低級修行者消受不起。”柳風想都沒想一巴掌就把霹靂果拍飛,“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不然就算我不能傷你性命,即使是拼了命也要給你留下一點紀念!”柳風滿臉無比堅毅的神情,冷冷的望着煞星。能讓柳風喪失理智從而拼命的至少有兩種情況,一是柳仙茗、靈禾他們受到傷害,還有就是就是同伴的背叛,柳風說出上面的話,顯然是把煞星當成了同伴。

面對柳風的眼光,煞星臉上的歉意更濃了,但是卻沒有逃避柳風的眼光,“在洪荒時代,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故吵架而大打出手, 最後祝融打敗了共工,水神共工因打輸而羞憤的朝西方的不周山撞去, 哪知那不周山是撐天的柱子,不周山崩裂了,撐支天地之間的大柱斷折了,天倒下了半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紋,山林燒起了大火,洪水從地底下噴涌出來,龍蛇猛獸也出來吞食人民,人類面臨着空前大災難。

女媧目睹人類遭到如此奇禍,感到無比痛苦,於是決心補天,以終止這場災難。她選用各種各樣的五色石子,架起火將它們熔化成漿,用這種石漿將殘缺的天窟窿填好,隨後又斬下一隻大龜的四腳,當作四根柱子把倒塌的半邊天支起來。女媧還擒殺了殘害人民的黑龍,剎住了龍蛇的囂張氣焰。最後爲了堵住洪水不再漫流,女媧還收集了大量蘆草,把它們燒成灰,埋塞向四處鋪開的洪流。”煞星的語氣很平淡。

柳風冷冷的望着煞星,鼻孔發出一聲冷哼,沒有接話,顯然是不明白煞星講這個小學生都耳熟能詳的神話故事用意何在。

“共工做了錯事有女媧娘娘給他擦屁股,可惜的是崑崙神域沒有女媧,而我也沒有那個能力來給你擦屁股,所以只好委屈你了。”煞星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你是說蠍子王是這個世界的撐天柱?”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曾經有某位修爲高深的大神把蠍子王幹掉後,這個世界就變成現在的樣子了,據說,以前的神域是真正的美麗天堂。”煞星淡淡的說道。

“……”柳風死命盯了煞星好幾分鐘,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你他媽的怎麼不早跟我說!”

“你又沒問過我這類問題。”煞星苦着臉說道,眼角的笑意雖然是一閃即逝,然而卻逃不過柳風的火眼金睛。

“我想恐怕是你太悶了想看出免費的好戲吧。”柳風咬牙切齒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們是同類啊,你是我的後輩,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你看我像那樣的人嗎!”煞星拍着胸膛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那你不會用手拍醒我啊,不然給我一道天雷也好,你竟然用那隻臭鞋,靠!我看你絕對是故意的!” 隱婚:嬌妻難養 ,胃酸馬上就是一陣翻騰。

“天地良心,滿天神佛作證,我那完全是自然反應!而且,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有腳氣了的,平時完全沒有感覺啊。”說道這裏,煞星的臉龐很難得的微微紅了一下,畢竟一個神仙有腳氣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光彩的事情。

“得了吧你,把你身上的神果都拿出來,不然我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那隻幼年蠍子王給幹掉,你信不信。”柳風平靜的笑道。

煞星足足打量了柳風十分鐘後,才捧出二十來顆顏色各異的神果,柳風沒有任何猶豫的在煞星能殺死人的眼神下輕輕一揮手把所有神果全部掃進戒指,看來神果確實很珍貴,煞星應該算是神域裏面的老油條了都只有二十來顆。

“要不是蠍子王還是幼年期,你早玩完了。”煞星痛失了全部藏品後,只好打擊一下柳風來出氣。

煞星說得沒錯,如果不是這隻蠍子王是處於幼年期,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柳風的眼神攻擊估計就沒什麼作用了,柳風正是在第一次攻擊後發現了這一點,纔有了後面的攻擊,柳風也很明白他這次勝得非常僥倖,而且搶劫了煞星一番後氣也消了大半,看到煞星那副痛心的樣子,柳風輕笑道,“所以說,我的運氣一向不差。對了,你怎麼知道我要擊敗蠍子王了,你應該不可能看到我所創造的精神世界裏面的情形啊。”

“我不用知道精神世界裏的情形,看到你露出**的笑容,我就知道要出問題了,所以我就果斷的採取了措施。”


“你是什麼東西?”煞星的話音剛落,一個稚嫩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看來我們那可愛的蠍子王終於回過神來了。

“你是問我嗎?”柳風指了指自己,問道。

“當然是問你了,你旁邊的是神,我知道,可是你是什麼東西,我從沒見過你這麼奇怪的東西。”如果不是明白眼前的蠍子王應該處於幼年期,智商有限的話,柳風非賞他幾道眼神攻擊不可,試想一下別人開口閉口的叫你東西你會有什麼感受!

“我想,我應該是半個人吧。”柳風耐着性子答道。

“人?怪不得你跟那些神不一樣。”蠍子王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但是這裏不是神域麼,你是人,怎麼可能來到這裏?”開來蠍子王是一個愛思考的好孩子。

“這個問題嘛,我也不知道,等我知道了原因後再告訴你吧。”

“好的,不過,我餓了。”

“……”蠍子王冷不丁的一句話讓柳風頓時語噎。

“你可以讓一讓嗎?”蠍子王再次說道。

“你是說,我可以離開這裏?”蠍子王的話就如同大海中的燈塔,讓柳風看到一條光芒四射的大道。

“當然可以了,爸爸告訴我,我們只能吸神的神力,其他的東西都不能吃,不然會肚子疼的。”蠍子王表情嚴肅的說道。

柳風恨不得立馬刻一塊“模範父親”的牌匾送給眼前這隻蠍子王的老爸,“那我先走了,你慢慢享用,記得,慢慢吃,不然消化不好也會肚子疼的。”

“我明白了,謝謝你的提醒,怪不得以前吃完了肚子會疼,原來是吃得太快的原因,恩,以後吃飯的時間定爲三天好了,一頓飯吃個三天肚子應該不會疼了吧,你真是一個好人。”聽了蠍子王的話,煞星立刻口吐白沫的暈倒在地。

柳風在煞星那雙冒着三味真火的眼睛的注視下大笑着揚長而去,即使人影消失在地平線了,我們仍然還能聽到那一聲聲歡愉的大笑。

一場劍拔弩張的衝突竟然就那麼富有戲劇性的結束了,最終倒黴的卻是一開始心懷不軌的可憐的煞星,這人生啊,真的好比是坐過山車,大起大落得未免太快了點吧。 雖然已經聽不到煞星那慘烈的哀鳴聲了,但是柳風的笑容就是待在臉上不肯下來,他是強忍着回頭欣賞一下美妙景色的慾望離開的,畢竟煞星也算是半妖的老祖宗了,起碼也要給他留點面子是不。不過,回想一下剛纔那一聲聲殺豬般的慘叫,柳風恨不得仰天大笑三聲,總算真正把煞星玩耍自己的那口惡氣給吐出來了。這氣順了,心情自然就舒暢了,於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起路來也更有勁了,就連地上那滾燙的沙子看起來也覺得可愛多了。

咦,柳風怎麼往回走了,奇怪,難道他不想去見神主了?又或者是,他是想回去找煞星繼續帶路?又或者是……算了,不要浪費腦細胞了,跟着他去看看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在沙漠中行走,最糟糕的一件事無疑是迷失了方向,在這種鬼地方找不着正確的方向後果如何大家都清楚,神域沒有北斗七星,何況即使有,這裏也沒有夜晚,所以想依靠北斗七星辨別方向的是不可能的了。還好柳風有先見之明,在來的路上偷偷的做了標記,不然可能又要來一次沙漠自助遊了。

遇到蠍子王的地方離村莊不算太遠,也許是因爲心情舒暢的緣故吧,只用了來時三分之二的時間就回到了村莊,而一張跟鍋底的顏色差不多的黑臉早已經在村莊門口迎接柳風了,從顏色的程度看來,應該等了不是一會半會。

“真是非常感謝,你捨己爲人的精神讓我看到了一個真正神仙的品質,好神啊!你真是神仙的楷模啊!”沒等煞星,柳風搶先一步緊緊握住煞星的雙手,雙目含淚、滿臉感激的說道,如果柳風再多加點淚水、順帶整出點鼻涕的話,活脫脫一場生離死別後重逢的感人場景。

“你……”被柳風這麼一陣搶白,煞星醞釀了好一陣子的說詞一下子堵住了,煞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地抽出雙手,“你這個混蛋小子,我……剛纔是故意的吧。”煞星原本瞪直了眼睛,正想開口罵了,但當他瞧見了柳風眼裏那一閃而過的狡黠之後,滿面的怒容立刻變做了笑意,笑罵道。佛都會有火,何況是神呢。

“神主大人,既然你想要玩,我就只好陪你玩玩了,我還巴望着您老拉我一把讓我也搞個神仙噹噹,逍遙一把呢。”柳風笑眯眯的望着煞星,不卑不亢的說道。

“你是什麼時候發覺的。”聽到柳風的稱呼,煞星沒有絲毫的驚訝,而是很感興趣的問道。

“怎麼說呢,你給我的第一感覺就跟這裏的其他人很不一樣,當然,一開始我還以爲是因爲我們是從同一個文明來的,是那種在異鄉見到老鄉的親切感呢。不過,我很快就知道沒有那麼簡單。”柳風頓了頓,繼續說道,“首先,你是第一個找我說話的,這不是很奇怪嗎,一般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按理說應該是主人出來招待客人,你難道就是這個神域的主人?但是按照你的話說,你應該是這裏最年輕的居民了,其他的都是上個甚至是上上個文明的倖存者,無論是按輩分還是按實力,這種可能性都可以忽略不計。”

“是啊,我怎麼可能是神主呢!也許正是因爲我們是從同一個世界來的,所以派我出來跟你交流,這樣纔好溝通點嘛,不是嗎?”煞星笑眯眯的說道。

“我也想過這個可能,那時候我還只是有點疑惑和不解。但是你對我,怎麼說呢,爲了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的存在,你可謂是煞費苦心啊,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呢?顯然沒有!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所以我對你留了個心眼,但是那時我並沒有想過你會是神主。”

“那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是神主的呢?”

“剛纔我所說的疑惑讓我對你留了個心眼,所以在離開村莊後,我發現了幾件很有趣的事情。”

“哦?”

“你帶我離開村莊後並沒有明確的目標,給我的感覺是你在帶着我閒逛,雖然我的方向感不是很好,然而我的腦袋卻很正常,而且我的感覺也稍微比較靈敏。”

“恩,這確實不正常,這是第一件。”煞星點了點頭,笑道。

“你交出身上的神果太過痛快了點吧,連最起碼的討價還價都沒有,這就是說,你根本不在乎這些東西,一個修行者,尤其是法力高深的修行者,對奇花異草、天地靈物不可能不在乎的。”

“這是第二件。”

“遇到時空孕蠍的時候,你雖然一直在勸我不要抵抗,但是事後回想一下,你這招激將法真的靈驗了,你爲什麼要激我跟那些蠍子開戰呢?”

“這是第三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