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3, 2021
42 Views

而雪虎王看著嘯狼口中爆射出的靈力光柱眼中閃過濃重地嗜血之色,右爪猛然探出將五道光柱盡數拍碎,虎尾則是盤繞上了一座小山的山頭,微微用力便將其拔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伊靈心看到雪虎王毫不費力地便用虎尾拔起一座小山的山頭,美目中閃過濃重地震驚之色,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蠻力拔山么!

「吼!」雪虎王猛然發出一聲虎嘯,百丈高的虎軀微微顫抖,虎尾在其身後漸漸抬了起來將那座山頭舉過頭頂后,狂猛地對著狼穴所在的方向砸了過去!

「這雪虎王……想毀了這片空間么?」伊靈心驚得甚至說不出話來,沉吟了半響后才喃喃自語道:「不知道傲大哥在裡面,怎麼樣了……」

這一擊若是處理不當的話,恐怕狼穴前面會出現一大片虛空亂流!


五頭嘯狼互相看了看,發現對方的眼中也是閃過凝重之色,它們知道如果讓這小山頭砸在狼穴上的話,恐怕整個狼穴都會坍塌。

「嗚!」五頭嘯狼徒然仰天發出一聲狼嘯,在這狼嘯之下,這五頭嘯狼的身體瞬間便被一層淡淡的靈力包裹,而在這層靈力包裹之下它們的氣息也變得凝重了許多。

「嗤嗤!」只見五道五種顏色的光柱猛然自五頭嘯狼的狼口中噴放而出,在空中呈螺旋狀互相交織在了一起,成為了一道五色的光柱。

五色光柱內蘊含著狂猛地靈力波動,洶湧澎湃地向空中落下的半截山頭迎了上去!

「轟!」五色光柱將那半截山頭直接轟碎,那漫天的碎石好像下雨了一般數之不盡!

就在這時,雪虎王又動了!

虎尾瞬間又盤上了一座小山的山頭上后又將其拔了起來,虎尾甩動舉起半截山頭便對著狼穴的方向猛砸了過去!

「嗚!」五頭嘯狼中為首的金毛嘯狼發出一聲狼嘯,似乎很厭煩雪虎王這種打法,但它也沒辦法,只得再度使用剛才的那招破解之。

雪虎王是五階靈獸,它們五頭四階嘯狼的攻擊想要傷到雪虎王都很難,只能勉強地阻擋住雪虎王。

「轟!」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雪虎王此時一點都不著急,慢悠悠地用虎尾又盤起了半截山頭……

……

深幽的狼穴內,傲爽雙手雙腳上攀上几絲幽黑色的靈力,這樣能夠讓他靈活地攀爬在岩壁上,整個人如同一隻壁虎趴在岩壁上。

藉助著岩壁,傲爽緩緩前進著。

慢工出細活,現在也不是著急的時候。

「轟!」就在這時,突然從狼穴外傳來一聲驚天的炸響之聲,緊接著整個狼穴都變得有些搖晃起來,傲爽扭頭震驚地看向外面,半響后才喃喃說道:「雪虎王前輩還真賣力啊,不過這倒是為我提供了方便。」

從左邊突然掠來一隻嘯狼!

「唰!」盤龍匕的匕身之上閃爍著嗜血的寒芒,輕易地便是將一隻發現傲爽的嘯狼斬殺。而傲爽也是極快地將嘯狼屍體收入空間戒中,身形快速地向前移動了百米的距離后才緩緩慢下來,這是為了甩掉身上的血腥味。

這隻嘯狼已經是傲爽擊殺的第五十五隻嘯狼了,倒不是說他的潛行能力不行,而是狼穴內的嘯狼太多了。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隨著傲爽越來越靠近陽元果所在的位置,嘯狼也越來越多。

「難道那邊還有嘯狼把守不成?看來一會兒,真的要大幹一場了啊……」傲爽雙目漸漸眯了起來,輕聲自語道。直到現在,那一絲絲靈魂之力還猶如蔓藤一般以傲爽為中心向四面延伸,探查著周圍的情況。


而之所以傲爽這麼說,是因為他在左邊又發現了數十隻嘯狼向狼穴外掠去。

在自己的地盤上,這些嘯狼行動速度非常快,而且根本不像傲爽那般第一次來,極為熟練地在各個拐角處掠過,讓傲爽震驚不已。

這狼穴不知存在多少年了,不過最起碼也有數百年了吧?看著這如同刀削斧刻般,平平整整地岩壁,傲爽心中暗想道。而且照岩壁的整齊程度看來,這狼穴根本不像是嘯狼開鑿的,倒像是人類。

和陽元果所在方位越來越近,應該再過三個拐角。越到這種時候,傲爽反而越冷靜,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飄忽不定,前行之間動作愈發流暢,但沒發出任何聲音。

「呼!」徐徐吐出一口濁氣,洞穴內的狼騷味越來越重,讓傲爽都不禁皺眉。

如果不是修鍊了蒼鷹之瞳的話,傲爽自討即便是自己都會走懵。

就當傲爽又經過了一個拐角處時,突然在地面上發現了大片的殷紅色,身形頓住后凝目細細看去,發現原來是大片的血跡,照這血跡的顏色來看,這些血液還是很新鮮的,也就是說不會超過兩天的時間:「這是……」

不由得,傲爽身體微微緊繃。

剛才一路走來還好好的,雖然這裡是狼穴,但這血跡的味道明顯就是人類的,而且最讓傲爽感到詫異的就是,為什麼這裡有血腥味,可卻沒有嘯狼過來,難道是它們沒有發現?

傲爽想了想,嘯狼不可能沒有嗅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但卻沒有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只有一種說法能說得通了。那就是這裡有著什麼連狼穴中的嘯狼都懼怕的存在,以致於它們都不敢來這裡!

萬千思緒在傲爽心頭快速的劃過,傲爽隱隱地感覺,在陽元果的左右定然有著什麼可怕的存在。

就在這時傲爽無奈地發現,自己的靈魂之力好像受到了一些限制,甚至根本不能使用了。

到了現在,即便是傲爽都有些遲疑了。可已經來到了這裡,就算為了剩下的五千萬靈石和強魂果還有雪虎王答應贈予自己的一條小型靈脈,傲爽都不得不繼續下去。

而且雪虎王那邊也不可能堅持太久,時間過長的話那五頭嘯狼必然生疑。

傲爽一邊想一邊走,不知不覺得又過了一個拐角處。

仔細地觀察著地面,發現不僅地面上的血跡越來越多,而且還散落著一些破裂的衣衫。

「呼!」深吸一口氣,傲爽彷彿已經能夠感覺到陽元果散發出的那種至陽至熱的氣息,握著盤龍匕的右手不由緊了緊,身體變得輕盈腳步也是有些虛浮起來。

這是準備應對一切的突發情況,如果真發生了什麼不能控制的情況,傲爽也可以在第一時間逃跑。

就算到了現在,傲爽仍然能感覺到外面那一股股狂猛地靈力波動。但傲爽的心思不在那裡,而是在一會將要發生的事情上。

就剩最後一個拐角了,那股至陽至熱的氣息越來越清晰,傲爽的額頭上都開始出現了一些汗珠。一部分是因為這裡的溫度確實有些高,而另一部分,則是來自內心的緊張。

「嗚~」就在這時,拐角處突然傳來一道呻~吟的聲音,傲爽敏銳地感覺到,這聲音是由一頭嘯狼發出的。

這聲音極為虛弱,而且似乎還有些不甘……

靈魂之力還是不能使用,傲爽又嘗試著使用靈魂之力探查一下拐角處的情況。

越來越熱了,就好像深處火山、滿地岩漿一般,傲爽不禁有些詫異,即便是陽元果也不能散發出如此炙熱的氣息。

本著小心為妙的道理,傲爽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隻嘯狼的屍體扔了過去,而他本人則是斜靠在拐角的岩壁處,觀察著情況。

五息的時間后,沒有任何的異變發生。

但傲爽還是沒有動,只是手中的盤龍匕又緊握了幾分,連傲爽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手上力量之大甚至手指都變得有些發白起來。

十息的時間后,還是沒有任何異變發生。

結合著剛才自己的猜想和那道呻~吟之聲,傲爽眉頭皺起,心底暗自琢磨,難道說裡面那可怕的存在受了極重的傷?還是因為一些其他的原因而不能動彈?

不管了,都到了這裡,難道還折返回去不成?

傲爽把心一橫,身形一閃便越過了拐角處。

「蓬!」可誰知傲爽好像突然撞到了什麼屏障上一般,在這股大力之下身體自然而然地向後倒去便摔坐在了地上…… 狼穴外的戰鬥正在如火如茶的進行著,澎湃地靈力在空中激烈地碰撞,激流而出的渾厚靈力如同岩漿迸發一般,漸漸瀰漫在整片空中,將天空都渲染成了七彩之色。

那百丈高的虎軀居然異常地靈活,身形閃轉挪騰之間將五隻四階嘯狼的攻擊盡數躲開,虎口之中徒然向幾隻嘯狼爆射出數道雪白色的光柱!

光柱所過之處虛空片片碎裂,攜帶著陣陣颶風,咆哮不止。

面對雪虎王的攻擊嘯狼根本不敢硬抗,而因為在雪虎王那百丈高虎身面前,嘯狼那十丈高的身軀倒顯得不是很高大,也靈活地躲過光柱,躲避之時狼口中瞬間噴發出五道靈力光柱向雪虎王飆射而去。


「砰砰砰!」雪虎王的攻擊落空后直接轟擊在狼穴前的地面和旁邊的山石上,炸響之聲傳來,緊接著便是衝天而起的煙塵,久久不散。[

而雪虎王看著嘯狼口中爆射出的靈力光柱眼中閃過濃重地嗜血之色,右爪猛然探出將五道光柱盡數拍碎,虎尾則是盤繞上了一座小山的山頭,微微用力便將其拔了起來!

伊靈心看到雪虎王毫不費力地便用虎尾拔起一座小山的山頭,美目中閃過濃重地震驚之色,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蠻力拔山么!

「吼!」雪虎王猛然發出一聲虎嘯,百丈高的虎軀微微顫抖,虎尾在其身後漸漸抬了起來將那座山頭舉過頭頂后,狂猛地對著狼穴所在的方向砸了過去!

「這雪虎王……想毀了這片空間么?」伊靈心驚得甚至說不出話來,沉吟了半響后才喃喃自語道:「不知道傲大哥在裡面,怎麼樣了……」

這一擊若是處理不當的話,恐怕狼穴前面會出現一大片虛空亂流!

五頭嘯狼互相看了看,發現對方的眼中也是閃過凝重之色,它們知道如果讓這小山頭砸在狼穴上的話,恐怕整個狼穴都會坍塌。

「嗚!」五頭嘯狼徒然仰天發出一聲狼嘯,在這狼嘯之下,這五頭嘯狼的身體瞬間便被一層淡淡的靈力包裹,而在這層靈力包裹之下它們的氣息也變得凝重了許多。

「嗤嗤!」只見五道五種顏色的光柱猛然自五頭嘯狼的狼口中噴放而出,在空中呈螺旋狀互相交織在了一起,成為了一道五色的光柱。

五色光柱內蘊含著狂猛地靈力波動,洶湧澎湃地向空中落下的半截山頭迎了上去!

「轟!」五色光柱將那半截山頭直接轟碎,那漫天的碎石好像下雨了一般數之不盡!

就在這時,雪虎王又動了!

虎尾瞬間又盤上了一座小山的山頭上后又將其拔了起來,虎尾甩動舉起半截山頭便對著狼穴的方向猛砸了過去!

「嗚!」五頭嘯狼中為首的金毛嘯狼發出一聲狼嘯,似乎很厭煩雪虎王這種打法,但它也沒辦法,只得再度使用剛才的那招破解之。

雪虎王是五階靈獸,它們五頭四階嘯狼的攻擊想要傷到雪虎王都很難,只能勉強地阻擋住雪虎王。

「轟!」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雪虎王此時一點都不著急,慢悠悠地用虎尾又盤起了半截山頭……

……

深幽的狼穴內,傲爽雙手雙腳上攀上几絲幽黑色的靈力,這樣能夠讓他靈活地攀爬在岩壁上,整個人如同一隻壁虎趴在岩壁上。

藉助著岩壁,傲爽緩緩前進著。[

慢工出細活,現在也不是著急的時候。

「轟!」就在這時,突然從狼穴外傳來一聲驚天的炸響之聲,緊接著整個狼穴都變得有些搖晃起來,傲爽扭頭震驚地看向外面,半響后才喃喃說道:「雪虎王前輩還真賣力啊,不過這倒是為我提供了方便。」

從左邊突然掠來一隻嘯狼!

「唰!」盤龍匕的匕身之上閃爍著嗜血的寒芒,輕易地便是將一隻發現傲爽的嘯狼斬殺。而傲爽也是極快地將嘯狼屍體收入空間戒中,身形快速地向前移動了百米的距離后才緩緩慢下來,這是為了甩掉身上的血腥味。

這隻嘯狼已經是傲爽擊殺的第五十五隻嘯狼了,倒不是說他的潛行能力不行,而是狼穴內的嘯狼太多了。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隨著傲爽越來越靠近陽元果所在的位置,嘯狼也越來越多。

「難道那邊還有嘯狼把守不成?看來一會兒,真的要大幹一場了啊……」傲爽雙目漸漸眯了起來,輕聲自語道。直到現在,那一絲絲靈魂之力還猶如蔓藤一般以傲爽為中心向四面延伸,探查著周圍的情況。

而之所以傲爽這麼說,是因為他在左邊又發現了數十隻嘯狼向狼穴外掠去。

在自己的地盤上,這些嘯狼行動速度非常快,而且根本不像傲爽那般第一次來,極為熟練地在各個拐角處掠過,讓傲爽震驚不已。

這狼穴不知存在多少年了,不過最起碼也有數百年了吧?看著這如同刀削斧刻般,平平整整地岩壁,傲爽心中暗想道。而且照岩壁的整齊程度看來,這狼穴根本不像是嘯狼開鑿的,倒像是人類。

和陽元果所在方位越來越近,應該再過三個拐角。越到這種時候,傲爽反而越冷靜,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飄忽不定,前行之間動作愈發流暢,但沒發出任何聲音。

「呼!」徐徐吐出一口濁氣,洞穴內的狼騷味越來越重,讓傲爽都不禁皺眉。

如果不是修鍊了蒼鷹之瞳的話,傲爽自討即便是自己都會走懵。


就當傲爽又經過了一個拐角處時,突然在地面上發現了大片的殷紅色,身形頓住后凝目細細看去,發現原來是大片的血跡,照這血跡的顏色來看,這些血液還是很新鮮的,也就是說不會超過兩天的時間:「這是……」

不由得,傲爽身體微微緊繃。

剛才一路走來還好好的,雖然這裡是狼穴,但這血跡的味道明顯就是人類的,而且最讓傲爽感到詫異的就是,為什麼這裡有血腥味,可卻沒有嘯狼過來,難道是它們沒有發現?

傲爽想了想,嘯狼不可能沒有嗅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但卻沒有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只有一種說法能說得通了。那就是這裡有著什麼連狼穴中的嘯狼都懼怕的存在,以致於它們都不敢來這裡!

萬千思緒在傲爽心頭快速的劃過,傲爽隱隱地感覺,在陽元果的左右定然有著什麼可怕的存在。

就在這時傲爽奈地發現,自己的靈魂之力好像受到了一些限制,甚至根本不能使用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