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1 Views

“隨便坐,我廚房還有菜呢!茶几上有水,自己倒!”

Written by
banner

江東語牽着張瑾的小手走了進來,手裏提着一袋水果,放到茶几上“嘖嘖”道:“軒哥,今天怎麼想不開了?自己開始做飯了?”

說完,江東語大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給自己還有張瑾倒了一杯水。不同於江東語的淡定,張瑾反而有些好奇,她從來不知道何乃軒這裏居然有一套房子,好奇的打量着周圍。

何乃軒聽到江東語的話,從廚房探出半個身子說道:“這是你小子今天有口福了!”

“嘖嘖,會不會被毒死掉啊!軒哥,我還是處男呢!哎呦,媳婦別掐我。”

聽到江東語耍嘴皮,張瑾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不過,張瑾心裏越發的疑惑,在606寢室,江東語排老四,何乃軒排老六,這她是知道的,可是怎麼老四叫老六哥?難道這年代六比四大?好吧,六就比四大!

最近,江東語也不叫何乃軒六弟了,開始叫起了軒哥,何乃軒也沒有說什麼。

張瑾本來想要去廚房幫忙,可是一想到自己什麼也不會,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就沒有動。

江東語一副沒良心的樣子打開電視,翹起二郎腿搭在茶几上吃着自己買的水果,看着電視。而張瑾則在客臥還有書房轉了轉,在別人的家裏面,沒有人家的同意,是不要進人家主臥的。

看到書房三臺開着的電腦,張瑾仔細的看了幾眼睛,不過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心中的想法卻越來越濃。

朋友網?這個名字好像自己聽說過,後臺運行中?張瑾小腦袋腦海中升出的疑惑更加的多了。

沒過一會,何乃軒喊了一聲:“開飯了!”江東語第一個衝了進去,衝進廚房開始端菜。

宮保雞丁,辣子雞,酸菜魚,西紅柿雞蛋,水煮肉,嘖嘖!太豐盛了。

端起來菜之後,江東語給自己舔了滿滿一碗米飯,然後急急忙忙就要開筷,氣的一旁的張瑾就要打他,這個傢伙怎麼就這麼沒出息,沒見主人還沒動筷子嗎?

看到張瑾在那裏掐江東語,而江東語咧着嘴角在抽着冷氣,何乃軒拿出一瓶飲料,笑呵呵的放在桌子上說道:“沒事,四嫂,吃吧!吃吧,叫你們來就是吃飯的。”

“哎哎,就是,快吃!”

江東語給張瑾夾了幾筷子菜,然後一個勁的往嘴巴里塞了很多的菜,還口糊不清的說道:“好吃……好吃……”


何乃軒慢悠悠的吃着,一旁的張瑾吃了幾口,不由的眼前亮了亮,確實不錯。想到這裏,她還擡頭看了幾眼何乃軒,沒想到這傢伙還會自己做飯呢。

“哎,軒哥,你不會是在外面打包的吧?這麼好吃?是不是你去外面飯店打包回來自己熱了一遍!”


何乃軒頓時翻了白眼,他塞了幾口米飯嚥了下去,指着被江東語一個人吃了大半盤辣子雞說道:“你吃的這盤我從飯店買回來的辣子雞知道是怎麼來的嗎?”

“將雞洗淨後切成這麼大的小塊,加入料酒、鹽拌勻,在你上次買的盆子裏醃製20分鐘”

“然後將姜、蒜切片,蔥幹辣椒切段,放到一旁。”

“鍋中倒入油燒熱,放入雞塊略炸,炸至金黃色後。”

“大火燒熱油,放入姜、蒜片爆香,放入辣椒花椒,放入炸好的雞塊翻炒,撒入雞精白糖和蔥段炒勻。”

說到最後,何乃軒故作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辛辛苦苦的做了快一個小時的菜,你居然說哥從外面買的。”

江東語又塞了幾口菜,嘿嘿一笑討好的說道:“軒哥,別生氣,逗你玩呢,我這不是變着法誇您嗎?”

“以後別來蹭飯!”

何乃軒頭也不擡的夾菜說道。

“別啊,大哥,快吃快吃,來,我給您夾菜。” 從反派開始的影帝之路

張瑾看到兩個人鬥嘴,端着飯碗小聲的笑了起來,何乃軒一點也不想理會江東語,一副親切的樣子給張瑾夾菜。

張瑾小聲的說着謝謝,頓時一旁的江東語嘟着說道:“看着你們倒像一對!”


“滾!”

“啊!踩死我了,老婆!” 週六沒有課,其他的大學生終於可以睡個懶覺了,可是何乃軒卻不能,一大早何乃軒就去了網吧安排即將到來的比賽。

昨天下午的古代文學史老頭的課,何乃軒這傢伙果斷的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去了教室聽課。再不給古代文學史老頭面子,自己一定會死的粉身碎骨的。

果然老頭第一個點名的就是何乃軒,何乃軒終於可以自豪而自信的站起來答到了,第二個就是江東語。不過老頭並沒有說檢查的事情,點完名就開始講課。

聽着如同天書一樣的內容,何乃軒頭都大了,爲了不讓老頭抓住把柄,他硬生生的撐了一節課沒睡覺。

最近也就是累了,何乃軒覺得老想睡覺,那天說自己如同的了七宗罪一樣,何乃軒決定在忙完《星際爭霸》比賽,就去寺廟燒香一下。

因爲自己是重生的,在那些網絡玄幻小說中,自己就是那種帶着上天眷顧的人。因爲帶着被眷顧,何乃軒知道自己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個未知所在賞賜來的。

何乃軒不僅是爲自己求福,也是在爲身邊的人。做大善事者,天地眷顧。何乃軒其實心裏已經有了想法,做一些慈善的事情。

所以,平日裏在街邊遇到乞討的人何乃軒總是去一旁的包子鋪或者麪包店買點吃的,然後放一點錢給他們。

上次和江東語去過晉原那個寺廟之後,何乃軒還沒有去過呢,說到底就是沒有時間。

何乃軒下寢室的樓,在操場上小跑了起來,現在晨練的人並不少,夏天天明的比較早,很多喜歡晨練跑步的人都在鍛鍊。

遇到同一個系還有同一個舍樓的幾個熟人打過招呼,何乃軒小跑了幾圈,呼吸着新鮮的空氣,瞬間感覺身體裏的疲憊一掃而空。

骨子裏爆發的冉冉生機讓何乃軒覺得舒服無比,這些天來的大腦勞累也少了許多。

何乃軒跑了半個小時,就去了易居園洗了個澡,然後去學校外面附近的攤點吃了碗豆腐腦,油條,便直奔空速星辰時空。

比賽是九點開始舉行,現在已經六點半了,何乃軒趕到網吧的時候纔剛剛七點。

因爲知道有比賽,何乃軒給幾個職員都交待了,所以大夥都早早的來了。

整個網吧外面乾乾淨淨,透明的玻璃門都被幾個清潔人員擦的幾乎如一面明鏡。

何乃軒和門口貼比賽告示的僱員打了招呼,然後走進網吧,整個網吧一片整潔。所有的機器椅子都整潔無比的擺放着,在通宵的人並不多,只有少數幾個。因爲是今天有比賽,所以除了幾個熟客,並沒有太多人。

看到何乃軒進門進了後邊職員臨時休息的房間,一旁的一個叫趙美的僱員小聲的問起了旁邊的情節員王嬸說道:“咱們老闆看起來才十八九的樣子,這麼早就出來創業?”

王嬸擦了擦收銀臺的桌子,頭也不擡的說道:“肯定家裏有幾個錢,不過能自己出來創業也算是個好小夥,你看看,沒有發現咱們網吧在附近的網吧比較特殊?說不出來哪裏特殊。但是,你發現沒有咱們這人就是多。”

“是啊,老闆的點子多,又是制服,又是比賽的。”

趙美砸舌說道。

這個時候唐姐走了進來,看到趙美還有王嬸小聲的說着什麼,頓時湊了過來好奇的問道:“怎麼了?說什麼呢?”

“唐姐,說老闆呢!”

平日裏唐姐對這些僱員也是極好,打成一片。所以,大傢伙在一塊說話也沒有什麼顧忌。

唐姐一邊收拾幾個文件,一邊問道:“說老闆什麼呢?”

趙美小臉湊了過來,靠近唐姐說道:“老闆年齡夠小的,多大啊?”

“人家還是大學生呢,你說多大?好像是大二還是大三!”唐姐並不知道何乃軒是大幾,只知道他是大學生。

“大學生!大學生創業!”趙美驚呼了一聲,感覺聲音有些大,急忙捂着嘴巴看向房間,發現何乃軒沒出來,急忙低頭說道:“大學生創業,老闆可以啊!不簡單。”

“行了,別犯春心了,快去幹活。”

“討厭,人家哪有!”

……

八點半的時候,許多參賽的隊伍都來了,何乃軒帶着網吧裏面的帽子一直坐在收銀臺的最裏面一句話也不說。

唐姐還算是有些能力,所有的事情安排的穩穩有序,每個對於坐在哪裏都有安排。

[綜]不良上忍做英雄 。二十個隊伍要分成了五個小組,小組之內開始各自對戰,一直決勝到剩下一支隊伍。

剩下最後五支隊伍的時候便進入半決賽,一支隊伍將回抓鬮幸運輪空,參與最後的決賽。

等半決賽決出兩名隊伍的時候,三支隊伍將會打三場比賽,決出最後的兩名,最後就是總決賽。

何乃軒在等米可,一直差不多八點四十的時候,幾道靚麗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他的眼中,米可她們來了。

米可,郭靜,顏嫣,什麼?居然還有顏嫣?何乃軒的腦子一下子不夠用了,郭靜她們怎麼和顏嫣走到了一塊?除了顏嫣郭靜,還有在校體育館見過一次的moon以及一個不認識的男生。

看到三個美女進來,許多清一色的光棍隊伍頓時打起了精神,哎呦喂,居然有美女來打比賽。

趙美剛想湊上去安排,可是還不等她說話,一旁的何乃軒已經拿着表哥湊了上去,頓時讓趙美還有一旁的幾個人愣住了,啥意思?

“米可,這裏!”

何乃軒微笑的打招呼,和米可打了個招呼。然後又和郭靜還有顏嫣打招呼,郭靜鼻子哼了一聲沒說話,顏嫣看了他兩眼卻也沒說話。頓時,何乃軒有些尷尬。moon走了上來和他打了個招呼,化解了他的尷尬。

米可從頭到尾只是在何乃軒和她打招呼的時候點了點頭,就一直是微笑的不說話。

何乃軒也不在說什麼,讓幾個人填了表格便安排了一個座位讓他們坐下就離開了。

moon有些好奇:“怎麼他在這裏?”

郭靜撇撇嘴說道:“我怎麼知道?估計是勤工儉學的吧! 最強妖獸系統 ,小奶茶?”

米可輕輕打了她一下點了點頭,一旁的顏嫣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在擺弄着自己的鼠標。

何乃軒再也沒有過來,沒過一會就到了九點,所有的隊伍開始抽籤,moon是米可他們的隊伍名爲晉大中文。

很快排陣出來了,晉大中文排在一個不錯的小組,c組!在裏面最強的隊伍是晉原財經大學的經貿系的一支隊伍。

何乃軒已經觀察過,這二十支對於裏面,moon米可他們的隊伍還不錯,如果發揮超常也是可以拿冠軍的,畢竟他們隊伍的校隊人員就有三個。

其他的隊伍,因爲這裏是醫大的地盤,所以醫大的隊伍有三支,將這裏作爲自己的主地盤,按照暗規矩,米可他們所有人都是來砸場子的。醫大的校隊都來了,看來一定要拿冠軍。

比賽到點瞬間開戰了,黃線外面很多人都在觀戰,只有網吧工作人員才能進入黃線之內,何乃軒不作聲的站在米可背後一句話也不說。

不知道爲什麼,原本還有一點緊張的米可突然覺得很是心安,難道就因爲何乃軒站在她背後?

吾在,爾必安!

這是一個男人對自己心愛女人最大的甜言蜜語,也是最大的實際行動。 何乃軒上完課回到606寢室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今天晚上有英語自習,賈也“恪守本分”去了易居園查看朋友網的運行。

最近有點吃不消,每天又要上課,又要去空速星辰時空查看網吧的運營,還要時刻關注更新朋友網的一些內容。

何乃軒回來的時候,宿舍裏就一個人,江東語正在拿着自己不久前買的筆記本電腦聊天。他湊過去一看江東語這傢伙正在和一個名爲**小**的網友聊天。

“嗨,帥哥,需要服務嗎?”

“喔?有什麼服務!”

“半夜三百,包夜五百,什麼服務都有,包您滿意!”

“有什麼樣的?”

“少婦,清純大學生,豔女郎都有的,帥哥需要什麼樣的?”

“你們真的什麼服務都有?”

“是啊,是啊!”

“來一個大學生吧!”

“沒想到您喜歡這口,沒問題!”

“我剛好有一篇關於研究《紅樓夢》的課外解析沒有寫,顧個大學生來寫,記住,漂亮的啊,看着不礙眼……”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